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禁忌之心

第一百七十五章 禁忌之心

  内事当时劝慰她,她是世子府的千金小姐,又是世子殿下唯一的孩子。劝她不要去参与后院那些争宠的事情里,毕竟世子殿下是她的父王。

  耿直的内事正因为这一句话,无意中触到了她的逆鳞,使她勃然大怒,才挨了她的责罚。

  内事一味地求饶,让尹秀厌恶万分。

  没用的狗崽子!扔掉了皮鞭,丽秀怒气冲冲的直奔楚青若的院子而来。

  “小姐,世子殿下吩咐过,谁都不能靠近这里。”负责守卫这个院子的侍卫见她来势汹汹,连忙从暗处走了出来。

  “滚开。”丽秀满肚子火气无处可撒,侍卫的阻拦仿佛在挑衅她的权威。

  “对不起,小姐,这是小人的职责,请不要为难小人。”年轻的侍卫不卑不亢的向她行了个礼。

  “你!”丽秀指着他气的说的不出话,“姐姐,姐姐!怎么?你现在在躲着尹秀吗?”向着院子里大声喊叫,狡猾的她竟用起了激将法。

  院子里,正在屋檐下看书的楚青若听见了她的喊叫,不禁失笑。

  激将法?还真像他的父亲。

  轻轻合上手中的书,不理会她的叫嚣,她走进了房间轻轻关上了房门。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想引起自己的父亲,对她投注更多关注的孩子而已。

  一连几日,丽秀都趁着白天百里晟上朝去的时间都来叫嚣。屡屡吃闭门羹的她终于恼羞成怒。

  今日她带着一众内事,抬来这几大桶油,和两筐用布包着的大小石块,来到了楚青若的院门口。

  “点火,给我扔进去,我看她出不出来。”一声令下,丽秀插着腰,神气活现的在院门口叫到。

  内事们犹疑不决,一齐看向了依旧尽职阻拦她进院子的年轻侍卫。侍卫们见状,连忙派了一个人去通报百里晟。

  “还在那里发什么呆,快给我点火,扔进去。”

  丽秀见他们都不敢动手,便亲自动手在箩筐里找了一块包着布的小石头,点上了火,扔进了楚青若的院子。

  内事们还在犹豫,“快扔,不然我杀了你们的头!”受了她的威胁,内事们无奈,只能遵照她的命令将石头点上火,扔进了院子。

  楚青若正在屋子里作画。忽然闻到一阵焦味,心中不免疑惑,打开房门一看,从天而降的火石已将她的院子点燃了一大半。

  顾不得细究究竟是怎么回事,她飞快的跑到院门口准备打开门逃出去。

  谁知大门上,已经被门外的丽秀泼上了油,遇到了火石之后迅速的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很快,小半个院子已经被大火点燃,楚青若只得退回到屋子里,将一块帕子放在盆中打湿,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闻讯而来的百里晟,远远的就看见楚青若所在的院子,冒起的滚滚黑烟,心中不禁巨骇狂怒:“快,先救人!”

  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内事们飞快的冲了上去,有的搭梯子,有的找来了一根木桩子撞门,还有的指挥着下人打水救火。

  “世子殿下。”跟着尹秀一起放火的内事们见百里晟大步流星,铁青着脸走来,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连忙跪在地上口称殿下。

  丽秀见了百里晟,堆起一脸天真的笑容,扑了过去:“父王殿下。”

  “啪!”一记耳光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打散了她的笑容。

  他捂着脸,愣愣的站在原地,吃惊的望着百里晟。

  “平日里你胡闹,我也就由着你了,今日,你竟敢无视我的命令,不单单在这里闹事,竟然还敢火烧偏院?是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

  百里晟几近乎狂怒,一双桃花眼中并射出嗜血的凶狠。“将这些混账东西给我拉出去,统统杖毙了!”

  “殿下饶命啊,我们,我们也是奉了小姐的命令行事啊,殿下,殿下饶命啊!”地上一片求饶哭喊声。

  百里晟一脚踢开一个抱着他退哭喊着求饶的内事:“拖下去!”

  “小姐,求求你,求求你,替我们求求情吧!”内事见哀求百里晟无济于事,便转向丽秀,抱着她的腿哭喊着。

  百里丽秀无动于衷,只捂着自己被打疼的脸,恨恨的看着百里晟。

  看着俄眼前的这个孩子,百里晟对她的情感是复杂的。

  母亲死后,为了逃离这个伤心地,满心怨恨的他向父王请命,自愿去大炎国做细作,一走便是许多年。

  那时,他才刚开了府,受了赐婚。

  临走时,他是知道府中有几个嫔妾已怀有身孕的。可如今,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当年那些怀有身孕的嫔妃们诞下来的孩子丽,只有阿秀一个活了下来。也是多亏得了池管事的保护,才顺利的长到那么大。

  看着自己唯一的子嗣,身为人父的感觉让他不适又激动。

  都说闺女是父亲的小棉袄,百里晟对一生下来便没有母亲,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又长年不在身边的女儿格外的疼爱。

  可今日,这孩子却触到了他的逆鳞,不仅企图伤害他心尖尖上的人,更是放火焚烧了他重要的偏院。

  要知道,这所偏院里可是种满了他费尽心机种活了的虞美人(罂粟花)。这些花对他有多重要,她知道吗?

  “来人,将小姐送去京郊的慈心庵,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探望,更不许接她回来!”

  百里晟努力克制着自己拔扇子挥向她的心,这是他的女儿,虎毒不食子。

  闻言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丽秀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大叫着:“我就是要烧死她,她是狐狸精,她抢走了你,我恨她,我讨厌她,我就是要她死!你是我的!谁也不许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你!”百里晟气结。

  “轰”

  “殿下,门撞开了,火太大进不去啊!”

  百里晟闻言怒瞪了她一眼,伸**过一名内事手中的木桶,抬手将自己的外袍脱下,在木桶中浸湿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飞快的冲了进去。

  “父王殿下,父王,父王!”又妒忌又惊讶的丽秀拼命的大喊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竟然不顾自己尊贵的身份,要去救那个下贱的异国女人。

  百里晟头也不回,毅然冲进了院子:“青若,楚青若!”

  好在,院子里面的火势并没有院门附近那么大,除了滚滚的浓烟有些呛人以外,其他地方并没有太多的火源。

  “青若!楚青若!”一脚踢开房门,用手捂着自己口鼻的百里晟,很快便发现楚青若已然晕倒在书桌前。

  急忙将披在自己身上的湿袍子盖子了她的身上,伸出一指在她的鼻前探了探,还好,气息还算稳定,看样子只是被浓烟呛晕了。

  一把抱起她,一口气的奔到院门口,不顾熊熊的大火灼伤了他的肌肤奋力的冲出了火海。

  “世子殿下。”

  院门口的一众人欣喜的看到,他们的世子殿下平安无事的冲出了火海,连忙上前用水替他淋湿了身上的火,快速的将他手上抱着的人搀扶到了安全之处。

  “青若!青若!”

  顾不得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势,百里晟半跪在楚青若的身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脸,焦急的呼唤道。

  “咳咳……”

  她悠悠醒来,睁开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咳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快,将她送到我宫里,速请医者!”百里晟看着内事们小心翼翼的将她送走之后,火速的指挥着其余的人全力扑火。

  终于在半个时辰以后,院子里的火被成功的扑灭了。

  还好是冬天,除了几株改良过,还开着花的虞美人被烧毁了以外,其余的都还没有结苞,损失不大。

  百里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伤到这些花的花根,只要将焦土换掉,等开春还能开花。

  这些虞美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虞美人,而是长得与它极其相似的罂粟花。

  这种花虽生的妖艳美丽,却是一种让人一旦上了瘾便会为之身不如死,倾家荡产的万恶之物。一旦沾染上它,没有几个人会有好结局,下场凄惨无比。

  为了更好地掌握朝中一些重臣,百里晟费尽心机的从遥远的芸桑国弄来了这些种子,辛辛苦苦的将它们种植出来,提炼成能让人不知不觉上瘾的毒药。

  之前他给甄夫人服用的清风朝露丸便是用这种花提炼出来的毒制成的,还有他扇子上的毒,也是这种花提炼出来的另一种见血封喉的毒。

  见百里晟这般紧张这些花,心知除了楚青若,恐怕这些花对她的父王也很重要,丽秀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那些花只是拿来观赏的。

  “父王,阿秀知道错了,父王不要送阿秀去庵堂好吗?”

  知道自己是真的闯下大祸,真的把她的父王惹恼了的她,换上了一副知错的嘴脸,可怜兮兮的站在花坛边,抽泣着对正在花坛里查看这些花的百里晟说道。

  百里晟紧绷着脸一言不发。

  他一直都知道这孩子粘他粘的紧,他也喜欢自己的女儿软糯可爱。可今日他忽然有一种男人的直觉,这孩子如此粘他,似乎不仅仅是孩子粘着父亲那般简单。

  他不愿去深想,也不敢去深想,但愿是他想多了。

  “来人!”他不去看她,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扬声叫来了他的贴身内事:“朴英,怎么还不小姐送走?”

  “父王……阿秀知错了,求求你,别送走阿秀!”这下尹秀真的慌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