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破镜重圆

第一百五十二章 破镜重圆

  甲方闻言顿有迟疑:“这……不如宋神医等主子醒来,自行和他说明缘由可好?”

  宋修竹怒了:“嗬~听你的意思,你主子不让我走,我还就走不了了是吧?又不是我不救她,可没有血给她换,我拿什么救她?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怎么我就不能走了?”

  甲方默默地承受着宋修竹的怒气,低头不语。

  心想:你是没见识过主子的脾气。这姑娘是他看上的,心心念念、哪怕耍尽了手段也要得到的。若是就这么死了,定是要迁怒旁人的。

  你到时候拍拍屁股,潇洒的走了,留下我们面对主子,别说和他说明缘由他听不听,只怕到时候我们有没有这个开口的命都还不知道呢!

  你让我放你走?

  怎么可能?

  宋修竹对他的沉默对抗非常的无语:“你……你……好好好,我就留多一晚,等你们主子明天醒了我亲自和他说明原因行了吧?”

  甲方:“多谢神医体恤……”

  “哼!”宋修竹气哼哼的拂袖而去。

  就在乙方领着人满客栈的搜捕阿水的时候,阿水也在屋顶上远远地看见店小二领着一队捕快向着客栈而来。

  更是听见领头的那个捕快大声喊道:“你快去,拿了老爷的令牌去城楼处下令关闭城门,所有进出人员都要给我一一核查!”

  心想:不好,客栈的人报官了,看样子今晚是出不了城了,而且满大街都是搜捕他的人,一个不小心遇上便是恶战,定会暴露行踪。

  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下客栈,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于是又悄悄地潜回了客栈。

  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二楼,东西厢各有一间天字号房,一直没有人进去搜查过,想必都是极其重要之人,且深得信任。一间住着一位大夫,另一间貌似住着的都是女眷,他想了想,最后选择了大夫的房间躲藏。

  宋修竹推门走进自己的房间,屋里还没有上灯,一片漆黑。

  他拿起桌旁的火折子,刚要点灯,不料背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小声的喝道:“别动,在下有事,今晚打扰一晚,请兄台行个方便!”

  宋修竹刚要张嘴骂街,便被眼前一道银闪闪冒着凉气的东西给吓得“咕嘟”一声咽了口水,把还没冒出来的话给一同咽了回去。

  开玩笑,眼前的可是一把钢刀啊,而且上面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宋修竹手无缚鸡之力,是个标准的文弱书生,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怎么敢有意见?

  强权面前,宋修竹很没有骨气:“呵……呵呵……不叨扰,不叨扰……兄台请自便……”

  一声微响,钢刀被轻轻的放在了某处。

  黑暗中,宋修竹战战兢兢的回过身,往房间中望去。

  一个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的高大身影,正在房中四处缓慢而又笨拙的探索,不时地碰倒了房中的桌椅和茶具发出了不合时宜的声响。

  宋修竹无奈:“喂,我说你,不介意我把灯点上吧?你这样……就不怕把人招来?”

  黑暗中的身影顿了一顿,沉默不语。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

  于是宋修竹拿起手边的火折子将灯烛点了起来,回过头看了一眼房间另一头站着的闯入者:“你就是那个刺客吧?”

  闯入者转过身:“你……”

  两人都吃了一惊,想不到竟有这么巧的事情。

  “是你?识货的?你怎么就成了刺客了?哦~你放心,我这里,他们是不会进来搜查的。”

  “多谢!”闯入者正是阿水,微微拱手致谢后,宋修竹拉着他到了里间,两人面对面坐下。

  “什么话,那日在白城你也救了我。你……和那位有仇?”宋修竹小心翼翼的问道。

  阿水垂眼:“先生还是莫要打听。”

  “……”

  宋修竹原本只是出于好奇,随口问问,见他不愿回答,顿时觉得有些讪讪无趣,于是站起来往床上无赖式的一躺,把头往自己的枕头上一靠:“那好吧,你随意,我要睡觉了。唉……现在不睡只怕一会就没得睡了。”

  “为何?”阿水的好奇心也被他调动了起来。

  “为何?还不是拜你所赐?”宋修竹闻言,突然激动的从床上一跃而起:“原本程先生今日要为对面上房的那位姑娘换血救命,如今你刺伤了他,他没办法再为那位姑娘换血,估计那位姑娘熬不过明天。依我的经验,今晚子时她便会开始呕血,到那时可就有得我忙了……”

  阿水闻言心情复杂,我不杀伯仁,而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感觉瞬间充斥着全身。“那……可还有其他办法?”

  宋修竹走到桌边,一边倒着水一边白了他一眼:“其他办法?你说的到轻松,我是气死阎罗,不是真的阎罗,能定人生死!那姑娘中了天下第一剧毒,且又无法配齐做解药的药材,又拖那么些时日,我已经是耗尽心血。如今唯一能为她冒险换血解毒的人也被你刺伤了,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

  阿水心中越发的内疚:“客栈人多,如何就非他不可?”

  宋修竹有些气恼的将手里的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语气也有些不好:“客栈人多,也不是个个人的血都适合,你不懂就不要胡说八道,质疑我的能力,你那么行?要不你来?”

  阿水沉默不语,宋修竹灵光一闪。

  “哎!我说你把手伸出来!”

  宋修竹快速的取来了他的医药箱,取出一堆的瓶瓶罐罐,放于桌上。

  阿水有些懵,愣愣的伸出一只手,又有些警惕地望着他手中的银针。

  “你这是……”

  宋修竹恶形恶状:“你欠的债,自然你再来还!”

  阿水收回眼神,垂下眼帘。

  宋修竹叹了口气:“我就是那么一说,你也不用当真。作为一个医者,我自是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丝可以救活病人的希望的。

  不瞒你说,客栈里除了来往的住客,所有人的血我都验过了,只有被你刺伤的那位合适。所以你是现在唯一个,在这个客栈里而又没有被我验视过血的人。”

  阿水了然。

  “我说你!我是说如果啊!如果你的血可以救那位姑娘,你……愿意救她吗?当然,换血确实对你来说会有一定的危险,就算你拒绝,也是人之常情。”

  “好!”不等宋修竹说完,阿水便回答了他。

  他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王老爹和阿秀救了她的性命却又被自己连累,横死当场。自己为报仇而来,没杀掉仇人反而还连累了一个无辜的人因无法救治而身亡。种种一切都推着他无法拒绝宋修竹的提议。

  没想到他答应的那么爽快的宋修竹,反而被噎住了。满肚子为说服他准备好的腹稿算是白打了。他拿起银针狠狠地扎了下去,力气之大甚至让阿水产生被偷偷的报复了的感觉。

  果然不出宋修竹的所料,过了子时以后,他的房门被疯狂的敲开,伴着一位中年女子焦急凄厉的哭声,他被拉去了走廊尽头的天字号房里。

  所幸的是,阿水的血通过了宋修竹的测试,成了救治这位女子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希望。

  在宋修竹的掩护下,阿水成功的走进了走廊尽头的天字号房间里。

  充满了药味的房间里,灯火通明。一位身形微胖却长得一副姣好又贤惠面容的中年女子正在水盆边一边搓洗的帕子,一边抹着眼泪。

  而里间的床榻边,一位形容有些纤瘦、疲惫却依旧两眼透着专注,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为床上的女子抹着额头的女子,因为他的来到而抬起头惊讶的望着他。

  “姑……爷?!”床边女子失神的喃喃道。

  “灵儿,你在说什么?来,把你手里的帕子给我洗一洗。”中年女子拿着搓洗好的帕子走了过。

  宋修竹一指背对着她的阿水:“你们小姐有救了,这位愿意为你叫小姐换血续命。”

  “姑爷……姑爷……”床边坐着的女子如同魔障了一般,慢慢站了起来,指着阿水:“你……你还活着?”

  中年女子见她这般的反常,不由得走进她,轻轻拽了一下她的衣袖:“灵儿,不可无礼。”一边回过头,略带歉意的看向阿水:“对不住,许是她太累……了……姑……姑爷?”

  阿水望着这两个口称他“姑爷”的女子,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你们?认得我?”

  “周妈妈,我没看错吧?他是姑爷,他还活着!”被唤做灵儿的女子突然的情绪激动起来,拉着一旁被唤做周妈妈的中年女子又哭又笑。

  “怎么,周妈妈?你们认得这位兄弟?”宋修竹看出点门道来了。

  被唤做周妈妈的中年女子,也是一脸按奈不住的激动,走上前拉着阿水,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一下子如同崩溃了一般,双手紧紧的拉着阿水的手臂,痛哭流涕:“我没有看错,姑爷,真的是你,你果然还活着!不枉我们小姐,哦,不,少夫人不远千里,吃尽了苦头寻来!”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