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敲山震虎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敲山震虎

  侍卫拱手称是,伸手捏住了那宫人的下颚一使劲,她的下颚便脱了臼。另一名侍卫则从自己的靴筒里拔出了一把匕首,将那宫人的舌头割了下来。

  朴英拿过一个空盘子,飞快的上前从那侍卫手中接过了尚在滴血的舌头,转身面不改色的轻轻地放在了金敏喜面前的桌子上。

  侍卫收起了刀,放开了那被割了舌头的宫人,宫人在剧痛中撕心裂肺的惨叫,不停的在金敏喜面前的地上翻滚。

  “呕……”望着自己的面前,那盘鲜血淋漓的舌头,金敏喜脸色变得跟地上的宫人一样难看,忍不住一阵干呕。那些伏在地上的其他宫人、内事们,一个个莫不是胆战心惊,瑟瑟发抖,生怕一个不留神,自己编落得和那宫人一眼灌的下场。更有胆子小的,索性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还有一些,虽然还有几分胆气没有昏过去,却也是尿湿了裤子。

  “莫不是臣妾做错了什么?殿下这般的对我。”向来聪明,懂得察言观色的金敏喜,终于知道了百里晟今日的用意了。

  原来他今日来,是来敲山震虎的。想不到,他竟这般的宠爱那女人,竟见不得她手了半分的委屈。

  想来是因为王妃有大院君做靠山,自然是动不得。而她这个无权无势的喜嫔,就成了他最好下手立威的对象。

  金敏喜越想越觉得心寒。

  少年的夫妻一直相扶持走到了今日,他却为了一个异邦的女子对自己这般的狠绝。金敏喜的心中除了悲凉,只剩下对楚青若无尽的嫉妒和怨恨了。

  “哎~你这是做什么,好好地怎么就哭上?”望着伏在地上失声痛哭的金敏喜,百里晟不禁板起了面孔。“这些年来,本王一直都将你视作姐姐一般的敬重信任喜嫔,深知喜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本王,哪里来什么做错事情一说。”

  转头,朝朴英使了个眼色:“起来吧,地上凉,莫要哭坏了身子,你本是个与世无争之人,本王也是心下欢喜,才想要与爱妃一同分享一下这道难得美食。却不曾想,吓到了爱妃,枉费本王的一片好心。”

  朴英受了他的意,和颜悦色的上前将早已哭成泪人的金敏喜扶起,边扶还边‘解释’道:“殿下听说,这常年多言之人,她的舌头最是健硕美味。尝过之后,更是赞不绝口,喜嫔是殿下心爱之人,这样的美味,自然也是想让娘娘尝上一尝的。”

  金敏喜闻言,这哪里是安慰,分明是变相的威胁和恐吓啊!于是哭的越发的凄厉。

  百里晟望着地上这个痛哭流涕的女人,心中一阵厌烦。挥了挥手,两名面无表情的侍卫,拖着仍在惨叫的宫人带着一条长长的血痕,退出了房间。那道蜿蜒的血痕给,令所有人都感到触目惊心,惶恐不已。

  酒足饭饱的百里晟,抹了抹嘴,将手里的帕子往桌上随意一扔,凉凉的说道:“看来,今日喜嫔也没什么心情服侍本王了,朴英!”

  朴英垂手而立:“在。”

  百里晟:“回明华宫!”

  朴英:“是!”

  说罢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明华宫中,叫来了服侍楚青若的小内事崔洪,细细的问过了她今日做了什么,吃了什么。小内事无巨细,一一的详细禀报了一遍。百里晟满意的点点头,又嘱咐了他几句,便挥手遣退了他。

  书案前,朴英欲言又止。

  百里晟知道他有话要说,便扔开手中的书卷,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你又有什么要说?”

  朴英连忙跪下:“殿下。”

  百里晟叹了口气:“你是否想说,本王今日之事,是否做的太过狠绝了?”

  朴英低头:“奴婢不敢。”

  他嗤笑出声:“不敢?起来吧,你若是不敢,本王身边可就没什么人敢说话了。”

  朴英憨笑着站起身,为他送上一杯茶:“殿下,奴婢只是担心,如此一来得罪了后院那些娘娘们背后的靠山,有些得不偿失啊。”

  轻轻地放下杯子,百里晟语重深长的问道:“朴英啊,你可知道这世上,什么东西最难求?”

  朴英不解:“人心?”

  百里晟失笑:“想不到,你竟也这般愚蠢。”

  朴英讪讪的赔着笑,他摆了摆手:“人心向背,不过是看你使的什么手段而已。人性本就自私贪婪,若有权势财富,人心便是再好掌控不过的事情。”

  “那……请恕奴婢愚钝。”

  “人世间最难求的,便是自在。”百里晟幽幽的说道。

  朴英不解:“自在?奴婢不懂。若有朝一日,殿下成为了王上,万人之上,再无人管束,岂不是自在?”

  “哈哈哈,朴英,你以为做了王上便得了自在吗?登上那位置的人,只不过是个背负更重的巨石,一生行走在荆棘之中的孤独、可怜之人罢了,哪里来的自在?”百里晟听了朴英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殿下说的自在……?”当了王上也不的自在?那怎样才叫自在?朴英越发的疑惑。

  “算了,你一个内事,说与你听,你也是不懂的。退下吧。”挥手遣退了朴英,百里晟独自坐在灯烛下发起了呆。

  眼前,那晚月明星高,两人对坐于屋檐下的画面,再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楚青若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百里晟脸上喜为人父的神情越发的与日俱增。

  后院中,无论是嫉妒的,还是羡慕的,又或者是恨的牙痒痒的,都没有办法靠近明华宫半步,接近这位大着肚子,还能将世子殿下牢牢拴在身边的异邦女人。

  明华宫的守卫,越发的森严。甲方这个身兼世子府侍卫长和大统领两个头衔的人,如今是分身乏术,恨不得将自己劈成了两半。可恨的乙方,直到今日还和他杠着,死也不肯放弃那位姓李的姑娘。

  “甲方,乙方在大炎也有大半年了吧?”

  这不,主子又问起他了。

  “回殿下,乙方……乙方……”甲方想将事情回禀给百里晟,可又怕万一弄得不好,便断送了弟弟的性命。“他……”

  见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百里晟不耐烦地将手中的折子一合:“怎么,你还没把他放出来?”

  甲方闻言,如五雷轰顶,连忙跪在地上:“小人治下不严,管教弟弟无方,于公于私,该受责罚的人,是我!请殿下饶恕了乙方吧。”

  百里晟阴沉着脸:“我若今日不问,你打算何时说?”

  “小人……”甲方低下头。

  “行了,将他放出来吧,关了大半年也够他受得了。李姑娘那里不用他去了,我已经另外安排人去了。你退下吧。”百里晟重新拿起折子,头也不抬的朝他挥了挥手。

  “是。”

  今日趁着春光大好,李娇在宫人的搀扶下,扶着腰在院子里走动走动。墨国的春季阴冷潮湿,绵雨不断。好不容易才能等到像今天这样的好天气,出来透透气。

  摸了摸还未显怀,但已有个鲜活的生命,在里面茁壮成长的肚子,李娇的脸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幸福笑容。

  连续几个月,每天熄灯了以后,世子殿下总是偷偷摸摸的摸进了她的房间,然后天不亮又离开了。

  起初她也曾觉得非常的奇怪,为何这般偷偷摸摸好像偷情一般,后来无意中听宫人们说起,才知道。原来他将自己从大炎国带来这里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的父王耳朵里,雷霆震怒。

  为了平息王上的愤怒和猜忌,人前他只得故意冷落她,在外人看来他再也不来她的宫中。但只有她和贴身的宫人才知道,每夜他是如何翻墙而入,火热的之后,又是如何甜蜜的拥着自己入睡。若不是天不亮便要去上朝,只怕他要在她的床上来上一天呢。

  想到这里,李娇不禁羞红了脸。和云来客栈那次不同,这几个月她可都是清醒的感受到他的强壮和彪悍。对初尝云雨的她来说,就像让人上瘾的美味一般,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如今,腹中又怀上了他的孩子,李娇觉得,自己便是这世上最幸运也是最幸福的女人。

  “娘娘,该歇歇了。”宫人扶着李娇在院子里走了没两圈,便催促着她坐下歇息。她刚一坐下,便又一个内事端来了一碗羊肝羹和几样素小菜。

  “娘娘,用点点心吧。”

  “怎么又吃?不是才用过早点吗?”你们这是养猪呢吧!李娇把嘴一撇:“我不吃!”

  宫人和内事闻言,惊恐的一起跪倒在地:“娘娘,奴婢们求求您,您就吃一口吧,若是你肚子里的小世子饿着了,世子殿下可是会杀了我们的头的呀!”

  这人,真是的,整天那么忙,还这么霸道,连这样的小事都要管的自己死死,真是讨厌!李娇心里升起一股甜腻,“好啦,好啦,我吃就是,你们快起来吧。”

  地上跪着的两人,相视一眼,暗暗擦了把汗:“多谢娘娘。”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