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终得音讯

第一百六十六章 终得音讯

  渐渐恢复了的记忆,使他慢慢的想起了以前的点点滴滴,想到两人好不容易破镜重圆,如今却又剩下他形单影只,傅凌云不禁有种恍如隔世的悲伤。

  “少爷!少爷!边关有急报!”连枫一路小跑的冲进了傅凌云的营帐。

  徐勇忍不住咒骂:“妈的,快到年关了,那些墨狗都想赶着送死吗?”还嫌事而不够多吗?

  连枫从怀里取出一封插着鹅毛的信件,交给了傅凌云。傅凌云打开一看,却是不着调的叶殇写来的。

  除了拉拉杂杂一堆不着边际的废话和千叮咛万嘱咐,请傅老夫人和公主大人务必一定要照顾好他那天真可爱的小妻子之外,他在信中告诉了傅凌云一个惊人的好消息:

  他在墨国和大炎交界的墨国小镇的客栈里发现了貌似楚青若留下的记号!

  于是他便向客栈的伙计和附近的商贩打听了一番。几个月前,确实有一个像他口中形容的女子,跟着一队人马从这里经过,还在这家客栈住了好几天。

  据客栈小二回忆那些人里,这队人马有一个领头,大家都管他叫程先生。因此叶殇大胆的推论,失踪的楚青若,有可能被一个化名程先生的人带去了墨国。

  这个消息如同一记惊雷,在安塘大营炸开了。

  大家都感到万分的欣喜,一方面知道了楚青若还活着,另一方面知道了他们大概要往哪个方向去寻找,不会再像没头的苍蝇一般瞎碰乱撞。

  原来,自那日楚青若失踪以后,一蹶不振的傅凌云便病倒了,而且他的失忆症由于受到了沉重的精神打击,似乎变得越发的严重了。甚至于前一天晚上说的话,第二天早上便忘得一干二净,一夜之间他的头上似乎冒出来许多的白发。

  这样的情况令众人感到一筹莫展,请来了宋修竹为他仔仔细细的医治。

  为他把过脉之后,宋修竹开出了一张药方,药方上需要用到两味只有墨国才出产的珍贵药材。无奈。他们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悬赏找遍了整个大炎国都没有办法配齐足够的剂量。

  万不得已之下,只得请他们中武功最高,轻功最好,也是脚程最快的叶殇跑一趟墨国,为傅凌云寻来药材医治。

  谁知叶殇那个不着调的,竟一去不复返,只在半个多月前,托人捎回来两大包药,自己却没有回来。

  许是众人已经习惯了他一向自说自话,自由散漫的性子,大家见到既然药材已经找回来了,至于他,也就没人管他去哪里浪了。

  可没有想到的是,叶殇竟借着这个机会,在墨国打探起楚青若的消息,也竟真的给他瞎猫遇上死耗子,探得了一丝眉目!令众人既感动又兴奋。

  “快,立刻给他回信,叫他务必一定要只查到那位程先生究竟是何人!现在人在何方?”几个月没有开口说话的傅凌云,一口气下大了一连串的指令。众人也欣慰无比。

  又等了许多日,叶殇的回信终于慢吞吞的回来了。信中又带给众人一个如同惊雷一般的意外:楚青若在墨国的九世子府。

  只是他一个堂堂的墨国王子,劫了一个妇道人家去,究竟是要做什么?做人质?为什么不劫持皇子公主呢?说穿了楚青若除了一个将军夫人的身份比较唬人意外,既无显赫家世,又无万贯家财的,劫她作甚?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若说楚青若唯一有的资本,便是她那颗聪明的头脑,和倾国倾城的容貌,可她是个已嫁作人妇的女子,既不能入朝为官,也不能再嫁作他人妇。

  这……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一直沉默不语的宋修竹却道出了天机:“百里晟八成是看上了楚青若了。至于为什么会看上她,那就不得而知了。

  男人看上一个女人有很多种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却只有一个!这个女人的容貌吸引了他。

  傅凌云听了以后,却反而松了口气。

  为什么?

  因为他了解楚青若性子。

  试想,一个会千里寻夫,誓死也不改嫁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能动摇得了她的意志?若是那百里晟只是因为爱慕她而将她劫了去,那她的生命安全便一定没有问题。更何况她是个极聪慧的女子,想要拿捏住她,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心定归心定,可毕竟傅凌云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自己心爱的女人落入了别人的手中,又怎么会不焦急。于是,他决定潜入大墨,营救出楚青若!

  *

  一连消失了大半个月有余的百里晟,今日不知怎么,忽然又想起楚青若来了。带着几匹上好的绸缎,他兴冲冲的来到了她的院子。

  他进门的时候,刚好看见尹秀从房里出来。尹秀开心的伏下身子便要行礼,却被百里晟一个手势个拦住了。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百里晟挥挥手让她退下。

  尹秀欲言又止,却架不住百里晟的一瞪眼,便不敢再吭一声,悄悄地退了下去。

  她在屋里做什么?

  听这里的暗卫回报,自第一场雪开始,楚青若便很少走出房间。这不禁让他对她的行踪特别的好奇。一个人可以几个月足不出户,这屋子里到底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让她这般的沉迷?看书?作画?

  想到这里,他深提一口气,脚下的步子变得轻盈无声,来到了她的窗前,悄悄的抬起了窗户,好奇的往里看去。

  只见房间里一片烟雾朦胧,一个硕大的木桶摆在了屋子的中间。木桶里一条雪白如玉的胳膊正在愉快的打着水花。

  百里晟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冲到了自己的某处,呼吸也不知不觉紊乱起来。他赶快放下了窗户,深吸了两口冰冷的空气,试图冷却一下自己此刻变得燥热不已的心。

  “咔嗒”,由于他的手松的又急又快,窗户飞快的关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尹秀。是你吗?”屋里传来楚青若疑惑的声音。

  尹秀闻声而来,却看见一向高大威严的世子殿下,竟然一手抱着两匹锦缎,一手扶着自己的帽冠,猫着腰躲在了窗台的下面,面带潮红,呼吸急促,满脸紧张。

  殿下这是怎么了?尹秀心中感到十分的奇怪。殿下朝她又是招手,又是摆手的究竟是想说什么?

  见尹秀半天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百里晟窘迫万分。若被人知道他一个堂堂世子殿下,竟偷看了女人洗澡,传出去岂不成了笑话。

  “尹秀!”楚青若又在房里唤了一声。

  “哎……哎……”尹秀迟疑的走到房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将绸缎随手扔在了地炕上,落荒而逃的世子殿下,胡乱的应了楚青若的呼喊。

  “尹秀,刚才是你吗?”

  “啊?哎……哎……是,是我,姑娘,热水还够吗,还要我在为你再添点吗?”尹秀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楚青若不疑有他:“不用了,你把我的干净衣服取来吧。”

  飞快的逃出楚青若院子的百里晟,一口气跑了好远,直到看不见院子的任何一个角落,才停了下来,扶着路边的一棵树,气喘吁吁。刚才的那一幕,虽然只有飞快的一眼,便已经深深的烙在了他的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了。

  一想到刚才的那一幕,好不容易平复的心绪一下子又翻涌了起来。

  抽出了别在后腰的扇子,百里晟一边拼命的扇着,一边努力的想把刚才那一幕从自己脑中挥去。

  “呀,世子殿下,你怎么在这里?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还扇扇子?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一个嗲的像糯米一样的声音突然响起。

  百里晟收拢了扇子看了过去,原来是他的侍妾金敏喜 。

  “哦~刚才跑了几圈,有点热。”

  “呵呵,殿下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不会照顾自己。哎?殿下,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别是已经着凉了吧?快,跟臣妾回宫,让臣妾请医者来为你看看。”

  金敏喜是百里晟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唯一一个比他年长许多的侍妾。百里晟对她,有着几分如同姐姐一般的敬重。

  “不,不用了,我这是刚才跑……跑的。”百里晟尴尬的回避了她摸上来的手,轻轻地闪过身子,边说边转身往自己的宫里走去。“喜嫔也早点回宫吧,天看样子又要下雪了,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就先走了。”

  金敏喜也不纠缠,只是失落的望着他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他跑来的方向时,她的眼神却迸出了一道吃人般的光芒。

  她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虽然自己大了他许多,但她是他第一个宠幸的女人,而他也成了她此生目光追随的男人。

  他向来对女人不上心,尽管他对每个女人都温柔,都大方。但只有她才知道,那只是他笼络后宫女子的手段。

  正是因为她知道,从来没有哪个女子真正走进他的心里,所以,聪明的她,从来不争不抢,不拉帮结派,不营营汲汲。

  这也就是她能得到他的宠爱和敬重那么多年,她的地位一直在后宫立于不败之地的关键秘诀。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