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深入敌后

第一百六十七章 深入敌后

  那座院子里住了一个他从大炎国带回来的女子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世子府。当别的嫔妃和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又嫉妒又恼恨,一开始,她依旧还是一笑置之,云淡风轻。

  可今日,当她远远地看着他,从那座他从来也不让人靠近的院子里,落荒而逃的跑出来的时候,金敏喜的心中开始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尤其是他那欲盖弥彰的回避,更是让她心中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嫉妒。

  墨国胡杨镇唯一的客栈,近日来了几个奇怪的客人。

  为首的是一位相貌俊秀,单薄的少年公子,身边跟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大嗓门,粗犷的像屠夫一样的中年保镖,另一位是面色蜡黄,像痨病鬼一样,但身板却修长结实,沉默寡言、举止有礼的青年管事。一路同行的还有一位容貌秀丽却举止粗鲁的像男人一样的丫鬟。

  四个人走进了客栈以后,先要了两间房,又买了几套墨国最普通,最不显眼的衣裳。换过之后,四人聚在大堂里最角落的一张桌子,点了几个小菜,几斤好酒,边吃边交谈。

  容貌俊美的丫鬟拎着裙子,两腿大八字的坐了下来,双手时不时在自己的胸口提溜着衣裳:“我的娘啊,这好好的衣裳咋就非要在这胸口绑个结呢?太难受了。”一伸手,刺溜一下将胸口的衣襟带给解了下来,外衣随着他的动作敞开,露出里面的加里来。

  “噗……”对面桌一个一直偷瞄着美貌的“她”的男人被“她”这般豪放举动惊的一口酒喷的老远,喷得旁边桌的人背上的衣服全湿透了。

  “咦西……你这狗崽子,怎么回事!”旁边桌的人开始骂街。

  “呀,我说你骂谁是狗崽子?”喷酒的男人也是个暴脾气,毫不示弱的骂了回去。很快,对骂变成了对打,一时间隔壁桌碗筷起飞,桌椅横撞。

  与小丫鬟这桌同坐的三个男人,一起没好气的看着“她”。见自己惹了祸了,小丫鬟便悄悄地低下头,并拢腿,将上衣的带子又重新系好,乖乖吃饭,不再说话。

  这四个人,正是乔装打扮成管事、保镖,书生和丫鬟的傅凌云、徐勇,宋修竹,和女扮男装的连枫。

  “爷,叶殇那小子说,发现少夫人留记号的应该就是这家店。一会儿吃完饭,连枫,你拿着少夫人的画像,再去向小二打听一下少夫人的行踪,再确认一下。”

  “嗯。”低头只顾吃饭的连枫,从饭碗里传出了一声不满的哼哼。

  徐勇撩起来就是一记巴掌,呼在了他的头顶,差点没将他的脸拍进碗里去:“和你说话呢!就知道吃!”

  “不是你们让我闭嘴的嘛!”想想就有气,四个人一起出来,为什么偏偏叫他扮女人!明明宋大夫比他长得还要瘦小,怎么不叫他扮女人?(原因请参安塘大营相会那一幕。)

  宋修竹忍不住捂着嘴偷笑,却被连枫投来一记白眼:“笑什么笑!显得你牙白啊!”恨恨的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

  “快,进去搜!”客栈外突然一队墨国的官兵强行闯入,小二见状忙不迭上去招呼:“官爷,今日有何贵干?不忙的话,坐下喝两杯?小的请客?”

  “去去去,一边去,今天执行公务,哪有闲工夫喝酒,你小子让开,不然治你个妨碍公务之罪,喝酒?找死啊?”

  领头的官差五十来岁,干瘪瘦小,满脸的褶子,看上去似乎和店小二颇有几分交情,笑骂着坐了下来,指挥着手下拿着几幅画像,一桌一桌客人比对盘查。

  小二哈着腰,苦着脸在一旁问道:“大爷,今日又是什么事情盘查小店啊?”

  那官爷皱了皱眉头:“听说有几个细作从炎国潜伏进咱们大墨,上头……”说着用手指了指头上,“现在可是头疼得很呢,这不叫我们带着画像到处搜查呢。”

  听到细作二字,小二甚是紧张:“什么,有细作混到大墨来了,这可怎么了得。”墨国的百姓非常的团结,一听说有细作混进自己的国家,马上便与官差同仇敌忾。

  官爷也是一拍大腿:“啊呦古,可不是吗,真是令人伤脑筋啊!对了,我给你留下几张画像,你小子往后可要给我多留点神,一有什么消息记得立刻通知我。”

  “那是,那是。”接过了画像,小二打开看了一眼。画像上画着四个“相貌不凡”的男人,除了一个年级比较大点以外,其余三个都是风华正茂的小伙子。

  傅凌云四人不动声色的吃着饭,悄悄的观察着官差的动向。

  “你们,从哪儿来的,把头抬起来!”两个官差拿着画像,来到了他们的桌前,他们放下了筷子,一边抬起头让官差比对,一边则在桌底下,暗暗握紧随身携带的匕首。

  好在,有惊无险,墨国的画像水平似乎过于优秀,将他们四人画的过于“俊美”,反倒和真实的他们有了很大的出入。

  宋修竹看着画像中几乎被描绘成妩媚动人的女子一般的自己,恨不得撕碎了将它生吞了下去。连枫和傅凌云也是对着画像上方头大耳,孔武有力的自己哭笑不得,徐勇则是被画成一个眼神猥琐,满脸油腻的胖老头。

  啧啧啧,这是哪儿找来的画师,真该好好奖赏他一番。四人啼笑皆非的想道。

  “报告,这里没有画像上的人。”士兵向官差报告道。

  “我们去别的地方搜,走!”官差一挥手,客栈里的官兵像退潮一样离去。

  四人松了一口气,就凭那样的画功,看样子他们一路到盛京应该是平安无事的了。

  真是托了那画匠的福啊……

  后面的一路,自然是有惊无险,四人用了最快的时间,便赶到了盛京。盛京的繁华与皇都城不可同日而语,很快他们便打听到了九世子府的所在。

  只是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楚青若在一个多月前便已经逃出了世子府,现在下落不明,就连九世子百里晟也在满世界找她!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自那日百里晟在楚青若的院子里,不小心撞见了正在洗澡的她落荒而逃以后,被他的侍妾金敏喜看在了眼里。

  金敏喜作为百里晟最得宠的侍妾之一,自然是容不得她的男人心里装着别的女人,妒忌之心油然而生的她,便暗中挑唆了那位年轻的王妃,联合了一众嫔妃一起伺机寻找机会,一举除掉楚青若这个眼中钉。

  终于有一日,被她们逮到了这个机会!

  那日,大雪刚停,天地间一片银白色的风景,使思乡心切的楚青若触景生情,整日里闷闷不乐,闭门不出。忠心的尹秀为了逗她开心,特意做了两个竹雪橇,拉着她,来到了世子府的湖边。

  湖面上已经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尹秀让她穿上了竹雪橇,拉着她的手在湖面上飞快的划着。

  也许是这新奇如飞般的感觉,让楚青若暂时忘却了烦恼,在跌跌撞撞里和尹秀两人肆意的欢笑打闹起来。

  两人的笑声从湖面一直传出了老远,引起了金敏喜的注意。眼珠子转了转,她扬手招来了她的内事,伏在他的耳边轻轻低语了几句,内事一脸了然的匆匆离去,只剩下一脸等着看好戏的金敏喜远远地,意味深长的看着湖中心浑然不觉的楚青若和尹秀欢乐的身影。

  不久,一位地位并不高,但却骄傲的挺着微微凸起的肚子的年轻妃子,在内事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走来。“喜嫔娘娘,今日您可好?”

  “哦?是李嫔娘娘啊,啊呦古,你的肚子可是真大呀,一定是个胖小子!”压下心中的嫉妒,金敏喜违心的夸奖道。

  她是最早服侍世子殿下的,可是她的肚子这么些年却一直没有动静,眼看着一个比一个年轻的嫔妾被陆陆续续娶进门,有几个进府没多久肚子里便怀上了,偏就是她的肚子依旧毫无动静。

  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些女人都在背后叫她什么?她们都叫她“不会下蛋的老母鸡”。这样的绰号像一根刺一样,深深的扎在金敏喜的心里,让她疼痛不已。

  好在世子殿下一走便是许多年,都还没来得及记清楚那几个怀上孩子的嫔妃的样貌,也没等到孩子出生,他便去了大炎。

  而整个世子府的女主人,王妃娘娘,当时也还是个只有八九岁没脑子的小毛丫头,又哪里是她的对手。这么多年一直被她连哄带骗的捏在手心里死死的。

  于是,只手整天的她,便悄悄地借着这位年轻的王妃娘娘的手,将那些怀了孩子的嫔妃悄悄地打发了,病死的病死,意外身亡的意外身亡,处理的是干干净净,不留一点把柄。

  如今世子殿下才回来半年多,这位年轻嫔妃便有了四个月的身孕,怎不叫她心中暗恨。

  刚好今日里撞见了那个异国来的贱民,这一石二鸟的好戏,可是这样的冬天里,最有看头的事情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