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

第一百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

  所以,大院君是绝不可以得罪的。

  朴英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向百里晟说着当年的事情。

  百里晟的脸色一片灰暗,想起母亲为他所做的一切,他的心里开始退缩了。

  可是,他不甘心,眼见着楚青若已经走进了他的生活,就叫他就这样轻易的放手,他又如何甘心?

  百里晟突然灵光一闪:“甲方,快,叫李姑娘装扮装扮,今晚和我同去赴宴。”

  “可,大院君请的是楚姑娘……”朴英心里似乎明白了世子殿下想要李代桃僵,可这样,行得通吗?

  “叫她打扮的漂亮点!”百里晟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喝彩了。

  甲方领了命令直奔李娇的院子去了。

  李娇收到甲方的传话后,自是喜不胜收。连忙命人给自己梳妆打扮,等她将自己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满脸笑容的百里晟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阿娇,你今天真美。”望着一头珠翠,俗不可耐的衣着,百里晟却依旧违心的夸赞着她。

  “殿下,怎么好端端的竟有人请我赴宴?”一边喜滋滋的照着镜子,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的李娇好奇的问道。

  百里晟转了转眼珠子,然后从背后“深情”的抱住了她:“是我不好。”

  李娇转过身子诧异的望着他。

  百里晟面带了几分内疚的对她说道:“今日宴请你的,是我那王妃的老祖父。许是知道我宠爱与你,冷落了他的孙女,名为宴请,实则是找你去,想找你的晦气。”

  李娇闻言大惊:“啊?这……那你还要我去?这……”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惊慌。

  百里晟似乎看出了她的害怕,用力的抱紧了她安慰道:“别怕,我会陪你一起去的。他再怎么为难你,总要给我留几分面子的。”

  李娇有了他这句话,便如吃了定心丸一般,原本就有几分泼辣的性子,此刻再无顾忌:“嗯,有你在,我才不怕他呢!”

  “这才是我的好阿娇。装扮好了吗?”百里晟欣慰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好了。”

  “那我们走!”

  看着李娇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百丽在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

  大院君府

  百里晟的马车,在大院君府的门前缓缓的停下。门口的侍从见是九世子驾到,忙不迭的打开门,飞快的进去传报。

  不一会儿,从里面走来了一位年逾六十,白发苍苍,却满脸严肃,甚是威严的老人。张恩淑的爷爷,张京泰。也是大墨国唯一的异性王族。

  老人神情不善的走到门口,对着百里晟行了一个礼之后,便把目光聚集在他身后的李娇身上。

  “哼!想不到大炎国的楚姑娘好大的架子,老夫请你过府赴宴,姑娘还要劳动世子殿下的大驾!”老头上来便给了李娇一个下马威。

  楚姑娘?李娇疑惑的看向百里晟。

  百里晟朝她使了个别说话的眼神,笑着开口替她向老头回复到:“大院君勿要责怪,今日本王闲来无事,刚好得知你这里今日设宴,便厚着脸皮过来叨扰大院君几杯薄酒,不知道,大院君欢不欢迎?”

  老头听他话中尽是维护之意,不免面色难看了几分:“哼!世子殿下大驾光临,老夫又怎敢不欢迎。”

  百里晟闻言,立刻笑着打蛇随杆上:“那,大院君,我们进去坐下在慢慢叙如何啊?呀……今天的天气可真让人不爽快。”

  大院君无奈,只能一拱手:“那就里面请吧!”转身,气呼呼的走在了他们的前头。

  跟在百里晟身后的李娇,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的问道:“他怎么叫我楚姑娘啊?”

  百里晟也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回复她:“我给你用了假名,骗他的。”

  单纯的李娇不疑有他,偷偷的捂着嘴偷笑。

  三人进到房中,大院君招呼了他们坐下以后,击掌传膳。

  酒菜送来了以后,挥手屏退了下人,百里晟连忙上前给给老头满上一杯,然后自己端起酒杯,先发制人的敬了老头一杯:“爷爷,孙女婿敬你一杯!”

  老头端着架子,不予理会。

  百里晟也不恼怒,一口气将自己杯中的酒一干而尽,然后又连干了两杯,三杯为敬,大墨的酒桌规矩。

  老头见他喝完了三杯,才不情不愿的端起酒杯咪了一口,然后将杯子重重的放在了桌上。

  本来今日他宴请着大炎国女子的目的有两个。

  一是想看看,究竟是怎么样一个倾国倾城,竟可以将九世子迷得如此神魂颠倒,放着自己那个如花似玉的孙女都不要,天天的和她厮混在一起。

  二便是想找机会除掉这个阻碍他孙女前途的祸害,为他孙女以后能顺利地成为大墨的王后铲平道路。

  不料,今日他所有的计划都被打破了。

  一来是这女子并没有传闻中说的那么传奇。叫他看来,根本和他的孙女没法比,简直不在一个等级上的。相貌平庸,身材一般,就连气质,穿着,举止,都是下下之乘,就这样的一个女人,即便是扔在妓院里都算不得出彩,哪里还需要他费心思对付!

  二来就是百里晟的突然来到,打破了他的计划。虽说百里晟言语间对这个女子还是非常维护,但对于阅人无数的他来说,不难看出,这位世子殿下对这女子的淡淡疏离和眉宇间不经意露出的厌烦。

  张京泰不禁心下暗暗纳闷,难道是自己的孙女想多了?就这样的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成为她的障碍?又或者,世子殿下是另有隐情?

  就这样,老头一边一言不发的吃着喝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暗暗中观察着百里晟和这位“楚姑娘”之间的互动。越看越觉得疑点甚多。

  终于,酒过三巡,老头按奈不住,向“楚姑娘”发动了“攻击”:“咳!楚姑娘,请问姑娘家住大炎国何处?”

  被问了个措手不及的李娇不安的向百里晟看了过去,就见他笑着端起了酒杯:“爷爷,她是大炎国定海县一位捕头之女。”

  老头:“哦~捕头之女。那姑娘,你又是为何到墨国来。”

  “我……”李娇还未开口,又被百里晟打断:“爷爷,我与她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她愿意随了我在大墨生活。”

  “我没问你!”老头吹胡子瞪眼。

  “爷爷,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不过,她现在可是有身子的人,能不能让她先回去,孙女婿陪你一醉方休,这样还不成吗?”

  百里晟话中有话,老头哪里会听不懂?一向老奸巨猾的他,看了看的李娇,又看了看百里晟神色不明的表情,心下了然:“也好,我们也很久没有秉烛夜谈了,这样,那就请楚姑娘先回吧。”

  李娇暗地里松了口气,也为百里晟这般的维护感到万分感动,站起来行过了礼,转身随着甲方离去。

  目送着她走远之后,百里晟这才收起了刚才那张嬉皮笑的的表情,换上了一张隐晦严肃的脸,端坐在那里,等候老头问话。

  老头一见他神色转变如此之快,以为果真被自己猜中了,其中果然有隐情:“世子殿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百里晟放下了手里的杯子:“爷爷,我想你也该也听说了她的真正身份吧?”

  老头额首:“她当真是大炎国将军之妻?”

  “正是!”

  “那你将她带来我们大墨,却是为何?”

  “爷爷,不瞒你说,大炎如今朝堂动荡,边关防守松懈,我觉得现在正是我们大举兴兵的好时机。我将她带来,正是为这件事做筹谋。”百里晟故意狡猾的一笑。

  果不其然,老头果然上当了,又惊又喜的问道:“哦?那你是打算将这步棋用在何时?何地?如何的使用?”

  百里晟:“边关大战之时,连玉镇!挟天子以令诸侯!”

  “哦,那这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老头在从他孙女那里知道了一切,却还是明知故问。

  百里晟有哪里会想不到这一层:“爷爷不是都知道吗?这孩子是不是我的,还需要问吗?”

  这下老头安心了:“呀,我说你小子啊,事情归事情做,可你自己的子嗣也要抓紧啊!恩淑可是我的宝贝孙女,我可是见不得她受半点的委屈哦!”

  百里晟嬉皮笑脸:“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恩淑青春美貌,我欢喜都还来不及,怎么会让她受委屈。”话锋一转,“只是,后院要雨露均沾,她做得王妃,这样的事情,我也是不能控制的呀,爷爷,你是过来人,你应该最懂我的处境了,是不是?”

  老头绷着脸瞪着他,瞪着,瞪着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啊呦古,你小子啊,哈哈哈,不要说这个了,爷爷当年也是年轻英俊过的啊,哪里会不知道。可是啊,毕竟你以后的王世子,是要从恩淑的肚子里出来的,你,呀,你给我加把劲!”

  百里晟像是忽然间变得很腼腆一般,端起了酒杯边敬老头,边带着几分羞涩的说道:“知道了,知道了,回去我就努力.”

  老头满意的端起酒杯,一口干掉:“哈哈哈!”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