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鬼迷心窍

第一百三十九章 鬼迷心窍

  阿水换过衣衫,洗漱过之后,拿起了桌上阿秀为他准备做早点的馒头,叼在嘴里走出了房门,伸手取下了王老爹挂在房门口墙上的那两尾还在一张一合着嘴的活鱼,往县里走去。

  六丁镇是定海县治下的一个大镇,这里的镇民大多以打渔为生,所以定海县的河鱼相比起别的地方都要便宜,新鲜。

  经过金阳之乱以后,这里原来的县太爷因牵涉其中而被革了职,新调来的县太爷听说是个两袖清风的好官,唯一的爱好便是吃上两口鲜美的清溪河鱼。

  县衙的厨子每日从王老爹处订得了两位活鱼,给这位新来的县太爷做不同的菜色。平日里都是王老爹亲自送来,今日里却换了阿水来送鱼。

  衙门的人虽不认识他,但却知道每日里都会有人给厨房送两尾活鱼,故此也未加拦阻,让阿水自己将鱼送去厨房。

  阿水第一次进到定海县衙门的里面,四处东张西望的寻找着厨房的所在。忽闻一间屋子里有人声传出,阿水抬脚便走了过去:“敢问,贵衙厨房在何处?”

  “厨房?”一个俏丽的女子走了过来,用手一指他的背后:“厨房在那儿!”

  阿水回头看了看她指的方向,对她道了声多谢,转身向厨房走去。他走之后,那位俏丽的女子走回到屋里,满是疑惑的说道:“爹,你看刚才那人是不是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个洪亮有力的嗓音响起:“嗯,我瞧着有点像你青若姐的相公,傅凌云,傅少将军。不过听说那傅少将军半年前已经殉国了,恐怕是人有貌似吧?”

  说话的是随着新来的县太爷一起调任过来的捕头,他姓李。没错!他就是当年梧桐村住在楚青若隔壁的李捕头,而如今定海县的县太爷也正是当年清水县的县令陈敬致。

  刚才为阿水指路的那位俏丽女子,正是楚青若的青梅竹马,手帕之交,阿毛,大名李娇。

  “哎,小伙子辛苦你啦,来,这是明天的鱼钱,明天麻烦王老爹给我们送一条大一点的珍珠草来,我想给咱们老爷做鱼头豆腐汤。”

  阿水收起钱放入怀里,点点头:“好,知道了。”拱手做了个揖,便离开了衙门。

  阿水离开了衙门之后不久,定海县的衙门口便来了两辆马车和三匹快马。其中一辆马车在衙门口停稳之后,从车上下来一位衣着秀丽清雅,不住半点妆痕却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女子。

  “请问,李捕头可在贵衙门?”赶车的是位面容秀丽的俏丫头,只见她轻轻的跳下了马车,三步并作两步的抢在了车上下来的女子前面开口问道。

  门口守卫的衙役上下打量着她们,疑惑的问道:“你们是谁?找李捕头什么事?”

  俏丫头:“劳烦两位替我们通禀一下,李捕头的故交楚青若求见。”

  看守的衙役犹豫了一下:“那好吧,我进去帮你们问问。”说罢,转身走进了衙门。

  不一会儿,一道灵活雀跃的身影飞快的从衙门内跑了出来,未等门口的俏丫头反应过来,便一把抱住了车上下来的女子,咯咯大笑的拉着她转了一圈:“哎呀,真的是你啊?青若姐姐。太好了,我想死你了!”

  楚青若被她转的头晕目眩,哭笑不得的说道:“哎哎,是我,我来看你了,你就是这么招待我的呀?一见面就转的我七荤八素?”

  阿毛欢喜的放开了她,又拉起周妈妈转了一圈:“周妈妈,你怎么越来越年轻漂亮了,阿毛都快不认识你了!”

  周妈妈笑得合不拢嘴:“你这丫头,那么多年不见,这嘴是越来越甜了!”

  小狗阿乖这时也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围着她们俩转着圈的欢腾大叫。阿毛惊喜的放开楚青若,弯腰一把把阿乖抱了起来,举到了半空转了几圈:“阿乖?阿乖,你也来了啊?太好了!”

  放下阿乖以后,阿毛惊喜的看到楚青若背后的马匹上坐着一个温润如玉的白衣公子,吃惊的指着他对楚青若说道:“青若姐姐,他,他怎么那么像那日在梵音寺里的那位公子?”

  楚青若不动声色的瞟了百里晟一眼,对着阿毛微微额首:“正是他。”

  阿毛兴奋无比的挥着百里晟挥了挥手,凑过头对楚青若小声的说:“这真是太有缘分了,你们怎么会走在一起的?”

  百里晟在马上对着阿毛微微一笑,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使他看起来那么的纯良无害,又那么的迷人。

  阿毛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几拍:“青若姐,快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遇上的?”

  楚青若无奈的看了阿毛一眼:“这事说来话长,你等等,我去和他说几句话。”说完,便走向百里晟。

  百里晟见楚青若向自己走来,便翻身下马,站在马前静静的等着她过来。

  “晟先生,我们也许要在褚州待上几日,你若有事,不妨先行,不必等我们。”楚青若走上前轻启朱唇。

  百里晟转了转眼珠子:“楚姑娘,勿要担心,我等本来便是闲来无事,想趁着闲暇回家看看,无甚要紧之事。姑娘若是有要事要办,只管去办便是,在下在城中的客栈小住几日,等候姑娘一起启程也是无妨的。”

  楚青若刚想开口推却,不料阿毛欢喜的走了过来:“正好正好,我和青若姐姐那日在梵音寺得了公子相助,那么多年过去都没有机会好好向公子道声谢谢,不如公子就在这里多待几日,让我好好尽尽地主之谊吧!”

  百里晟闻言笑得更是迷人了:“那好,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先在这里谢过姑娘了。”

  阿毛摆摆手:“公子休要和我客气,待我安顿好青若姐姐便带你们四处转转,这里是乡野小地方,粗茶淡饭的,你们两个莫要嫌弃才好呢!”

  百里晟莞尔一笑:“怎么会?姑娘客气了。”

  楚青若本想借此机会赶走这贴狗皮膏药,被阿毛如此一搅和,心知计划泡汤了,只得尴尬的笑了笑,小声的提醒道:“阿毛,别打扰晟先生找客栈歇下了,快带我去拜见李叔吧,他可要等急了。”

  阿毛如梦初醒:“对对,快随我来。”拉着楚青若的手便往衙门里跑去。

  周妈妈见她这么多年还是这般毛毛躁躁的样子,忍不住好笑的摇摇头,跟在她们后面同韩灵儿一起走了进去。康子则在门口守卫的衙役的带领下,牵着马车往衙门专门停放马车的后院走去。

  阿毛拉着楚青若急冲冲的往前跑了几步以后,又似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放开了她的手,又跑了回来,跑到百里晟的面前:“那个,程先生?这里往前,左拐然后走到路的尽头,便是城里最大的客栈,云来客栈,那里的环境和饭菜都是这里最好的。”

  百里晟被她突如其来的回马枪杀得先是有些错愕,随后听了她的话又被她逗笑了:“好,多谢姑娘指点,既然是姑娘极力推荐的,想必不会差,我们就在那家客栈落脚。”

  望着他英俊的脸庞,迷人的梨涡,阿毛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羞涩:“好,那我明日便,便和青若姐姐一起来寻你!”

  百里晟见她这般小儿女姿态,心中若有所悟,笑得越发的迷人:“在下,恭候姑娘大驾!”

  阿毛这才欢喜的跑回到楚青若的身边,重新拉起她的手欢快的跑进了衙门。

  楚青若被她拉着手,跟着她身后一路小跑,看着她欢快的背影,心中没来由的生出几分不安来。

  当初在梵音寺初次遇见那晟先生时,便已经发觉阿毛看他的眼神不对劲。那不是一般的感激,而是情窦初开的女子看向心爱之人的那种迷恋和崇拜的眼神。回到家以后,阿毛似乎一直对他念念不忘,时不时的便要和自己念上几句梵音寺里的那位俊俏的公子。

  只是当时自己以为,即便阿毛在怎么怀春少女,当他是梦中情人这般惦念,也只是个萍水相逢之人,今后也不会再有任何瓜葛,也就由得她去了。

  可谁有曾料到,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年,竟然还是和这人有了扯不清的缘分。兜这么大个圈子,他终究还是出现在了阿毛的生命里。

  一路上她也曾不露声色的问起他的家世背景,打探他几次三番遇到自己的目的,只可惜皆被此人滴水不漏,毫无破绽的回答过去了。

  在看他身边的两个护卫,一个看似没心没肺,嘻嘻哈哈,另一个却是一路沉默,少言寡语。

  可对楚青若这样,有个武功深不可测的妹夫和大伯,嫂子家中又有无数深藏不露的高手做门客的人来说,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人不仅武艺高强,身上更是隐隐透着血杀之气,绝非善类。

  楚青若担心,晟先生此人城府如此深不可测,阿毛又生性单纯,若是阿毛深陷于他,只怕不是件好事。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