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安好心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安好心

  “怎么样,今天乖不乖,有没有好好进膳?”一阵欢快爽朗的笑声,由远到近,传了过来。

  “世子殿下!”李娇惊喜的放下碗,飞扑向满面春风,向她走来的百里晟。“今日怎么得了空闲过来看我?”

  百里晟不动声色的将她拦在了自己的一步之遥的地方,嘴上却如同抹了蜜一般调侃道:“我听说,你现在被本王惯得,每天都得要人跪上一跪才肯用膳。所以本王今天特地过来教训教训你!”

  李娇娇嗔:“人家哪有!分明是殿下每日里不停的叫我吃东西,如同养猪一般。”

  “呀!那你可真冤枉了猪了,猪可没你金贵!”百里晟半真不假的说道。

  “哈!讨厌!你竟然拿我和猪相提并论,我不理你了!”

  “哈哈哈……本王错了……”

  一旁的朴英和甲方也虚笑着应和着,两人暗地里却互相对视了一眼。

  从李娇那里离开,三人从密道中走出时,已经是正午时分,太阳十分的毒辣。

  百里晟打开了扇子遮着阳,回头看了眼已是满头大汗的甲方:“这里的守卫,安排的怎么样了。”

  甲方抹了把汗:“殿下放心,这座宫殿,从外面看就是一座荒废已久的废弃冷宫,任谁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的。而且四周我也派了精锐严加守护,也按照殿下的吩咐关照下去,只说是库房重地,闲人不的靠近。”

  “嗯,给我盯牢了她,不许有什么闪失。”

  “是!”

  回到明华宫,接过杯茶一饮而尽的百里晟,瞟见朴英又在那里欲言又止的看着他。“呀!我说你又有什么话要说?”看着他那副鬼头鬼脑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朴英舔着脸凑上去,小声的问:“殿下,奴婢有一事不明。”

  “说!”

  “若说那楚姑娘,殿下如珠如宝也就算了,可那李姑娘……殿下不是一向嫌她粗鄙,看不上她的吗?怎么就……有了呢?”

  百里晟一扇子敲在他的头上:“这也是你该打听的吗?我自有我这么做的道理!去,看看楚姑娘那儿开春的衣服够不够?不够再去库房领些衣料给她送过去。还有孩子的!”

  朴英缩着脖子:“是,奴婢这就去。”

  *

  明华宫的另一边,楚青若正在屋里给孩子做衣服,一件粉色,一件蓝色。手里缝着衣服,她的思绪却飞到了遥远的故土。

  大家都好吗?现在的大炎应该已经快进入夏天了吧。清潭村的那一晚,听说周妈妈有了身子,如今也该生了吧。

  也不知道瘫痪在床的老父亲现在怎么样了,老宅的人有没有好好的照顾他?姑姑现在还有没有赌钱?若是又欠了债,只怕父亲现在的这点家当可没法再替她还债了。不知道东临和阿莒过得怎么样,小表弟有没有高中,小表妹有没有孩子。

  就这样,楚青若一边缝着一边想着,就连百里晟进来了,她也不知道。

  “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百里晟从背后环住了她,轻轻的在她耳边问道。

  “世子殿下,别这样。”楚青若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手扶着肚子,一手用力推开了他的手。

  “好好好,你小心孩子,我不碰你便是。”连忙将双手举起,表示自己的手现在已经离得她远远的,好叫她安心。

  他的脸上虽然依旧挂着温润的笑容,可是他的心里却像被人狠狠的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她还是如此的抗拒自己,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能重回到那晚两人温馨的相对而坐,琴瑟相和?

  “世子殿下今日来我这里,有什么事?”依旧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楚青若换了个地方坐下来,继续缝着手里的小衣服。

  “无事,就是来看看你和孩子。”失落的百里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中有些沮丧。

  “那世子殿下已经看过了,我们一切安好,世子殿下请回吧,请恕青若身子不便,就不远送了。”

  “……”百里晟暗叹了口气,“那,我过几天再来看你们,你,好好歇着。我,就先走了。”

  在楚青若这里碰了一鼻灰的百里晟,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明华宫里。一进门,便看见甲方领着神形憔悴的乙方,双双的跪在了他的寝室之外。

  “殿下。”乙方低着头虚弱的行了个礼。

  “嗯,你来啦?身上的伤没大碍吧?”百里晟站在屋檐下,背对着他们。

  “多谢殿下关心,小人已无大碍。”

  “那就去吧,好好歇几天,过段日子,跟本王一起随父王围猎。”

  “是!”

  走进寝室,朴英急忙上前替他更衣:“殿下,您又上楚姑娘那里去啦?”

  百里晟不做声。

  “不是奴婢多嘴,那楚姑娘真是个不识好歹的。她都不知道您再背后都为她做了多少事情,她才能先跟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养胎。”

  “闭嘴!那是本王的事,那容得到你来置喙!”百里晟薄怒。

  朴英连忙跪下:“奴婢就是为殿下感到不值,今天就是殿下要杀奴婢的头,奴婢也要把话说完!

  您为了楚姑娘,将后院的一众嫔妃都得罪了各遍,您知道现在那些嫔妃背后家族势力对您有多不满吗?

  还有,王上那里几次三番的暗示您将楚姑娘尽快的处置了,您就这样一直装疯卖傻的拖着,朝中的大臣们现在对您也是心有嫌隙,就连大院君对您也心生了不满,您可知道?”

  “够了,你给本王滚出去!滚!若你在多说一句,本王马上杀了你的头!你信不信!”百里晟将扇子一亮,直指朴英的咽喉。

  朴英仰着头,放声大哭:“殿下,我的殿下,你这是忘了老王妃是怎么死的了吗?奴婢可是一刻也不敢忘呀,殿下,殿下!”

  “甲方,乙方!”盛怒中的百里晟喊来了甲方乙方,“把这个狗东西个本王拉出去!”

  甲方乙方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声不响的一左一右拉起朴英边往外走。

  朴英仍在不甘心的大叫着:“殿下,殿下!”

  百里晟望着忠心的朴英这般的以死进谏,心中一阵烦躁。现在的局面他当然清楚。但是他还需要点时间,还有一个时机。

  其实不用朴英提醒,他也早已经部署好了一切。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他可以一举将所有的问题,统统一次过解决掉。

  只是,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这颗棋子还有别的用处,至关重要的用处!所以他不能让这颗棋子死,至少不是现在!

  次日清晨,早朝归来的百里晟,从袖子里拿出一张请柬,恼恨的扔在了桌上。

  这张请柬是下朝的时候,大院君命人悄悄的送到他手里的。他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大炎楚青若姑娘’的字样。

  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桌案,百里晟只觉得自己的心头邪火猛生,好你个大院君,为了保住你和你孙女的富贵,竟把手伸到九世子府的后院来了!

  简直欺人太甚!

  “甲方!”扬声将甲方叫进了书房,百里晟用力地扇着扇子,努力的想要将因为怒气而升高的体温降下去。

  “小人在,殿下有何吩咐?”甲方诚惶诚恐的跪在他寝室外回话。

  “去,去大院君那里禀报一声,就说楚姑娘有孕在身,身子不舒爽,不能前去赴宴!”他的大手一挥。

  甲方楞了一下:“这……”

  “怎么,你有异议?”忍不住额头的青筋直跳,百里晟没好气的问道。

  朴英见状,也过来跪在甲方身边:“殿下,大院君既然发出了请帖,指明了请楚姑娘去赴宴。若是姑娘不去,只怕大院君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若殿下执意这般的维护,只怕反而要给出楚姑娘招来杀身之祸呀!”

  “难道你们都看不出来这是醉温之意不在酒吗?这就是场鸿门宴,她去了,还有命回来吗?”忍不住要跳脚。一个两个都这样的来逼他!就像当年逼死他母亲这般。

  正因为如此,他越发的不能妥协!

  一个不顺心便这般逼他,大院君进一步,他就要退一步,难不成那老家伙还想连他这个世子都摆布了不成?

  朴英几乎就要哭出来了,这个大院君可万万不能得罪啊,要知道,这门婚事,可是老王妃用自己的死和老王上交换来的啊!

  当年老王妃刚到世子府,还没安顿下来,便第一时间秘密的和老王上见了面。

  见面以后除了叙旧,老王妃对老王上提得唯一要求,便是为刚刚成为世子不久的殿下,找一个能让他在宫里站稳脚跟的靠山。而这个靠山非大院君莫属。

  老王上虽然答应了,但同样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那便是老王妃必须死!

  老王妃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没几天,她便收到了宫里来的密旨,含笑自尽了。之后,老王上也信守了承诺,将大院君心爱的孙女,赐婚给了世子殿下。

  从此,九世子府有了大院君做靠山,这才在宫里慢慢的站住了脚跟。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