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恨不相逢(二)

第一百三十八章 恨不相逢(二)

  一日,阿爹去白城卖挽联,途径一个算命的摊子,算命的道士见了阿水哥写的挽联之后,摸着他的山羊胡子摇着头说道:“啧啧啧,此人写的字龙飞凤舞,煞是有风骨,一看便知非等闲之辈。

  只是这样的字,这样的人拿来写挽联,真真是大材小用啊……可惜了,可惜了。”阿爹只当他胡言乱语,想要讹他去算命,便未加理会。

  “阿秀!”阿爹沧桑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阿水刚回来一定饿了,你还不快去做饭!”阿爹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说道。这个死丫头整天围着这个傻小子转,她的那点小心思,他这个当爹的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只是这傻小子失去了记忆,到底他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家中有没有娶亲都一无所知,他怎么能冒冒然的将女儿许配给他。不妥不妥!

  阿秀委屈的扁了扁嘴,从菜地里掐了把菜悻悻地走进了厨房。

  “砰”院子的门被人粗鲁的一脚踢开,一个身穿蓝色锦缎长袍,肥头大耳的青年领着一群狗腿嚣张的走进了院子。“王老头,你欠的佃租到期了,该交了钱了吧?”

  阿爹,也就是这个胖子口中的王老头,闻言急忙走到院子里,做了个揖:“哎呦,钱公子,这,这么快又到交租子的时候啦。”

  王老爹的话未说完,便被这姓钱的胖子一把推在了一边。阿水眼明手快的一把扶住了他。阿秀在厨房听到了动静,拎着一把菜刀便冲了出来,钱胖子和他的手下嬉笑着往后退了两步:“哎呦,阿秀姑娘出来了。”

  钱胖子一见阿秀出来,立马换上了一张狗腿的笑脸:“阿秀啊,这个月的佃租又到期了哦,你可准备好了银子?”

  阿秀怒骂:“不就是收租子吗?好好说话就好,干嘛动手推我爹!”

  “呦~阿秀姑娘生气了,公子你还不快上去安慰安慰!哈哈哈!”钱胖子带来的狗腿子知道自己公子一直都在打着阿秀的主意,此刻惯会察言观色的他们为钱胖子敲起了边鼓。

  阿秀暗啐了一口,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钱袋,数了几两银子一把扔在了钱胖子的身上:“这个月的佃租,拿去!”这个吸血鬼,仗着他的姐姐是六丁镇镇长的第七房小妾,他们的府邸又在这条清溪河上游,所以便要求下游的所有渔民,但凡要出河打渔的,都要向他们家交佃租。

  美其名为“鱼种费”,顾名思义,这河里的鱼都是他们钱家的,谁要在这条河上打渔,就得给他们家钱!

  钱胖子被阿秀扔来的银子,砸了个生疼,肥胖的脸上不禁有些恼怒:“阿秀,我告诉你,你去这里十里八乡打听打听,在这六丁镇还没有我钱钰得不到的女人呢!我劝你,识相的话乖乖跟本公子走,本公子包管你和你这穷酸爹衣食无忧。”

  阿秀气得柳眉倒竖,举起了菜刀便要和他拼命,却被胆小怕事的王老爹死命的拦住。钱公子见状越发的得意:“对嘛,还是王老头识相,这样,这个月的租子钱,本公子就不要了,就当是聘礼吧,来人!把阿秀给我带回府里去!”

  “钱公子,万万不可,请你高抬贵手,阿秀还小,请钱公子高抬贵手啊!”王老爹大惊失色的护着身后的阿秀,钱公子一挥手,身后的狗腿子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摩拳擦掌走上前。

  长着一双讨人厌的绿豆眼,身形和钱胖子一般肥胖的家丁悄悄的走近了阿秀,劈手便夺过了她手里的刀,正要洋洋得意时,却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将他踢飞了出去。

  这时钱胖子的一众爪牙这才注意到,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毫无存在感、面目英俊的青年。

  “你,你谁啊!竟敢如此放肆!知道我是谁吗!”钱胖子见那青年不说话,只冷冷的站在那处,慢慢的收回他的左脚,不禁心虚的问道。

  “……”钱胖子嚣张的样子,使阿水的脑子里似乎有什么画面电光火石的闪过,画面中的自己似乎在一间非常繁华的酒楼中,也有一位衣着华丽的贵胄公子如此这般的对着自己叫嚣。可是这画面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快的让他来不及抓住便已消散无踪。

  “喂!本公子在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钱胖子又气又恼,自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可眼前这青年竟然给他神游太虚,一句都未曾听见,实在是目中无人!

  “公子,依小的看,别和他废话,直接把他撂倒了,带着阿秀姑娘回府便是了!”一个狗腿家丁上前邀功似的上前献计。

  “对!给我打!”钱胖子如梦初醒,一挥手,身后的五六个家丁立刻如狼似虎般的走上前把阿水围了起来。

  “阿水哥,你快走,别管我,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快走,快走啊!”眼见着自己的心上人就要吃亏,阿秀心急如焚的喊道。

  阿水瞟了一眼围住他的恶奴们,信手取下来自己的腰带,蒙上了自己的眼睛。钱胖子气的鼻子都快要歪了,这小子是什么意思?闭着眼也能打过他的家丁吗?

  太嚣张了!

  “给我往死里打!”

  钱府的狗奴才们听得命令一拥而上,只见阿水毫不慌乱的东一拳西一脚,不到片刻便将这群恶奴打的落花流水,捧着胳膊抱着腿在地上“哎呦哎呦”的打着滚直叫唤。

  王老爹和阿秀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阿水,他,他到底什么来历?竟然还有一身这般的功夫?

  阿水慢悠悠的接下遮眼的腰带,轻轻抖了一下又束回到腰间,一指门口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钱胖子被他杀气腾腾的眼神扫过来,吓了一跳,抬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抖着两颊的肥肉:“好好,你小子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阿水不答话,只慢腾腾的举起了一只手,钱胖子脸色大变,一挥手:“走,快走!”

  地上的狗腿子听到了主人召唤,连滚带爬的随着钱胖子出了王家的院子。直到到了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才放开胆子对着院子跳着脚的喊道:“你个小畜生,你给我们等着!”

  阿水抬脚一动,钱胖子和他的爪牙惊得须发皆竖一窝蜂头也不回的撒腿就跑。

  王老爹站在门口对着钱胖子狼狈的身影狠狠的啐了一口:“呸,狗仗人势的东西!”

  阿秀则放下菜刀,急切的拉着阿水上下打量:“阿水哥,你有没有伤着哪儿?”

  他摇摇头,阿秀这才松了口气,王老爹关上院子的门,走了进来:“阿秀,好了,没事了,饭做好了吗?我们吃饭吧。”

  阿秀应声,进了厨房端了饭菜,三人一同用过之后,阿水回到自己房间双手抱枕在脑后,和衣躺在床上思绪翻滚。

  不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那日在白城似乎一直有一只外形怪异的狗一路跟着自己。那只狗浑身烟灰黑,四肢和眉间两点白毛似雪,最为怪异的是狗尾竟然只有一指长,模样甚是古怪。若不是它一路发出汪汪的叫声,自己还真认不得究竟是什么动物呢!

  如此稀奇之物应该不是寻常人家所能拥有的,可它为何一路追着自己跑呢?莫非此物与自己丢失的记忆有什么关系?

  “文远哥哥,文远哥哥……你在哪里?青若好想你!”

  蔚蓝的天空下一片茂密的梨树林中,梨花如雪般飘落,林子的深处烟雾袅绕,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云烟的深处,轻轻的泣诉着。

  阿水恍惚间不由自主的想要走过去,将那道悲伤的身影拥入怀中:“青若……我在这里!”

  “文远哥哥……我们说好的余生一起携手同渡,可是你如今……”云烟深处的模糊的身影幽怨的控诉着。

  “没有,青若……我未曾违背我们的誓言,我在这儿啊,青若,我一直都在这里啊!”阿水焦急的向着那若隐若现的身影喊道。

  “青若……青若……”云烟中的身影渐行渐远,无奈那身影看似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阿水哥!阿水哥!”阿秀的叫声在他的耳边响起。

  床上,满头大汗,不安的左右摇摆着头的阿水吃力的睁开眼睛,发现阿秀和王老爹两双眼睛担忧的看着自己。“怎么啦?阿水哥,你又做噩梦啦?”

  阿水面无表情的坐了起来:“无妨。”心中却深深的疑惑着,梦中那让他莫名感到悲伤的身影究竟是何人,自己为何会知道她的名字叫做“青若”呢?

  王老爹左看右看,见他确实无恙,便放下心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水啊,今日是阿秀他娘的忌日,我要带着阿秀去给他娘上坟,今日的鱼有两条是县衙订的,一会吃过了早饭你给县衙的李捕头送去吧!”

  阿水点了一下头,王老爹干咳了一声,强行将还在望着阿水英俊的侧脸几乎要流口水的女儿拖出了他的房间。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