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私相授受

第一百五十八章 私相授受

  “爹,你放我出去,你这是干什么呀~爹!娘,你帮我打开房门好不好,我求求你。我和程先生真的是两情相悦的!他答应了会来提亲的。”

  李娇敲累,背靠着房门不停地抽泣着。

  “不成!就算他来提亲,我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另一间房里传来一声清脆的摔杯子声,李捕头披着外衣,愤愤的走到门口,冲着阿毛的房间喊道。李大娘一边劝着盛怒中的李捕头,一边偷偷地抹着眼泪。阿毛的大哥和二哥则一人劝一个。

  “爹,您消消气,小妹还小,您别和她置气。”

  “阿毛,你就听爹的话,别闹了,改明儿,二哥给你找全县最好的媒婆,说一门顶好的亲事!乖,咱不闹了!”

  “我不,我不!爹,你放我出去!”李娇的脾气拧起来,任谁都拿她没办法。

  “不用管她,就这么给我关着,什么时候绝了念想,什么时候再放她出来!这个臭丫头,人家到底啥人都还没弄清楚,就剃头挑子一头热!拉什么拉,都是你!你怎么教的女儿!哼!”被迁怒的李大娘,抹着眼泪不敢出声。

  终于,哭累了,闹累了的李娇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含着眼泪昏昏睡去,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到了半夜。

  忽听得有人轻轻地敲响了她的窗户。

  “李姑娘,李姑娘。”窗户外一个男人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

  “谁?”阿毛警惕的问道。

  “是我,甲方!”

  “是你!”李娇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是你们家爷叫你来的吗?”

  “正是,李姑娘的事我们家爷都听说了,爷叫小的来传句话给姑娘。”

  “什么话?”阿毛的心情突然豁然明朗,原来他心里真的有她,自己不是孤军奋战的。

  “爷,叫小的来问姑娘一声,姑娘是否愿意和我们爷一起远走高飞!”

  “远走……高飞……”私奔?这是她想也没想过的事情。

  “爷,还说了,若是姑娘不愿意,爷也不怨姑娘。爷出来太久了,家里来信催着爷回去,明日我们便动身了。从此以后就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吧。姑娘,小的把话带到了,姑娘如何决断,也请告诉小的,小的好回去向爷回话。”

  “啊?……他这就要走了?这么仓促?这……这……”李娇长这么大,最远也就是跟着爹从清河县来到定海县上任,远走天涯?她连想象都想象不出,这叫她如何做决断?

  “看样子姑娘的心意已决了,那好,小的这就回去回禀主子,姑娘……无意与他双宿双栖,请他从此以后忘了姑娘,另寻良配!小的这就告辞。”

  “哎,喂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就自说自话起来!”李娇急忙喊住他,生怕他真的走了。

  “那……姑娘的意思是……”

  “我……我……行!我跟他走!”李娇终于咬咬牙,下了决心。爹,娘,为了他,就权当女儿不孝吧。等女儿和他成了亲,女儿一定带着他回来给你们好好赔罪!

  “那好,姑娘听清楚了,明晚亥时(北京时间时)城西的五官坡,我们会在那里等姑娘,如果到了子时姑娘还不来,那我们便知道姑娘的意思,动身出发了。”

  “嗯,你去告诉程先生,我一定去,叫他一定要等我!”

  “好,小的一定把话带到,那小的先告辞了。”

  窗外再没了声音,甲方走了。

  李娇心情难以宁静平复,睁大了眼睛一直到天亮。

  到了晚间,趁着李捕头和两位哥哥都出门当差之际,借口肚子疼,要上茅厕,骗得李大娘为她打开了房门,偷偷地带着早就整理好的包袱,从茅房的墙头上翻出院子。

  像出了笼子投奔自由的小鸟一样,李娇背着她的小包袱,兴冲冲的走在去五官坡的路上。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中曾写道:“故有五行之官,是谓五官,实列受姓氏,封为上公,祀为贵神。”

  城西的五官坡其实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土坡,相传是五官神的位列仙班之地,百姓为了祭祀这位贵神,便将此处命名为五官坡。

  土坡的下面有一座好心的富商捐钱修建的小凉亭,百里晟带着一行人马,就等在了凉亭的前面。

  “爷,你说那李姑娘会不会不来?”甲方有些不明白:“干嘛那么大费周章,直接将人绑了来不是更快更方便。”

  百里晟用扇子敲了敲他的脑袋:“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她若不是心甘情愿跟我走,我又如何能有机会让楚姑娘倾心于我呢!”

  “可是,爷……”

  “别可是了,以前总是乙方问我蠢问题,如今怎么换成你了?咦,乙方人呢?”百里晟语气轻松,看似心情不错。

  “这小子在那儿呢!”这几天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有些无精打采,魂不守舍,甲方心里暗想。

  百里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往日里总是精力充沛,上蹿下跳的乙方,此刻像一个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头巴脑的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愣愣的望着远处发呆。

  “他这是怎么了?”难得百里晟和颜悦色,关心了一下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下属。

  “不知道,大概是等得无趣,或者是饿了吧。”

  甲方虽不知道自己的弟弟为什么这幅模样,可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跟自己的主子说的太清楚为妙,多说多错,还是不说为妙。

  “嗯,那你派个人去前头接应一下,等李姑娘到了我们就立刻出发。”百里晟对下属的关心也就仅限于一句话的问候,再多,便没有了。

  “是,小的这就叫乙方去。”甲方转过身向着乙方比了个手势。乙方点点头,有气无力的站了起来,一路小跑的跑开了。

  在路口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又一圈,乙方觉得自己的心思还是很乱。这些日子李姑娘娇俏的面容,和那晚火热的旖旎,交错着在他脑中时时浮现。

  他和哥哥一直生活在权力的中心,见惯了那些表面柔弱恭顺的女子尔虞我诈,当面笑嘻嘻背后捅刀子的场面。权力场上的那些女人无论心机手段,那份狠毒都不亚于男人。反倒是像李姑娘这样单纯善良的姑娘,更为吸引他。

  很不幸的是,这位纯真的姑娘已经一步步沦为主子的棋子。他很想拯救她,却又无力拯救她。他深知百里晟对背叛自己的人有多么的狠,多么的残忍。到时候不光他,就连李姑娘都要遭殃。

  “咦?是你?你怎么在这里?”李娇那清脆的惊讶声在他耳边响起。

  “李……李姑……姑娘!”不知为何,乙方面对着她总有些手足无措:“你,你来了,爷……爷已经在……前边等着你了。请跟我来。”

  李娇对着他嫣然一笑:“谢谢。”眼睛和心却早已飞到远处的百里晟身上去了。

  乙方的神情瞬间黯淡了下来,是啊,她的眼里只有主子,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奴才,下人而已……

  “晟先生!”李娇像一只欢乐的小鸟一般,欢快的跑到百里晟的身边,亲昵的喊道。

  “李姑娘,你终于来了,我刚刚还在担心你不来了呢”百里晟亮出了他惯有的迷人笑容,温柔的看着她。

  “如果我来不了了,你就真的打算这么走了吗?”李娇调皮的反问。

  百里晟面不改色:“自然……不会。”

  “哦,那你会怎么做?”嘻嘻,就知道他舍不得。

  “那我就只有……叫乙方去你家把你劫出来呗!”论耍心眼,李娇哪里是百里晟的对手。

  “嘻嘻。”她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愉悦、欢笑。

  李娇单纯的笑脸,看在百里晟的眼中却格外的刺眼:他的面前该是那个白天鹅一样优雅的楚青若对着他展颜微笑,而不是这个粗鄙的乡下丫头!

  “那我们出发吧!”为了掩饰自己眼中就快压抑不住的不耐烦,百里晟故意转过身去充满笑意的说道。

  “好。”毫无察觉的阿毛沉醉在“爱河”中,对他的话是言听计从。

  就这样,懵懂无知的李娇,欢天喜地的踏上了这条让她日后痛彻心扉,悔恨交加的不归之路……

  经过半个月的修养,傅凌云的伤终于好的差不多了,一行人继续往安塘大营方向前进。

  “少爷,呜呜……少爷,你还活着……呜呜呜……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离安塘军营还有半里地的时候,远处一匹黑的发亮,帅气的骏马卷着滚滚尘土,自远而近的直奔楚青若一行人而来。

  马背上载着一个痛哭流涕的俊秀男子,带着悲悲切切,肝肠寸断,如杜鹃啼血一般委婉悠扬的哭声,到了骑着马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傅凌云跟前,来不及等马站稳,便一个翻身滚下马,扑倒在傅凌云跨着马的大腿上“情深款款”、哀怨的望着他: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