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鸟尽弓藏(一)

第一百六十四章 鸟尽弓藏(一)

  甲方得了百里晟的命令将甄夫人送入了大王世子府。

  大王世子百里俊在见过了甄夫人后,忍不住勃然大怒,拂袖而去,与他的心腹在书房中密会。

  “大君,九世子此举分明是没将您放在眼里啊!”

  “哼!我就知道这个官妓生的狗崽子长大了,总有一天要咬我们一口!”百里俊挥手将手中的酒杯扔得老远。“如今他以为他翅膀硬了,竟敢用这么个年老色衰的女人来糊弄我!”

  心腹想了一会儿,弯下腰:“大君殿下,要不然臣再去召集一些人手……”在百里俊疑惑的眼神中比了个“杀”的手势。

  百里俊不耐烦的挥挥手:“不行。如今在皇城内,父王的眼皮子底下,你这是要本王被人参奏谋逆吗?”

  心腹连忙跪下,大呼惶恐。

  “起来,起来,本王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父王年事已高,终日里卧榻在床,汤药不断,只怕是时日无多。眼下父王口中一直念叨的,便是我这位九弟,百里晟。说什么身为王子,为了江山社稷忍辱负重,最像父王年轻时候的性子。”

  说着,看了一眼桌上的酒壶,心腹心领神会的重新拿过一个杯子,为他沏上。百里俊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后接着说道:“听大妃娘娘说,父王似乎有意将王位传给老九,叫我们要早做打算。”

  心腹听后,更是进言:“那九世子就更留不得了。”

  “嗯,确实留不得。不过却不能由我们动手。”百里俊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把三世子、五世子都给我请来,就说今晚我要和他们喝两杯。”

  “是!”

  *

  自那日之后,百里晟竟像忘了他的世子府中还有楚青若这一号人的存在似的,再也未踏足过楚青若居住的小院。

  他不来,楚青若倒乐得自在。

  每日里诓着服侍她的小丫头,这里走走,那里转转,除了不能出府和一些命令府上任何人不得靠近的地方以外,她倒是将世子府的地形摸了个透。

  小丫头叫尹秀,是个十三四岁,俊秀伶俐的万罗姑娘。(万罗,墨国靠海的一个小岛),白天精力充沛,到了晚上便睡的像头昏死的小猪一样,即便是把她卖了,恐怕她是不知道的。

  于是楚青若便等到半夜小丫头睡下了,起身偷偷的将今日里走过的地方,有哪些通道,有多少守卫都一一的记了下来。

  这日,墨国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初雪,开始缠缠绵绵的从天而降时,她的院子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王妃娘娘,殿下有令,这里谁也不能进。”院门外小丫头尹秀急切而带着几丝哭腔的声音响起。

  “放肆!一个卑贱的丫头竟然敢在王妃娘娘的面前抬着头说话?来人啊,给我杖刑伺候!”

  “王妃娘娘饶命啊,王妃娘娘饶命啊!”尹秀的哭喊声传到了楚青若的耳朵里,她皱了皱眉头,推开了院门走了出来。“住手!”

  “你又是什么人!见到王妃娘娘竟然不下跪!来人,此女以下犯上,马上将她送去龙驹(衙门)”一个说话尖声尖气的白面内事翘着兰花指,怒视着楚青若。

  “等一下,你先退下!”张恩淑一抬手,遣退了内事。内事低着头站到了她的身后。“听说,你就是殿下从大炎国带来的侍妾?”

  张恩淑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原本可爱的气质被一脸装饰过度的浓妆掩盖的荡然无存。带着娃娃音的嗓子,一开口尽是老气横秋。

  “对不起,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他的侍妾!”楚青若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个钉子碰。

  “不是侍妾?那你是他什么人?为何住在世子府上?”张恩淑被楚青若的态度激怒,声音也提高的几分。

  “这……你就要去问他了。”楚青若一脸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位努力装大人,孩子一般的“王妃娘娘”。她就是实话,自从百里晟将她劫来,好吃好喝的供着她以后,她便完全搞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了。

  她能想到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因为喜欢她。因为喜欢她吗?呵呵,别说傻话了。像他这样手握权贵,营营汲汲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呢?只怕是有什么自己还没有想到的阴谋吧,楚青若心中这样认定的。

  其实,人有时候看问题,往往习惯性往复杂里想,明明很简单的事情却不太敢相信这事情竟然有那么简单。

  人都会犯错,就算是聪明如斯的楚青若,也难免犯下了这样一个错误的认知。

  这位年轻的王妃娘娘今日里穿着一件大红色绣金团花裙,上身则穿了一件翠绿色百花滚金长襟短衣,一双手抱在了胸口的长襟下。

  楚青若的这句“你去问他”彻底激怒了这位年轻的王妃娘娘,抽出了长襟下白皙的手,毫不客气的便要向她的脸上挥去。

  尹秀发出一声惊叫,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她实在不忍心见到这位,虽然是异国他乡来的,但却对待她像自己的妹妹一般温柔的女子,遭遇这样狼狈不堪的事情。

  “恩淑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一个柔情似水的声音突然响起。尹秀惊喜的睁开眼睛,是殿下,殿下来了。

  一众人,除了一只手被百里晟握在手里的张恩淑,和从不对他行大礼的楚青若之外,所有人都伏倒在地上:“殿下~”

  百里晟未理会他们,只是扬着比桃花还醉人的笑意看着张恩淑,等着她的答案。那眼神,仿佛他的眼中只看得到他眼前这女子一般,情深款款。

  张恩淑望着他的眼睛,不禁慢慢的羞红了脸,低垂着头怯生生的娇嗔道:“殿下哥哥,没有人惹我生气,我只是在教训下人罢了。”

  “哦?你在教训哪一位下人?”百里晟明知故问。

  “殿下,就是这个大胆的贱民,见到王妃娘娘不仅不行礼,而且对王妃娘娘还言语无状,奴婢恳请殿下速将这女子送往龙驹,治她个死罪!”刚才那位翘着兰花指的内事伏在地上忠心的为他的王妃娘娘打抱不平。

  百里晟笑着放开张恩淑的手:“是这样吗?我的王妃娘娘?”张恩淑刚想要点头,却见他已经飞起一脚将那名内饰一脚踢飞,那名内事捂着胸口滚到了楚青若院子外的围墙边,半天没有爬起来。

  再看他的脸上,哪里还有半丝温柔。只见他额头青筋爆现,一双桃花眼中并射出凌厉的杀意。包括楚青若在内,所有人都被这样的突变惊得大气也不敢出,就连张恩淑也在这样的威慑下,不自觉的伏在了地上大声的喊道:“请殿下息怒!”

  百里晟似乎还不解气,又往前走到那名内事的面前,狠狠的一脚、两脚、一脚脚的踢了过去。

  那名内事从最开始的吐血,到后来的面如紫金,最后就只剩下出气没有进气,所有的人都一动不动伏在地上,甚至连劝都不敢劝一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名内事渐渐地,呼吸越来越微弱。

  “够了!”一声厉喝,楚青若成功的阻止了百里晟如此残暴的行为,“此人忠心耿耿,为主子仗义执言,何错之有?你要处罚你的下人请到别出去,别在我这里弄出人命!”

  百里晟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心中满是懊恼,挥了挥手让人尽快的将那内事抬了下去。回过头,看向一众人:“我是否吩咐过,这个院子,除了我以外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的,殿下。”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生怕他接下来要处罚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你说,今日你们怂恿着王妃娘娘到此处来,究竟要做什么?”无形中,又在楚青若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的百里晟,满肚子的火无处发泄,随便指着地上的一个小宫女问道。

  被指到的小宫女吓得魂不附体,不停的磕头:“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楚青若心中也是气愤:这夫妻俩到底是唱的哪出?一个上门挑衅,一个在她的门前处罚下人?这是在向她立威吗?她又不是这府上的什么人,真是多此一举!

  百里晟偷偷的瞄了楚青若一眼,见她面露不喜之色,心中不知为何一阵说不出的滋味,一瞬间什么心情都没了:“都退下吧,再有下次……”

  联通张恩淑在内,所有齐声道:“不敢,不敢,谢殿下饶恕。”齐齐的站起来迅速的退下。

  待众人退下以后,百里晟尴尬的站在楚青若的院门口,不知该进去还是该转身离开,只得干咳了两声:“今日,楚姑娘受惊了,若是姑娘无事,我便回去了。”

  楚青若冷着脸,头也不回的走进院子,只扔了两个字给他:“不送!”便命尹秀关上院门。

  被晾在门口的百里晟一阵气恼,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只好背着手失落的离去。

  没想到,这位王妃娘娘是消停了,隔了几日,另一个不消停的主,回来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