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美人如花

第一百五十三章 美人如花

  阿水越发的糊涂了。宋修竹心里却是豁然明了:阿水没有记忆,而这几位又在寻找失踪的姑爷,看来阿水应该就是她们在找的人了。

  于是他开口说道:“周妈妈,灵儿,你们别哭了。这位兄弟得了失忆之症,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当务之急,先救你家小姐,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周妈妈连忙点头称是,却又有些不放心的多问了一句:“失忆之症可还有救?”灵儿也在旁边点头同问。

  宋修竹失笑:“并非绝症,有救有救。”

  阿水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慢慢的靠近了床边,轻轻地掀开了床帘向床上望去。

  她们说,我是他们的姑爷,你是我的妻。

  她们说,你不相信丈夫死了,千里寻夫。

  她们说,你这一路上吃尽了苦头,却未有半点后悔。

  她们说的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

  朦胧的床帘被慢慢撩起,露出里面,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的女子容颜。

  是她?

  阿水惊讶,床上躺着的女子竟然就是那日他救下的那名女子。更令他奇怪的是,这女子的面容,越看越和他梦里的女子面容相似。

  他不由得开始有些相信她们说的话了。也许他真的就是她们口中,床上躺着的女子的良人、夫婿。

  痴痴地望着双目紧闭的女子,阿水脱口而出:“青若?”

  身后的周妈妈惊喜万分,对着正在做准备工作的宋修竹说道:“宋大夫,你看,姑爷记得小姐的名字,姑爷没忘记小姐。”

  宋修竹忙的不可开交:“嗯嗯,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周妈妈,灵儿,你们快过来帮手,我们要尽量在天亮之前给你家小姐换血,再晚就来不及了。”

  整个换血的过程,安静而又漫长。

  平躺在由两张桌子拼起来,临时当做床铺的阿水,侧着头,静静地望着另一张床上,安静躺着的人。

  黛眉杏眼,发如泼墨,鼻如远山。秀美地如山间清泉一般,清澈干净。脸上虽因苍白而失去了颜色的侧颜,依旧透露出她那让人无法质疑的柔美。

  阿水从未像这一刻那般迫切的想找回失去的记忆,那属于他和她曾经美好的点点滴滴。

  “先生。”

  一旁坐在凳子已经开始打瞌睡的宋修竹,被阿水的这声轻唤叫醒。

  “嗯?怎么了?”宋修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认真的验看正在给他们换血的器具。

  “我……可能医治?”

  阿水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沉重而又小心翼翼。

  “能啊!”宋修竹验看完器具,突然把脸凑近阿水调皮的的对他眨眨眼:“怎么,心动了?想知道……”朝床上努了努嘴,“到底是不是你的……”

  阿水没有回答,脸上却泛起了红晕。

  天渐渐亮了起来,在太阳将第一缕光亮投进了窗户的时候,楚青若醒了。

  周妈妈原本想告诉她,姑爷找到了。却被宋修竹阻止了。她现在还虚弱,不宜情绪大起大落。众人只得掩护着阿水回到了宋修竹的房间。

  刚回到房间的宋修竹,还未来得及躺下,便被甲方给叫到了百里晟的房间。

  “先生,你快点吧,主子醒了,正在问楚姑娘的事呢!”甲方边走边搓着手。

  一进房间,宋修竹便感受到了从床榻上射来的两道熊熊怒火。

  “先生,昨晚去哪儿了?”声音倒是不疾不徐。

  宋修竹挠挠头:“喝多了,在那儿宿下了。”

  “哦?那为何我派去的人找遍了整个县城的花楼都没有找到先生?”百里晟的语调一点点的提高。

  “花楼?要花银子的,我才没那么傻呢!哎哎,不说这个了,一大早先生叫我来,到底什么事?没事的话,我还要回去接着睡觉呢!”宋修竹岔开话题。

  叹了一口气,百里晟示意甲方往他背后加了个枕头之后,略带几分遗憾的开口问道:“楚姑娘那里怎么样了?”

  宋修竹拉过一张椅子,在创他对面坐下,脸色凝重:“不太乐观,听说昨晚开始呕血了。”

  “哦?她们没找你去看看?”

  好大的疑心病,宋修竹心里嘀咕着。

  “我不是出去了嘛……再说了,我去了又有什么用。换不了血,那位楚姑娘……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百里晟闻言,神色一暗,无力的往后一靠,朝宋修竹挥了挥手:“我知道了,先生辛苦了,请回去休息吧。”

  宋修竹也不推辞,站起身就走,走了两步,他又想起个事:“那,我们之间的约定……”

  百里晟疲惫的闭上眼睛:“嗯。”宋修竹闻言,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走出房间的时候,有几名护卫匆匆擦肩而过。宋修竹未疑有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阿水?阿水兄弟?”

  房间中空无一人,不禁心中纳闷。再看自己的东西,似乎又被人翻动过得痕迹。原本被他藏在里间的阿水也而不见人影。这才惊觉自己中了百里晟的调虎离山之计。

  难怪一大早便把他叫去,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没想到这人的心思竟这般的深沉。明面上敬着自己,暗地里却依旧掌控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样的人太可怕了。不过幸好自己已经不需要在为他做事了,至于他是怎么样的人,以后也和自己没关系了。

  想到这里,宋修竹松了一口气,他真怕这人纠缠不休,刨根掘底将他的秘密挖掘出来。

  是的,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也不例外。只是这个秘密关乎到他的生死。所以,一定不可以被人发现!

  一道身影带着几分狼狈,从房梁上忽然掉落在他面前,吓了宋修竹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阿水。为了躲避搜查,刚才他一直藏在屋顶上。

  宋修竹连忙上前将他扶到到床上:“阿水,看样子程先生现在连我也怀疑了,你现在身子虚弱,躲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还是想办法送你去别处躲藏吧。”

  阿水一脸歉意:“抱歉,在下连累先生了。”

  宋修竹毫不介意的挥挥手:“嗳~说不上连累,我和那位原本也只是……只是某些原因才供他差遣,现在该为他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不用再听命于他了,本就打算这几日就动身离开的。无所谓他信不信任,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打交道了。你就别往心里去。”

  阿水低头不语。

  “只是……现在客栈已经被那位……团团围住了,外面的官府也在通缉你,只怕你要离开这里没那么容易。”宋修竹苦恼的是这个。

  阿水心想: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宋修竹有些好笑的看着阿水万年不变的表情:“你别告诉我,你想一个人和他们那么多人拼个鱼死网破?

  是,我知道你武艺高强。可你刚为你夫人,啊~我是说那位可能是你夫人的姑娘换血续命,身子还虚着,现在和他们正面冲突,那可不是拼命,那叫送命!”

  阿水心中也清楚这一点,其实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这么做:“那……先生可有脱身良计?”

  “刚才我就已经计算好了,你听我安排,包管能顺利出城!”

  不理会阿水满是狐疑的眼神,宋修竹和衣往里间的美人榻上一趟,开始闭目养神。

  过了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他惊醒。

  “宋神医,快开门!楚姑娘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门外传来甲方焦急的声音。

  阿水脸色大变,不是说她的毒已经解了吗?

  宋修竹朝他比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让他别担心,在这里等他回来。

  阿水忐忑犹疑的点了点头。

  打开门,宋修竹一手拎着医药箱,一手带上房门,故作紧张的问甲方: “楚姑娘现在什么情况?”

  “听主子说,他进去看她的时候,吐了好几次血了,眼看着人就要不行了。”

  “快走!”

  楚青若的房间里,此刻愁云惨雾,戚戚哀哀。

  百里晟坐在床榻边的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床上脸色陇上一层淡淡死灰色的楚青若,生平又一次尝到了对这个女人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为什么?明明自己计划安排的好好地,怎么就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将自己满盘计划都打乱了。

  难道真是天意吗?这女人生来就是他的克星吗?天下的女子千千万,为什么自己如同鬼迷了心窍一般,偏偏就对她毫无理由的心动了呢?

  其实乙方也曾经悄悄地问过自己,究竟看上楚姑娘哪点?自己也曾在心里暗暗地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

  是啊,她究竟是哪里吸引自己?可连他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他只知道自从梵音寺那一眼之后,她的一颦一笑便是时常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让他心里生出几分渴望,渴望了解她笑容背后的一切。

  等再次见到她之后,还来不及亲近她,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她便嫁人了。嫁给了他的宿敌,大炎国的将军。

  如同隔了千重山般的身份也一度让他死心放手。没想到老天竟给了他第二次机会。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