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身有喜讯

第一百七十六章 身有喜讯

  百里晟叹了口气,蹲下身,一手摸着她的脑袋,平视着她的眼睛:“阿秀,你很快就要及笄了,父王会为你寻一门好亲事,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到慈心庵去!到那里你好好的修身养性,改改你的性子。父王向你保证,只要有父王在一天,整个大墨国绝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不,父王,不要,阿秀不要离开父王,阿秀不要嫁人。阿秀要一辈子服侍父王。”丽秀绝望的大哭。

  百里晟本就是杀伐果决之人,心里一旦拿定了主意便不会再更改。见她这般哭闹,油盐不进,心中不由一阵烦躁,不愿再多费口舌。站起身来,垂下眼不再看她:“朴英,去吧。”

  朴英闻声,拉起她的手:“小姐,跟奴婢走吧,听话,别再惹你父王殿下不高兴了。”

  就这样,哭哭啼啼的丽秀被朴英牵着,一步三回头的送进了慈心庵。

  很快,阿秀小姐因为得罪了那位异国女子,被世子送去了慈心庵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世子府。

  自那以后,所有的人见到楚青若皆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便得罪了她,给自己招来杀生之祸。

  火灾之后,楚青若被百里晟安排住进了他的明华宫,每日里还是闭门不出,只埋头看书或者作画。

  一日,百里晟赴了宫的酒席,带着几分醉意回来之后,没有回自己的寝室,而是直接去敲了楚青若的门。

  她打开门,就看见摇摇晃晃,满身酒气的百里晟手里捧着一束黄色的樱草花,正深情的看着自己,眼中带着一丝不明神色。

  樱草花的花语:除了你之外,我别无所爱。

  这样**裸的告白,使她不禁有些心慌:他这又是发什么疯,她以为她拒绝的已经够明显了,为什么他还是这般的死皮赖脸。

  “送给你!”口齿有些不清的百里晟,笑着将花往她面前一送:“楚青若,给我生个孩子吧!”

  “!!!”楚青若大吃一惊,搞不懂他这是真醉了,还是借酒装疯:“为你生孩子是你那些侍妾嫔妃们该做的事情,你找错门了。对不起,很晚了,我要睡了。”将他握花的手推出门外,转身她便要将门关上。

  砰一声,百里晟一掌拍在就要关上的门上,生生将门撑开:“青若,给我生个孩子吧!”

  楚青若慌了:“朴英,朴英!世子殿下醉了,快扶他回寝室休息!”

  喊了半天也不见朴英过来,百里晟回头看了看身后空无一人的院子,又回头对着楚青若邪魅的笑了起来:“朴英?朴英一向很识趣的。”

  “你,你要做什么。”楚青若警惕的看着他。

  “青若,我想要一个属于你和我的孩子。”

  百里晟依旧在那里软泡硬磨。他有他的骄傲,强迫女人与自己欢好,一直是他所不屑的。他要的是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真心实意的臣服自己,爱上自己。

  “你!”

  楚青若觉得他就像一只烦人的鹦鹉,翻来覆去的说着那句话。想要孩子可以去找他嫔妃去啊,与自己这般的纠缠做什么!难道他不知道她是别人的妻子吗?

  她想关门又关不上,想松手又不敢,生怕一松手便被他钻了空子,进了屋子。

  两人就这样在门口僵持着。

  一阵气恼涌上头,楚青若气的一阵头晕目眩,“你,你快走!你快出去!”

  “我不,你不给我生个孩子,我就不走。”百里晟突然像个孩子一般耍起无赖。

  “你!”头晕目眩越发的厉害,她的眼前一黑,忽然的晕倒在地。

  百里晟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大半,伸手捞过她的身子,一脚踢开房门,将她放在了她的床铺上,扬声喊道:“朴英,朴英!”

  胖胖的朴英立刻馒头大汗的飞奔过来:“殿下,怎么了?”

  “快,快宣医者!”

  “是!”

  *

  楚青若的床铺边,一位白胡子医者正捻着他的胡须为她把脉。

  “孔医官,楚姑娘怎么样了?”长得一脸敦厚老实相的朴英得了百里晟眼神的指示,上前小声的问道。

  孔医官收回手,笑眯眯的转过身对着百里晟行了个礼:“恭喜殿下,贺喜殿下,楚姑娘这是有喜了。”

  “什么!”原本坐着的百里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孔医官以为他是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于是便又重复了一遍:“恭喜殿下,楚姑娘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众所周知,世子殿下与那位姑娘在同一个院子中居住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如今这位姑娘身怀一个多月的身孕,不是殿下的子嗣,又是谁的?

  殿下的年纪也不小了,只有阿秀小姐一个孩子,算是子嗣非常的单薄。如今这姑娘怀了他的孩子,他自然是要激动的,孔医官心中暗暗想到。

  百里晟轰然瘫坐在地上,一个多月,一个多月,那是正是丽秀从兰花绣房给他通风报信,他带着人去抓潜入墨国的傅凌云的时候。

  他们……他们……百里晟暗暗握紧了拳头。

  朴英见他脸色不善,连忙挥手遣退了孔医官,轻轻地走到他身边:“殿下,需不需要奴婢去煎药。”他说的煎药,指的是落胎的药。

  百里晟默不作声,朴英会意,静静地退下。

  望着床铺上紧闭着双眼的楚青若,他的心里挣扎纠结着。她一定会是个好母亲,醒来发现自己杀死了她的孩子,恐怕今生今世都不会原谅他。

  可……他又如何能忍受她的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

  “唔……”楚青若发出一声细微的**,悠悠的醒来:‘我这是怎么了?’

  百里晟脸色甚是难看,却依旧挤出一丝笑容来安慰她:“没什么,医者说你这几日受了些风寒,身子有些虚。”见她一脸不信,又换上歉疚的表情:“都怪我,喝醉了酒……”

  楚青若一听到他提起之前的事情,不由一阵头疼,向他摆了摆手:“别说了,我头晕,想睡一会儿。”

  “那好,你睡吧。”为她掖好了被角,百里晟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她的房间。外出办事的甲方已经回来了,站在院子中等候着他。“殿下,小人回来了。”

  百里晟回过神来:“哦!这次去了那么久,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小人这次潜回大炎打探到,自上次我们挑动了金阳王起事之后,大炎朝皇帝将金阳王安插在朝中上的党羽全部铲除,如今大炎朝正是朝中正是新旧交替,混乱不堪的时候。”

  “边关的情况怎么样?”心中暗暗地盘算着,他又问道。

  甲方咧嘴一笑:“殿下,这如您所说的,那傅凌云一走,边关防御日渐松懈。殿下,现在可是好时机啊!十多年前大炎国将我们的城镇占领,扩张了他们大炎的疆土,此刻刚好我们可以打回去,把属于我们的土地抢回来!”

  “此事容后再说,我会考虑的。眼下当务之急,先要将那几个时时刻刻盯着我,时不时给我下绊子的混蛋给铲除掉。父王的病情越发的严重了,保不齐哪天就……

  若那几个混蛋坐上了那个位置,恐怕他们第一个要下手的人就是我。我本无意那个位置,可是他们逼死了我的母亲,我若不争上一争,又怎么对得起他们的这番‘苦心’!”

  百里晟想到了他的母亲,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

  “是,殿下。”甲方知道,这是他心里的一根刺。若不然放手让他让他将这根刺拔掉,他将永不安心。

  百里晟忽然惊觉自己在下属面前失了态,马上恢复了平和的神色,“对了,有一段时日没见到乙方在我跟前行走了,你派给他任务了?”

  “这……是……是的,小人……小人派他留在大炎国继续打探消息。”甲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百里晟眯了眯眼,不露声色的转过身,背对着他用满意的口吻夸奖他:“嗯,你这安排甚合我意,你和乙方从小随我一起,他在那里打探来的消息,我更放心。好了,一路风尘仆仆的,你也累了,先去歇着吧。”

  “多谢殿下!”甲方不疑有他,谢过恩之后退了下去。

  渐渐走远的他却没发现,百里晟在他走后没几步便招手叫来了他的心腹朴英,在他的耳边小声的嘱咐了些什么。

  朴英听后,吃惊的抬起头看向甲方的背影,然后又低头称是。

  毫无察觉的甲方离开了明华宫之后,直直的走到了属于他和乙方两人的院子。

  推开院门,他将手上的刀往院子里的桌上一扔,房内走出来一名皮肤黝黑精壮的年轻侍卫,向他行过礼之后,甲方开口问:“韩武,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副统领想明白了吗?”

  韩武面露为难之色,低头不语。

  甲方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下去吧。”自己的双胞胎弟弟是什么脾气,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站起身走进屋子里,将门关严实以后,他伸手在书架上一个白玉蟾蜍上拧了一下。房间里的一堵墙竟嘎嘎作响的打开了,露出里面一条漆黑悠长的密道。

  甲方一提衣摆,走了进去。走了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眼前豁然开朗。

  原来这是一条为了逃生而建的秘密通道,这条路的尽头,是盛京人口最密集的居住区中的一所普通三进民宅。

  甲方从密道里走出来以后,反手关上了密道的出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往院子里的另一方向走去。

  院子的另一头,一边是通往中庭的圆形拱门,一边是一间看上去像柴房一样,不起眼的小屋子。

  甲方走到屋子前,暗处的侍卫忙出来行礼:“统领!”

  “开门!”

  门被打开后,甲方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十尺见方的屋子,屋子中间摆着一张椅子,椅子上五花大绑着一个垂着头闭目养神的男人。

  “怎么样,想通了吗?”甲方浑厚的嗓音沉痛的响起。

  椅子上的男人听见了他的声音,缓缓地抬起头,痛苦万分的叫了一声:“哥!”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