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小别重逢(一)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小别重逢(一)

  后来,他也正如李善姬所料的那样,父子相认,成了王上的九世子,正式改名为百里晟,百里是大墨的国姓。

  成了世子的百里晟,将李善姬接到了盛京,自己的府上。

  可惜还没来得及等他好好的孝敬母亲,宫里便传来了一道赐死的密旨悄悄地交到了李善姬的手里。

  那一日白天,将自己打扮得特别漂亮的李善姬,微笑的看着已经出落得英俊不凡的儿子,温柔的说道:“你的世子府,很漂亮,我非常喜欢这里。看到我儿这样,我很欣慰。”

  百里晟笑着和她打趣:“接下去我就该娶媳妇儿了,然后生三个孩子,让母亲亲自为我带孩子。”

  李善姬含着泪,笑着应下。

  到了晚上,关上门,息了灯。

  李善姬幽幽的爬上了凳子,将一根三尺长的白绫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知道,她的儿子以后便是帝王家的子孙了。

  她知道,从此她的儿子便要踏上一条更为艰难的路了。

  所以,她不能成为他似锦前途上的绊脚石。

  一个王世子,是不可以有一个做妓女的母亲。

  所以,她不能活着,她……必须死!

  为了他的儿子,李善姬笑着踢掉了自己脚下的凳子……

  传言,第二天,九世子府成了血流成河的人间地狱,痛失母亲的他,疯狂的几乎杀光了府中所有的人。

  自那以后,经过鲜血洗礼的百里晟,便再也不是那个万事隐忍的妓院小子了。

  他处事,果断,心狠,手黑,但凡有人背叛他,便会被他毫不犹豫的抹杀。

  他,诡计多端,城府极深,即便是在遥远的大炎国做细作,他依旧可以时时掌控着朝中的局事,与另几位世子斗得是天昏地暗,不相上下。

  渐渐地,百里晟从所有的世子中脱颖而出,就像他的父王那样,成了当今王上最器重的一个,也是最像他的那一个,铁血手腕,野心勃勃。

  大家都在纷纷传言,将来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就是这位充满野心,凶残成性,残暴不仁的九世子。墨国的百姓们却都不希望他登上王位,更看好低调仁爱的六世子。

  听完百里晟的身世之后,身为对手的傅凌云不禁对百里晟的母亲,肃然起敬。

  这是一位充满智慧而又伟大的女性。

  “少东家,这几日你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吧!请将少夫人的画像交给小人,由小人出面打探消息,如何?”

  权管事毫不犹豫的将寻人这件事,义不容辞的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傅凌云:“好,那就有劳权管事了。”

  见傅凌云没有推辞,徐勇便从宋修竹手里拿着的包袱中,取出了一幅画像,交给了权管事,“老权,拜托你了。”

  “徐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

  权管事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画像,抬眼一看,忍不住“啊”的一声叫出了声:“怎么会是她?”

  权镇赫看了画像上的人,啊的一声大叫,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只见他指着画像惊喜的说道:“怎么会是她?”

  众人皆激动的围了上来:“怎么?你见过她?”

  权管事用手抹了一把脸,正色问道:“这就是我们要寻的少夫人?”

  众人忙点头:“正是,正是。”

  “哈哈哈,那不用找了,我已经知道她在哪儿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哈哈哈”权管事一拍大腿,哈哈大笑。

  徐勇的性子急,见他这般的卖关子,忍不住上前,一把揪住了他的前襟:“老权,你倒是快说呀!我们都快被你急死了。”

  难得他们两个酒友隔了那么多年才再次相会,他怎么好放弃这么好一个敲竹杠的机会。

  权管事一把拍开徐勇的手,白了他一眼,故意倨傲的抬起了下巴噘着嘴,不满的说道:“你要请我喝酒,不然我不说。”

  噹噹噹,权管事的竹杠敲的邦邦响,众人失笑,徐勇也是无奈了:“好好好,那咱们这就找个酒馆去?你这个老无赖!”

  众人一起,找了个不显眼的小酒馆,交上了几斤好酒,边吃边说着权管事和楚青若的相遇。

  “那一位的名字中,可是有一个‘若’字?”权管事慢悠悠的一口咪掉杯子中的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拿在手里敬了敬在座的各人,看着他们都一口干掉后,才开口问道。

  “正是,拙荆闺名,楚青若。”傅凌云放下杯子,神色期待。

  “那边是她没错了,那一位自称若姑娘,问她姓氏却笑而不语。”权管事越发的笃定。

  “那她现在何处?”宋修竹也被这总爱吊人胃口的权管事给急到了。

  “离这儿,五十里地,清潭村。”卖够了关子的权镇赫终于爽快的将地址报了出来。

  “连枫,我们走!”心急的傅凌云一刻也等不了了。

  “哎哎……少东家,你去哪儿?”权管事急忙伸手拉住他。“现在天都黑了,你有出城的令牌吗?”

  “这……”傅凌云一愣。

  “还是的呀!少东家,你就放心的坐下喝酒,等明天天亮了,我带着你们出城去清潭村!啊呦古……你就放心吧!”

  权管事三杯酒下肚,开始打开开话匣子,絮絮叨叨的诉说着当年在大炎和老东家傅老爷子相遇的故事。

  第二天天一亮,傅凌云一行人便随着权管事的马车一同出了城,来到了一处山明水秀的小村庄上。

  笃笃笃

  权管事再一次敲响了楚青若家的大门。

  “谁啊?”尹秀的声音。

  “是我,权管事。”

  吱呀一声,尹秀打开门,好奇的看着他,“权大叔,你怎么又来了?”还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一个脸黄黄的哥哥,漂亮的姐姐,熊一样的叔叔,好看的大哥哥。

  这么多人,都是来找姐姐绣花的吗?

  “若姑娘在吗?”权镇赫是真心喜欢这个质朴纯真的孩子。

  “上村长奶奶家串门去了,有事吗?”那个脸黄黄的哥哥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要哭了?

  “尹秀……尹……权大叔,你怎么又来了?”

  “哦,她来了……”尹秀听见了楚青若的声音,手朝他们的背后一指。

  众人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穿着一身乡下最常见的粗衣长裙,挽着袖子一手拎着一个装满菜的篮子,一手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炒饭的楚青若,正笑吟吟的朝这里走了过来。

  快步的上前,尹秀吃力的用两只手接过篮子。

  傅凌云也快步上前接过他手里的碗:“我来吧。”

  楚青若一脸莫名的看着他接过自己的碗,转头疑惑的问权管事:“这位是?”

  权管事看了看周围,压低的声音:“楚姑娘方便进屋去说话吗?”

  楚青若疑惑的点点头,将他们让到了院中,关上了院门。“说吧,这几位……究竟是什么人?”莫不是逃犯吧?楚青若心想。

  “青若!”傅凌云百感交集。

  “!!!”

  这……是文远哥哥的声音!楚青若的神色变得激动起来,绕到面前将这男人左右打量了一下,身形,这声音,分明就是她的丈夫,傅凌云!只是这脸……

  “文远……哥哥?”眼泪在眼眶中努力的被压抑着,她不可置信又小心翼翼试探性的唤了一声。

  “是啊,少夫人,就是我们。我们来接你回家了!呵呵”耳边又响起徐叔的声音,这……这……真的不是自己在做梦吧!

  一旁一直站着的美貌丫头也凑了上来,把头一歪:“少夫人,我,你该认得出吧?”

  这下她终于确定了,她不是在做梦,他们真的来了!楚青若捂着嘴扑哧一声笑出声:“连枫,你……你怎么穿成这样……这是谁出的馊主意?”

  “楚姑娘!”

  “是你?宋先生?你怎么也来了?”楚青若一边笑着,一边眼泪控制不住的簌簌的就流了下来。

  她真的太意外了,想不到她的文远哥哥竟然为了她,单枪匹马的来到了敌国。她更没想到,她的这些亲人和朋友们竟也随他一起甘冒风险来接她回家,她是何等的有幸。

  “姐姐,你怎么哭了?”惊慌失措的尹秀悄悄地拉了拉她的衣袖。

  “没事,尹秀,姐姐这是高兴,……高兴!”楚青若用衣袖轻拭了一下眼角,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小人见过少夫人!”权管事整了整自己的衣冠,然后正经八百的向楚青若醒了一个大礼,楚青若吃惊,连忙将他扶起:“权大叔,你这是何意!”

  傅凌云也连忙上前:“权叔,这如何使得?!”

  被他们夫妻二人一起扶起的权管事,站稳之后却是一脸认真:“嗳~少东家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们墨国人最讲究礼数!这礼数,不可废!”

  傅凌云闻言,立刻站直了身体,也对着权管事行了一个大大的礼,权管事也惊讶:“少东家,你这又是何意?”

  傅凌云也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权叔说的对,礼数不可废,我们大炎也是礼仪之邦,权叔与我夫妻二人有恩,也当受我一拜!”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