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冤家对头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冤家对头

  原本他安排好的一场“英雄救美”竟然就这么被搅黄了不算,更令人惊讶的是,搅黄他计划的竟然是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一个本该早已死去,却依然活着的人!

  真是晦气!

  “没想到你还活着?你可真是命大!”百里晟语带讥讽。

  打渔郎却是一愣,反问道:“你是何人?”

  百里晟冷冷的一笑,将扇子扔给了手下,解开了长衫的衣带,将脱下来的长衫也叫给了手下。“大名鼎鼎的大炎炎虎军少将军,天下哪个不识,谁人不晓?少将军又何必跟在下装傻呢?”

  打渔郎又是一愣:“我叫阿水,少将军又是谁?”

  百里晟嗤笑:“阿水?少将军真会说笑!”说着,便是一个黑虎掏心攻了过去。

  打渔郎正是六丁镇的阿水,今日王老爹扭伤了腰,便让他上光明镇替他把鱼送了,送完鱼顺便将他前些日子写的挽联拿去镇上的棺材铺子里卖了。

  阿水卖完挽联走出棺材铺,看见一群无赖正在调戏良家妇女。不知怎么,看见那位被调戏的女子,眉眼间竟让他莫名生出许多的熟悉来。眼见着她被人调戏,阿水也搞不懂为何自己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愤怒和心疼。

  于是他便抬手撒了一把铜钱,助那女子逃走,后又看见那群无赖竟还要尾随与她,阿水的两只脚竟像有自己的意识一般,跟了上去,拦住了这群无赖。

  如今又听这位锦衣公子一口一个少将军的喊着,心中更是纳闷:自己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听此人的口气,莫非他认得自己?

  未及细想,百里晟的拳风便已迎面而来,阿水一个后翻,躲过他的攻击之后,顺便一脚踢开了他的拳头。

  百里晟心里冷笑,哼!好你个打渔郎!你若是打渔郎,又如何解释你这一身诡异莫测的功夫!我不管你是打渔郎还是少将军,今日让我见到了你,于公于私都不能让你活着回去!

  想到这里,百里晟后退了两步,往手下面前一摊手,吊睛眼马上会意的将他的扇子递到了他的手上。

  百里晟刷一下打开了扇子,手腕一抖,噌的一声,扇骨中弹出了一把把锋利的尖刃,尖刃上还闪着蓝汪汪的光芒!

  原来这般扇子便是百里晟的武器,扇刃上还抹了剧毒!

  平日里百里晟一派无害的书生打扮,有谁想得到,他不但会武功,而且还是个绝顶的高手,使的更是如此阴毒的武器!

  此刻他已是满脸杀意,手中的扇子横空飞起,划出一道蓝光飞向阿水。

  阿水见状就地一滚,抓起了鱼篓一扬手将扇子打了回去。

  百里晟飞身而起接过扇子,反手向阿水的咽喉划出一记。阿水将鱼篓往前一挡,扇子的尖刃划破了鱼篓,贴着他的咽喉险险的划过。抬起手,阿水一记罗汉敬酒,稳稳地弹开了百里晟,一个飞身跳上了巷子里的一间民房屋顶。

  不管这人认不认识自己,阿水都决定不再和他纠缠,此人即便是认识自己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人,更不像是朋友,还是不要和他扯上关系为妙。既然那位姑娘已经脱险,自己也该回去了。

  将破了的鱼篓往身后一背,阿水头也不回的往前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屋顶上。百里晟正要去追,就听不远处楚青若的声音响起:“灵儿,你去那家店问问!”

  回头一看,正见她拿着一幅画像从一家离自己不远的店铺里走出来。

  他低头想了想,此刻只怕傅凌云还没走远,若是叫楚青若撞上了,他的所有心思都白费了。不行,不能再让她继续在这条街上转悠,一定要尽快引开她。

  想到这里,他对吊睛眼招了招手:“你,马上把我满安插在这里的所有眼线调集起来,哪怕挖地三尺都要把这个打渔郎给我找出来干掉!”说完,拿过长衫穿上:“知道了就马上行动!”

  吊睛眼低头称是,转身带着人离去。穿戴整齐后的百里晟,缓了缓气息,摇着扇子若无其事的从巷子中走了出来。

  “楚姑娘!”

  楚青若眉头轻蹙,怎么哪儿都有他?“晟先生。”

  “楚姑娘这是……”百里晟知道她拿着画像一定是在打听傅凌云的下落,却故意装作不知。

  楚青若低头,抬起手轻轻将一缕散落的头发捋在耳后,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无事,随便逛逛。”

  百里晟顺着她捋头发的手,望向她天鹅般优雅雪白的脖子,和脖子延伸下去被衣服盖着,却若隐若现呈现出玲珑轮廓的锁骨,不禁一阵口干舌燥。只觉得有一团火气从自己的小腹处向全身蔓延开来,大有燎原之势。

  “咳,楚姑娘真是好别致的兴趣,想不到你竟喜欢逛棺材铺。若是姑娘不介意,也带上在下一同逛逛,好让在下开开眼界,究竟棺材里有什么东西让姑娘如此有兴趣。”百里晟故意用言语刺激。。

  果然,楚青若听了他的话之后,默默地将手中已经折起的画像,放入了怀中:“让晟先生见笑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小女只是想找一口好一点棺材而已。”说完,转身就走,也不同他多言。

  百里晟也不恼,抬起腿跟了上去:“楚姑娘,接着要去哪里逛?可有什么喜欢的?在下送给姑娘。”

  楚青若虚笑:“不用了,先生客气。小女若有什么喜欢的自己买便是了,不劳先生破费。”

  百里晟刚要张嘴说些什么,就见她快步走进一家店里,扬声叫道:“灵儿,好了吗?我们走!”

  看着韩灵儿从店里走出来,亲热的挽着楚青若的手,百里晟只得讪讪的闭上嘴,任由两人并肩走在了他的前面。

  灰溜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百里晟心中暗暗安慰自己:无事,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心,相信就算是石头也总一天会被自己捂热的。

  到了晚间,他们一行人回到了褚州城里的客栈,李娇依依不舍的和大家道了别,回到衙门中。,一天一夜未归的她被李捕头跳着脚满院子追打,接下去的几日都在床上度过。

  由于李娇被李叔责打得起不了床,连着几日楚青若都只能自己带着韩灵儿和康子四处打听傅凌云的下落。每日都是满怀期待的出门,失魂落魄的回来。

  看得心疼不已的周妈妈,常常背着她们偷偷的掉眼泪。

  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日,周妈妈拉着又要出门的楚青若说道:“小姐,你这样带着灵儿和康子三个人大海捞针一般的寻找姑爷的下落,也不是个办法。要不我们还是继续赶路,早点去安塘,和阿勇连枫他们汇合,若你真觉得这里有姑爷的下落,让阿勇点上一队人马,再过来寻也不迟。人多力量大,找起来范围也广些不是吗?”

  楚青若听完,沉默了许久,觉得周妈妈说的有道理,于是上县衙和李叔合计了一下,决定第二日便出发,继续往安塘去。

  当她说起在白城的这段经历时,李叔似乎想到了什么:“青若啊,你说起在白城见到一个跟少将军相似的人,我好想在哪里也见过这么一个人。”

  楚青若欣喜若狂:“李叔,真的吗?你好好想想,你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他!”是了,是文远,一定是他。若是她一个人见到或许是她认错人,或者人有相似。可是连李叔都说有这样一个人,那就一定是文远了。一个人在怎么相似,绝不可能被两个不同的人认错!

  太好了,他一定还活着!

  李捕头看着她如此高兴,不由得心生愧疚:“青若,你看你李叔这脑子,当真是想不起来了。”

  楚青若还未高兴完,便被他的这句话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李叔,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想起来!”

  李捕头内疚的拍了拍她的手:“青若,好孩子,你别着急。这样,你先去安塘,叫上了徐副将,或者连枫小子,让他们带上一队人马,再回来也不迟。

  这里呢,李叔一会儿就去找老爷说说,看看他能不能调点人手给我,我呀,哪怕豁出这条老命,也给你一家家一户户的走访,若是我这里一有消息,便马上派人送信去安塘,你看如何?

  青若丫头,你就放宽心,且不说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少将军,既然有这么个人长得那么像少将军,咱们就把他给找出来没看看到底是不是!只要他人在咱们褚州,李叔就算挖地三尺,也一定把他给你找到!”

  楚青若听了李捕头的这番话,这些日子心中的痛苦再也忍不住,在这一瞬间全部涌了上来,眼泪就像断了线一般掉了下来:“谢谢你,李叔!谢谢你!”

  终于自从听到傅凌云生死不明的的消息以后,强打起精神告诉自己他还没死,自己不能放弃的那口气,松懈了下来,一直苦苦压抑着的悲伤,被完全释放了出来,楚青若在周妈妈怀里哭了昏天黑地,直到哭累了沉沉睡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