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城初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城初遇

  /

  小二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得前仰后合的。楚青若一行人不禁面面相觑,韩灵儿更是一脸不解,自己是问了什么好笑的问题吗?

  小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姑娘,我们这里是有名的白城,你们怎么连这是个什么地方都不打听好,便半夜三更的进了城啊?也算你们胆子大,没被吓死,哈哈哈!”

  韩灵儿被他莫名其妙的笑弄得火冒三丈,扬手拔出了佩剑架在了小二的脖子上,成功的让他的笑声如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噶然截止。“好好回话!”

  小二脸色骤变,额头也一下子飙出了冷汗,我的亲娘啊,这是哪里来的女土匪,一言不合就亮家伙,“哎哎,姑娘有话好说。我们这儿啊,叫白城,看着是个镇子,其实只是个集市。”

  “什么?集市?什么集市?”康子惊问,“地图上明明标着这里有个城镇的!”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这位兄弟,你,你没看错。镇子啊,就在白城的正前方五里,隔得不远,走过去要不了多少时间。

  我们这里一直是**白事用品的市集,原先也有人住。可是后来,我们这里的白事用品生意越做越大,整个大炎朝经营白事生意的人都到这里采买,那些原本住在这里的村民们嫌住在这里不吉利,就都搬去镇上住了。

  你们看到的这些屋子都是白事铺子,白天开门做买卖,晚上打烊了就都回镇上去了。”

  “那为何你这家客栈还开着?”韩灵儿听他说得明白,这才收起了手里的剑。

  小二摸了摸脖子松了口气:“有些客人为了赶个早市采买,经常都是半夜过来中午就回去的,我们家客栈可是这个镇上唯一的客栈,这样的钱为啥不赚?”

  楚青若与周妈妈听完忍不住都捂着嘴偷笑了起来,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啥,也不怪我啊,这地方看起来是阴森恐怖的,那个……我会害怕也是正常的嘛!”

  周妈妈使劲的忍住了笑,舀了一碗汤望到了他面前:“对对对,这样吓人的地方,康子晚间一个人赶着马车,被吓到了也是正常的,你们不许取笑他。来,康子,喝碗汤压压惊!”

  楚青若和韩灵儿闻言笑得更凶了,就连一边站着的小二都忍不住转过头去,双肩一耸一耸。

  第二日天光未亮,楚青若便被窗外喧闹的讨价还价声给吵醒了。站到窗前推开了窗,放眼往楼下望去。

  原来真的就像小二说的那样,到了白天,这里果然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的采买商人,有的驾着豪华的马车,有的赶着堆满了白事货品的马拉板车,还有的双肩挑着货箱,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来来往往。

  “汪汪!”阿乖摇着它短尾巴,扒着她的腿求抱抱。楚青若宠溺的抱起它,轻轻用自己的鼻子点了点它的鼻子:“怎么啦?阿乖?是饿了吗?”

  阿乖并未对她的亲昵做出回应,反而冲着窗外不停大叫:“汪汪汪!”楚青若顺着它叫的方向看了过去,去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回过头轻轻地在它的头顶拍了一下:“你这个小坏蛋,脾气越来越坏,是不是饿了?好吧,我们走,吃饭去!”

  说着,放下它,打开了房门抬脚便要跨出房门。谁知阿乖竟抢在她前面飞快的冲出了房间,跑下了楼。

  “哎……阿乖,你去哪里啊,快回来,阿乖!”周妈妈的叫喊声在楼下响起,楚青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下来,“小姐,阿乖往那里去了,康子和灵儿去追了!”

  道了声知道了,她拎起了裙子也追赶了出去。“阿乖!阿乖!”两条腿的终究是跑不过四条腿的,和康子、灵儿分头追的楚青若很快便失去了阿乖踪影,一个人毫无方向的在集市上乱转。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剧烈而又熟悉的狗叫声,楚青若闻声赶到巷子里,只见一个倒扣的箩筐伴随着阿乖的叫声往前行走着。

  楚青若上前,好笑地掀开了箩筐,伸手将依旧向着巷子的另一头大叫不止的它抱在了怀里:“你呀,现在越来越调皮了,你看你,把自己身上弄得又脏又臭,回去又要麻烦灵儿给你洗个澡了!”

  “汪汪汪!”阿乖在她的怀里不停地向着前方叫唤,更是不停地挣扎扭动着身体要下地。楚青若从未见过阿乖如此情况,不禁疑惑的向着巷子的那头看去,究竟是什么让它如此反常。

  楚青若的目光所到之处,只见一个身穿米浆色粗布衫,下着一条藏青色粗布裤,挽着袖子和裤管的庄稼汉正转弯走出了巷子。

  楚青若虽然来不及看清那人的身影,可只是短短的一瞥,却足以让她的世界如同被孙悟空的金箍棒翻搅过的龙宫一样,翻江倒海。

  文远!那身影好像是文远!

  连忙放下它,阿乖一落地便如同一支黑色利箭一般一下子冲了出去,楚青若则是如同疯了一般,连头上发髻散了都顾不上挽一挽,提着裙子便追着阿乖一同冲出了巷子。

  这一次阿乖甚是聪明,它知道跑上一段路,便等一等身后的女主人,并用叫声将女主人吸引过来。一人一狗就这么追追停停一路追着那个背影到了白城和白城镇之间郊外的一个渡头。

  当楚青若气喘吁吁的感到渡头时,只见渡头上只有阿乖对着一艘已经划远了的船不停地大叫,却再不见那个身影。

  河边忽然刮起了一阵微凉的寒风,下起了蒙蒙细雨。康子和韩灵儿打着伞寻到渡头的时候,只见楚青若单薄的身影孤单的站在渡头的细雨中,阿乖则坐的笔直的守在她的脚边,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依旧寒冷刺骨的春雨里显得那么的失落,无助。

  “青若姐(小姐)!”康子和韩灵儿不约而同的唤她。

  “我无事,阿乖,我们走吧。”楚青若对着阿乖失落的说道。

  她脸色非常的难看,难道说是阿乖认错人了吗?

  不,不会的,阿乖的鼻子连她出了京城都能追踪得到,绝不可能认错的。阿乖是文远送给自己的,他应该是看到了阿乖的。可是为什么他连阿乖都不认得了?莫非他他身上有什么文远随身携带过得东西?所以也沾染上了文远的气味,因此阿乖才会一路追着他跑?

  对,定是这样的!那个人身上也许那个可以打听到文远的消息!可是,人海茫茫,自己连他的脸也没看清楚,又要如何打听?

  楚青若坐在客栈的桌子旁,手里的筷子有一搭没一搭戳着碗中的米饭,心不在焉的想着。

  康子兴冲冲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姐,我打听出来了,那个渡头的船是往来白城和褚州的官渡,三天左右一班船。白城到褚州走水路大约要七八日,如果我们日夜兼程,大约六七天也可以赶到褚州!”

  楚青若大喜:“好,那我们用过了饭便出发,只是一路上又要辛苦你们两个了。”

  韩灵儿笑着拉过她的手:“青若姐说的哪里话,有了姐夫的消息,那便是好事呀,既然你让我唤你做姐姐,你又同我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康子和周妈妈也跟着点头,楚青若心头火热:“好,不说,不说。那咱们吃完了就走!”

  楚青若一行人离了白城,日夜兼程的往褚州方向赶去。

  “小姐,前面有个茶棚,我们要不要到哪里休息休息,用点茶点?”韩灵儿轻轻地勒了勒缰绳,回过身朝着马车里问道。

  一掀帘子,楚青若探出头来往前看了眼,“好啊,刚好我们都饿了。”

  韩灵儿展颜一笑:“好嘞!”一扬马鞭,将马车赶到了茶棚旁的路边,停了下来。

  官道上的茶棚与一般的茶棚不同,为了方便过往的马车更好的歇息,这里的茶棚边,还特意围起了一个马圈,里面还放了马槽供来往的马车喂马。

  康子买了一些马饲料,拉着马车去马圈喂马,周妈妈和韩灵儿随着楚青若走进茶棚,找了一张颇为宽敞的位置坐了下来。“伙计,麻烦给我们来几个包子,一壶好点的茶。”

  楚青若抱着阿乖坐在桌子边,心事重重。

  周妈妈开口安慰她:“小姐,不要着急,我们还有三天便到褚州了,到时候我们去渡头那边看着,只要那艘船一到,我们一定可以找到那个人的。”

  楚青若为了不让大家担心,只得强颜欢笑的点了点头。

  “嘶~~”一声响亮的马叫声,伴随着茶棚伙计热情的招呼声,传进了楚青若的耳朵,她好奇的回头,只见一辆精美奢华的马车,停在了茶棚的前面。

  “吁~~~”接踵而来的三匹快马,稳稳地停在了马车的旁边,快马上一白二黑三道身影从马上下来,走到马车前,轻轻的唤了一声:“堂姐,这里有个茶棚,下来歇歇吧。”

  车帘闻声掀起,下来一位十六七岁衣着考究,丫鬟打扮的姑娘。放下了一个马凳,柔柔的说道:“有请夫人,夫人小心。”柔美的声音吸引得茶棚里歇脚的人都和楚青若一般,忍不住回过头看向马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