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下落不明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下落不明

  陆亦清叹了口气,心中暗想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到她时,却发现原本拉着他衣袖的楚青若,已经坐直了身子抬起了头,用两只红的像兔子一样的眼睛看着他。

  原来,画本子里说的都是真的,一个人悲伤到了极点,泪水还来不及流到眼睛里,在心中便已经蒸发了。

  楚青若想要给担心的看着自己的陆亦清一个坚强的微笑,可是费尽了力气却只让自己的嘴角牵强的扯了一扯。

  陆亦清再也看不下去了,用力的抓着她的肩膀:“青若,哭出来,快哭出来!青若,再这样你会疯掉的!”

  楚青若如梦呓般喃喃:“你告诉我,他究竟是怎么掉下山崖的?”

  陆亦清不忍:“青若,也许他又和上次你们在郴州那般,掉进了一个什么不为人知的山洞里,并没有死。青若,你振作点!”

  也许是陆亦清的话打动了楚青若,又或者她天生坚强乐观的性子使她在听到傅凌云也许还未死这句话之后,她的眼神渐渐回复了些许光彩:“对,他的尸首还没寻获,也许他还活着!不!他不会丢下她一个人,他一定还活着。”说着说着,激动的她竟然一掀被子想要下床。

  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药推门而入的周妈妈见状,连忙放下了碗,同陆亦清一起将她又按回了床上:“小姐,你要做什么!”

  陆亦清也大吃一惊的按着她:“青若,你要做什么!”

  楚青虚弱的挣扎:“放开我,我要去找文远,你们放开我,他还没有死,我要去找他。”

  就在周妈妈和陆亦清都奈何不了她的时候,一脸沉痛的傅老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青若,丫头!”傅老爷子沉痛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楚青若如同一瞬间被定身法定住了一般,愣愣的抬起头看向傅老爷子:“爹……”

  傅老爷子老泪纵横的看着她:“青若,你不要这样,听爹的话,好好休息。你这样,让文远如何能安心?”

  楚青若闻言如同魔障了一般,仿佛是哀求的说道:“爹,我要去找文远,他没有死,他一定没有死!”

  傅老爷子痛苦的仰天闭上了眼睛,把就快要滴落的眼泪给忍了回去后,转过脸强忍着悲痛:“文远他是个军人,战死沙场,他……死得其所!我们为他骄傲!青若,你放心,爹和娘都知道你是个重情义的好孩子,就算文远……他……不在了……,我们还是会把你当做女儿来疼,现在你听爹的话,好生休养,莫要再难过了。”

  楚青若双目呆滞,连公公也不信他还活着了吗?

  傅老爷子见他的一番话对楚青若毫无作用,心中更是难过:“怎么,青若,连爹的话也不听了吗?”

  楚青若闻言不忍拂了老人的一番好意,只得艰难的点了点头。在周妈妈的服侍下,躺了下来。众人松了一口气,就听床上的楚青若悠悠的问道:“长筠兄,能给我说说文远他是如何掉下山崖的吗?”

  陆亦清有些哽咽的点点头 ,周妈妈见状,立刻为傅老爷子端过了一把椅子,请他坐下。陆亦清双眼定定的望着茶盏里徐徐冒出的袅袅白烟,缓缓的声音沉痛而又低沉。

  那日,傅凌云带着安塘大营所有的兵力向葫芦山进发,对黄世昌的队伍进行“清君侧”的围剿之后发现,葫芦山的地势就是一个囤积了将近四五十万大军、易守难攻的天然堡垒。而且里面的路四通八达,俨然一座大型的城池,光是已知的出口就有七八处之多。

  凭他如今手上的这点兵力根本没办法攻进去,唯一的办法便是用火攻守住这些出口,围困他们,等他们的粮草耗尽了,在狠狠的饿上他们十天半个月,那时黄世昌的军队便也就不攻自破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葫芦山的山地气候使得这山中,每天都要下上那么一两场雨,傅凌云他们辛辛苦苦点起来的火,一瞬间便被大雨浇灭了。无奈之下,傅凌云等人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守株待兔,就这么耗去了许多的时日。

  终于黄世昌不知道是粮草快尽了,还是按耐不住了,终于有一天他趁着夜色,带着一队轻装队伍从一条未被傅凌云察觉的密道中突围了出来!

  等连枫发觉后,带着人火速追了上去的时候,狡猾无耻的黄世昌竟然换了平民的服饰,混在了山脚下村子里的村民中,从连枫的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的逃走了!

  由于主将的走脱,使得傅凌云不得不带着一队人,又从上次他们架软梯逃脱的的那个山洞潜入了黄世昌的军帐中搜寻他的调兵虎符。可惜黄世昌这个老狐狸早有准备,随身带走了虎符,让傅凌云扑了一场空。

  正在大家为了黄世昌的走脱而感到懊恼不已的时候,叶殇突然像发神经一样,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桀桀怪笑声。

  被吓了一跳的众人,磨着后槽牙向他扔去了数十双臭气熏天的鞋子,不着调的叶殇一边闪躲一边得意洋洋的从怀里掏出一物向众人神气的炫耀着。

  众人定睛一看,他手里拿着的正是黄世昌的虎符!大家惊喜之余一问,才知道原来叶殇在很早之前便已经偷龙转凤的用一个假的虎符,把黄世昌的真虎符换了过来。只是一直放在身上没派上用处,渐渐地被他给遗忘了而已。今日说起才想起,黄世昌带走的那个虎符,原本就是个假的。

  众人在经历了这场无妄的大喜大悲之后,深深的体会到了为啥傅凌云看到叶殇总是一副又爱又恨的表情。

  有了黄世昌的虎符之后,大家闲话不多说,立刻拿着虎符接管了黄世昌的队伍。一番整顿后,傅凌云和张虎决定兵分两路。

  张虎带着三十五万人马仍然回到野人谷守卫,防止墨国军队趁乱发兵,另外的十五万人马随着傅凌云立刻开拔赶往青浥县围剿金阳军的主力。

  整个金阳郡已被老贼的兵马占据,许多百姓都已经纷纷出逃,市集上空无一人,城镇萧条,人烟荒芜,四处弥漫着一股肃杀紧张的气氛。

  傅凌云带着队伍在金阳郡外七十里处驻扎了下来,连着几日派人打探金阳郡内的消息,结果被他探得由于黄世昌的走脱,当他们赶到金阳郡的时候,老贼早已得到消息,并且已经先发制人的以“拨乱反正,肃清皇室”为由称帝了!

  情况刻不容缓,傅凌云当机立断,立刻全力进攻,以求在最短时间内将老贼擒拿。

  于是,战斗终于在某个薄雾未散的清晨打响,傅凌云以十五万对三十万王府军的劣势发起了强攻,出其不意的打乱了王府军的节奏,使得防卫的如铁桶一般的王府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这场是一场恶战,傅凌云带着人马在金阳郡的心腹之地所向披靡,简直是无人能挡。金阳王陆景烁在得知了傅凌云带了仅仅十五万人便攻进了金阳郡之后,勃然大怒,立刻又加派了十万人马,由黄世昌带领杀入重围,命令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斩杀了傅凌云,收回被他盗取的虎符!

  黄世昌的十万人马加入,使得原本已经开始有些精疲力尽的傅凌云带领的大军越发的雪上加霜。好在,徐勇带着炎虎军及时赶到又将局面扭转了回来。

  黄世昌见到自己渐渐已有败军之相时,竟毫无廉耻的与自己的副将对换了衣裳,带着一路亲随,杀出了重围,拼命的往野人谷方向逃去,企图穿越野人谷逃往墨国。

  以此同时,墨国的三十万大军也在野人谷边境压境,张虎也和他们发生了数次短兵相接,在打退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之后,张虎的人马已经耗损尽半,眼看着便要支撑不下去。

  傅凌云领着一队轻骑追赶着黄世昌,一路来到了野人谷,发现了张虎的队伍损耗严重,而墨军的大军反而在不断地增加时,果断的放弃了追捕黄世昌,留在野人谷指挥起残余的队伍在丛林里与墨军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终于一日傅凌云带着一队人马在一处悬崖附近被墨军以数倍兵力,围困在悬崖之上。在恶战了两天两夜之后,疲惫不堪的傅凌云终于被一个躲在草丛中放冷箭的墨国士兵射中了后背心,失足掉下了悬崖。

  听完陆亦清带着难以压抑的沉痛,讲述完傅凌云掉下山崖的整个过程之后,楚青若和傅老爷子都沉默了。陆亦清也难掩心里的悲痛,缄默其声,一言不发的陪着他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时间仿佛就像过了一辈子一样的漫长,屋内的人都没有说话,偌大的房间如同死寂一般安静,房间里只剩下几人的沉重的呼吸声。

  “你们走吧,我想休息了。”楚青若干涩的声音打破了屋里的那令人窒息的沉默。

  陆亦清和傅老爷子也仿佛如梦初醒般的站起身来,陆亦清轻轻说了句:“好,好,你早些休息吧。”便扶着几次都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摇摇欲坠,几欲跌倒的傅老爷子,慢慢的走出了楚青若的房间。

  周妈妈见到老爷子那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的脸,心下不忍,伸出手想要去搀扶他,却被他抬手摆了摆给制止了:“我无事,你好好照顾少夫人。”

  含着眼泪点头应下,目送着在陆亦清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离去的傅老爷子,扯起了自己的衣袖轻轻沁了沁眼角,回到房中。

  看着躺在床上双目圆睁却一动不动,毫无生气的楚青若,周妈妈不禁悲从中来。

  可怜的小姐,原以为她嫁的姑爷这般的好男儿,便可以幸福快乐的度过她后半生,谁料这宠她如眼珠子一般的姑爷竟然这么短命,才成亲没几日便要奔赴沙场,这一去便和小姐阴阳两隔了。

  楚青若痴痴地望着床顶上程玉娇和陆嘉为她挂上的喜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文远没有死,她的小哥哥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她要去找他,她一定会把他找回来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