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贼心不死

第一百八十七章 贼心不死

  金敏喜踩着愉快的步伐走进了张恩淑的寝室,在进门的那一刻,忽然又如同变了个人似的,戚戚哀哀,唯唯诺诺的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道了一声:“王妃娘娘。”

  张恩淑不知,只当她与自己同仇敌忾,亦是为那小贱人之事烦恼哀怨:“进来吧!”

  进得寝室坐下之后,金敏喜一言不发,只暗暗的观察着张恩淑的神色,见她眉宇间亦有淡淡的愁容和薄怒,这才缓缓的开了口。

  “王妃娘娘唤我来,莫不是大院君那里有什么指示?”

  指示?能有什么指示?爷爷只叫人传话给她,叫她放宽心,那贱人对她构不成威胁。这叫什么话?世子殿下已经终日与她厮磨在一起,这还叫构不成威胁?

  “爷爷今日公务繁忙,指示倒是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金敏喜知道她沉不住气了,却也没有和她抬杠,只乖乖的顺着她的话问下去。

  “不过,我们就这么坐以待毙了吗?”张恩淑脸色一沉。

  金敏喜故作满脸愁容:“那我们还能怎么办,殿下如此的维护与她。上次我宫里的事情,娘娘也不是不知道,那天,可真把我吓坏了,我是再也不敢招惹那贱人了。”

  张恩淑闻言,越发的妒恨:“如今她无名无分的便已经是这样,若有朝一日她生下个男孩,这世子府还有我们的位置吗?到时候,只怕是我这个王妃娘娘也要让位给她了!”

  “那……娘娘可有主意?”

  “我确实有个主意。不过这个事情只有你能办。”

  “什么主意?”金敏喜决定豪赌一把,若不将这个贱人铲除掉,她有感觉,将来她一定会彻底失去了世子殿下心中,那仅存的一点点位置。

  “好!”

  “那你附耳过来……”

  *

  自那日悬梁之后,整个明华宫后院的宫人和内事都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照看着楚青若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生怕一个不小心让她有了闪失,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

  “夫人。”

  不知何时开始,他们便开始唤她夫人,楚青若也懒得去纠正他们,反正也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夫人,这是刚熬好的骨头汤,您喝一口吧!”

  楚青若望着那油腻的肉骨汤,胃里一阵翻腾。“不用了,我心在还饱得很。”

  “请娘娘一定要喝一点,这可是奴婢们熬了许久的汤水,对您和您肚子里的孩子大有好处的。”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先放着吧,一会儿我饿了再用。”

  内事们如蒙大赦。

  到了午间,崔洪为楚青若上了膳食之后,小心翼翼的为她一一试食。不料就在用过那碗汤水之后,他中毒了!

  汤水有毒!

  很快便惊动了百里晟。

  百里晟怒气冲冲赶来的时候,楚青若的院子里,所有的宫人内事,满满当当的跪了一院子。

  各种哭泣、求饶、喊冤声充斥在她的耳中。

  “怎么回事!”他的脸色铁青。为什么在他的明华宫,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朴英!你怎么当的差!”

  朴英冷汗淋漓:“殿下,是奴婢失职,请您责罚。”

  “起来!本王要你在三天之内,将这个下毒之人找出来。若是找不出来……”百里晟轻轻地瞟了他一眼。

  朴英心里明白,找不出来,只怕是他的日子也要到头了。

  “是!”

  楚青若望着因为她而受到毒害的崔洪,一张稚嫩的脸此刻毫无人色的静静地躺着。一旁的水盆中全是他吐的血,触目惊心。

  幸亏她在他刚刚毒发的时候九给他服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宋修竹给她防身,能解百毒的解药。不然以那汤水中的毒药药性之剧,他只怕是早就没命了。

  所有的内事宫人都冷汗淋漓,今日若不是这小子,恐怕他们所有的人都活不成了。感激之余,他们也都自告奋勇的,向朴英积极配合的提供所有的他们知道的线索,不管有用没用。

  很快下毒之人,便被揪了出来,送到了百里晟的书房。

  “就是你下的毒?”百里晟看着地上跪着的一名,长相普通,毫不起眼的宫人冷冷的问道。

  那宫人大约二十八九岁的样子,瘦骨嶙峋,身子微微发抖,跪在那里看起来有些单薄。“回……回殿下,奴婢,奴婢冤枉!奴婢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毒害夫人啊!殿下明鉴啊!”

  宫人矢口否认,并喊起了冤。

  朴英不等百里晟开口,便怒不可遏的反驳了她的话:“冤枉?那你怎么解释从你身上搜到的药包?”

  宫人狡辩:“那……那定是有人栽赃嫁祸奴婢的啊,殿下,大总管!奴婢真的是冤枉的啊!”

  百里晟闻言冷笑了一下:“朴英,你这大总管做事,向来只是靠耍嘴皮的吗?”

  朴英尴尬的诺了一诺,马上扬声:“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待下去严刑拷问,看看是她的嘴硬还是咱们的刑具硬!”

  宫人惊恐的往前爬了几步,一把抱住了朴英的腿:“朴管事,我真的是被冤枉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朴英冷哼一声:“带走!”一掉踢开了她。

  很快,院子里便传来了那名宫人收到严刑拷打的惨叫声,要不了多时,挨不助刑的她,便招供了。

  原来,那日金敏喜被张恩淑叫了过去,她叫金敏喜去寻她未成嫔妃之前的相交甚好的小姐妹,如今在明华宫当差的春玲。

  假装思念殿下,为了能偷偷亲近殿下,重新得了他的宠爱为由,骗她与金敏喜换了衣裳,让她混进明华宫亲自给楚青若下毒!

  起初,金敏喜也是不愿意冒这样的风险,她只是个无权无背景的普通嫔妃,无论谁当这个世子府的女主人,都不可能轮到她。

  可是一想到,殿下原本不给任何女人的心,如今全落在了那贱人一人身上,她就心有不甘。

  凭什么?她与殿下在年少时便相互扶持,营营汲汲的走到了今天,殿下的心中原本除了世子府的女主人,便是将她看的最重的。

  可那贱人一来,她与他那么多年的感情一夕间便化为了乌有,这叫她如何没有危机感,又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除掉那个小贱人,即能为保住自己的位置铲除障碍,也能让张恩淑彻底的被自己拉拢,更能为世子殿下扫平将来可能被人当做,谋逆大罪构陷的把柄,一举多得。若能换得殿下幡然醒悟,她便能得了后半辈子最大的实惠!

  犹豫再三,她终于还是决定背水一战!

  偷偷地换了春玲的衣裳混进了明华宫,刚好远远地看见一名内事正在劝那贱人用汤水。而那小贱人却矫情造作的故作姿态,将汤水放到了一边,说是一会儿再喝。

  一会儿再喝?哼哼!正是天赐的好机会!

  趁着明华宫众人正在忙着午膳的时候,金敏喜偷偷地将药粉撒进了那碗汤水中,并趁乱将这碗汤水混进了送膳人的手上。

  不料,世子殿下竟如此看中这个小贱人,无名无分的,竟享受着王妃的待遇,还有人为她试食!

  看着试食的小内事迅速毒发,金敏喜心知不妙,连忙将身上剩下的药包悄悄地藏到了衣服内的夹层中,又将衣服还给了春玲,这才有了朴英在春玲身上发现了下毒的药包一事。

  受了刑的春玲终于将金敏喜的事情招供了出来,朴英将满身血迹,奄奄一息的她提到了百里晟的面前,征求他的意见接下去该怎么办的时候,百里晟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眼神。

  原以为上一次的警告能使她安分一些,想不到这才隔了多久,她便又整出这么多的幺蛾子来,看来自己与她的缘分怕是要到头了……

  “朴英,带路!去喜嫔宫中!”

  “是!”

  金敏喜正在宫里惶惶不可终日,心中多少带着几分侥幸希望这件事情不要那么快被发现。可是,很遗憾。似乎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她,随着朴英的一声唱喏,百里晟已经大步的走进了她的寝室。

  “殿……殿下,今日……怎……怎么得闲来我这里走动?”金敏喜强颜欢笑,心知自己的这场豪赌,赌输了。

  百里晟也不去看她的脸色,只一派随意的环视着她的寝室。

  金敏喜的寝室,所有的用品样式简单朴素,乍看之下略有些清贫,也很低调。可细看,所有东西的材质竟用的比王妃张恩淑的都还要名贵许多。

  看来自己这些年可真是小看了她了!

  回府以后自己一直小心提防着张恩淑会对楚青若下毒手,没想到自己千防万防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疏忽了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甚至在积极的眼中有些卑微的女子。

  “怎么?本王来,喜嫔竟连一杯茶水都舍不得奉上吗?”百里晟笑的如春风和煦,金敏喜的心中却是心惊肉跳,惶惶不可言表。

  她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哪,哪里的话,快,快给世子上茶!”搞不懂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只得仓皇的叫宫人上了一杯茶,双手奉上。

  看着她微有些颤抖的手,他故作惊讶的问道:“喜嫔,你的手……何故都得这般的厉害?”

  金敏喜心中一慌,失手打翻了杯盏:“这……殿下……恕罪。”

  “无妨,再沏过一杯便是。”他笑眯眯的扶起了她,“喜嫔可是身体不适?本王看你脸色甚是难看。”

  “并……并无不适,多谢殿下关心。”金敏喜越发的紧张。

  “哦!既然喜嫔身体并无不适,那就收拾一下东西,跟朴英去吧!”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