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软硬兼施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软硬兼施

  老头干完一杯后,又问道:“那事后这女子,你打算如何处置?”

  百里晟:“任凭大院君处置……”

  老头满意的大笑起来,拿起了酒壶伸手给他满上:“啊呦古,我说你小子的酒量是越发的好啊,我这个老头子就快喝不过你了……”

  百里晟:“爷爷说的哪里话……”

  两人时不时响起的笑声,从大院君的府上传了出来……

  晚间,微醺的百里晟在朴英的搀扶下,一步三晃的来到了楚青若的院中。推开门,见到她正独自坐在地炕上,望着天空发呆。

  他轻轻走了上去,从后面环抱住她。

  “你!你又喝多了?”

  楚青若被他吓了一跳,一身的酒气熏得她连忙用手捂着鼻子,挣脱了他的怀抱,站到离他最远的地方去。这人,每次喝多都要来她这里闹上一闹。如此的纠缠,着实可恨。

  “我是醉了,我是因你而醉……”

  百里晟被她推开后,竟索性无赖的躺在了地上,单手支着头,侧着身子,醉眼迷蒙对着她勾唇一笑,魅惑横生。

  被他瞧的有些局促的楚青若,有些惊慌,又有些薄怒:“你又说胡话了,你快走,我要歇息了。”

  “不,我走不动了。今晚……在你这里歇下。”摆出了一个妖娆的姿势,百里晟伸出了他的长腿,在楚青若的小腿上轻轻蹭了蹭。

  “你,你,混蛋!”她的脸瞬间的红了又白。做一个已经成了亲的女子,哪里不懂他这举动是什么意思。

  “我问过医者了,你已过了三个月坐胎的时间,应该……没问题的。”

  不知为何,今晚他就是特别的渴望她。自从她搬来明华宫之后,他已经极少去后院寻其他的嫔妃,更别说过夜了。

  正值壮年的百里晟,觉得自己胸口的那把火,今晚烧的特别的旺盛,特别的让他难以抑制。

  “你,你……”楚青若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

  是自己太过笃定了吗,吃定了他斯文有礼,绝不会做下那般龌龊的行径。可是自己却忘了,他毕竟也是个男人,一个虎狼之年的男人。

  “青若,你就答应了我吧……”

  耳边如孩子般的软泡硬磨之声响起,楚青若方如梦初醒,左右看了看,毅然的端起了架子上的水盆,毫不犹豫的泼了过去!

  哗一声,这可是真正的当头一盆冷水,直浇得百里晟不仅心里哇凉,就连身上都开始冷得发抖。

  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呀!咦西……你这女人!”。一瞬间,什么旖旎都没了,就连酒,也醒了几分。

  看了看自己湿漉漉的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的衣裳,百里晟铁青着脸看向对面的“罪魁祸首”。

  只见她一手捏着铜盆,一手插着腰,也同样毫不示弱的瞪着自己。因为生气而鼓起来的小脸,此刻像只小河豚一样,一起一伏。

  “你!你!”

  百里晟指着她,又爱又恨,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狠狠地骂她一顿,又或者是打她一顿屁股,还是该当做没事发生。

  望着她用铜盆挡着肚子的举动,他只得叹了口气,一甩袖子,悻悻离去。

  书房内,朴英见了如同落汤鸡一般走进来的世子殿下,不由得大惊失色,忙取来帕子为他擦拭更衣。

  “殿下,那楚姑娘如此这般的对您,您又何苦再去自讨苦吃呢?这后院里的嫔妃娘娘们,哪一个见到您去不是软玉温香,柔情万种的,您这是何苦……”

  百里晟的一声嗤笑,打断了他的“苦口婆心”:“她们?她们的软玉温香,柔情万种,那是给我的吗?那是给世子殿下的。”

  朴英不明白:“您不就是世子殿下吗?”

  “我是谁?我是李仁晟,明日若是来一个张仁晟,金仁晟,王仁晟一样也可以做世子殿下!”

  张狂的往书房的地上一躺,百里晟挥开朴英为他擦拭的手,喃喃自语。

  “殿下,您醉了。”

  可不是醉了吗?这世子殿下岂是阿猫阿狗都做的!

  朴英只当他喝醉了胡言乱语,伸手取过了一床被子为他盖上,然后轻手轻脚的退出了书房。

  姗姗来迟的春天,终于在百花的盛邀下悄悄地来了。楚青若坐在阳光温暖惬意的院子里,满脸幸福的抚着自己已经明显隆起的肚子。

  “青若!”百里晟那略带磁性的嗓音又不合时宜的响起。

  楚青若闻声,忍不住暗暗皱了皱眉。

  “青若,今日春光正盛,不若我带你去踏青吧?”百里晟子上次醉酒求欢被拒,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她的院子里走动了。

  楚青若正在庆幸她终于可以的一段时间的清净时,这缠人的男人又来了。

  “我可以说不去吗?”

  “马车都已经备好了,青若,就同我一起去走走吧。”

  看,果然容不得人拒绝不是?

  “既然这样,那就走吧。”楚青若扯了扯嘴角,她可不相信他会那么好心带自己出去散心,定是又打着什么主意了吧?

  坐上了马车,一路行至风景优美,湖光山色的赤江边。

  百里晟跳下马,快步走到马车边,伸出手,将楚青若扶了下来。

  今日出门,他竟未带任何随从。单只有驾车的车夫,与他两个人。在外人眼里看来,当真就像一对寻常赏花踏青的年轻夫妻一般。

  望着滚滚的江水,楚青若深吸了一口气。自从住进了百里晟的九世子府,她便像一只被关进了奢华牢笼的金丝雀,有翅难飞,不得自由。难得来到这青山绿水间,吹着江风竟说不出的惬意。

  “青若这里风大,我们去那边坐坐吧?”远处的百里晟,拂开了被风吹乱的发丝,向着她喊道。

  楚青若回头,凉凉的勾了勾唇,一手捧着肚子,小心翼翼从乱石堆上走了下来。

  “走,那儿有座避风的亭子。”像个开朗的大男孩一般,百里晟一指不远处,对楚青若伸出了手。“地上都是石头,来,把手给我。”

  默默低着头,小心的看着地上的路,走着的楚青若又一次无视了他的好意。“无妨,我小心着点就好了。”

  悻悻的收起了手,百里晟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先前的笑容,若无其事的跟在她身后,走进了亭子。

  楚青若走进亭子,拢好了被风出乱的发髻,百里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件挡风的斗篷,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肩上:“穿着,别跟我置气,江边风大,别受凉了。”

  抬头看向他拳拳关切的目光,楚青若低下头,拢了拢身上的斗篷:“嗯,那……多谢了。”

  “爹……娘……我有小宝宝啦!你们好吗?……”

  江边传来一位女子对着赤江大声喊叫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耳熟。

  楚青若往声音传来之处,抬眼望去。

  只见一位同自己差不多年岁,身穿一身略显宽大的水蓝色衣裙的女子,正两手拢在嘴前,向着赤江大声的呐喊。

  “爹……娘……女儿想你们!……”狠狠地呐喊过几声,蓝衣女子发出了一阵痛快的笑声。

  “娘娘,江边风大,我们回府吧?”一位身穿花衣,宫人模样的女子走上前,恭敬的说道。

  “哎!难得出来走走,那么早回去做什么!”蓝衣女子不悦的转过身来,对着宫人模样的女子说道。

  “阿毛!”楚青若看清了蓝衣女子的相貌后,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不敢相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哦?青若竟还认得出李姑娘?”

  百里晟故作出惊讶的模样,一脸戏谑的看着远处的李娇对楚青若说道。

  “你!”楚青若心里冷笑,果然做不到半盏茶的好人,狐狸尾巴又露出来了。张嘴便要喊道:“阿……”

  百里晟长指飞快的在她的脖子和后背上一点,楚青若便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定定的站在那里不动了。

  知道自己被点了穴,她愤怒的瞪圆了眼睛,看着身边这个依旧笑得像大男孩一样开心的混蛋。

  “青若想问什么,尽管问我便是了。如今李姑娘也和你一样,身怀六甲,你若是这般冲上前去,拉着她问东问西,若是惊动了她的胎气,那可就不好了。”

  百里晟“好心”的提醒她道。见她两只眼睛瞪了又瞪,不禁失笑。

  李娇身边的花衣宫人悄悄的回过头,往亭子方向看来。百里晟与她目光相对,朝她挥了挥手,宫人微微点头,然后转身哄着李娇快速的离去。

  站在亭子外,目视着李娇的马车走的没有了踪影,百里晟这才回到了亭子中,伸手解开了楚青若的穴道。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散了百里晟脸上的笑意。

  “果真是个大大的惊喜!真是多谢你了,晟、先、生!”这下她终于知道了,当日他说的“惊喜”是谁了。

  毫不在意的抚了抚被打的脸颊,百里晟满不在乎的朝她笑了笑:“李姑娘可是自愿随我来大墨,我可没有对她使什么手段。”

  “你胡说!我和阿毛从小一起长大,且不说她是什么心性,就是他爹娘,大哥二哥都不可能会同意她随着你来大墨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