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四十章 怀春少女

第一百四十章 怀春少女

  看来自己确实该好好调查一下此人的背景了,也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好和阿毛谈一谈了。

  欢快的阿毛拉着楚青若走进衙门的后院:“爹,你看谁来了?”

  楚青若跨进门,笑盈盈的看着正端着碗吃茶的李捕头:“李叔,好久不见,你可安好?”

  李捕头惊喜瞪大了眼睛:“哎呀,青若丫头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来来,快进来坐。”

  “李捕头!”周妈妈也跨进门笑着唤了他一声。

  李叔赶紧放下了碗,欢喜的扯过一张凳子:“周妈妈,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快来坐。”转头对阿毛招招手:“阿毛,快,快给你青若姐和周姨沏茶,把柜子里那罐好茶叶拿出来!”

  阿毛清脆的的应了声:“哎!我知道!”转身去了里间。不一会儿端上来两杯香气扑鼻的茶水,放在了楚青若和周妈妈的面前。

  “青若啊,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啦?”李捕头看着这个如同自己另一个女儿般疼爱的丫头,笑呵呵的问道。

  楚青若闻言有些心酸,面上却不露出来,笑着对李捕头调皮的说道:

  “我想李叔了,来看看你们,怎么?李叔不欢迎吗?”

  李捕头开怀大笑:“欢迎,欢迎之至。怎么?我的样子看上去像不欢迎你们吗?”众人皆笑了起来。

  阿毛给楚青若添过水之后,把铜壶放在了挨着桌子的地上:“爹,我先去绣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娘去,娘要是知道青若姐来了,一定高兴。顺便我买点菜,晚上做几个拿手菜给青若姐和周姨尝尝!”

  李捕头一拍大腿:“好啊!”然后从怀里摸出了几角银子,“喏~多带点银子,买点好菜,难得你青若姐来了,我今儿个高兴,再给我打一斤好酒,晚上我要好好喝两盅。”

  阿毛接过银子,欢天喜地的出了门。

  三人正在寒暄着,韩灵儿和康子寻了进来:“青若姐,我满把行李和马车都安置到前头的客栈了。”

  李捕头抬头望去,是两个年轻而又陌生的面孔:“这两位是……”

  楚青若站起来,拉过韩灵儿:“李叔,这是我的结拜义妹,韩灵儿。” 又看向康子:“这是耿康,耿护卫,我们大家都管他叫康子!”

  李捕头站起身来拱手:“两位好,来,别客气,快请坐!”说着,让出了自己的座位,还顺手为他们沏上了茶。

  五人捧着茶杯边吃边说着话。寒暄过后,李捕头终于开口问道傅凌云的事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众人都沉默了。

  李捕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嘴巴张了张,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闭上嘴,叹了口气。

  青若这丫头真是个苦命的,原以为她嫁了个好人家,从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谁知道,这才成亲没几天,少将军就……,唉……往后的日子还那么长,老天爷,你叫青若这孩子可怎么熬?

  想着想着,李捕头的眼眶竟有些湿润了。

  “青若~”李大娘亲切的声音传了进来,众人抬头,就见身穿蓝色印染粗布衣裙、富态白皙的中年女子,笑容可掬的走了进来。

  “李大娘!”楚青若见到她,如欢喜的小鸟一般扑进了她的怀里,周妈妈也笑着迎上去:“李姐姐,好久不见,你可还安好?”

  “好好,大家都好着呢!”放下手里的篮子,李大娘对着李捕头瞪了一眼:“你这人,怎么回事?难得青若来看我们,怎么尽说些惹她伤心的事情!”

  李捕头豁达的仰头大笑:“对对,我这人就是不会说话,来来,青若,坐,咱们不说这些了。”

  原本房里悲悲切切的气氛,被李大娘一扫而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避开了这个话题,说起了大家分开以后的一些趣事。楚青若被他们时不时冒出的笑声所感染,暂时忘却了烦恼,愉快的和大家交谈着。

  当晚李捕头还因为楚青若的到来而喝了个酩酊大醉,最后还是阿毛的大哥和二哥将他扶进了房里,酣睡不起。楚青若也被阿毛闹着小酌了几杯,最后由韩灵儿扶着回到了客栈睡下。

  第二日天一亮,这个爱笑爱闹的阿毛便向一阵龙卷风似的闯进了楚青若的客房。“太阳都照屁股了,快起床咯,青若姐!”

  楚青若又好气又好笑的起身,边穿着衣服,便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这丫头,几年未见,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将来哪个男子娶了你可有得受咯!”

  一向爽朗的阿毛听了她的话,露出一副小儿女娇态:“我才不要嫁人呢!”

  楚青若失笑道:“不嫁人?那你是要做老姑婆吗?”

  阿毛跳脚:“人家才不会是老姑婆呢!”

  “那么说,你是心里有人了?”楚青若凑近她促狭的问道。

  “哎呀,胡说什么呀!青若姐,你真讨厌!一大早起来就欺负人家,我,我不理你了!哼!”阿毛满脸通红。

  心里有人了?是啊,她的心里早就有人了。

  早在几年前平安镇的梵音寺里见过他之后便日日想,夜夜思。见过他如天人一般的风姿之后,阿毛觉得自己如同走火入魔了一般,再也看不上任何男人了。

  在她眼中再没有人比他长得更好看,声音更好听。自己的心底最深的地方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谁都比不上他!本以为这辈子,她只能将他当做自己心底的一个小秘密,深深的藏起来。

  谁知缘分竟这般的奇妙,相隔几年后他们居然还能重遇,而且他看上去似与青若姐相交甚好,他们竟是一路同行而来。阿毛心中不禁暗暗欢喜,她终于有机会可以靠近他,了解他,可以慢慢地走进他的世界了。

  从昨天乍见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坐在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出现在她面前,到现在她梦中的情人,实实在在的就在离她咫尺之遥的隔壁客房里。她觉得就像在做梦一样,一场即真实而又不敢置信的旖旎美梦。

  楚青若悄悄地瞧着阿毛眉眼间难以掩饰的春色流转,心中越发不安,于是故意边梳着头,边漫不经心的问道:“阿毛,你及笄了吧?李叔给你说人家了没?”

  阿毛红着脸,一跺脚:“有啦,青若姐,人家已经这么大了,别再叫人家阿毛阿毛的了,好吗?”

  “好好,李娇,李娇,总行了吧?”心下已有几分确定的楚青若,忧心不已。

  “爹他太讨厌了!净给我找些歪瓜裂枣,还说什么敦厚朴实,我看呀,他就是存心找他自己看得顺眼,称心的,根本就不管我喜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楚青若趁机反问。

  李娇偷笑,伸手抓起自己的小辫子,一边捋着,一边抬头边想边说道:“我呀?我喜欢的人,最好要长得好看聪明,个子要高高的,说起话来斯斯文文,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梨涡,最主要要有学问。不要像那些穷酸秀才那般,整天摇头晃脑的,一开口就冒酸水,让人连话都不想和他说下去!”

  说着说着,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百里晟骑在高大的白马上对她微微一笑的样子,像极了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楚青若的心往下沉了沉,听着便像是照着晟先生的样子说的,难不成阿毛心里的人就是晟先生?

  李娇说完那番话之后,低着头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里,楚青若正想要开口劝她几句,就听门口传来轻轻几下敲门声:“楚姑娘,你起身了吗?”

  一听,是百里晟的声音,她刚要开口拒绝,便见李娇已经欢天喜地的跑了过去,将门打开了。

  “程先生!起来了,起来了!”见敲门的是百里晟,忙不迭的点着头说道。

  百里晟被她这小狗一般的模样逗笑了,两颊的梨涡时隐时现,直看得她移不开眼睛,站在门口对着他一脸傻笑。

  “晟先生?一大早找我有事吗?”楚青若言辞微有不耐。

  自动忽略掉她语气里的不耐烦,百里晟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手中一把上好的面料的折扇在手里潇洒的转了几下,颇有几分卖弄的味道:“我看时间不早了,想请姑娘一同用早餐。”

  说完顿了一顿,又用他的桃花眼看了眼一旁的阿毛:“没想到,这位姑娘来得比我更早,相请不如偶遇,不知这位姑娘是否愿与我等一起用个早餐?”

  阿毛被他看得心噗噗直跳,天啊,他在看我,他在看我!

  “我,我叫李娇!”一想到还能和他一起用早饭,她心里按不住的欢喜雀跃,“好好,那程先生先下去,我们马上就来。”

  楚青若轻蹙眉头,就听得门口百里晟轻笑说道:“姑娘姓李?那好,两位姑娘,在下先下去等候两位了。”

  随着一声关门声,李娇像一只欢快的小鸟一般走了进来:“青若姐,你好了吗?”

  放下手里的梳子,拉过她坐下,楚青若语重声长:“阿毛,男女七岁不同席,我们与他又不熟,孤男寡女的同坐一桌吃饭,不合时宜。”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