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惊闻噩耗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惊闻噩耗

  楚青若好笑的看着冬竹就差没像阿乖一般吐着舌头来喘气的脸问道:“你慢点说,不急。”

  冬竹缓了缓气后,捂着心口喘着气说道:“康子说,今日他在城西的一个赌坊附近看到一个身影很像大姑奶奶!大姑奶还活着!”

  楚青若惊讶的“哦”了一声:“那他可有看清楚到底是不是大姑奶奶?”

  冬竹摇了摇头:“不知道呢,康子说一眨眼人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他决定明日里在带多几人去那边附近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楚青若沉着脸点了点头,心下怨念无限,她的这位大姑奶奶还真是个奇葩!

  她和东哥儿在那日清理家中之物时发现家中的财物全部不翼而飞,就连她那一岁半弟弟的长命小金锁,小金镯都被掏了个干干净净。

  楚青若猜测,楚家被被屠的那晚她去了赌坊赌钱,赌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回到家中。大难不死的她一进家门发现满门被屠不先去报官,反而趁着这个时机把家中的的财物洗劫一空,一声不响的溜之大吉。

  可怜了东哥儿还以为他娘遭遇了不测,险些晕倒在当场。

  等柳玉琴一伙人落了网之后,大理寺也曾拷问过他们,结果那群人都众口一词的说道他们意在杀人,未曾劫财。大理寺的衙役们也曾到柳玉琴和柳廷忠的藏身处搜查过,确实未曾发现任何楚家的财物。

  于是楚青若越发的奇怪了家中财物究竟是如何丢失的。

  如今康子发现了楚文红的身影在城西的赌坊附近出现,楚青若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了。

  严妈妈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不顾众人的劝阻,硬是撑着个病恹恹的身体,由春菊扶着来到了她的房间。楚青若心中很是明白严妈妈来她房中的目的,只是楚文红如此的行径,让楚青若心寒不已。所以楚青若第一次开口拂了严妈妈的请求。

  严妈妈碰了个软钉子,心中难过不已,春菊见状不停地安慰她放宽心,小姐就算惩治大姑奶奶也必不会伤她性命,严妈妈这才作罢回到房中休息。

  次日黄昏时分,康子来报在城西赌坊附近出现的正是楚文红,楚大姑奶奶!而且康子还带来了一个更令人气愤的消息:有一大部分的楚家房地契、珠宝首饰经查实都已经在皇都城大大小小的当铺里了。康子说到这里,有些尴尬的悄声问楚青若是否要把人带回来?

  楚青若沉思了一番,点头命康子去把人趁夜带回来,康子又为难的问带去哪里?抬手扶了扶微微有些发胀的脑袋,让他把人带去木瓜巷父亲那里,让父亲定夺。

  康子领了吩咐出了玉笙苑,冬竹和周妈妈一脸气愤的跨出了楚青若的房间,两人边走边小声的嘀咕:“这个趁火打劫的大姑奶奶,送去了老爷那里,让老爷处置?到时候老爷还不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就是,大姑奶奶是老爷的长姐,老爷怕是连责骂的话都不敢多说半句,有什么用!唉……摊上这么个亲戚,真是造孽!”

  楚青若站在窗口,听着院子里周妈妈和冬竹的打抱不平苦笑不已。怎么办呢?谁叫她摊上这么一个父亲和大姑奶奶呢?唯今之计,只有财去人安乐了,只希望身无长物以后的大姑奶奶能有所收敛吧!

  也希望父亲借此机会能想明白,有些亲戚该断的,还是早点断了吧。任何一种感情都不应该是单方面的付出,你对别人有情分,可对别人来说,也许你的情分恰好是她

  他可以拿捏你的武器。

  可饶是聪明如楚青若都未曾想到,当康子将楚文红押送去木瓜巷的小院交给楚文轩处置时,楚文轩不但没有责罚楚文红,还为自己的大姐姐大难不死而抱着她痛哭了一场。哭完了之后,在康子的目瞪口呆中吩咐他回去转告楚青若,尽快去将当铺里楚家的财物赎回来。

  康子带着满肚子的牢骚回到了玉笙苑,生气的把楚文轩的话转述给了楚青若听。说完之后,冬竹和周妈妈都忍不住破口大骂,而楚青若则是一脸“早就预料到”了的表情,挥挥手让他们都退下,留下自己一个人在房间中安静安静。

  父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了博得别人对他的一句赞誉,便可以眼睛都不眨的把她推了出去。他总是将自己的利益算的很好,保护的很妥当,这他计算的利益中,却是永远不包括她这个女儿的。

  楚青若越想越觉得可笑,让她去把楚家的产业赎回来?只要自己的口袋里不受损失,女儿的钱败光了也是无所谓吗?

  有时候,楚青若真希望突然来一个人告诉她,她不是楚文轩的亲生女儿,她是抱来的,捡来的,过继来的。这样她反而没那么恨他了,反而可以理解他所有的做法了。

  可是!楚青若看着铜镜中自己的脸,两张几乎是如出一辙的脸时刻提醒着她,她身上流着楚文轩的血脉,她就是楚文轩亲生的女儿!心烦的楚青若一把把铜镜反扣在桌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院子里。

  康子见她走出了房门,急忙上前去问道:“少夫人,这事要如何处置?”

  楚青若咬了咬牙:“康子,告诉所有当铺,但凡楚家名下的产业,楚文红再无能力赎回,请他们随便处置!”

  康子吃惊:“少夫人这是不打算赎回了?”

  冬竹恨铁不成钢的狠狠戳了一下康子的脑袋:“赎回来干什么?好让大姑奶奶再拿出去当一次吗?再说了,小姐如今已经出嫁,是傅家的少夫人了!楚家的财产本就和已经出了嫁的小姐再无关系,如今又凭什么让小姐去赎回来?”

  周妈妈也在一旁愤愤的说道:“就是,那么大一笔银子,老爷说的倒是轻巧,叫小姐拿夫家的银子去赎?敢情他当傅家的银子都在是小姐口袋里吗?说的那么轻松,说拿就拿吗?”

  康子被她们两你一句我一句怼的哑口无言,只好举手求饶,乖乖的领了楚青若的吩咐出门办事去了。

  至于楚文轩听到这个回复之后,气的用自己没有瘫痪的右手右脚,捶胸顿足的心疼了一把他的财产之后,便是几近乎不眠不休、不分日夜的大骂楚青若没良心,白眼狼,喂不熟的小畜生,楚文红则在一边假意安慰了一番之后,心中也不禁暗暗地咒骂着楚青若的强硬手段。

  实在听不下去的东哥儿,愤怒的扔下手里的书本想要去和舅舅理论,却被蛮不讲理的母亲一通胡搅蛮缠,气得他只能关上房门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木瓜巷的那些痛骂很快的传到了楚青若的耳中,早已被这样的亲情戳的千疮百孔的她听到以后,心中虽如钝刀子割肉般的疼痛,可脸上依旧只能无奈的笑笑:“算了,由他去骂吧!等他骂累了,自然也就不骂了。”

  玉笙苑一众人闻言心疼无比,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就连傅老太太和傅老爷子听了都忍不住狠狠的心疼了一把,傅老夫人更是把楚文轩骂了个外焦里嫩。

  日子慢慢的在楚文轩的痛骂声中消磨了许多,好不容易等到楚文轩骂累了,消停了,结果平静了还不到两日,陆亦清便带着满脸的沉痛走进了傅府,宣布了一个令人肝胆俱裂,难以置信的消息。

  闷葫芦在一场战役中掉下山崖,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了!

  连日来已经心力交瘁的楚青若忽闻此噩耗,不由得眼前一阵发黑,身体如灌了铅一般无法动弹,在众人的惊呼中沉沉的往下坠去。

  陆亦清上前想要伸手要扶住她,却惊见她盘起的妇人发髻,想起她已为人妇的事实,迟疑的片刻让周妈妈她们快他一步将楚青若扶住。

  瞬间的恍惚之后,陆亦清如梦初醒般的回头向门外的德顺高喊:“快,快去请御医!”

  待御医来把过脉开过药方之后,周妈妈送御医出了玉笙苑。楚青若挣扎着坐起身,拉着陆亦清的袖子,抖着嘴唇颤着声艰难的问道:“可有……寻到他的……他的……”

  这样的楚青若,是陆亦清从未见过模样,既可怜又脆弱。

  他认识的楚青若一直都是充满了阳光,如雨后的青草一般,坚强乐观。可这样的她今日却惨白着一张脸,眼中带着无限的哀伤望着自己,苦苦的追问自己,她夫君的尸首可有找到,甚至连“尸首”二字都不敢说出口。

  陆亦清想要开口,可微微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中似有千万把刀在凌迟自己。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所以女人动不动就爱掉眼泪。可又有谁知道,女人那含而不掉的眼泪才是真正让人心碎的悲伤。

  楚青若见他迟迟不开口,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剧痛,疼的她忍不住弓起了背,低下了头,伏在了紧紧抓着他衣袖自己的两只手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