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霜花名曲

第一百七十四章 霜花名曲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你是说……那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可是殿下哥哥唯一的孩子,她为什么要去嫉妒一个连侍妾都不是的异邦女子?

  “怎么不可能?王妃娘娘,你再仔细想一想?”金敏喜扔下了这个疑问给张恩淑自己去寻找答案,而她则道了声告退,悄悄地退出了她的屋子,留她独自去苦苦思索。

  走到屋外,金敏喜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新鲜而又冰冷的空气,一旁的心腹内事悄悄上前为她披上了白狐裘斗篷:“娘娘,既然您都向王妃娘娘点明了方向,却为何不把话说完呢?”

  金敏喜睁开眼睛,一抬手阻止内事继续说下去:“你懂什么?宸昌宫那位,年纪虽小,却是个独占欲极强的一个人,而且,她对世子殿下的感情早已经超出了……。这样的话,岂是能从我嘴中说出去的?”

  内事闻言大吃一惊:“什么?阿秀小姐她……那不是……乱……”惊觉失言,马上掩住嘴,止住了声音,紧张的看了看四周。

  “所以,这事,只有王妃娘娘自己去悟,我却不能说!懂了吗?”看着内事拼命的点头,这才拢了拢肩上的斗篷,金敏喜异常严肃的警告他:“这事,你得给我烂在肚子里,一个字都不许传出去。若是传了出去,不仅你的性命不保,就连我……”

  内侍连忙伏在地上:“奴婢什么都没有听见!”

  “哼!那就好,起来吧。”

  是夜

  平日里高束的发髻,此刻全部被放了下来,身上没有佩戴任何的饰物,只是简单的披了件宽大的水蓝色敞襟衣袍,身后的衣摆,像一条硕大的鱼尾平铺在了地炕上,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百里晟,居然带着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超凡脱俗。

  只见他静静地坐在楚青若房门外的屋檐下,趁着月色正好,拨弄着一把音色优美的五弦琴,用他那略带低沉和沧桑的嗓音,唱起了一曲悠扬而又悲伤的歌谣:

  “原本要去霜花店买糕点,却被异邦人抓住我的手,

  如果这件事流传到店外,店小二会说是你的错。

  说我也曾去那里睡过,怎会有像那里如此复杂的地方

  原本要去三藏寺点个灯,却被个施主抓住我的手

  如果这件事流传到庙外,小沙弥会说是你的错

  说我也曾去那里睡过,怎会有像那里如此复杂的地方。”

  清冷的月光,如同银霜一样流淌在他孤独的背影上,那首悲伤的曲调就像他映在窗户上的影子一般,踽踽凉凉。(踽:ju 第三声)

  沉醉在这首哀伤曲调中的他,竟未察觉,楚青若已经披着外衣倚在门上望着他的背影许久。“真好听。”

  不知她指的是曲子好听,还他唱的好听。

  琴声戛然而止。

  将五弦琴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边后,百里晟转过身,微笑着仰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女子:“是我把你吵醒了吗?”

  难得她没有和他针锋相对,反而轻轻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和他并排坐在了屋檐下,一起仰头望着天上那轮清清冷冷的明月。“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霜花店。”垂下眼睑,百里晟那对漂亮的桃花眼上,卷曲浓密的睫毛似乎带着看不清的雾气,微微的颤抖着。“这是我母亲最爱的曲子。这把琴也是她生前的心爱之物。”

  楚青若不再说话,只静静地陪他坐着,眼神却飘向无尽的星空。

  这样的夜,他在思念他逝去的亲人,而自己也一样思念着自己的亲人。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他们……都好吗?

  “是不是因为我来晚了。”望着身边神游太虚的女人,突然,他用他刚才唱曲调时的嗓音轻轻地问道。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又或者说在想谁。

  楚青若没有回答,只是笑着摇摇头。她知道他说的“来晚了”指的是什么。

  “你的心里,现在,可有我一点点的位置?”哪怕一点点也好。

  月光下,他的眼睛像极了一个满怀期待的孩子,闪闪发亮。

  楚青若望着他,心中微有不忍,却还是笑着摇摇头。

  啊……这样啊……,闪闪发亮的眼睛瞬间黯淡下去。

  没关系,只要你愿意让我走进你的心里,我可以等,等你的心慢慢向我敞开,哪怕用一生一世的时间,只要你愿意……

  之后,两人再不说话,百里晟重新拿起他的五弦琴,唱起了另一首悲伤的曲子:

  君去兮,就这样离我而去。

  无声息,就这样再无音讯。

  您叫我怎样生活。

  难忘记,君这样弃我而去。

  心成灰,留我一人徘徊。

  归去兮,你不会再回来。

  任你飞……

  楚青若仰头望着天上无数璀璨的星星,静静地听着,直到天色蒙蒙发亮……

  这一晚,后来,成了百里晟记忆中,最美的画面;

  这一曲,后来,也成了楚青若心中,最悲悯的回忆……

  *

  盛京城郊外的一家酒馆中,傅凌云正和徐勇他们一起,坐在不显眼的角落一张桌边,小心的观察着酒馆中,因醉酒而变得喧闹起来的人们。看着他们边喝酒边欢畅,喝到兴奋时,还会就着酒馆中卖唱女荒腔走板的曲子手舞足蹈。

  确定了这里没有可疑的人,徐勇这才转过身,压低了声音说道:“今晚我们就探一探世子府,先摸清楚地形,然后再做打算。”

  “我不同意。”压低了帽檐,权管事将双手拢在袖子里,吸了吸鼻子。

  “权叔,你有什么话就快说。”连枫为他倒上一杯酒。

  权管事伸出一只手,蘸了蘸杯子里的酒,快速的在桌上花了一个八卦形的图案,指着图案上的某一点说道:“这是盛京城,这是世子府,你们看看世子府所在的位置,这里。”

  手指往上移了移,“这里是盛京最多商铺聚集之地,再看这里。”手指又往另一边指了指,“知道这是哪儿吗?永昌宫,这是宫前大道。”

  傅凌云他们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了。

  这样的地理位置,意味着世子府地处商业和皇宫重地之间,守卫和巡逻必定是森严的。想要夜探世子府,只怕他们还没靠近世子府便已经被人发现了。

  见他们听明白了自己的话,都露出了沮丧的表情,权管事叹了口气:“本来要想从九世子府弄一个人出来,就不是个容易的事,更何况你们几个还是……我知道你们救人心切,可也不能这样鲁莽行事。”

  傅凌云神色失落:“权叔教训的是,是我思虑不周。”

  权管事见他这般模样,心中不忍:“文远,别急,这事儿要慢慢来,耐心点。我已经托了人去去搜集世子府的地形,还有少夫人现在的情况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过几天便会有消息了。

  你们都说少夫人是个极聪慧的女子,我相信此刻她也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等我们找到了她的具体位置,看看什么情况,再做具体打算吧。”

  傅凌云垂着头,拿起酒杯,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大口,重重的将酒杯砸在了桌上发出一声巨响。

  世子府 宸昌宫中

  “呀!”尹秀发泄似的大叫着,将一名跪倒在地的内事踢翻。顺手又操起了桌上的小皮鞭,拼命的抽打着那名可怜的内事。

  内事跪在地上,不停的搓着双手:“请小姐饶恕我吧,请小姐饶恕了我吧。”

  因为激烈的情绪而不断起伏着胸口,百里丽秀那张本应该天真无邪的脸上充满了怨恨的神情:“咦……西……你是个什么东西,要你来提醒我,他是我的父王殿下!就凭你一个下贱的东西,也敢阻挠在我们中间?”

  她的父王殿下,是这世间最温柔,最美丽的人。他就应该像高山上的白雪一般,清冷孤傲,不应该将这世间的庸俗女人放在眼里!

  刚才内事的话,如同踩了百里丽秀的尾巴一样,让她心火腾盛。

  前几日,金敏喜去过了张恩淑的光德宫之后,张恩淑便来找了百里丽秀,两人本来年岁便相差无几,比起其他的嫔妃更容易亲近。

  丽秀虽然年纪小,可却从小生在这样一个充满算计的世子府,她的心智,心机都远远的超过了同年龄的孩子,甚至比起张恩淑来,更是要略胜一筹。

  自以为聪明的张恩淑,来了以后,言语间尽是挑唆,挑唆着她去对付偏院里的楚青若。

  狡猾的像小狐狸一样的丽秀,哪里会听不出来。只是眼下独占了她父王殿下的确实就是这个贱人,即便是张恩淑不来煽风点火,她也已经将她当做了头号“情敌”看待了。

  今日一早,她无意中听到世子府上上下下都在窃窃私语的议论:

  昨晚,世子殿下在偏院里,与那位异国来的女子,琴瑟和鸣,唱了一晚上的曲子。众人都在说,世子殿下的嗓音充满了磁性,让人恨不得醉死在他的歌声中。

  大家都在羡慕那个异邦女子,良宵美景,又有温柔英俊的世子殿下为她唱了一夜的情歌,个个都说若是换了她们,让她们死都甘心了。

  丽秀听到了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中大发雷霆,觉得她的父王殿下,已经彻底的被楚青若这个贱女人给抢走了,扭着手中的小鞭子,她恨恨的想着,一定要想办法把父王殿下抢回来。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