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百里丽秀

第一百七十三章 百里丽秀

  文远哥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把我们从世子府救出去的!我等着你!楚青若目送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擦干了眼泪,毅然的背上了包袱走出了清潭村。

  天光大亮,盛京城的大门刚刚开启,一个瘦弱单薄的声影便踏着清晨的薄雾,缓缓地向城门口走来。

  “站住,可有进城文书?”一个官兵伸手拦住了她。

  “去告诉你们的九世子,他要找的人来了!”楚青若扬声,她知道百里晟一定在城楼上等着她自投罗网。所以,她故意的大声说道。

  城门口的官兵闻言,迅速的将她围了起来。

  果然,百里晟愉快的笑声从城楼上,顺着台阶慢慢的传了过来。“青若,果然你还是来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当真是个重情重义的女人。”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百里晟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城楼台阶的最后一阶上。得意的转着手里的扇子,穿着一袭明艳的玫红长袍,一头长发散在身后,只用一根发簪随意的挑了几束挽成了个髻松松的斜在脑后,,在清晨的薄雾里就像一个英俊的恶魔一般,散发着慵懒而又邪恶的致命诱惑。

  这可惜这样的诱惑,对楚青若来说,却是毫无吸引力。

  “既然我已经来了,那你是不是就可以放了尹秀?”

  刻意忽略掉他自说自话的亲昵,她的心紧紧的揪着。

  不知道这混蛋有没有对尹秀怎么样,她还是个孩子,经不得拷打。她真害怕一会儿自己见到的是个伤痕累累的尹秀,又或者更糟糕的情况。

  啪啪,百里晟拍了两记手掌:“把人带上来!”

  楚青若焦急的翘首期盼着,不一会儿,就见两名士兵并排走到了她的面前,然后在她紧张的目光中,各自往左右移开了一步。

  楚青若见到了他们身后的尹秀,不禁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这一切。

  只见尹秀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穿着一身漂亮而又贵气的衣裙,头顶上带着一个黄玉为底的翠珠珊瑚金蝶花冠,两根细细的金丝顶端两只米粒大的珐琅蝴蝶,随着她的巧笑微微的晃动,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

  “尹秀,你……”楚青若吃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怎么啦,姐姐,你看到尹秀不高兴吗?”这样的尹秀是楚青若所不熟悉的,看上去聪慧又有些狡猾,像一只小狐狸。

  “你……没事?”

  “怎么?姐姐,你很希望尹秀有事吗?”小狐狸反问。

  “不是,我只是……你怎么……”她觉得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

  “哦?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但没事,而且还穿的这么漂亮是吗?”她的口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只是语气却不再卑微而又谦逊,反而有点咄咄逼人。

  楚青若沉默,不再开口说话。

  她知道,自己要不就是被骗了,要不就被出卖了。

  这样的孩子,已经不再是她那个淳朴善良,胆小懦弱的小妹妹了。她只是个陌生人。

  “父王,怎么样?阿秀就说了,只要你放他们几个走,这个傻女人就一定会来自投罗网的。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嘿嘿,这次算不算我将功赎罪啊?”

  尹秀的话像一个惊雷在楚青若的脑子里炸开,什么,父王?她……她竟是百里晟的女儿?

  百里晟走上前,一把抱起尹秀,用力亲了亲她:“啊呦古,真是父王的好女儿,算!而且还有赏,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是了,两张脸凑得那么近看,果然是如出一辙的,自己竟那么久没看出来。

  “可是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小狐狸明天真的歪着脑袋知故问。

  “既然那日听见王妃和喜嫔与我一同说话,商量出逃之事,为何你不但没有出声,还与我一同逃走,反而到了兰花绣房却又向你父王通风报信?”

  “你想知道吗?我却……不想告诉你!哈哈”尹秀笑眯眯的揪着自己的辫子在手里甩来甩去。

  她和张恩淑、金敏喜那两个蠢货一样,只想她离父王远远地,自然不会傻的告诉父王她要逃跑的事情。若没她的默许,那连个蠢女人又怎么敢当着她的面说出那番话。

  但是,兰花绣房里的那几个人却不一样,他们是父王的敌人,是对手,她自然不能看着他们活着走出盛京城!所以她宁可冒着被责骂的风险也要向父王通风报信。

  可是,她能当着父王的面把她的心思说出来吗?当然不能!

  “哈哈哈。”楚青若突然发出了一声笑声。

  百里晟疑惑的放下尹秀。

  尹秀对自己刚引起父王关注,转眼又被这女人的笑声给吸引走,感到极度的不满:“喂,你笑什么?”

  几乎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楚青若捧着肚子说道:“我在笑,你们也真是有意思,一家子陪着我在府里演戏,妻子要打女儿,女儿扮做下人,爹又抓走了女儿,这……哈哈哈,真是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呀!”

  百里晟脸色不变,尹秀却是怒不可遏:“你最终不还是上了我的当吗?”

  楚青若慢慢收敛起了笑容,“是,我是傻,以为我的这个小妹妹会有危险,不顾一切的来自投罗网。结果……呵呵,竟然是你们父女联合起来耍的诡计。晟先生,你这般大费周章,到底为的是什么?”

  百里晟一直站在一边,看着她肆意讥笑微笑不语。只是当他听到她问到底为什么的时候,一个闪身,身形如鬼魅一般闪到了她的跟前。

  一把将她的下巴紧紧地捏住,几乎脸贴着脸,笑得越发的深邃迷人:“青若,你当真不知吗?你如此聪慧,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一定要我把话说明吗?”

  楚青若努力的想要别开脸,躲开他呼在自己脸上的热气:“我若是知道还用问你吗?我若是聪慧,还会回来自投罗网吗?晟先生,我只是个女子,你太高估我了!”

  百里晟两只桃花眼里流转出浓浓的情欲色彩,轻轻地勾起嘴角,魅惑的对着她一笑:“那……我就来告诉你……到底是为什么……”说完,竟轻轻的吻上了楚青若那两片柔软的唇瓣!

  楚青若一不留神,竟被这厮大庭广众之下轻薄了去!不由得又羞又愤,奋力的想要推开他。

  不料,看似斯文瘦弱的百里晟竟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手环着她的腰,将她钳制得,除了两只手还能动以外,身体是丝毫动弹不得。

  忘情地吻着她的唇瓣,辗转吮吸,更是用了巧劲捏着她的脸颊,迫使她张开了嘴,奋力的搅动着她嘴里的每一寸地方。

  这是他渴望已久的滋味,果然和他想象中一样甘甜。

  忽然一阵剧痛,忘我的百里晟本能的推开了楚青若,捂住了自己的嘴。“你!”

  楚青若带着报复的快意,恨恨的看着他,拭去嘴角上的血迹。

  尹秀见状,勃然大怒,从腰间抽出一根小鞭子,挥手便向楚青若抽来。

  啪,一声鞭响,鞭子在百里晟抬起的手臂上,抽出了一条细小的血痕。他愤怒的回头看向尹秀。

  尹秀脸色一瞬间变白,马上扔掉了鞭子,伏在地上大声说道:“对不起,父王,阿秀不是……”

  寒着脸,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对着尹秀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许伤了她!你这是又要违抗我的命令吗?”

  尹秀把头埋得更深:“阿秀再也不敢了,请父王饶恕我。”

  深吸了口气,百里晟缓了缓情绪,这才幽幽的挥了一下手:“起来吧,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阿秀知道了。”

  “嗯,你退下吧,赏赐去找池管事领吧。”百里晟又恢复成温柔斯文的样子。

  “是。”她不甘地退了下去。

  等尹秀走了之后,他回过头,刚要对楚青若说些什么,却见她满脸愤怒的向自己狠狠的挥来一巴掌。

  其实他可以躲开的,以他的武功,楚青若是根本伤不了他的。可是,他却没有躲闪,硬生生的挨了她一记耳光。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盛京的城门口响起。

  百里晟身后的士兵见状,便要拔刀冲上来,却被他一个抬手给制止了。

  墨国的民风比大炎要开放得许多,相爱中的男女在大街上牵个手,拥个吻都算不得什么伤风败俗之事。

  一群围观俊俏公子强吻美貌佳人的吃瓜群众们,不由得替他发出一声痛呼:“啊呦古……嘶……”

  百里晟将自己被打偏的头,扭了回来,一脸深情的看着楚青若:“解气了吗?解气了,咱们回家。”就像一个温柔的丈夫耐心的哄着任性刁蛮的妻子一般。

  “啊呦古,我说那位夫人!你就跟你丈夫回家吧”

  “是啊,能让你打一巴掌不还手的男人,夫人该要好好地惜福啊”

  “是啊是啊,哦莫……这男人还真的挺好看的呢,哦?你看他的身材,……哦……真想被他抱在怀里……”

  “呀,你这女人……你是疯了吗?……哎西……我就在你旁边,你怎么还敢看别的男人!什么……你还想被他抱进怀里……想找死吗?”

  周围围观的人群纷纷议论,楚青若被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百口莫辩:“我不是……你们误会了……我和他……”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