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围追堵截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围追堵截

  “我……”面对楚青若的热情,显得有些笨拙的阿水觉得自己此刻该说些什么,只是张开嘴却找不到合适的话。

  宋修竹插嘴:“楚夫人,阿水失忆了,记不得以前的许多事情。而且眼下那位晟先生正在搜捕他,当务之急先将他安全的送出城,找个安全的地方让我好好给他医治之后,你们再叙话可好?”

  楚青若惊讶:“他……现在叫阿水?如何又和晟先生结了仇怨?”

  阿水听到百里晟的名字,不由得脸色一沉:“一言难尽。”

  楚青若听后沉默:这样也好,原本我也是打算悄悄地离开,不惊动晟先生的。没想到我竟然中了毒,而且一病就是那么久。如今既然找到了文远哥哥,那我也该带着他回家了。

  于是开口问道:“那,宋先生可有何出城的良策?”

  问到这个,宋修竹不免有些得意:“当然,我早就安排好了。那天为遇到行刺那位的阿水,听他说了刺杀的原委,后来,换血的时候又听周妈妈讲述了你们和那位的相识经过。我感觉其中有些蹊跷。而我呢,也是受了他多年的钳制,也想要悄悄地离开,所以呢,我就在换血的时候,给你喂了一颗假死药。”

  “假死药?”阿水和楚青若异口同声的问道。

  “对!假死药。吃了以后,三个时辰内会出现吐血,脉象全无,呈已死之征兆。”这可是他精心研制的,全天下只有他宋修竹才有,有钱也买不到的。

  “可是,为何要她诈死?”阿水一时不明。

  楚青若却是明白过来了:“先生高明!”

  “嗯?”阿水已获得看向宋修竹,宋修竹一脸鄙视:“你媳妇可比你聪明多了。”

  “……”阿水一脸懵懂。

  “噗……”楚青若掩口轻笑。

  第二日一早,云来客栈门口的一辆马车上停着一口巨大的棺材,和一队送殡的仪仗队。周妈妈在灵儿的搀扶下,扶着棺木哭的死去活来,上气不接下气。宋修竹则垂头丧气的跟在队伍旁边,时不时的安慰周妈妈几句。

  百里晟站在客栈二楼的窗前,凝望着楼下的这一切。整个人有些恍惚,不敢置信,觉得这一切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那么的不真实。

  她真的死了吗?宋修竹的医术他是见识过的。他曾经亲眼见过他将一个大家都认为已经死了的人,硬生生的仅凭几根银针,又将那人救活了过来。这样的宋修竹,会仅仅因为自己受了伤不能给楚青若换血,而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吗?

  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百里晟刷的一下收拢了手里的扇子,喊来了乙方,悄悄地附着他的耳朵祝福了一番。乙方惊讶的抬起头,看看百里晟,又往楼下望了一眼,凝重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百里晟这才重新摇着扇子,意味深长望着已经渐渐远去的送殡队伍自言自语:“楚青若……你演的,到底是场梦呢……还是一出戏呢?”

  摇摇晃晃的棺木中,楚青若和阿水两人相对而拥。眼眉挨近,彼此呼出的热气打在对方的脸上,使棺木中的温度渐渐升高。

  “抱歉!”阿水面对着可能是他妻子的楚青若,有些心猿意马。

  “没,没关系。”多少次梦里,楚青若望着他熟悉的背影就这么在自己眼前消失,化作了一捧尘土,从自己的指缝里散落在地上,又被风吹散的无影无踪。任凭她如何的努力,也抓不住。

  如今,他却安然无恙的在自己面前。不记得自己了又如何,她只要他活着就够了。

  “笃笃笃”棺木上传来叩响声,“出来吧,我们已经出了城了。”

  宋修竹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阿水收回自己已经飞驰狂奔的心绪,应了一声,用力撑开了棺盖,站起来跳出了棺材。

  城外充满青草芬芳的空气顿时涌了进来,楚青若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伸手拉住周妈妈和灵儿搀扶的手,也从棺木中冉冉的跨出了棺木,举目四下环顾。

  原来他们来到了城外一处废弃的驿站,四周是一片荞麦田,雪白的荞麦花开得正盛。

  一起随行的李捕头和李娇,惊讶的看着从棺木里出来的阿水:“你……你不就是经常来衙门送鱼的那个打渔郎吗?”

  阿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愣在了当场,默不作声。周妈妈见状赶紧过来:“李叔,你已经见过姑爷了?”

  “什么?姑爷?他真的是傅少将军?大婚宴席上,我只匆匆见过一面,我还以为只是长得相似而已呢!呵呵呵,好啊,好啊!傅少将军安然无恙,真是我大炎之福,也是青若这丫头之幸啊!好,好!”李捕头为楚青若感到高兴。

  李娇却在一边有些神不守舍,她不明白青若姐既然找到相公了,这是开心的事情,为何她还要诈死躲进棺材里出城。

  同时心中也为自己的心上人生出些许不忿。傅少将军固然是大炎数一数二优秀的男子,可她的晟先生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啊,怎的就入不了青若姐的眼,非得要躲着先生用这样的方式偷偷离开?

  这是,多不待见人家呀?想想就郁闷。

  送走了李捕头和李娇之后,楚青若一行人坐在废弃的驿站中,简单的用些干粮。

  接过了灵儿递来的干粮就着水喝了一口以后,楚青若问宋修竹:“先生准备何时动手为文远……阿水医治?”

  “失忆之症需要用银针扎治,需要无人打扰,绝对的安静,心无旁骛。这一路奔波,实在不适合扎针医治,稍有不慎,不但恢复不了他的记忆,更有可能引起其他的问题,比如面部瘫痪,或者手脚瘫痪,半身不遂,可大可小……”宋修竹一般掰着干粮往嘴里送,一边解释道。

  周妈妈性急:“那我们到前面的县城,再找个客栈可行?”

  宋修竹摆摆手:“客栈人来人往,龙蛇复杂,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们也不用太着急,这失忆症也不是什么很难的医治的病症,这样,你们先告诉我,现在你们打算去哪儿?”

  灵儿抢着回答:“找到姑爷了,自然是回京城咯。”

  宋修竹险些被噎着:“什么?我原本打算医治好阿水便要离开的,你们说要回京城?一路千里的,那我可没法一直跟到京城。”

  楚青若想了想:“要不先生,跟我去安塘吧。一来是离这里最近,二来是安塘的大营守卫森严,绝不会有人打扰到先生。

  另外,我的另一个护卫去了安塘报信,我们既然现在已经无事了,我想去一趟安塘报个平安,然后再回京城。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安塘大营?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你一个女子竟能进到军营重地?”宋修竹有些吃惊的望着对面神清气闲的女子。

  “我一个女子自然进不得大营,但是……他行!”楚青若满脸骄傲的指了指旁边默默啃着干粮的阿水。

  “我?”阿水见众人一齐看向他,不由自主的咽下梗在喉咙里的干粮,好奇的问道。

  “他?你们跟我说实话,他究竟是什么人?”宋修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这个木头脸究竟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世。

  “先生总叫我楚夫人,其实楚是我娘家姓,我夫家姓傅,他就是大炎国炎虎军首领,傅凌云,傅少将军!”楚青若俏皮而又自豪的向宋修竹介绍道。

  “什么?这个木头脸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傅少将军?实在叫人难以置信,失敬失敬!”宋修竹一脸不信的说道。

  “我?将军?”阿水呆呆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众人,众人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对,就是你!少将军!

  “……”阿水无言以对的垂下脑袋,请原谅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楚青若望着他这幅以前从未见过的呆萌的样子,不禁掩嘴失笑。想不高一贯高冷的文远哥哥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休息完毕,众人开拔往决定好的方向安塘进发。

  而此刻的云来客栈中,正在闭目养神的百里晟听了乙方的回报后,猛然睁开眼睛,捏紧了手的扇子,骨节分明的手指间,发出咯咯的响声。

  “给我追!无论如何也要将人给我追回来,把那个碍眼的傅凌云给我干掉!”

  “那宋神医呢?”乙方小心翼翼的问道。

  “此人既不能为我所用,还留着做什么!”

  百里晟讲桌上的茶盏拿起,本来想喝口水消消气的,却被乙方愚蠢的提问给气的狠狠地掼碎了杯子。

  乙方缩起脖子飞快的离去,甲方朝身后翘着二郎腿,洋洋得意的甄夫人使了个眼色,甄夫人脸色一变,站了起来,愤愤的一跺脚心有不甘的退出了房间。

  死鬼,也不知道替我说几句好话。这一次我可是立了大功了呢。

  “主子,我已经安排好了,除了楚姑娘以外,一个不留。”

  甲方深知百里晟的性子,上一次刺杀傅凌云失败,已经让他很恼火了,如今楚姑娘又诈死护送傅凌云出城,这一定百里晟的心里杀念丛生。跟随了他那么多年,甲方自然不会蠢到等他亲自开口吩咐。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