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怒人怨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怒人怨

  不甘的低下头,百里俊暗暗的咬了咬牙:“是,父王教训的是,是儿子无状了。昨日王弟府上传来消息,两名大炎国此刻潜入九世子府。”

  “哦?大炎来的刺客?可曾抓住?”都说天威难测,天家无父子,此刻的百里昊知傻HI个皇帝,面对着跪在地上臣服与自己的百里晟,又的只是君臣的威仪,反而失了父与子的亲近和信任。

  百里晟低着头,尽管心中恨意腾升,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平静:“这正是儿子要禀报的事情!”

  “说吧,说吧,哎……”百里昊知道今日不让他把话说出来,他是不会罢休的。于是抬抬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两名此刻潜入九世子府后,不但没有被抓住,据说还毫发无伤的逃离九世子,儿子怀疑……”

  “怀疑什么!”百里昊的声音有些严厉起来,一双丹凤眼犀利的看着他的长子百里俊。

  “大院君求见殿下!”门外又传来内事的唱喏。

  百里昊眯了眯眼睛,扬手招来宫人,将他扶了起来,披了件衣裳盘腿坐在了床榻上:“呵呵,今天有意思了,你们都约好了一起来的?进来吧。”

  张京泰,张恩淑的爷爷,进得门来便是带着哭腔的往地上一伏:“殿下~”

  “大院君,你不会也是来找孤说老九的事情吧?”做得帝王的,心思自然是九转玲珑,岂会看不出他们几人接踵而来其中的蹊跷。

  “殿下,请你为老臣的孙女做主啊……”

  心中不由的暗想:老九啊老九,你究竟是做了什么,怎么刚回来没多久就弄得自己天怒人怨了呢!

  “殿下,老陈的孙女蒙殿下赐婚,自从嫁给九世子殿下以后……巴拉巴拉(以下省略三千字)”大院君涕泪齐下的讲述着自己的孙女如何的贤良淑德,兢兢业业的为百里晟当好了这个家。

  百里昊听得一阵脑瓜疼:“大院君,说重点。”

  “是,殿下。九世子自回了大墨以后,便独宠一位从大炎带来的女子,使得后院怨声载道,殿下,如今臣又听说那大炎女子已怀有身孕,臣担心若是长此以往,恐怕……”

  “恐怕什么?有话你就直说,孤恕你无罪!”百里昊的脸上结上了一层冰霜,眼中充满了杀气。

  “老臣恐怕……江山早晚成了大炎的囊中之物啊!殿下!”

  “唔……大炎的女子。”身为帝王的百里昊眯着眼睛沉思了一番,“这后院的事情,还是要交给后院的女人们去解决啊……大院君,你说是不是啊?”

  大院君细细琢磨着王上的话,回味无穷:“这……是的,殿下。”

  “父王,那刺客从九世子……”百里俊见王上将自己晾在一边半天,忍不住有些着急。

  咣!冷不丁的,一个杯子砸在了他的脚下,“你个混账东西,身为王世子,盛京城里除了两个大炎国的刺客,细作,你居然还要来问孤怎么办?你告诉孤,要孤怎么办?”

  百里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的王世子。大敌当前,他不想着这么去抓细作,居然还在这里一心一意要扳倒自己的弟弟,这个没出息的。

  “滚滚滚!”挥手干赶走了所有人,百里昊疲惫的躺下,闭着眼睛喘着粗气。

  *

  九世子府中

  收到了今日史记官,百里俊和大院君三人联手觐见了王上的消息后,恼恨的百里晟掼碎了手里的杯子,一脚踢翻了面前膳桌,怒气冲冲的来到了张恩淑的宫中。

  张恩淑见许久不来的他,此刻正端坐在她的房间中,虽然一脸不善,但她的心中仍是十分高兴。

  定是自己的爷爷定是为自己使了什么手段,使得他不得不来亲近自己。想到这里,她不免有几分得意。

  “殿下哥哥,你终于舍得来看我啦?”半怨半嗔的跪在他身边,搂住了他的腰,张恩淑将头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一抖肩,躲开了她的依靠,他的话中带刺:“怎么,莫非王妃娘娘这是在责怪本王,冷落了爱妃?”

  “殿下,这是说的哪里话,殿下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殿下。”心知他气恼,张恩淑故意摆出一副温柔体贴的样子,收紧了搂着他腰的手,又往他身上凑了凑。

  这一次,他没有再拒绝,她心中窃喜。

  果然,还是爷爷说的对,男人都逃不开女人的柔情似水。只要自己不要耍小性子,年轻貌美的自己又怎么可能得不到他的欢心?

  “啊!王妃,你这句话都是提醒了本王。确实,本王也很久没有见过喜嫔,和后院的其他嫔妾了!”百里晟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扇子一敲手心,“朴英,去告诉喜嫔今晚侍寝。”

  张恩淑的脸色僵住:“殿下……”

  “怎么?王妃娘娘不想本王雨露均沾,想要独断专宠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殿下哥哥……我……”看着毅然起身的百里晟,她试图抱牢他的腰,不让他走,却被他的扇子轻轻地拨开。

  眼睁睁的看着他衣决飘飘的扬长而去,张恩淑颓然的坐在地上,狠狠的握紧了拳头放在自己嘴边,狠狠地咬住,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走出张恩淑的屋子,百里晟冷着脸往身后瞟了一眼。“走,去喜嫔那里!”

  “殿下驾到……”朴英的声音传进了喜嫔的屋里。

  也是几个月没有见到他的喜嫔,喜不胜收的走到门口,伏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迎接他的到来。“殿下,您今日来,臣妾真是欢喜至极。”

  百里晟瞄了一眼地上伏着的喜嫔,冷笑了一下。“起来吧,想到最近忙于公务,许久未来喜嫔这里走动,本王心中甚是有愧。”

  金敏喜还是那般体贴稳重,一边在宫人的搀扶下起身,一边善解人意的责怪着自己:“那便是臣妾的罪过了,让日理万机的殿下,还要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我这个年老色衰之人,臣妾心中真是过意不去。”

  伺候着他坐下后,金敏喜顺手接过宫人递来的茶,给他送了上去:“殿下用膳了吗?刚好我这里就要传膳了,殿下要不要一起用点?”

  百里晟虚与委蛇的一笑:“也好。”

  金敏喜喜不胜收,吩咐宫人:“传膳吧!叫他们将我那壶新酿的酒拿过来。”

  “是。”

  膳食很快被送了进来,朴英接过门口的那壶酒,走了进来,向金敏喜行过礼之后,跪坐在百里晟的身边,伺候他用膳。

  取过一个杯子到了杯酒,试过之后端到了他的面前,意味深长的说道:“殿下,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用、膳了。”

  百里晟微微额首:“那就……开始吧。”

  金敏喜在内事们试食过以后,夹起了一筷子百里晟最爱吃的小菜,放在他面前的碗中,殷勤的说道:“殿下,尝尝这个,以前你总说你最爱吃这个。”

  “哦?是吗?本王不记得了。不过本王现在却是喜欢上另一道菜了。”将碗中,金敏喜夹给他的菜,轻轻地用筷子拨到一边,百里晟勾唇一笑,两个梨涡若隐若现,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哦?什么菜?有机会臣妾也去尝尝。”金敏喜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刚才拨菜的举动,心中暗暗揣测着他的心思。

  只见他轻轻的放下了筷子,一如从前,歪着头,像个孩子一样带着几分淘气的问她:“喜嫔,想要尝尝吗?”

  金敏喜见他这般,反倒吃不准他是什么意思了。精明的她故意不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算了,今日如此仓促,还是改日有机会,臣妾再去尝试吧。”

  百里晟心下暗暗自嘲:好个狡猾的女人!想不到,自己竟一直被蒙在鼓里,一直都当她真是个贤良淑德,与世无争之人,那样的敬她,信她,对于她心机深沉的传言也是一笑置之。

  若非楚青若的事,桩桩件件都有她插手,自己只怕到死都不会相信,这个自己一直当做姐姐般敬重的女人,竟使得这般的好手段 。原来,这后院,当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小瞧不得任何一个!

  “哎~本王早就准备好了,哪里仓促了。”说罢,不容拒绝的拍了拍手。

  房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两个满身煞气的侍卫,手里拖着一个鲜血淋漓,早已被拷打得不成人形的宫人来。

  除了百里晟和朴英,一屋子的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不知道他们的世子殿下到底又要唱的哪出,齐齐的伏在了地上簌簌发抖。

  金敏喜惊得手中的筷子都‘当啷’一声掉在了桌上,面无人色的回过头,颤着声问道:“殿下,,这……这是……做什么?”

  百里晟恍若未闻,大口的吃着小菜,朴英也在一边面不改色的为他添着酒菜。

  进来的侍卫将那半死不活的宫人,往金敏喜的面前一扔,单膝跪地:“殿下,人带来了。”

  “嗯,动手吧。”大口的吞掉一块牛肉,百里晟拿起帕子抹了抹嘴,接过朴英递来的杯子,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