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他的身份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他的身份

  “啊……好期待今年的初雪啊……”路边一位年轻的姑娘满怀期待的说道。

  “呀!你这丫头好不知羞耻,初雪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初雪一来,你就可以嫁给你心爱的寅成哥哥了吗?哈哈哈!”另一位手里抱着孩子的大嫂调侃道。

  “哎呀,姐姐,你说什么呢,真是的,哦……让人好羞涩……”年轻姑娘嘴上说着害羞,可语气却是充满兴奋的。

  从她们身边经过,坐在马车上掀着窗帘,饶有趣味的听着她们对话,楚青若不禁失笑。都说这世上女子恨嫁,果不其然,到哪儿都这样。

  几个月以后

  “楚姑娘,还有几十里就到盛京了,请下马车歇一歇吧。”甲方有礼的将楚青若请下了马车。一向观察细微的她发现,甲方将她请下来,并没有休息那么简单。

  此刻停靠在路边休息的马车,不知何时多出了好几辆来。车上的装饰全都一模一样,就连车夫的穿着都惊人的相似,若不仔细看,真分辨不出哪个是哪个。

  楚青若心有疑惑,这位晟先生唱的又是哪一出?

  不一会儿,“楚姑娘,歇好了吗?如果您歇息够了,那么请随小的上马车吧。”

  甲方将楚青若领到一辆马车前(因为所有的马车都是一模一样,她有些分不清这辆是不是她之前坐的那辆。):“姑娘请!”

  楚青若在丫鬟的搀扶下,上了马车,一掀车帘却发现百里晟坐在里面。

  “楚姑娘,不介意我和你同坐一辆马车吧?”百里晟明知故问。

  “先生的马车呢?”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多少还是了解一些他的为人,他若不是打定了主意,便不会坐上来以后再问她这样的话了。所以楚青若决定跳开这个问题,直接问他的目的。

  就喜欢这样聪明的她,百里晟笑着腾了个地方让给她坐:“派出去办事去了。”

  “这么多马车都是要派出去办事的吗?”

  “正是,你我同乘,若有不便,还请姑娘包涵。”他笑嘻嘻的样子像极了戏台上的风流小生。

  “……,客随主便。”楚青若懒得和他多费口舌,反正也不能拒绝,不是吗?

  于是,马车继续赶路,盛京离他们越来越近。

  就在已经可以远远地望见城门的那一刻,一大群穿着普通,相貌普通的人,将他们的马车围了起来。

  “小姐,少爷,看看我这里的好货吧!买了它吧!”

  “小姐,看看我的首饰吧!全盛京最价廉物美的。”

  马车被迫停下了,甲方掀起车帘:“主子,是因为税收被赶出城的商贩。”

  “不用理会,继续赶路。”百里晟挥了挥手,甲方退下。

  “让开,让开!不要挡着贵人的路!”甲方派了一名手下,挥舞着鞭子在马车前面开道。

  “喂!我们在这里做买卖,你凭什么打人?”一个挨了一鞭子的商贩,捂着被抽的鲜血淋漓的胳臂,大声的抗议道。

  “对!你们凭什么打人!凭什么打人!”群情奋涌起来。

  甲方见状抽出腰间的佩刀,指挥着他的手下拦住不断想冲上马车的人群。

  背对着马车窗口的楚青若,刚想要开口劝说百里晟不要将事情闹大,好好给那人道个歉,再赔些银两给那个可怜的男人医治时,一把明晃晃的刀突然从车窗外刺了进来,眼看着就要扎在毫无防备的楚青若背上。

  “楚姑娘,小心!”百里晟发出一声惊呼,楚青若本能的回头往自己背后的窗口看去,赫然发现,一把刀就快要扎到了自己的后背,忍不住一声惊呼……

  “趴下!”

  千钧一发之际,百里晟飞身将楚青若抱在怀中,两人一起扑倒。

  “有刺客!保护主子!”甲方和乙方几乎同时大喊,乙方更是抽出了自己的峨眉刺甩手飞向马车边正在向车窗内挥刀的男人。

  一声惨叫,男人应声而倒。乙方快步上前,从他身上抽出了自己的峨眉刺,向车窗内焦急地询问:“主子,楚姑娘,没事吧?”

  “没事,你拿我令牌去龙驹(衙门 )调一百精兵过来。”一块黑色玄铁所制的麒麟符从窗口飞出,乙方伸手接过令牌匆匆而去。

  马车外,刀剑相交,金鸣声大作,时不时又刀剑从车窗外向里扎来。楚青若被百里晟紧紧地护着,伏在马车里,心中暗想:龙驹到底是什么地方?他究竟是什么身份?竟能轻易调动精兵,而且他竟会武功,那么多年在大炎,为什么一直扮作书生呢?看来这人的身份大有文章,自己想找机会逃跑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突然,一个护卫匆忙的跑来向甲方报告:“侍卫长,另一路马车也遇刺了。”

  “什么?车上的人怎么样了?”甲方急问。

  士兵:“甄夫人中了一箭,另一位倒还好。”

  “甲方,怎么回事。”一扇子拍掉一把从窗口刺进来的尖刀,百里晟扬声唤甲方。

  甲方杀开一条血路,来到百里晟乘坐的马车边:“主子,是甄夫人中箭了。”

  “他们有弓箭手?”反手挥倒一个想从窗口爬进马车的中年汉子,百里晟的眼睛红了,手中扇子越发的凌厉。

  “甄夫人怎么办?”甄夫人和甲方已经暗暗相好已久,甲方心中也已悄悄的将她视做自己的女人。

  “管她做什么,死了就死了吧。贱命一条,也值得爷过问吗?和她同乘的人怎么样了?”

  “那位倒是没事。”

  “那就好,吩咐下去,让那队人马,无论如何都要将那位安全送回府,若是少了根头发,他们就都不用回来了!”只要和她同坐一辆车的李娇没事就好。

  “那……甄……”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百里晟见他欲言又止,忍不住暴怒!

  别以为他不知道甲方和甄夫人的事情,他跟随自己多年,忠心耿耿,只是一个贱人而已,要了便要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

  可现在看来,他对那贱女人是动了真情了,看样子这女人是留不得了。百里晟心中暗暗对甄夫人起了杀心。

  “楚姑娘,你没事吧。”低头看向怀里的小人儿,百里晟又略感欣慰。这是她第一次靠自己那么近,这是个好的开端,他相信以后她就会像现在这样,慢慢的,慢慢的,离自己越来越近。

  “我没事,晟先生可以放开我了。”看来那甄夫人也并不是他的什么堂姐,他到底是什么人?虽然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不过,楚青若却很快恢复了镇定。

  不一会儿,乙方领着一百精兵赶来,快速的驱散人群,逮捕了几名手持武器混在人群中作乱的刺客。

  道路在士兵们的开道下,变得畅通无阻,百里晟命令马车继续前行,终于来到了大墨的首都,盛京的城门下。

  “九弟,别来无恙啊!”

  城门口,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以一夫当关的架势,大大咧咧的站在了城门的正中间,马背上坐着一个留着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头戴一顶黑色乌纱冠,身穿一件深蓝色绣金锦缎衮龙袍,内衬白色立领加里,下穿宽大的月白色锦缎裤,脚蹬一双黑色登龙靴,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捏着一根镶满了各种五颜六色宝石的马鞭。

  他的身后大约七八步远的距离,站着两排腰挂佩刀,神情不善的士兵,每一个看上去都非常的彪悍,蠢蠢欲动,蓄势待发,仿佛只要一声令下便会冲上来将他们撕成碎片。

  “我说刚才城门口怎么这般的热闹,原来是兄长的手笔,真是有劳兄长如此热情,小弟无恙,兄长可安好?”百里晟掀起马车的帘子,笑的甚是纯良无害。

  好一派兄友弟恭,温馨的场面!

  楚青若坐在马车内,透过窗子往那人站立之处看去,百里晟见状连忙将她拉进马车,放下窗帘。

  可是为时已晚,那人似乎也看到了她,两眼已经露出惊艳之色。

  “九弟,好艳福啊!虽然一去经年,可如今却是满载而归啊!”那人言语间,毫不掩饰他对百里晟的讽刺之意。

  百里晟却意外的好脾气:“兄长说的哪里话,都是给兄长们带来的礼物,一会儿便给兄长送到府上去了。这么多年,多谢兄长们的‘照顾’了!”

  “哈哈哈,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啊!,好,那我就在府里等着你的美人了!”拉着缰绳,将马调了个方向:“我们走!”

  “兄长走好!”百里晟笑容可掬。可只有坐在马车里的楚青若清楚的看到,他紧捏着扇子的手上,根根暴起的青筋……

  深吸了一口气,百里晟望着那人远去的身影,慢慢收敛起笑容,冷冷的放下了车帘,对车夫说了一句:“回府。”

  楚青若看这个脸阴沉得有些可怕的男人,心中大约的有数,那人与眼前这位不和。虽然刚才只匆匆一眼,已经足够让她看清,他身上赫然穿着绣着麒麟的衣服,头上戴的是官帽,口称这位晟先生为九弟,莫非这位晟先生竟是大墨皇室中人?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