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里寻夫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里寻夫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清晨第一缕阳光唤醒了欢脱的小狗阿乖,伏在地上伸了个懒腰之后,阿乖摇着它的短尾巴欢快的扑在了它那美丽的女主人楚青若的房门上,愉快的叫唤了两声。可惜今日女主人的房门没有像往常那般照常的打开,更没有美丽的女主人走出来把它抱起来。

  好奇的阿乖忍不住呜咽了一声,用力的耙了耙房门,只听吱呀一声,房门自己轻轻的开了。它把自己的小脑袋伸进了门缝里,往屋里环视了一一圈,哪里还有女主人的身影啊?分明屋里空无一人啊!

  阿乖忍不住四处寻找起来,屋前屋后,前厅后院都没有,女主人到底去哪儿了呢?不仅女主人不见了,就连平时喂它饭食的周妈妈,帮它洗澡的韩灵儿,陪它玩耍的康子都不见了。

  瞬间感到被遗弃了的阿乖耷拉下了尾巴和耳朵,沮丧的重新回到楚青若的房门外,嗅着她的味道,一路往玉笙苑的外面走去……

  就在阿乖走后不久,玉笙苑的三等丫鬟婆子们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一个机灵的小丫头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傅老夫人的院子:“老夫人不好啦,不好啦,少夫人不见啦!”

  “不行!”午间,傅家一家子老小围着前厅的餐桌坐着,一个个愁眉苦脸。餐桌上陆嘉再也按耐不住,一拍桌子蹭一下站了起来:“我去把她追回来!一个弱女子在外,肯定会遇到危险的!”

  傅凌言一把拉住她,柔声的问道:“娘子,出了神武门,那么多条路,你知道青若走哪一条?天地茫茫,你又知道她要去哪里?”

  陆嘉白了他一眼:“哎呀,这还不容易猜吗?青若与文远夫妻情深,如今已经快半年了,文远还是……”

  说到这里全家人都沉默了一下,陆嘉自知失言,赶快转了话头接着往下说:“所以说,青若留书出走,她还能去哪儿?”

  傅老夫人点头称是,傅老爷子叹了一气:“唉,青若这个傻孩子!”

  傅凌言却大为赞同的点着头说道:“我到觉得青若此去未必是件坏事。虽然文远的死讯传来已有半年,徐副将也说他们曾派人下得悬崖搜寻过几次。

  可他们把悬崖底下,河的两岸都搜遍了,也未曾发现文远的半点踪迹。连枫也一直在下游打听,依旧是没有找到文远尸首。所以我也觉得,也许文远真的没有死!”

  傅老爷子无力的挥挥手:“就算文远没有死,可他如今身在何处,又为何杳无音讯?再说了,就算文远没有死,那也不能由着这个傻丫头一个人悄悄的跑出去寻找。这,这,万一文远回来了,发现这傻丫头不见了,我们可怎么跟文远交代。”

  傅凌言笑了:“爹,这个你放心。青若若是真的去寻文远就一定会去安塘的大营找徐副将和连枫,请他们带她到文远掉落的悬崖处查看。

  我一会儿就修书一封给连枫,让他见到青若之后便跟随着她一同寻找文远,一来可以多一个人保护她,二来也可以随时和我们保持联系,这样一来即便是文远自己回来了,我们也可以及时的通知青若不是?”

  傅老夫人未等傅凌言说完便已夸赞起来:“对,老大的这个主意不错,老头子, 我也觉得文远一定没有死,可是你看看,你和我年纪一大把,山长水远的根本没这个力气去寻人,而老大则是家中的主事,无法走开,公主又是金枝玉叶更是不能去,难得青若这丫头如此重情重义,这个家中也确实只有她去比较合适。”

  傅老爷子被气的吹胡子瞪眼:“你,你们!唉……一个两个就会胡闹!”

  傅老夫人与他夫妻几十年,又岂会不知他的脾气,见他如此说话便知他已经默许了,转头对着傅凌言挤了挤眼睛:“老大,你还不快点去修书给连枫这小子,莫要让你爹再担心了!”

  傅凌言呵呵一笑:“是了是了,儿子马上就去写!”

  傅老爷子没好气的白了这对母子,粗声大气额喊了声:“哎,吃饭吃饭,吃完了赶紧去该干嘛干嘛去!”

  傅凌言母子相视一笑……

  京郊的官道上,一辆朴实无华的马车正在飞快的向着远处前进。马车中坐着的正是留书出走,打算千里寻夫的楚青若。

  昏昏欲睡的楚青若正闭着眼靠在马车的软榻上小寐,恍惚间忽听得车后响起一阵微弱的狗叫声,她不以为意的翻了个身。

  这辆马车是成亲时傅凌云作为聘礼送给她的。马车的外面看上去平淡无奇,可是进入车厢后便会发现,这辆马车无论是空间还是内部的布置都宛如一间行走的小卧房。

  左右两边是两张可以当软塌的座椅,后方放置了一张不大不小的书案,上面放了一些水果和书籍。马车的地板上铺上傅凌云亲手为她打的一头黑白相间的食铁兽(熊猫)柔软的皮毛。

  如此宽敞的空间使得这辆马车可以同时让三人进行休息,这样一来韩灵儿和康子可以两人轮流,日夜不停的兼程赶路,也大大加快了他们行进的速度。

  “汪汪!”半梦半醒间她又听到了一阵急促而又焦急的狗叫声,不禁坐起了身子,这狗叫声似乎一直都在马车的后面。楚青若忍不住推开了车厢的后窗探出头去一窥究竟。

  只见马车的后面不远处,一道黑色的小身影正追着马车不停地奔跑,还是不时地发出两声焦急的汪汪声。

  “灵儿,停车!”

  负责白天驾马车的韩灵儿闻言勒住了缰绳:“怎么了小姐?”

  未等楚青若开口,马车后的那道小身影便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迅速的窜到了楚青若的怀里,双眼含泪的呜呜叫着。

  韩灵儿吃惊的看着楚青若怀里的身影:“天啊,我们都出了京城,阿乖居然还能寻来!真是太厉害了!”

  就连马车里正在休息的周妈妈和康子都忍不住探出了头,啧啧称奇:“阿乖果然与众不同,难怪姑爷说它与其他的狗不同,颇具灵性!今日看来果然所言非虚。”

  楚青若也是满是欣喜的看着怀中累的吐着这舌头呼呼喘气的阿乖,想不到这小家伙竟然如此聪慧,竟能嗅着她的气味一路追赶着马车到了这里。如此甚好,既然它的鼻子如此灵敏,不如就带上它,有了它也许便能更快的找到文远的下落了呢!

  楚青若想到这里,便不再犹豫,欢喜的抱起了这个小家伙上了马车。随着一声鞭响,楚青若一行四人外加一条小狗的马车继续向着遥远的安塘出发!

  半年前,就在傅凌云失踪后不久,程玉娇领着她的赤凤大军赶到金阳支援,迅速的扑灭了叛乱。续而又联合了张虎的队伍将野人谷的墨国大军给狠狠的打了回去。一场一触而发的内乱被大家齐心协力的扼杀在了摇篮之中,大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繁荣。

  威武将军熊平因为肩负着守护京城安危不能参加这场平乱之战,甚是遗憾之余,向皇帝力荐了他的副将高博代替他领了一路大军前往金阳支援。

  高博自从那日金銮殿揭穿了柳国舅的恶行之后,便被傅凌云安排到炎虎军中做了一个小参将。在一次与威武军对战演练中,被熊平一眼看中,向傅凌云软泡硬磨的将他要了去做了副将。

  领军前去支援的高博甚是给熊平长脸,不仅在这次平乱之战中骁勇无比,更是屡建奇功,和金阳起义军首领张虎一起活捉了正要乔装改扮伺机出逃的金阳王陆景烁。

  陆景烁被关进了天牢才发现,那日逃回金阳的陆琇莹竟是朝廷的人假扮的,而真正的陆琇莹早已经在天牢中等着他了。天牢内负责看押他们的大理寺官员正是往日里被陆景烁呼来喝去的好狗腿,郑管事。

  见到一身官服的郑管事背着手,站在牢房外面一脸正气的看着他时,陆景烁才恍然大悟。原来皇帝老早便派了细作在他的身边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可笑他还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天衣无缝,可以瞒天过海。

  不久新上任的金阳郡太守便呈上了一份金阳郡百姓联名上书的罪责书,上面一行行都写上陆景烁和陆琇莹在金阳郡时做下的一桩桩一件件的恶行,字字血泪。

  楚青若也义不容辞的为当年来县衙告状,后又终遭陆琇莹毒手,已经死去的那对爷孙,还有被陆琇莹杀害的的楚家人递上了状纸。程玉娇和韩灵儿也为当年惨遭陷害的程家满门和韩家镖局向皇帝递交了状纸。

  皇帝雷霆震怒,下令将这些事情一桩桩查个清楚,还金阳百姓一个公道,还天下一个公道!

  终于在多方追查后,陆景烁和陆琇莹的所有罪行都被一一的查证出来,皇帝下旨,被夺了钱财的便用查抄来的金阳王府财产相抵。被侵占了田产的原物归还。被害了性命的,虽然人死不能复生,但皇帝仁慈,依旧判给了这些受害的百姓一定的钱物作为补偿。

  作为皇亲国戚,金阳王父女深受皇恩却不知感恩,身上血债累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皇帝思量了一夜,终于狠下心来朱笔一批,剐刑,并让那些受害的百姓可到场观刑。

  此旨一下,天下四海皆为之沸腾,百姓皆颂当今圣上乃是千古明君。大炎朝百姓越发的上下一心,自此开创了为大炎后世所传颂的“盛世成宗”。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