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凿墙摘梅

第一百七十八章 凿墙摘梅

  自那以后,百里晟突然想通了一般,便不再对楚青若肚子里的孩子下手,反而小心翼翼的百般呵护着。

  而他对楚青若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这番呵护,却又使得张恩淑和金敏喜心中暗生妒恨。精明的金敏喜掐指算了算楚青若出逃的时间,和她怀又身孕的时间,心下惊愕不已。

  这……这……孩子分明不是世子殿下的,为何世子殿下为这般的紧张。莫不是那小贱人使了什么手段瞒天过海骗了世子殿下?看样子,自己找一日,要好好探探世子殿下的口风了。

  “呕……”

  这几天,楚青若渐渐的出现了害喜的症状,每天一大早便吐得天昏地暗,精疲力尽。下了朝回到明华宫的百里晟,一听说这个事情,便立刻放下手头要批阅的文卷,匆匆的赶了过来。

  “青若,你怎么样了?”拳拳关切之意,毫不掩饰的表露在他的脸上。

  楚青若虚弱的由一名宫人扶着,漱过了口之后,全身脱力的躺倒在床铺上:“殿下……我说了很多次了,请你……称呼我傅夫人……”

  百里晟直接无视了她老生常谈的坚持,伸手从宫人手里接过了一晚刚刚送来的腊八粥,轻轻的舀了一勺子,放在嘴边吹凉了,递到她的嘴边:“张嘴!”

  楚青若别开脸,这人……总这么自说自话。

  “青若,就算你要和我怄气,也不该饿着肚子里的孩子啊,来,乖,听话,把这碗粥喝了……”百里晟耐心的哄着她。

  无可奈何的楚青若,只得用手指了指床铺边的小桌子:“放着吧,我刚吐完,实在没胃口吃。”

  “好,那你记得一会儿一定要把它吃了。”他放下碗,回头嘱咐宫人:“一会儿,你一定要看着她吃完。”

  宫人应下,百里晟这才无奈的起身离去,准备回明华宫继续批阅折子。

  行至宫院中的某处小路,忽闻一阵吵闹声,百里晟驻足望去。

  原来是一群年轻的低等内事在世子府的围墙上,搭了一个梯子,采摘一棵从墙外伸进围墙内,被积雪压着,却依旧枝叶茂盛的大树上的果子。

  “小心点。”

  “哎哎……往左点,那里多!”

  “哎,你看着点,被摔着我了!”

  “你们在做什么?”百里晟的声音威严的响起。

  一众内事连忙伏在地上:“世子殿下。”

  “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这……殿下,奴婢们刚才……在摘青梅。”一个身材瘦小,却看起来异常机灵的小内事上前回话。

  “哦,这个季节的青梅能吃吗?”百里晟惊讶。

  “能吃能吃,就是酸涩了些,一般人不吃,只有那些脾胃不通,吃不下饭的人吃了才觉得特别的开胃。”

  小内事如实回答道:“最近我们几人贪嘴多吃了些油腻的吃食,脾胃有些涨得难受,所以想着打些青梅来消消食,开开胃。”

  “哦?有孕之人可能吃的?”百里晟马上便联想到了楚青若。

  “吃得吃得,我听我娘说,她怀我的时候整天的吐,吃不下饭,吃几个青梅立马就不吐了。”小内事自是知道如今世子府里哪一个怀了身子,见他问起,立马邀功似的回答道。

  “哦,是吗?拿一个来本王尝尝。”百里晟接过一颗,扔进了自己的嘴里;“……呸!呸!这……这能吃吗?这么酸!”

  别是唬人的吧,这哪里是人吃的,酸的他五官都挤一块儿去了。

  小内事急忙解释道:“这一般人是不能吃,可有了身子的人吃起来却是一点也不觉得酸的。”

  “是吗?那好,你们多打一些送去明华宫。”

  第二日,宫人来报,楚青若今日早晨用了一大碗粥,和几样加了青梅的小菜,百里晟心悦,大手一挥,将昨日的那个小内事宣了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小内事伏在地上:“小人崔洪。”

  “嗯,从今日起你就留在明华宫行走。”百里晟见这小内事是个机灵的,便将他拨给了楚青若。“你要好好服侍那位,若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我就杀了你的头!听见了吗?”

  小内事皇城惶恐的伏在地上大声说:“是,世子殿下。”

  “等一下。”百里晟忽然又想了什么事情,喊住了正要退下的崔洪,“你带上几个人,去将那棵青梅旁边的墙给本王凿开。”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池管事很惊讶,连忙出声阻止:“殿下,这……万万不可呀,这世子府的围墙被凿开,那岂不是让那些宵小之徒有机可乘?这样一来,他们进出世子府岂不是形同无物!”

  百里晟失笑:“那就劳烦池管事,请一些工匠来,将围墙凿开,再绕着那颗青梅树重新砌上一圈不就好了?这有何难?”

  “这……是,殿下。”池管事带着崔洪一起退下。

  *

  不久,盛京城的某个客栈里,乔装改扮,行色匆匆的权管事和宋修竹两人一起走进了客栈,进了二楼的一间房间。

  “好消息!”

  傅凌云,徐勇和连枫三人一起围了过来。

  “世子府的地形图,终于拿到手了。”权管事兴高采烈的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地图,得意洋洋的拍在了桌子上。

  宋修竹也手舞足蹈:“我这儿也打探到了一个好消息。世子府要修一堵围墙,需要十几名工匠,我们的机会来了。”

  徐勇激动地敲了敲桌子:“瞌睡来了送枕头,绝妙!”

  傅凌云虽没有说话,但一样神情激动的微微点了一下头。

  *

  “快点干活,不许偷懒!”

  “呀,你快把这些砖搬到那里去!”

  世子府外墙重修的工地上,乔装成工匠的傅凌云和徐勇正低着头,一边心不在焉的敲打着砖块,一边时不时的往已经推到的世子府院墙里偷望。这里晚上守备森严,想要晚上从这里潜进去,反而要比守卫松懈的白天难得多。

  假装传递工具的徐勇一边观察着监工们的举动,一边慢慢的踱到蹲在地上的傅凌云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爷,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傅凌云低着头卖力的凿着石头,嘴里却说道:“再观察两天。”小人儿说得对,他不能让他的兄弟们跟他一起冒险,所以一定要稳妥。

  徐勇点了下头,慢慢的又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

  华灯初上,明华宫里灯火通明,刚刚传了膳的百里晟,正一边接过内事递来的帕子净手,一边听着池管事禀报着重修外墙的进度。

  一旁默不作声吃着饭的楚青若,却是竖起了耳朵一字不漏的听着。

  说着话的百里晟一个眼神悄悄的飘过去,只见她眼眉低垂,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专心的吃饭。

  又看向她夹的最多的那几样小菜,果然都是放了青梅或是青梅汁的。暗笑,这般的口味,果然只有怀了身子的人才喜爱。

  用过了膳,楚青若早早地歇歇,躺在床上却是辗转反侧,不停的思考着刚才百里晟和池管事谈论的那件事。

  世子府在修筑外墙,一定会召集不少的工匠,也不知道文远哥哥现在在哪儿,他知不知道这件事。他会不会混在那些工匠中前来救她?

  她现在有了身子,胎还没有坐稳,经不得长途奔波和逃亡。可是她又该如何将这些消息传给他?现在的她就是笼中的金丝雀,插翅难飞。想要回到他的怀抱,回到自己的故乡,已经变成了一种奢望。

  也许是因为有了身子,一向乐观坚强的楚青若变得多愁善感,一滴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在枕头上……

  *

  “来来来,把这里的石头搬过来,动作快点!”

  监工们大声地吆喝着,顶着寒风大雨努力搬动着硕大的石块的工匠们,一个个怨声载道:“哎呦古……大人啊……现在雨下得那么大,让我们歇歇,躲躲雨再干吧?”

  监工们抬头看了看天色,看样子大雨却是也没有那么快停。“行吧,你们都停下吧,等雨停了再干!”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工匠们感激不尽。

  “大人,你好人做到底吧,带我们去个避雨的地方歇歇吧!”工匠中突然有人提议。

  “是啊是啊,大人你就好人做到底,帮帮忙吧。”有了人带头,其余工匠也都跟着向监工求情。

  监工们看着下的那么大的雨,别说是他们,自己也都淋得全身湿透了:“那……那你们随我来吧!哎……我可警告你们,进去了可不许到处乱走,万一撞上了哪个主子杀了你们的头,我可不管哦!”

  众工匠连忙点头:“啊呦古~大人,你看你说的……咱们也是修过不少贵族府邸的人,哪能那么没眼力见啊~不会乱跑的,大人你就放心吧。”

  “那,那你们就跟我来吧!”监工将他们领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回廊下。

  众人冒着大雨冲进回廊,抖了抖身上的水迹,“哎西……这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

  监工伸头数着人头:“呀,你们都来了吗?怎么好像少了两个人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