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院君之怒

第一百八十八章 院君之怒

  闻言,金敏喜猛地抬头,大惑不解的看着百里晟:“收拾东西?殿下这是……”这是要她去哪里?

  朴英在一旁收到他的眼色,替他回答了金敏喜的疑问:“世子殿下有令,喜嫔娘娘即日起搬至城郊大营花帐内居住,永不复入府!”

  什么?花帐?那,那不是军中的军妓居住的地方吗?永不复入府?这是要她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了,是吗?

  不,不可能,是不是自己听错了?金敏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百里晟看着她一脸错愕的表情,不禁失笑:“怎么?喜嫔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了?”

  这下金敏喜彻底听清楚了,连忙伏倒在地,痛哭流涕的抱着他的腿,哭问道:“殿下,殿下,莫非你真的要为了那个贱人,这般的作践与我吗?殿下,我这么做可也都是为了殿下您的前程啊!”

  不,不,她不去那里,她宁可死也不要去那种地方!

  “阿姐啊!你可还记得当年母亲被逼死的时候,我曾经说过一句什么话吗?”

  百里晟瞟了一眼地上已经泣不成声的女人,凉凉的问道。

  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叫过她阿姐了。

  这一声阿姐,使他们两人在这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青涩的往昔,她带着他放风筝,坐在草地上一起吃着她亲手做的点心。他领着她望着远处高谈阔论,描述着自己心中对未来的设想!

  可惜,这样的日子,早已经回不去了。

  金敏喜抖着嘴唇:“记,记得……”

  “当时我是怎么说的?”

  “殿下当时说,说,今生今世,决,决不再受人要挟……”金敏喜越说越小声,她的心也随着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凉。

  是啊,她怎么忘了,自从老王上逼死了老王妃之后,世子殿下便立下了重誓,此生哪怕化身修罗也绝不在受任何人要挟,他,最痛恨的便是被人按着头行事!

  收起了眼泪,她开始冷静下来,出奇的冷静:“殿下,我所做的一切,真真实实是为了殿下。殿下不信我也无可辩解。只是,殿下,我与你这么多年的情谊,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一个发配花帐,人尽可夫的结局吧?”

  “你不说起那么多年的情谊倒也罢了,你既然一再的提起,那我且问你,若今日我不是世子殿下,而只是一个平凡的贩夫走卒,你,可还会为我尽心如此吗?”百里晟眯了眯眼睛,决定给她最后一个机会。

  可惜,金敏喜似乎并不懂百里晟的心思,听闻他问出这句话,便立刻毫不犹豫的点头:“会的,殿下,我,我一直都深爱着你啊!就算你不再是世子了,敏喜也会永远追随着你的啊!”

  百里晟笑了,机会,我给过你了,可惜你没有抓住。

  深爱着我?却为何连我心中最渴望什么都不知道?若是你真的懂我又怎么会对我心心念念的女子痛下杀手。你爱的终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世子殿下,而不是我,这个一无所有的李仁晟!

  你怕,你怕她抢了你在我心中位置,你怕,你的荣华富贵被她摧毁。

  可是,你哪里知道,哪怕你告诉我,不会,我只爱那个身份显贵的世子殿下,我都会放过你。

  因为,最少你对我说了实话!

  可惜了……可惜了……

  “好了,你随朴英去吧!”他微笑着说道,仿佛在劝她去踏青一般温柔。

  金敏喜绝望了:“殿下,你当真要如此绝情?”眼泪忍不住簌簌的往下掉落。

  朴英在一边劝慰道:“走吧,娘娘。若不是念在那么多年的情谊,娘娘的性命怕是早就已经没有了!”

  “哈哈哈,是吗?原来那么多年的情谊还可以换来我不死!哈哈哈!”金敏喜彻底的崩溃了,她疯狂的笑着。

  “百里晟,你如此对我!我诅咒你!诅咒你永远得不到那女子的青睐,永远求而不得,就像我一样!你们的感情绝不会开花结果,绝没有好下场!我诅咒你!哈哈哈!

  朴英见百里晟脸色骤变,连忙出声呵斥道:”住口!竟敢辱骂世子殿下!来人,娘娘疯了,快将她拉出去,送到花帐去!“

  一众胆战心惊宫人和内事趁着百里晟还没发做之前,赶紧的将她拉了出去。就听疯癫的金敏喜一边被拉着出去,一边疯狂的大笑:“哈哈哈,我诅咒你,哈哈哈,我诅咒你!哈哈哈!

  等金敏喜寝室中一众人退干净后,百里晟再也按耐不住,大发雷霆的砸碎了房内所有的东西,朴英缩着脖子跪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

  金敏喜的话如同揭了百里晟的逆鳞,让他鲜血淋漓,痛不欲生,却又心有不甘。他不信,他偏不信,就算此生与她纠缠。哪怕是磨,他都要将她磨到自己的身边来,绝不放手!

  张恩淑在宫中收到了金敏喜疯了的消息,不由得大吃一惊。虽她一直和自己面和心不合,可在对付楚青若这件事情上,她们却是坐在一条船上的。

  想不到世子殿下竟对这样一个跟随了他多年的老人,都这样毫不留情,看来他对那女人是真的动了真情。

  爷爷都在干什么呀?事情都已经闹成这样了,他怎么都还没有危机感,居然还叫自己放宽心。不行,她要在去找爷爷一趟,无论如何都要叫爷爷重视起来。

  隔了几日,张恩淑借着上街的名义,悄悄地回了大院君府。

  “爷爷~”一进门她便对着张京泰撒起娇来。

  “爷爷,早知道恩淑一出嫁爷爷就不再疼恩淑了,恩淑宁可一辈子不嫁,一直都陪在爷爷身边,省的像现在这样,舅舅不理,姥姥不爱的。”说着便甩了张京泰的手,坐到一边胡乱的踢起脚来。

  张京泰早年丧妻,膝下就张恩淑的父亲一个独子,所以等张恩淑的父亲成年之后,便给他娶了不少的妻妾,为他开枝散叶。

  结果张恩淑的父亲也是争气,一连生了六个儿子。这下物以稀为贵,张恩淑的出生,反而让他视若珍宝,疼爱有加。所以也惯出了她从小骄横霸道,任性天真的性子。

  “哎呦古,我的小宝贝啊,爷爷哪里有不疼你啊?你说,你要天上的星星,还是月亮?爷爷马上命人给你摘下来!”

  “我不要星星月亮,我就要我的殿下哥哥!”张恩淑踢着腿,甩着胳膊哭喊道。

  “哎……这个……小宝贝啊,你不要着急嘛,等世子殿下处置好那个女人,自然会回心转意,看到我们可爱的小恩淑的美貌和好处的。”

  张京泰很为难,一方面他希望自己的孙女能永远的像个孩子一般,活得天真快乐。另一方面又希望她能将百里晟这个,很有希望成为未来的王上的男人,紧紧的攥在手里,为自己所用。

  所以面对张恩淑的哭诉,他只能一边活着稀泥,一边安慰着她。

  ”爷爷,你是老糊涂了吗?你还不明白吗?世子殿下根本不可能会处置那个女人!你知不知道,前几日,他将要毒害那女人的喜嫔都逼疯了,送进了军营的花帐里了!你孙女的王妃之位早晚也要保不住了,你,你还在那里老神在在!”

  “什么?他真的这么做了?这怎么可能?”张京泰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明白,以百里程这样的相貌性情,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为了一个这么普通平凡的女人,做下这样糊涂的事情的人啊!

  “什么不可能?不信派人去世子府打听,看看我有没有危言耸听!”张恩淑以为爷爷不相信她说的话,气鼓鼓的说道。

  “不,不,爷爷相信你说的,只是爷爷想不明白,那女人长相如此平庸,粗鄙,这世子殿下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竟被她迷得如此神魂颠倒?”

  “哈?她长相粗鄙?爷爷你的眼睛是瞎了吗?连一个人好看难看都看不出来了吗?”张恩淑不禁有些怀疑爷爷是不是真的老了,眼睛都不好使,连美丑都分不清了。

  “不粗鄙?”

  “废话!世子殿下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粗鄙的丫头?你瞎,他可不瞎!”

  “很美?”

  “是……挺美的啦,就比我差一点点。”张恩淑很不愿承认楚青若的长相在自己之上。

  “莫不是我真的老眼昏花?”张京泰不禁开始自我怀疑。“这样,恩淑,你马上回府,让人画一张那女人的画像来!”

  “爷爷,你不会是……”也看上那个女人了吧?张恩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心想。

  “哎呦古,爷爷都这把年纪了。叫你去你就去,别胡思乱想的。”张京泰敲了她一个脑奔儿,故意板起脸来。

  不久回到世子府的张恩淑,很快的命人,偷偷地画了一张楚青若的画像给张京泰送了过去。

  收到画像的张京泰,看了画中的人像之后,不禁勃然大怒。

  好你个百里晟,你竟敢如此的愚弄老夫!

  老夫一心一意的扶持你登上王位,不惜将最心爱的孙女下嫁给你!而你如今翅膀都还没硬,就敢却为了一个女人,怠慢我的孙女,这样的愚弄欺骗老夫!

  好!甚好!

  老夫当年能一手将你扶持起来,今日便能再扶持一个起来,大不了等你死了,我再为恩淑另寻一个好人家!

  哼!百里晟!我们走着瞧!

  扬声:“李管事!”

  “小人在!”

  “快,速拿着我的名帖,去六世子府上,就说老夫求见六世子!”

  “是!

  百里晟!你一定会为你今日所做的一切后悔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