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来之笔(一)

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来之笔(一)

  一身黑衣的夜行人听见了房间内,她小心警惕的声音之后,忍不住无声的笑了。

  楚青若想不到,门外之人竟只回答她一句“是我!”一时间,她也是有些无语,是我?我知道你是谁?

  这不是废话吗?

  “你是谁?”她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公孙莒!”

  楚青若一听这名字,不由得惊喜万分。这,这不是小表妹的名字吗?莫非门外之人是她那武艺高强的妹夫,不着调的叶殇?

  连忙打开门一看,月光下,站着一个一身黑衣,身材高大的男子,背对着自己。

  “阿……殇?”她有些不确定。

  男子转过身来,拉下面巾冲着她露出一口小白牙,憨憨的一笑:“表姐!”

  来人正是楚青若的表妹,公孙莒的相公,叶殇!

  快速的将他拉进房内,栓好了门,又在窗口看了看没有惊动旁人后,楚青若让他坐下,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文远让你来的吗?”

  叶殇没有回答她,只呆呆的望着她九快临盆的肚子,惊讶的问道:“表姐,你快临盆了?我是不是就要做舅舅了?”

  楚青若捂嘴轻笑:“是呀,阿莒就要做姨母,东临才是舅舅,你要做姨夫了!”

  叶殇高兴的有些手足无措:“对对,姨夫,姨夫。”

  “哎,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殇挠了挠头,缓缓地向她说出,自她失踪以后他的际遇。

  那日,楚青若被掳走之后,傅凌云旧疾复发,大家都在四处的为他搜集药材治病。费劲了心思,却始终还是缺少几味药材。

  于是宋修竹便拜托了叶殇冒险潜入大墨,为傅凌云搜集药材。

  傅凌云等人都知道,叶殇经常莫名其妙的失踪。大家都只以为这是他不着调的性子使然,其实不然。

  这是他从未向人说起过的一个秘密。

  大家都知道他一身武艺,高不可测,诡异绝伦,却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师承何人,他也从未不向人提起。

  因为对他来说,不仅是刻骨铭心的血海深仇,更是师父的一生中最大的污点和耻辱。

  所以,他不想提,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他宁可别人永远的猜测他的师父到底是谁,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师父,最后落得的这样的一个悲惨的结局。

  因此,他只要每一次有任务外出,都会暗地里偷偷的寻访这个杀害他师父的凶手。

  只是很可惜,茫茫人海,他找了那么多年,几乎踏遍了每一寸土地,都没有找到这个仇家。

  他也曾经不止一次的猜测过,也许杀害他师父的人,未必就是大墨国的人。也很有可能是炎国人或者是桑芸国人。

  因为师父最后一次出现过的地方,正是安塘的野牛谷。那里是三国的交界处。这一次,也是因为替傅凌云寻找药材,既然来到了墨国,就顺便在这里寻上一寻仇人的线索吧。

  叶殇潜入大墨之后,一边寻找药材,一边寻找的这个他寻找了多年,却依旧号不见踪影的仇家。

  药材,到了大墨,倒是很容易便找到了。

  请人捎走宋修竹急催的药材之后,他便开心专心的打听仇人的下落,却在胡杨镇无意中发现了楚青若留在客栈墙角的暗记,连忙修书一封,寄给了心急如焚的傅凌云一众人。

  后又收到他的来信拜托,请自己再帮忙查询一下楚青若更确切的行踪以后,叶殇便一路追查到了盛京,发现了她此刻,就在墨国世子百里晟的府中。

  作为兄弟,他深知傅凌云若是知道了自己妻子的行踪,定会冒险前来营救。叶殇原本打算就在盛京静静的等待他们的到来,好为他们就出楚青若,出一把子力。

  不料,就在他等待的时间里,偶尔的一天路过一家古董店,竟然发现这家店里,正在售卖的一把上好材质制作的佩刀!而这把刀竟和师父当年用的那把,一模一样。

  经过仔细辨认,叶殇可以非常肯定的说,那就是他师傅的佩刀!

  可是师父的佩刀又怎么会流落到古董店里的呢?

  于是他便顺着这把刀的来路,一路追查到了九世子府。他手上已经搜集到的所有证据证明,这杀害他师傅的凶手,就在九世子百里晟的府上!

  只是,还未来得及等他有所行动,九世子府便因为走脱了两个大炎国来的细作,而戒备森严了起来。想要夜探世子府,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且,叶殇心知肚明,这两个走脱了的大炎细作,其中一个必是傅凌云无疑。于是他暗中找到了他们,偷偷地一路将他们安全的送回了大炎。然后他自己又折返了回来。

  一来是为了继续追查杀害他师傅的凶手,二来也是担心楚青若毕竟孤身一个女子,身边没个人护着总是让人不放心的。

  但是世子府如今的守卫严密得就跟一个铁桶似的,他又怎么才能混进去贴身的护着她呢?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

  当日发现他师父那把佩刀的那家古董店的老板,见他对这把刀爱不释手,又会些拳脚,便建议他将这把刀买下。

  叶殇耍无赖,说自己没有钱,请老板指一条赚钱的明路。那老板到也仗义,没过几日便将他带到了九世子府,将他推荐了给一个小头目。

  那个小头目也是和这个老板有几分私交,一听是他推荐来的人,倒也爽快,二话不说的便将他收了下了,并且预支了一年的工钱,交给了古董店老板,抵了那把刀的钱。

  就这样,叶殇抱着他师父的这把刀,进了世子府,一呆就是小半年。

  进府以后,当他得知楚青若被安排在这座世子府的主人,百里晟的寝宫明华宫时,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混进明华宫,想趁机救出她。

  只是一来她挺这个那么大的肚子,自己没办法带她出去,二来杀师的仇人还没找到,若此刻带走了楚青若,以后想要再进来追查仇人的线索,怕是绝无可能了。

  对此,他也是一筹莫展,左右为难。

  再者,如今楚青若被软禁在明华宫,那里的戒备是整个世子府最最森严的,平时若没有召见,任谁都没有办法靠近半步。

  想要接近楚青若,贴身保护她的叶殇,一时间也苦无良策。直到前几天,头目来问,有没有人会易容之术。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怀里还揣着他在安塘大营闲来无事,缠着宋修竹教他易容术的时候,从他那里要来的两张人皮面具。

  然后他便自告奋勇的接下了这个任务,随后事情就发展成后来这般。

  听他讲述完,楚青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的文远哥哥总算是安全的回去了,这下公公婆婆一定会很开心吧?

  就这样挺好,她也知足了,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想,就想把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然后在寻找机会带着孩子离开大墨,回家去。现在又有阿殇在身边,她便越发的不用担心了。

  叶殇也在说完之后,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认真,带着几分拜托恳求的语气对他说道:“表姐,希望你回去之后,关于我师父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楚青若见他说到此处竟连眼眶都红了,忍不住心疼的点点头:“阿殇,你自是放心,我绝不说与他人听,就连文远我也不说。”

  叶殇对她拱拱手:“多谢了!”便不在说话,一手捏住了腰间的佩刀,呆呆的望着窗户出神。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小时候师父带着他在连玉镇生活的点点滴滴。

  那时候连玉镇还是属于大墨的一个小镇,他的师父,应该算是在大炎国靠海的一个郡县出生的人。

  当年他母亲带着年幼丧父,年仅九岁他,从他已经记不清的故乡,乞讨为生的一路辗转流浪到了连玉镇。

  一日他在街头讨饭的时候,遭到了一群顽童的欺凌和殴打。那群顽童个个都比他大上好几岁,三四个人将他围了起来,拳打脚踢。而他则紧紧的护着手中刚刚讨来,想孝敬娘亲的两个馒头,任由他们殴打,并没有反抗。

  直到一个一起打他的小胖子,从他手里夺过了两个当宝贝一样的馒头,狠狠地扔在了地上,用脚将它们踩了个稀巴烂的时候,叶殇再也忍不住了。

  他跳了起来,顺手操起了街边一个卖面食的小贩摊子上摆着的长条凳子,狠狠地砸向了那几个顽劣的孩子,生生仗着一股不要命的气势,将那几个比他大好多的孩子给打的哭爹喊娘,四下逃窜。

  由于饿了好几天,水米未进的他终于耗尽了力气,筋疲力尽的昏倒在了大街上。

  等他在次醒来的时候,只见自己身在一间简陋的小屋子里,昏暗的灯光照映出一个高大温暖的背影。

  那个人就是他后来的师父,赵寅初。

  赵寅初,那时大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黝黑的皮肤,国字脸,大眼睛,健壮高大的身板,像一座雄伟的小山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你醒了?”赵寅初威严而又低沉的声音在叶殇耳边响起。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