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五十章 飞来横祸(二)

第一百五十章 飞来横祸(二)

  王老爹和阿秀的房间里依旧没有动静,阿水心中越发的焦急,眼前这十来个黑衣人看他们走路的步伐,握刀的姿势,怎么看都像是身手矫健、训练有素的杀手。

  虽然自己并不惧怕一个打十几个,但王老爹和阿秀可不会武功,更会因此而有性命之危。虽然和他们无亲无故,可他们不仅救了自己的性命,还将自己当做亲人一般的照顾了大半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的心中早已经将他们当做了自己的亲人。

  眼下要快点确认他们的安全,然后掩护他们逃走才是。

  想到这里,阿水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再与他们多做纠缠,转头便向王老爹的房间跑去。

  就在此时,阿秀和王老爹房间的灯火先后的亮起,随着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响,睡眼朦胧的阿秀披着外衣打开了门,一脚跨了出来,看到阿水和几个黑衣人对峙的站在院子中间,忍不住惊讶的问道:“阿水哥,这是怎……噗……”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脸色骤变,瞪大了一双眼睛,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喷出一口鲜血,缓慢的低下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腹部。

  只见她那白色的亵衣中间,血迹如同一朵绽放的花朵,由小到大慢慢地扩大。渐渐鞠瘘的身子随着扩散开的血迹,软软地往下滑落,露出背后一个眼神狰狞的黑色身影。

  从自己的房间推门而出的王老爹被眼前所见到这一幕,惊得神魂俱灭、悲愤绝望的大叫了一声“阿秀!”后,便跌跌撞撞、不顾一切的往这里跑来。

  噗呲一声,王老爹的身影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停在了那里,一道血箭从他的背后高高溅起,暗红色温热的液体洒落在地上黑褐色的泥土中,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几滩刺目的瘢痕刺痛了阿水的眼睛。

  “阿秀!老爹!”阿水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血红,整个人如同掉进了冰窟窿,满身满心皆是寒冷刺骨。

  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害死了他们。这几个字在阿水的脑海中不停地回旋。

  “老爹……!”阿水如同困境中殊死搏斗的野兽一般,冲上前扶住了王老爹的身子,见老爹还有气息,连忙唤了一声:“老爹!”

  王老爹摆摆手,气若游丝的说道:“我……我已经,不行了,阿水……你……你快逃吧!”

  阿水咬着牙:“不行,我……”

  耳边一阵疾风呼啸,阿水连忙侧头,怀中的王老爹此刻突然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生出许多力气,将他往旁边一推。

  阿水跌坐在了地上,眼睁睁的看着一支利剑擦过了他的耳廓,狠狠的扎进了用力推开他的王老爹的胸膛,溅起的血花喷了他一头一脸,也模糊了阿水的视线。

  “呀……”阿水终于在难以压抑的悲愤中爬了起来,劈手夺下身后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黑衣人手里的刀,反手快速而有力的结果了他的性命。

  手握着冰冷的钢刀,脸上残留着老爹尚有余温的鲜血。满身肃杀的阿水,如同修罗场里走来的杀神,手中银光所到之处,鲜血像极了红色的滂沱大雨。

  满地的残肢断臂更像是地狱中盛开的诡异花草,参差交错的散落在小院的每个角落。瞪大了空洞眼睛的人头,在仍然还在打斗中,依旧还活着的人脚底下,四处滚动。落在地上的鲜血,浓厚得来不及化开,如同一块深红色丝绒地毯,铺满了整个小院。

  这里已经不再是曾经宁静祥和的王家小院了,这里成了人间最残暴,最血腥,最冷酷无情的屠宰场。一身被血染成红色的亵衣,散发着浓重的腥气,湿哒哒的黏在阿水精壮的身躯上,沿着衣摆和刀尖一滴滴往下淌的血水,随着他每一步向前的步伐,滴滴落下。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不断地有人被砍倒,然后又挣扎着站起,然后又被毫不留情的砍到。

  尽管黑衣人依旧很彪悍,却也没有能够阻止阿水那已经快的几乎用眼睛看不到的身形,和麻利的像伐刀一样的刀法。

  一个、两个……五个、七个……,黑衣人的人数在阿水疯狂而又犀利的杀戮中,越来越少。渐渐地从十多个人,变成了眼前的三人。

  呈品字状站立的三人,猫着腰持刀,惊弓之鸟一样的警备状态,在满身是血,眼中充满凶残的杀戮之意的阿水的步步紧逼之下,惊恐的慢慢后退。

  阿水将他们逼到了院中的一处死角,阴着脸,冷森森的用刀尖指着三人问道:“何故?”

  三人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忍不住壮着胆子颤着声开口道:“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至于主人为何派我等来杀你,我们确实不知。

  这次任务失败了,咱们三个回去也是个死,不如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

  说着看了看另外两个人,把头重重的一垂:“我们……我们也过够了这样刀尖上舔血,为虎作伥的日子了。”

  阿水不动声色,却仔细的观察了三人的神色,半晌,见他们眼中却又懊恼和悔过之意,这才缓缓地放下了手里的刀,沉着声说道:“可以。”

  三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刚要抬手作揖感谢阿水的饶命之恩,却被他又一抬手打断了:“不过……”

  三人的心又悬了起来,我的娘啊,眼前的这位何时像修罗一样的杀神啊,他们来的时候十几个人,各个也都算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杀手,可在这位大爷的手里,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力啊。

  今晚一起来的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他们三个武功最不济的反而活了下来,就连他们的老大也被眼前这位砍掉了脑袋,他们这个杀手组织也算是完蛋了。

  亲眼见过眼下这位杀神,杀人就像割韭菜一样麻利,砍脑袋就像切西瓜一样毫不留情的他们,才听这位杀神爷爷说要放他们一条生路,转眼就又要反悔,心里怎能不怕?

  “不……不过……什么……”三人鼓起勇气,弱弱的问道。

  阿水没有马上回答他们的话,只是单手挽了个刀花,反拿着钢刀,转身慢慢走到阿秀的面前。三人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就听他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埋了!”三人霎时会意,连忙分头去找工具。

  阿水慢慢的蹲下身,看着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横卧在地上的阿秀。这个如同他的小妹妹一般的女子,原本活泼而又带着几分稚气的小脸,此刻泛着毫无生气的蜡黄。

  他伸出手,轻轻地的拂上了她的脸,合上了她的眼睛:“对不起,阿秀……”

  一滴泪无声的落下,阿水弯腰放下钢刀,轻轻将她抱了起来,走到了仰天躺在院子正中央的王老爹的身边,又轻轻的把她放下。

  王老爹闭着眼睛歪着头,仰面躺在地上。满是皱纹的脸上再无往日的慈祥和蔼,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决绝与愤恨。阿水忍住了眼眶中又要滑落的眼泪,起身打了一盆水,轻轻的为王老爹和阿秀擦拭了起来。

  在院子的一角,挖好了一个大坑的三人,默默地走了过来,站在阿水的身后。

  “他在哪儿?”阿水却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

  三人有些犹豫,互相推诿了一番后,一人被推到了他的前面,支支吾吾的说道:“在……在定海县……云……云来客栈……天……天字号房。”

  阿水闻言点了点头,向后轻轻挥了挥手:“去吧!”

  三人欣喜若狂,千恩万谢之余,转身就走,不逗留半刻。

  天色开始蒙蒙发亮,阿水埋葬了阿秀和王老爹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换过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擦拭了头发上的血迹,然后简单的整了一个包袱。最后又用一件旧衣裳将钢刀细细的包裹了起来,往包裹中一放,背上了包裹,匆匆离开了王家小院,一路直奔,转眼来到了定海县。

  到了定海县,阿水向路边的商贩打听了云来客栈的位置,然后找了一家小酒铺走了进去,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二上来热情的招呼他:“客官,你要点什么?”

  阿水:“酒!”

  小二刚想要问,要什么酒?要多少时,无意间瞥见阿水那双满是杀意的眼睛,不由得吓得直哆嗦,连忙陪着笑脸:“哎哎……好……好嘞。”

  退了下去,沽了二两上好的酒给他端了上来。

  阿水也不抬头,只端起酒杯,速度不快,一杯接一杯的默默地喝着。

  他在等!

  等什么?等天黑。

  等天黑了以后,他要去云来客栈会一会那个锦衣公子,他要问一问他究竟为了什么几次三番的对自己痛下杀手,不惜派下那么多少杀手追杀他,甚至于不惜滥杀无辜也要置他于死地。

  若他真的有不得不杀自己理由,那他便回去自尽于阿秀和王老爹的坟前,绝不含糊!

  可他要是没有不得不杀自己的理由的话,那今天他必要摘下他的项上人头,去祭拜两位救命恩人!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