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弟一百六十二章 顺从的爱

弟一百六十二章 顺从的爱

  想到这里,她不禁暗暗的将眼神移到了,坐在自己对面闭目养神的百里晟身上,细细的打量着。

  “主子。”不久,马车停下了,车外传来甲方的声音。

  “嗯?”依旧闭着眼睛的百里晟心情似乎不太好。

  “到了。”

  “嗯!”他睁开眼睛一掀车帘,首当其冲的下了车,回过身对着紧随其后准备下车的楚青若伸出手,楚青若却是如同没看见一般,伸手拉住了扯下一个小丫头的手,自行下了马车。

  百里晟尴尬的放下手,深吸了一口气,“乙方,速去将池管事找来。”众人一起站在马车边,等候那位池管事。

  楚青若趁机将四周的环境看了一下。

  这是一条非常热闹的街道,左连着商业繁荣的大街,右通往越来越威严的官道和皇城。正面前的这所宅子,半人高,用青石块围成的围墙上,铺着整齐崭新的青瓦。原本紧闭的朱红色大门,因为乙方的进入而半开着。一个身穿麻灰色墨国传统服装,身材矮小的男人正紧张的匍匐在地上。

  “殿下,我的殿下,你可回来了,老奴可把你盼回来了。”

  不久,一个年逾五十,身材微胖的老头随着乙方一路小跑的出了府门,见到百里晟便来泪纵横的扑倒在地,双掌交错高举在额前,给他行了个大礼。

  “池管事,快起来吧。这些年我不在府中,你辛苦了。”难得百里晟真情流露,微红着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伸手将这位年迈的管事扶了起来。

  这位老管事是从小服侍他母亲的仆人,自他出生以后,便一直服侍着他们娘俩,直到他母亲被赐死,他离开世子府去大炎国,临走之前,百里晟便将整个世子府大小事务交托给了这位忠心耿耿的老奴打理。

  “池管事,叙旧的话我们一会儿再说,劳烦你先给这位姑娘安排一个单独的院子,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去打扰她。另外将宣光院的李妈妈请过来,专门负责这位姑娘的饮食。”

  老管事在他和乙方的合力搀扶下,战战巍巍的站了起来,满脸疑惑的审视了楚青若一眼。楚青若不卑不亢的朝他微微做了个福。

  老管事看到了她的礼节不由得脸色微变:“殿下,此事乃后宫所管,依老奴所见,是否要向王妃娘娘禀告一声?”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楚青若。

  看她刚才行的礼,不像是墨国人,殿下如此慎重的安排,想必是极其重要之人,为何殿下却要吩咐我来安排呢?

  “不用了,你亲自安排就好了,别人我不放心。”百里晟特意强调了放心两个字。老管事明了:“是,殿下,老奴这就去安排。请这位姑娘随我来。”

  楚青若微微额首,跟着老管家走向后院。

  她前脚走,后脚便有一位盛装打扮的女子飞也似的从另一处走来:“殿下,殿下,你可回来了……”身后的侍女一边快步跟上她的脚步,一边惊恐的喊道:“王妃娘娘,请小心点脚下。”

  “哦~是恩淑啊~”女子飞扑进他的怀里,一阵刺鼻的胭脂花粉味使百里晟不由得皱了皱眉。“你这是……”掉进香粉堆里吗?

  “殿下哥哥,你一走便是那么多年,难道你已经将恩淑给忘了吗?”这位王妃娘娘比百里晟的年纪要小出许多,名叫张恩淑,今年才刚满19岁,是百里晟从小指腹为婚的妻子,百里晟一直将她当成亲妹妹看待,只是这位张娘娘却是从小便深爱着这位比自己年长了许多的丈夫。

  “怎么会?我们恩淑可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女子,我又怎么可能忘记得了?”百里晟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任性,骄纵,单纯,是他对张恩淑的评价,没想到这么多年,她还是一点没变。

  张恩淑的祖父是父王亲封的异性大院君(相当于大炎国的异性王爷),当初的这个指腹为婚婚约,也是他的母亲用自己的一条性命为他争取来的。也正是有了这位大院君做靠山,他这个被别的王世子耻笑有个官妓母亲的杂种,才能在宫里渐渐地有了一席之地。

  “走吧,殿下哥哥,去我宫里,我给你准备好了下酒菜,今晚我们好好喝两杯吧!”一点没有眼力的张恩淑挽起百里晟的手,便往自己的宫里拉,丝毫没注意到他那已经渐渐不耐烦的神色。

  朝乙方使了个眼色,乙方会意:“王妃娘娘,殿下这次从大炎国回来为你带了许多精美的首饰和绸缎服饰,您看小人是现在给你太到宫里去呢,还是一会儿你差人来取?”

  “真的吗?殿下哥哥,那都是专门带回来送给我的吗?”依偎在百里晟怀里,小鸟依人的张恩淑惊喜的看向百里晟,见他眼带笑意的看着自己,不禁喜笑颜开。

  “若是你再不放开我,一会儿别的宫里收到消息,都来我这而来闹,我可不保证还有那么多好东西给你挑选哦 ?”

  “乙方,快,快,马上带我去。”乙方笑着转身为她带路。

  走两步,张恩淑又匆匆的回头拉住百里晟的手:“殿下哥哥,你一会儿一定要到我宫里来哦!一定哦!”

  见百里晟笑着点点头,她便放心的随着乙方往库房的方向走去。

  呵……浅薄的女人……百里晟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冷笑。

  “甲方!”

  “在!”

  “甄夫人的伤怎么样了?请过医者为她诊治了吗?”百里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回殿下,并无大碍,是胳臂被箭擦伤了而已。”甲方垂着头回禀。

  “嗯,那就好。你去叫她梳妆打扮一下。”

  “殿下,这是为何?”甲方的心没有来由的一阵紧张。

  “等她梳妆打扮好,你亲自将她送去大王世子府。”百里晟神情阴晴不定的看着面前低着头回话的甲方。

  没错,他就是想打发了这个女人。若是她命好活下来的话,便是一道插进大王世子府的催命符,若是她没那个命……呵呵,那就怪不得他了。要知道他九世子府里,可从来不养闲人!

  “这……殿下……”甲方想开口求百里晟将甄夫人给了自己,一抬头赫然发现他的神色,这是才明白,原来自己的主子什么都知道……

  “是……”生生将道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甲方心知此事再无回旋余地,便识相的乖乖闭上嘴,不然,他的心上人死得更快。

  楚青若跟着老管事一路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院子,“虽然这座院子在世子府最偏僻的位置,但这里所有的家具用品,景观,建筑都是这个府上最好的,平时除了殿下,谁也不许进来的,”老管事介绍道。

  “池管事,你家殿下可是姓百里?”楚青若突然提问,倒叫这位老管事一时不如何回答。“这位姑娘,奴才只是一个下人,姑娘若是有什么疑问,不若老奴将殿下请过来,姑娘自己当面问他可好?”

  “也好,那就有劳老管事了。”以退为进?楚青若可不吃他这一套。

  “……”老管事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弱质芊芊的姑娘,说话做事竟如此的老辣,一时倒有些进退不得了。

  “怎么样,这里的环境,楚姑娘还满意吗?”就在老管家进退两难的时候,百里晟笑吟吟的一脚跨进了院门。老管家借机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此处环境优雅,所有用品皆精致齐全,我又怎么会不满意呢?啊……对了,我是该称呼你晟先生呢?还是百里公子?”楚青若淡淡的一笑,走到了院子中放置的一张露天木榻前,随手掸了掸上面的灰,轻轻地坐了下来。

  “哦~看来楚姑娘是猜出在下的身份了。一个称呼而已,楚姑娘不必太介怀。”

  “那……我还是称呼你为晟先生吧。这样的称呼自在些。”楚青若不太愿意唤他百里公子,这样的称呼对一个掳走自己,又身为敌国王子的他来说,太过于客气了。

  百里晟毫不在意,称谓而已,而且他对自己很有信心,等她成了自己的人,她迟早会改口的。

  信步走到院子里,见花坛里虞美人开的正艳,回头看了一眼今日正穿着一身玫红的宫装和这些艳丽的花相映得彰的楚青若,百里晟一时兴起,伸手将这朵花摘了下来,递到了她的面前。

  “虞美人?晟先生可知此花的花语吗?”楚青若轻轻挽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却没有伸手接过他递来的花。

  百里晟笑着掀唇反讽:“这一次,楚姑娘的敏症不发作了吗?”

  “一味顺从的爱……”伸手接过他举了许久的花,“真是朵令人悲伤的花啊……”

  百里晟一愣:“这花……竟是这样的花语吗?”

  楚青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晟先生竟不知道吗?你这里……可是种了满满一院子呢!”

  百里晟望着她婀娜的转身走进房间的背影,细细的品味着她话里的余味,良久才转身离去。

  *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