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刺杀未遂

第一百五十一章 刺杀未遂

  想到这里,他捏紧了拳头,又狠狠的灌下一大口酒。

  烧灼的感觉一直从他的喉咙延续到了他的心头,像火一般灼热滚烫。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转眼到了夜晚。

  酒铺中的客人渐渐都散去,只留下阿水一人,还在偏僻的角落自斟自饮。

  小二一边收拾着桌椅,一边小声嘀咕这人究竟还要喝到什么时候?都喝了那么多了,怎么还不走,该不是没钱付酒钱吧?

  就在小二的嘀咕中,阿水喝干了最后一滴酒,从怀里摸出了几角银子,拿起了手边的包袱,缓缓的站了起。走到了柜台前将银子放在了柜台上,扬声喊道:“小二!”

  小二忙不迭的跑了过来,收完了他放在柜台上的银子以后,问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阿水微醺的取出包袱里用旧衣裳包裹着的钢刀,然后将包袱往小二手里一塞:“收好!明早来取!”

  小二愣了愣,有些不明就里,但他不敢多问,连忙点头应下。

  阿水拿着用旧衣裳包裹着的钢刀抬脚跨出了酒铺子,慢慢地往云来客栈方向走去……

  今晚的百里晟不知道为何,心中特别的烦躁不安,仿佛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般,让他心绪不宁。

  背着手在房里徘徊了几圈之后,他出声叫来了一直在门外候命的甲方:“甲方,你马上去探一探六丁镇哪里的情况,如有什么异变速来禀报!”

  甲方有些疑惑:“主子,六丁镇那里派去了那么多的高手对付一个人,能有什么异变?难道主子是在担心……他会有帮手?”

  百里晟眯起了他那对漂亮的桃花眼,寒着脸默不作声。甲方低着头等了半天不见他回答,不由得悄悄抬起头瞄了一眼,见他脸色不善,便不再追问下去,垂着手推出了门外。

  未等甲方完全退出房间,乙方便带着仓促的脚步像一阵风似的跑进了房间:“主子,你快来,青若姑娘似乎不太好,宋神医说最好马上开始给她换血,不然……”

  百里晟神色一紧,提起着衣摆匆匆出了房间,直奔楚青若的方向而去。越靠近她的房间,他越深刻的感受到,此刻房间里的那股慌乱的气息。

  刚走到门口,便看见一脸严肃凝重的宋修竹推门而出,今日的他一改往日锋利倜傥的书生打扮,一身素白紧身衣靠,袖子被高高的挽起,牢牢地扎在了手臂上,显得格外的干净利落。

  “楚姑娘的情况怎么样?”百里晟焦急的问道。

  宋修竹:“不太好,要赶快动手换血。她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再晚,只怕换了她也挨不住了。”

  “那快,马上动手!”百里晟心急如焚。

  “好,我马上让乙方把要用的东西准备好,请先生先去沐浴更衣。”说完,宋修竹退回房间关上门,紧张而又忙碌起来。

  百里晟一路疾走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唤来了甲方命他迅速为自己备水沐浴更衣。

  甲方领了命离去,房间里只剩他一人。

  他抽出了腰间别着的扇子随手扔在了自己的床榻上,又迅速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脱下外衣放在挡在床前的屏风上。

  忽然一阵劲风自上而下的向他袭来,百里晟本能伸手将床上的扇子抓了起来,紧紧捏在手里,猫下腰就地一滚,撞翻了屏风,滚到了屋子的中间,单手用力往地上拍了一掌,整个人横空翻立了起来。

  “什么人!”百里晟怒喝道。

  一道黑影向鬼魅一般,从房梁上轻轻落了下来,站在了离他不远之处,并没有说话,反而手持钢刀,一声不响,双眼充满怒火的紧紧盯着他。

  闯入百里晟房间的人,手持着钢刀,一言不发的与他就这么对峙着。

  百里晟看清了来人的脸后,心中烦躁不已,脸上却是一派云淡风轻:“少将军,当真是好本领。在下派去的个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真是让在下不得不佩服啊!”

  阿水举刀指着百里晟冷哼一声。

  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百里晟轻松的仿佛站在他对面的不是来杀他的,而是他的挚友,来给他讲笑话的,而且还讲了一个让他非常愉悦的笑话。“哈哈哈,有趣!”

  当这个“趣”字说出口的时候,百里晟手里的扇子也向来人点了过去。

  顺着扇子的来势一个侧身,躲过了他的攻击,阿水飞快的双脚一个横扫,将百里晟逼退了两步。

  百里晟稳住身形,收拢了扇子,敲打着自己的手心:“少将军好身手!让在下看得真想好好和少将军切磋切磋一番了。只是……”

  阿水不耐:“莫非你识得我?”

  百里晟一愣:莫非他是真的傻了?居然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

  “呵呵,自然识得。”转了转眼珠子,百里晟换上一副亲切的笑容,轻松的回答道。

  阿水没想到他回答的竟如此痛快,不由得对他的话产生了几分怀疑。

  经过几次交手,阿水深知此人外表看似纯良无害,弱不禁风,但事实上此人行事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城府极深。

  而且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深,到目前为止自己的心中还没有底,只知道他是个极其阴毒难缠的人。所以对他所说的话,自己究竟可以相信几分,阿水在心中也在不断的做着衡量。

  “为何滥杀无辜?”想到受自己连累而惨死的王老爹和阿秀,阿水的心火又升了起来。

  “啊……原来你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啊……”百里晟耸了耸肩,一脸无可奈何:“没办法,谁让他们救了你……”

  “你!”阿水须发皆竖,勃然大怒,手中的钢刀再不犹豫,刀刀带着利风果断的向百里晟砍去。

  其实高手对决,往往不过是一瞬间。一个眼神,一个判断便可以成为这场对决制胜的关键。

  银色的刀光和扇子上带出的蓝光交织在了一起,两人的身形几乎同时动了起来,电光火石,身影浮动之后,又同时停了下来。

  房间里的烛火被两人带起的劲风压的忽明忽暗的闪着,几乎就要熄灭。当烛火恢复了原先的明亮时,两人各自背对着对方站立着。

  与阿水平静的背影不同,百里晟的心中,此刻如同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的洗礼,心绪像翻江倒海一般混乱,不可置信。

  一滴血顺着他的衣摆而下,越来越快,越来越多,最终变成一小股血流,淌到了地上。而他的脸色,也从最初的红润,慢慢的变白,最后就连原本甚为好看的红唇都退尽了最后一丝血色的时候,百里晟手捂着腹部,修长的身躯轰然倒下……

  阿水挽了个极漂亮的刀花,弹掉了刀上的血滴,转过身凉凉地的看着地上蜷缩着身躯、双目紧闭的仇人。

  长腿一迈,蹲下身来,举刀便要将他的脑袋割下。

  忽听得背后开门声,甲方领两个店小二抬着沐浴盆,推门走了进来:“主子,水备好了,可以沐……啊!什么人!”

  小二被眼前的画面惊到,手一滑,打翻了浴盆,水撒了一地。连滚带爬的边往后退,边大喊“杀人啦,杀人啦!”。

  甲方一边扬声高喊:“乙方!主子遇刺!快叫宋神医!”一边一个箭步冲进了房间。

  闻讯的乙方领着七八个护卫随后也冲进了房间,一起抽出了腰间的佩刀齐刷刷的对准了阿水,将他团团围住。

  阿水这次前来,只为杀了地上这人为王老爹和阿秀报仇雪恨,并不想大开杀戒。见此情景,他果断的虚晃了一招,成功的逼退了众人,翻身上了房梁,三两下便不见了踪影。

  乙方见人跑了,立刻带着人便追了上去。

  宋修竹此刻也被百里晟的一名护卫拉着,一路小跑的进了房间。一进房间便被地上的一大摊血迹惊的愣了一愣。

  甲方见他愣在了当场,不由焦急的催促着:“宋神医,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快啊!”

  宋修竹回过神来:“啊?哦!哦!”  一会儿,他放好了百里晟的手,转过身安慰甲方:“只是失血过多,并无大碍,没有伤到腑脏,好生将养着就好,你去将我的医药箱和烧酒取来,我要替他将伤口缝合上。”

  忙碌了许久,终于缝合完毕,宋修竹接过甲方递过来擦汗的帕子,一边抹着额头的汗,一边活动着筋骨:“先生是遭何人袭击?”

  “现在还不知道,乙方已经带人去追了。”

  “哎……看样子,那位楚姑娘的运气是真不好。”

  宋修竹看了一眼床上的百里晟,想起了另一个房间,同样躺在床上,但却已经奄奄一息的楚青若,不由得感慨:“你们给我的那么多换血人的血中,唯有你家先生的血能就那姑娘一命。可现在他自己都受了伤,流了那么多血,恐怕是再也没办法为那位姑娘换血了。”

  说着将手里的帕子,随手往桌上一扔:“唉……算了,生死有命,不是我不救她,这也是她命中注定,等你家先生醒来,你可要和他说清楚缘由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