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被人掳走

第一百五十九章 被人掳走

  见傅凌云一脸迷惘的看着自己,连枫忍不住“含泪”咬着自己的嘴唇,轻轻地锤了一下他的大腿,“少爷,是我,我是连枫啊!你好好看看我啊!”

  “呕……”

  傅凌云险些被他的小拳拳恶心的吐出来,一边用力的将自己的大腿从他的怀抱中拯救出来,一边从另一边翻身下马:“徐……徐叔……这……这……”

  众人皆摇头无语:啧啧啧,好好的大炎少将军硬生生的给惊着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不是说少爷只是失忆吗?怎么还成了结巴?少爷……少爷……呜呜呜,你这到底是伤哪儿啦?让连枫给你看看……”

  “哎……你……你干嘛!松……松手!”傅凌云一边嫌弃的推开他,一边无助的四处闪躲,而连枫则跟在他后面,锲而不舍的追着他不放。

  惹得众人皆捧腹大笑。

  徐勇站在周妈妈身边,两人对视一眼:真好,大家多久没像现在这样开怀大笑了?爷(姑爷)能平安无事的回来,真好!

  众人在一片笑闹中走进了安塘大营,安顿好众人住宿的徐勇,迫不及待的拉着周妈妈钻进了自己的营帐,早早的息了灯歇下,让一众单身的大老爷们妒恨不已。

  虽然被安排在一个营帐住的楚青若和傅凌云两人,却因为他的失忆而对这样的单独相处,尴尬不已。面对已然将自己当成了陌生人的文远,楚青若的心里失落不已。

  于是,为了消除两人的尴尬,傅凌云提议,一起去校场走走。楚青若行然同意。

  就这样,两人吹着夜风,漫步在空旷的校场上。徐徐的微风,为两人舒缓了各自的情绪,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渐渐的融洽了起来。

  “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人?”傅凌云看着抬头望着漫天繁星的楚青若的侧颜,小心翼翼的问。

  “你以前啊……你以前不太爱说话,就算开口说话了也像老学究似的,简短直接。”楚青若望着天上的星星,满是笑意的回答道,以前的他虽然不善言辞,可他却比任何人都懂她。

  “那……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他又问。

  “我们啊……是在一个花灯集会上……”楚青若笑着,将他们的过往,连同她所有的回忆一起,在这宁静夜里送的微风,徐徐、娓娓的向他道来。

  夜风轻轻掠过路边不知名的小花儿,静悄悄的绽放出最美的姿态,点缀着这对月光下久别重逢的身影。乖巧的虫儿似乎也听到了两人的轻声细语,卖力的演奏着动人的乐曲,为他们的故事增添了一丝浪漫的气息。

  等楚青若说完,傅凌云心中如同翻腾着汹涌的波浪,久久不能平静。眼前这女子,生的文静娴雅,可是她的爱,却如同烈火一样炙热滚烫。这,便是他的妻么?他的心里忽然生出了许多的自豪来。

  渐渐的,两人越走越远,夜,也越来越深了。

  楚青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傅凌云瞧见了,忙说道:“夜深了,我送你回营帐吧。”

  尽管失去了记忆,傅凌云的体贴却是出自本能的一如既往。

  “那你呢?”

  楚青若对这个好不容易得了上天眷顾,让她失而复得的男人甚是紧张,尽管已经很困了,却仍舍不得就这样难得两人静静相处的时光,只是心疼他这样陪着自己已经大半夜了,想必也是累了的。

  “我去宋大夫的营帐休息就好,顺便请他帮我看看……”不解风情的傅凌云,木讷的回答道。

  “哦~这样啊……好。”楚青若压下心头的失落,给了他一个最灿烂的笑容。

  于是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走着,谁也没有说话打破这份宁静和谐。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徐勇分给他们的营帐前。

  “进去吧!”傅凌云望着夜色中楚楚动人的女子,线条优美的颈项,纤细柔软的腰肢,不免心中有些动摇。

  他们都说她是自己的妻子不是吗?他是不是可以……

  不行,不行,在还没有找回记忆,还没有确认她到底是不是他的妻子之前,她和陌生人有何区别?自己对她起了这样的心思,和禽兽又有何异?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楚青若莫名地望着他脸上一阵红一阵青变幻不定的神色,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文远哥哥,你这是……哪里不舒服吗?”

  傅凌云的脸一瞬间全红了:“啊?嗯,嗯,可能刚才吹了点风,没……没关系,夜凉了,你进去吧,我,我正好去宋先生那里,我……我会叫他帮我把把脉的。”

  楚青若这才放心:“嗯,那好,我进去了,你们也别聊的太晚,早点休息。”

  “嗯,嗯,那……那我走了……”转身,傅凌云手足无措,没头没脑的一头扎进黑夜里。

  “那个……”楚青若突然又叫住了他。

  怎么?难道是她不想让我走,想把我留下来?傅凌云的内心假意的挣扎了一下,决定:如果她真的,坚持、一定、非要他留下来的,不如自己就从了她吧!

  “那个……宋先生的帐篷在那边……你走错方向了……”楚青若好心的提醒他。

  “啊?哦~哦~”

  内心奔溃的傅凌云,低着头匆匆走了回来,小声而又飞快的说了声早点休息,落荒而逃的往宋修竹的帐篷走去。

  望着他狼狈的背影,楚青若掩嘴而笑,呵呵,这就当做忘记我的小小惩罚吧!虽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整个军营的人都已经熟睡了,唯有宋修竹营帐里的灯火依旧亮着。

  收回了最后一根扎在傅凌云穴位上的银针,他长舒了一口气:“好了,今天的针扎完了,切记,扎针期间忌油腻荤腥,忌酒忌房事。”

  房事……房事……房事……两个字不断在傅凌云耳中回荡,他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有……有劳了,先生辛……辛苦了。”

  渐渐地,夜深了,就连欢叫的虫子也安静了,整个军营沉浸在一片静寂中,只有门岗值夜,和巡夜的士兵还在认真的坚守着岗位。

  忽然一道黑影,如一只巨大的飞鸟一般,悄无声息,又快如闪电的在门岗的上空略过。

  门岗处站着的士兵揉了头眼睛问同伴:“哎……你看见了吗?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过去!”

  “会飞的?那八成是只鸟吧?”同伴嘲笑他,“你眼睛花了吧?连鸟飞过也要大惊小怪?”

  士兵半信半疑的挠了挠头:“是我眼花了?也是啊,会飞的也就只有鸟了。”

  “那是,不然你以为是什么?鬼吗?”

  “哎……别提那个字,叫人怪害怕的!”两人说笑着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而那道会飞的黑影,却在两人的说笑中,身手矫健的躲过了巡逻的士兵,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军营的营帐区附近。

  不得不说,这个黑影的运气真是不错,搜索到第三个营帐的时候,便发现了他要找的人,并悄悄地潜了进去。

  不消片刻,黑影扛着一个人形一样的东西从营帐里出来了。再一次敏捷的躲过巡逻的士兵,又来到了门岗处,一个旱地拔葱就跃上了军营的高墙,三两下便出了军营,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天一早,端着早点,满心欢喜的周妈妈,掀开了楚青若和傅凌云营帐的门帘走了进去:“姑爷,小姐,起来洗漱用早点吧。”

  咦?姑爷一大早就出去了?也好,正好方便自己伺候小姐起床梳洗。“小姐,起床用早点咯,你看今天周妈妈给你做了什么?”

  将早点放在专供傅凌云使用的书案上,周妈妈走到用来隔开床榻和书案的屏风后面,想要叫醒喜欢赖床的楚青若,却见床的被子已经整整齐齐的叠好了。

  咦?难得小姐也起得那么早,莫不是和姑爷一起出去了?

  于是,只好端起早点又走出了营帐。

  一跨出营帐便看见迎面而来,晒着太阳伸着懒腰,好不惬意的宋修竹:“先生,早!请问您看见我家姑爷和小姐了吗?”

  “你家小姐?没看见了。你家姑爷我倒是知道,正在我营帐里睡着呢!”宋修竹指了指自己的营帐。

  “什么,昨晚姑爷是歇在您的营帐里?”周妈妈一边诧异着,一边掀开宋修竹营帐的帘子走了进去:“姑爷,姑爷!昨晚您是在这儿歇下的,那我们家小姐呢?”

  “她不是在自己的营帐里吗?昨晚我亲自送她到门口的。”傅凌云一张俊脸上满是困意,撑着床强打起精神坐了起来。

  “哦,这样,那我去别处找找。”周妈妈失笑,年纪轻就是花样多,都是夫妻了,不但分帐睡,还像一对小情人似的送来送去。

  “唔……周妈妈,等我一下,反正也醒了,等我洗漱完,我和你一起去找她,一起用早点吧。”傅凌云睁开眼睛以后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不知道她昨晚一个人在营帐里,不知道睡得好不好,习不习惯。

  只是这两个欢欢喜喜一起去找楚青若用早点的人,很快便发现,他们寻遍了整个大营都没有发现楚青若的踪影,也没有任何人看见楚青若去哪儿了。

  事态变得严重起来。

  这一回,楚青若,失踪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