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九十章 半真半假

第一百九十章 半真半假

  张京泰气笑了:“你这狗才,是打算睁着眼睛说下话吗?我早就看过恩淑给我画了一幅楚姑娘的画像。那女子分明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你这狗奴才却用这样的一个个姿色平庸的女子来糊弄我,世子殿下这样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朴英笑着上前:“大院君别急,你看!”

  说话间,就见坐在那里一直微笑不语的“李娇”忽然伸手从脸上结下了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赫然露出了楚青若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张京泰年轻时也是个相貌堂堂,风流之人,乍见揭下面具的楚青若忍不住心神恍惚了一下。

  只见她眉如柳,眼带春,唇似樱,面如玉。不笑时,像露中梨花,含羞带怯,欲语还休。一笑起来,又像芙蓉盛开,娇艳醉人。这一静一动之间,丝毫未受她身怀六甲的影响,依旧是那么的风情万种,媚态横生。

  想不到这女子竟比画像上不知美上多少倍,难怪百里晟为了她不惜甘冒风险,敢犯众怒。这般的容貌,自己的孙女恩淑,确实不能与她匹敌。

  他想将这女子占为己有,既可以消除了孙女的障碍,又能抱得美人归。 张京泰心思一瞬间百转千回,在肚子里转了好几遍。

  只是……

  这一举两的好事,百里晟肯轻易地放手,乖乖的双手将这女子奉上吗?

  唔……这事他得好好的盘算盘算。

  “大院君,请坐!”

  “楚青若”用南方女子特有的吴语软侬的声音柔声轻唤着他。

  大墨也是个看脸的世道。

  毫无意外的,张京泰的神色果然缓和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般杀气腾腾,怒意横生。而是换上了一张颇为和气的脸,客客气气的对她说了一句:“楚姑娘,客气了”便坐在了她的对面。

  朴英见状,识趣的为他添上了一杯酒。张京泰短期就被,朝“楚青若”举了起来:“楚姑娘,上次老夫多有无礼,还望姑娘不要介怀。”

  “楚青若”嫣然一笑:“大院君说的哪里话,小女出门在外,怕自己的容貌给自己带来诸多不便,所以刻意隐瞒了真实面貌,失礼了大院君,还望大院君见谅。”说着竟还站了起来,朝着他盈盈一拜,拜了下去。

  张京泰情不自禁的上前去搀扶:“姑娘这是哪里话,快快请起。”说话的同时,两只手便要搭上了她的胳膊。

  “咳咳!”随后了来的百里晟忍不住发出一声干咳。张京泰老脸暗红,马上收回了手,改为在空中虚扶了一下。

  尽管他心中知道,眼前的这个“楚青若”是他手下的一位易容高手假扮的,但见到别的男人眼中流露出,对她这般强烈的觊觎之色,百里晟的心中仍是感到不快。

  “殿下!”

  “楚青若”见他来了,如投林的小鸟一般,欢快的扑进了他的怀中,这真真假假间,百里晟忽生出恍如在梦中的错觉。

  要是她看见自己真的会那般的喜悦,该有多好啊!

  “咳咳!”张京泰也发出一声尴尬的干咳,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这样卿卿我我,他觉得自己杵在两人之间,似乎显得有些多余,心中忍不住生出几分嫉妒来。

  百里晟却是不理他,旁若无人的轻抚她的发鬓,温柔的问道:”你就快生产了,怎么还跑出来吹风?还不快去屋子里躺着!”

  “楚青若”轻噘樱唇:“整日的躺,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笑着刚要开口反驳她,百里晟就听张京泰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那个……既然楚姑娘就快临盆,那老夫也不打扰姑娘休息,老夫先告辞了!”

  “爷爷,这么快就走了吗?酒菜都备下了,不如用了酒菜在回去吧!”百里晟眼带笑意,不知是真客气,还是假客套的说道。

  “不,不用了,老夫还有要事!告辞!”

  不走?老夫留在这里看你们卿卿我我吗?

  哼!真是岂有此理!

  朴英收到百里晟的眼色,立刻高声唱诺:“送大院君~大院君请慢走!”

  送走了张京泰,百里晟放开了怀里的“楚青若”,端坐在椅子上。

  “楚青若”单膝跪在他面前,伸手抹下了另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眉眼间皆平凡无奇,但五官凑到了一块,却又是说不出的英俊好看的男人的脸来。

  “殿下!”这男人的声音也是出奇的好听。

  “嗯,公孙,这次你做的不错,顶着李姑娘的脸,面具底下还易了楚姑娘的容貌,这一招甚妙!这样一来,以后我再将李姑娘带出去,大院君想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起疑心的了。你立了大功,下去领赏吧。”

  百里晟满意的看着这位新招进来的门客,笑着说道。

  想不到自己的府上,竟还有如此多智谋的能人,真真是老天爷也在帮他。

  那名叫公孙的男人,低着头,眯了眯眼睛:“是,多谢殿下!”然后起身退了下去。

  朴英领着那名叫公孙的男子下去了以后,不多时,真正的李娇被两位宫人左右搀扶着,从另一处慢慢走来。

  远远地看见百里晟,备好了酒菜在自己的院子里端坐着,她不禁喜出望外:“殿下!”

  百里晟此刻的心情正在为解决了张京泰,总是对李娇和楚青若是否是同一个人的问题总是起疑心,而感到异常的愉悦。于是毫不吝啬的赏了她一个迷人的笑脸。:“嗯,今日刚好休沐,变过来看看,你和‘儿子’”。

  李娇自是欢喜异常,赶紧的吩咐着宫人们喂他添酒加菜。这一顿饭吃下来,百里晟和李娇两人皆是个怀着自己的小心思,各自欢喜。

  大院君府

  张恩淑心急的在她未出嫁时居住的院子里,来回的徘徊着,不停的催促着她的内事去门口查探张京泰回来了没有。

  内事飞快的回来禀报,说大院君已经回来了,就在书房,她再也按耐不住,提起了裙子,飞快的奔向书房。

  “爷爷,今日你见到楚青若那个贱人了吗?”一见到张京泰坐在自己的书案前,冷冷的发着呆,张恩淑忍不住撅起了嘴。

  爷爷这幅末样分明就是发花痴的样子,难不成他见过了那小贱人之后,也被她迷住了?

  “爷爷,爷爷!”连叫了两声,张京泰才回过神来。

  “哎呦古,我的小宝贝!爷爷听着呢,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就是了。”

  “爷爷今日可见到那个见人了?”

  “见到了!”

  “是本人吗?”

  “嗯,正是画像上的那个!”当真是人间绝色啊!张京泰心中暗暗感叹。

  张恩淑:“那爷爷,可有法子对付她,帮我抢回殿下哥哥?”

  “唔……这个嘛……办法,爷爷这不正在想吗?你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是啊,那百里晟如此的护着她,自己又该从哪里下手,将她从他的手里夺过来呢?

  “哼!就知道爷爷你也没有办法!”

  看样子爷爷也是拿殿下哥哥没办法,我还不如直接进宫,找王上呢!张恩淑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张京泰,一跺脚一甩袖子愤然离去。

  自那以后,张京泰竟一反常态的再没有找过楚青若的麻烦,只像一条守候着猎物的鳄鱼一般,一直张开着血盆大口,静静的等待着机会,一举将猎物吞噬。

  过了几日,李娇收到了来自大院君府上一堆礼物,说是张京泰这个做爷爷送给未来的小孙子的。她欢欢喜喜的收了下来,并兴高采烈的向百里晟说起了这件事情。

  百里晟听后,只是冷笑不语。

  爷爷送给未来的孙子?

  这是哪门子的爷爷?又是哪门子的孙子?

  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事情,张京泰这个老狐狸竟然可以做的这般的顺理成章,合情合理,只怕他也是醉温之意不在酒。莫非这老家伙看上了青若?

  这下可麻烦了!

  想不到这老匹夫都这把年纪了,居然还色心不死!看来自己要开始慢慢的提防着他了。别到时候,他的目的达不到,给自己来个釜底抽薪,那他可就要背腹受敌了。

  做好了这样的打算,他又将那名叫公孙的男子叫了过来。

  “殿下!”男子走了进来,弯腰行礼。

  “公孙,你有这般高明的易容之术,又有这般的智慧,以后你就在本王身边行走吧。明日起,你便搬来明华宫居住,贴身随侍吧。你好好为本王办事,以后本王亏待不了你!”

  公孙目露喜色:“是!多谢殿下栽培,小人一定鞠躬尽瘁,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哈哈哈,好!好!”

  是夜

  朴英安排了新来的随侍公孙在明华宫一处下人房中歇息下后,就回到了百里晟的书房中伺候着。

  下人房里的灯火一直到半夜才熄灭,熄了灯之后却突然有一条黑色的身影从里面身手敏捷的翻了出来。轻轻一跃便上了明华宫的屋顶。

  月光下,这黑影赫然是一个身穿一身黑色短靠,蒙着黑色面巾,看不清面目的夜行人!

  夜行人顺着屋顶一路摸索的来到了楚青若的院子,躲过了还未睡下,依旧在忙碌的宫人和内事,悄悄的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口。

  轻推了一下门,却发现门已经从里面拴上了。

  夜行人向周围看了一眼,确定了无人之后,便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笃笃笃!

  “谁?”门内,楚青若警惕的声音响起。

  夜行人听见了她的声音后,松了口气,无声的笑了:“是我!”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