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别有用心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别有用心

  李娇抱着脑袋叫救命:“你又来说教我了,青若姐姐,求求你别唠叨了,你看看你才多大,怎么就活成了个七老八十的小老太太了呢?”

  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拉下她捂着耳朵的手,敲了她一个毛栗子:“是是是,我的李大小姐,你云英未嫁,你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你让我这个已嫁作他人妇的女子如何自处!”

  李娇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你相公不是已经……”随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闭上了嘴。可是已经晚了,楚青若的脸色已经变的一片惨白难看。

  不由大惊,一把抱住她:“青若姐,对不起,对不起!你知道我向来说话不过脑子,你,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低头咬了咬牙,“青若姐,你别难过,我,我带你吃更好吃的东西,就当我赔罪,可好?”

  楚青若与她一同长大,又怎会不知她的心性,自是不会与她计较。

  只是心底的伤心被冷不丁的戳伤一戳,滋味总是不好受的。

  可是看着李娇满脸内疚的小脸,心中有不忍心责怪她,只得叹了口气问道:“那楼下晟先生那里……”

  自知言语伤害了她最要好的朋友,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李娇按下心头的不舍,换上和阿乖如出一辙的讨好嘴脸:“不去了,不去了,我带你走后门去一个好地方,那里做的罗锅烧饼可是我们这里一绝,我包管你吃了还想吃!”

  楚青若心下暗松一口气:她太单纯了,若是落在那晟先生手里,只怕早晚被吃的连渣都不剩。如此甚好,干脆叫他空等一场,也好趁早绝了他的念想。

  想到这里,也就由着阿毛拖着她从客栈的后门离开了。可惜,楚青若还是低估了百里晟……

  客栈大堂中,一张四人的小桌上,摆满了客栈的拿手点心,百里晟坐在桌边,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扇子敲着自己的掌心,眼睛不停的飘向楼梯的方向。身后的乙方本想自告奋勇的说他去催一下,却被他的哥哥甲方一个眼神给拦下了。

  甲方这一路上想尽了办法,想要将自家的主子和那位该死的楚姑娘保持距离,无奈自家主子竟像鬼迷了心窍一般,就是对这个寡妇另眼相看,为了她不惜冒着身份曝露,惹来杀身之祸的风险,放慢了回国的行程,慢慢地随着她这样一路走到了这里。

  还为了等她一同赶路,放下了手头多少的事情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客栈里住了下来。如今墨国的朝局动荡,王上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底下十几个王子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王上的宝座。

  自家主子在这些王子中是最有实力,也是呼声最高的,同时也是树敌最多的一位。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主子的优秀在得到王上肯定的同时,也招来了众多同父异母的兄弟们的嫉妒,更有甚者,不知多少次明里暗里的算计,刺杀欲将他置之死地。

  王子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到了白日化的程度,稍有差池不仅与王位失之交臂,就连性命能不能保住都还不知道。可主子却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将所有的大事都抛之脑后,叫他这个做下属的如何不为他的主子担心。

  “怎么,如此丰盛的早点,竟没有人享用吗?”甄夫人那慵懒而又充满诱惑的声音打断了甲方的思绪。

  甲方挑眉看去,身穿朱玉色宫装,大清早便打扮得妖里妖气的甄夫人,扭着水蛇腰下楼走到桌前,也不等甲方说话便自说自话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百里晟本来等不到楚青若已是心中烦躁,见到甄夫人不请自来的在自己对面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心中更是怒不可遏,当即便是一记凌厉的眼神射了过去,

  甄夫人收到了他眼神里的警告,心中虽有些胆战心惊,可是为了她的计划,却不得不壮着胆子厚着脸皮死赖着不走:“哼~我说你们就别等了,我刚才下楼的时候啊,就看见那两个小贱人啊,早就偷偷的从另一头下楼溜了。”

  说罢,伸手捻了一块白糖糕放进自己的嘴里,用余光扫了下百里晟刷的一下变青的脸色,忽然觉得心头一阵痛快淋漓。

  百里晟看了一眼被她动过的糕点,站起身回过头冷冷的对乙方丢下一句:“将糕点都撤了吧!”便要拂袖离去。

  乙方傻傻问道:“爷,撤去哪儿?”

  百里晟头也不回:“喂狗!”甲方随即跟了上去。

  甄夫人脸色难堪,看看手里捏着的糕饼,觉得索然无味,悻悻地扔在地上,拍了拍手站起来,扭着腰肢回房去了。

  留下个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的乙方,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嘟囔:“这么多点心都拿去喂狗真是可惜了,这楚姑娘也真是的。我们家爷能看上她一个寡妇,是她的大造化。她居然还摆起架子了,真是的……”

  心里窝火的百里晟跨出了客栈,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甲方快步追了上去:“爷,小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百里晟皱眉:“既然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那便不要说了!”

  甲方被他堵得一时语塞,但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话说出口:“爷,咱们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太多了,如今那边是什么情况您也不是不知道,这里的事情已然完毕,爷何不早早的回去,好早做打算。”

  百里晟闻言心下恼火,你以为爷不想早点回去吗?只是爷难得看上一个女人,一路上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奈何这女人连个笑脸都不给爷,爷心里的挫败感有多大你知道吗?

  虽说女人遍地都是,漂亮的女人也随处可见,可是,漂亮又坚贞不二的女人对于皇家子弟来说却是难能可贵,求而不得的。尤其是她聪慧,机智,勇敢,和对傅凌云坚定不移的感情,都让他羡慕和嫉妒的无以复加。

  百里晟便从小见惯了阿谀奉承,虚与委蛇的女人们,除了他的母亲,其余的都是满嘴虚假的爱意,满眼贪婪。在她们眼里,他和他的子嗣都只不过是为她们争取更多荣华富贵,必不可少的工具之一。

  没有遇上楚青若之前,他对话本子里说的那些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爱情原本是不信的。可如今亲眼到了,他怎能放手?怎么甘心这份近在咫尺,却又无比诱人的情感与自己擦肩而过?

  正如一个人从来没吃过肉,不知道肉的味道有多鲜美,不吃也就不吃,也没啥多稀罕。可如今他知道了,原来肉的味道是那么美味,而且那块肉就在他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而且他也已经如同上瘾一般的爱上了那滋味,你却说不让他吃?叫他如何做得到!

  他甚至不知道,错过了她,此生还会不会有机会,再一次遇见这样一颗珍贵的心!

  所以他不想放手,也不愿意放手!他就像黑暗渴望光明一样,深深渴望着楚青若的感情,能一如爱着傅凌云一般,那么浓烈,那么忠贞的爱着自己。

  这是一种毒,让人上瘾的毒,欲罢不能。他也明白这样不好,可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和这一份渴望。

  百里晟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客栈二楼,楚青若房间的窗户,暗暗咬牙:我,百里晟!以大墨漫天神明的名义起誓!我一定要得到你的心!楚青若!

  甲方顺着他眼神看楚青若的窗口,又回头看着自己主子的神情,心下一凛,只见自己主子的眼睛里冒着坚决的神色,脸上尽是决然,心知自己只怕是再也劝不听他了。

  好吧,既然如此,为了他的主子,为了主子的大业,只好这样做了!

  收回眼神,警告的看了一眼甲方,百里晟转头自顾自的离去。甲方低头不语,心中却另有盘算。

  到了晚间,百里晟坐在房间内拿着一本书,貌似在看书,可却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只竖着耳朵听着楚青若房间的动静。

  过了许久,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伴随着楚青若和那名叫李娇的女子的欢声笑语传来。他心知他们回来了。

  于是放下了书本,喊上乙方一同走出房间:“楚姑娘!”

  刚要跨进门的楚青若身形一顿,阿毛惊喜的回头:“程先生?”

  百里晟彬彬有礼的向她拱手:“李姑娘也在啊,李姑娘好!”

  楚青若回过头:“晟先生唤我可有事?”

  百里晟:“在下已备好酒菜,楚姑娘和李姑娘若是不嫌弃,便一起用个便餐,如何?”

  李娇忙不迭:“好呀,好呀!”

  这一次也没回头征求楚清若的意见,拉着她便兴匆匆的向百里晟那边走了过去。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楚青若只得随着她一起走了过去。

  “晟先生,我还不是很饿,要不,你们自己自便,不用管我。我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被李娇强拉倒他跟前,不得已,她只好编了一套推托之词。

  李娇失望极了,难得有机会和自己的梦中情人同桌吃饭,青若姐姐次次都找借口推辞,不由得心中暗暗有些埋怨。

  “没事,你若是饿了,你便同晟先生一起去吧。”看出了阿毛眼中的央求,楚青若善解人意的说道。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