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诈死出城

第一百五十四章 诈死出城

  当他听到傅凌云战死的消息时,没人知道他内心是怎样的欣喜若狂。得知楚青若要千里寻夫时,他更是扔下了手中谋划已久的事情,冒着被属下嘲笑爱美人不爱江山,不远千里偷偷地在她后面,一路尾随护卫。一路在暗处为她解决了准备打劫她的山匪;觊觎她美貌的狂徒;想欺她势单力薄的恶霸小偷骗子。不然这一路上就凭她只带了两个护卫,又如何能够平安的走到这里。

  当然,他也承认,他是耍了些手段,想要博得她的好感。制造偶遇,假装英雄救美,如今又打算施与她救命之恩。可他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能走进她的心里,何错之有?

  可偏偏他所有的安排,遇到这女子,总会节外生枝。如今就连稳操胜券的换血续命都能搞砸。

  眼看着自己就要有机会一点一点走进她心里了,结果又横生枝节。

  想到这里,百里晟就恨的牙痒痒,傅凌云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去死呢!

  “小姐!小姐!”周妈妈一声凄厉的哭叫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怎么了?”他的心在一瞬间,一阵抽痛,不敢相信的看向床上依旧安安静静躺着的人儿。

  “小姐她……她……她没气了!”周妈妈哆嗦着嘴唇,灵儿则扶着她垂着头,小声的泣允着。

  “宋修竹,宋修竹!宋修竹人呢!”

  百里晟的心头,宛如被生生的剜去了一块肉,顾不得礼仪,连名带姓的喊起宋修竹的名字来。

  推门而入的宋修竹闻讯快步走到床前,推开众人,伸出了两指探过了楚青若的鼻息和颈脉之后,颓然垂下了头。

  “她去了……”

  房中顿时哭声大作,百里晟轰然瘫坐在椅子上,半天没缓过气来,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心中同时又生出一股来自肝胆的恶气!

  嚯的一下站了起来,百里晟逃也似的带着怒气,匆匆的走出了房间,他的匆忙,甚至让一向谨慎仔细的他,忽略了宋修竹朝周妈妈暗地里使去的眼色。

  “见过主子。”

  一脚踢开了甄夫人的房门,甄夫人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桌边,让新来的丫鬟为她染指甲。

  见百里晟一脸不善的闯了进来,心中暗感不详。自从见识过百里晟的手段后,甄夫人亦不敢在像从前那样放肆,每次见到他都表现得毕恭毕敬。

  新来的小丫头却是不知道百里晟的性子,见到他外表俊美,举止优雅,只当他是个风流的富家公子,免不得春心荡漾,对他暗暗的心存着几分旖旎。

  “主子,你来了,可用过饭食?”小丫头笑着迎上前。

  小丫头的笑脸在他眼中显得格外的刺眼,仿佛在嘲笑他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一般,心中一口恶气正好无处宣泄,对准小丫头的心口便是狠狠地一脚。

  小丫头惨叫着摔倒在甄夫人的脚下,捧着心口吐了口血,不敢相信的拉着甄夫人的裙摆,委屈的叫了声:“夫人。”

  甄夫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拂开了自己的裙摆。

  哼……现在知道叫夫人了?刚才你这般背主逾规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你面前还有我这个夫人坐着呢?

  踢死了活该!小浪蹄子!

  不再看她一眼,转而面向着百里晟,甄夫人站了起来,垂着头低着头,给他让了座。

  百里晟却不领她的情,只站在那里像等候着饱餐一顿的尸鹫看着一堆腐肉一样看着甄夫人。

  虽不知道他今日里又是为何如此这般神情闯进她的房间,但本能驱使着她抢先一步跪下认错。

  “主子,饶了我吧。”她伏在地上,尽量的将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好使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显眼。

  “饶了你?那你说说,你做了什么需要我饶恕的事情?”百里晟的声音显得有些不阴不阳。

  甄夫人猜不出他的来意。“这……”

  “她死了……你,去给她陪葬吧……”他的声音冰冷,说出来的话像地狱里发来的催命符。

  甄夫人脸色一白,心中又是惊喜,又是恐惧。想不到那小贱人竟真的死了,我儿的大仇终于得报了。可惧怕的又是,百里晟向来说得出做得到,他说要她陪葬,只怕自己也是走不脱了。

  急中生智,甄夫人连忙向前爬了几步:“主子,你确定楚姑娘真的死了吗?”

  百里晟怒道:“若不是你,她又怎么会死在我的眼前?”

  “不不不,主子,我不是怀疑你说的话。我只是觉得这位姑娘原本就心心念念想偷偷离开主子,我怀疑,她……”

  “你怀疑她什么!”百里晟杀心大起。

  “我怀疑她是诈死……”甄夫人的声音象海里的鲛人一样,充满的引人上钩的味道。

  “哦?”

  若是换成平时,百里晟不但不会上钩,而且还会上前狠狠地给她一顿惩罚。只可惜,一沾上和楚青若有关的事情,百里晟关己则乱。

  狡猾的甄夫人见他的神情有些松动了,连忙加油添火的继续说道:“主子,你想。那日若非我下毒,那小……那楚姑娘早就悄无声息的走了。她中了那么久的毒,若说身子虚弱捱不住,那她应该早就去了,又怎么会等到宋神医来了,才去了呢?”

  她的话说中的百里晟的心思,其实他也在怀疑是不是宋修竹在中间做了什么手脚。只是那日派人去搜查他的房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可是,没换成血也是事实。宋修竹不是也说了,不换血的话,楚姑娘必死无疑!”

  “主子,你受了伤换不了,还可以找别人啊!我听宋神医曾经说过,天底下的血,来来去去就那几种。整个定海县那么多人,怎么会找不到一个和楚姑娘,还有主子你的血相同之人呢?”

  甄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神色。只见他抿着嘴一言不发的沉思着,似乎自己的话奏效了,百里晟的注意力现在已经被她成功的转移到宋修竹身上去了,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的命暂且寄存着,若楚姑娘真的死了……”百里晟心中已经有了个计划。

  “是,主子。到时候任凭主子发落就是!”甄夫人恭顺的垂着手弯着腰回答道。

  “哼!”百里晟拂袖而去!

  甄夫人待他走后,才慢慢的站直了身子,走到哭哭啼啼的小丫头身边,用脚用力地踢了踢她:“死了没,没死的给我起来,老娘的指甲还没染好呢!”

  宋修竹从门缝里往外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了百里晟已经离开后,马上吩咐周妈妈按她们之前商量好的计划行事。周妈妈会意,故作哭哭啼啼状,由灵儿搀扶着出了客栈去购买丧葬用品。而宋修竹则留在房间照看楚青若的“尸身”。

  周妈妈走后,宋修竹从医药箱的暗格里取出了一个朱红色的小瓶子,拔开了瓶塞道出了一颗拇指大的乌黑色药丸,塞进了楚青若的嘴里。

  半盏茶功夫,楚青若脸上的死灰色退尽,恢复了些许红润。

  “咳咳,水……”楚青若睁开眼睛,微微坐起了身子。喝了一口宋修竹递过来的水之后,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大夫。

  “在下宋修竹。楚姑娘身体无恙了,真是万幸。”

  楚青若微额首还礼:“听周妈妈说,是宋先生救了小女子一命。救命大恩,还请先生等青若将养好身子,再图回报。”

  宋修竹自下得山来,一直到在四处行医,所到之处都是乡野民间,所遇之人也都是乡野莽夫。

  像楚青若这般温文有礼,进退有度的大家闺秀,生平还是第一次遇到,一时间腼腆不已:“楚姑娘……啊,不,楚夫人客气。”

  心细如发的楚青若从他的话中听出端倪:“先生,何故唤我楚……夫人?”

  宋修竹有些尴尬:“我……我……”不知该不如和接话。

  “先生,但说无妨,先生也不是什么奸邪之人,小妇人确实已经嫁人,这夫人二字,先生也确实没有唤错。只是……小妇人这一路走来,皆是未嫁装扮,先生又是如何得知我已嫁身份的?”

  楚青若开诚布公的将自己的秘密揭开。

  宋修竹想了一想,转身说了一句:“夫人稍等,我带一个人给你见!”便飞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叫醒了还在沉睡的阿水,一路掩护的将他带进了楚青若的房间。

  “楚夫人,你可认得此人?”宋修竹一指身后局促不安的阿水。

  楚青若探头,越过宋修竹看见了站在他身后一身粗布短打的阿水,不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你……”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阿水看着惊喜交加的楚青若,心中也莫名的升起一股欢悦之情,可对于失去记忆的他来说,面前的这位姑娘依旧有些陌生,这让阿水上前相认的脚步,又迟疑了下来。

  “文远哥哥,你……竟然真的还活着……”楚青若喜极而泣,苍天不负有心人,不枉她千里迢迢的寻到此处。

  他还活着,他还活着,楚青若的心中狂欢,呐喊着。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