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来之笔(二)

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来之笔(二)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小叶殇连忙坐起身来,“嘶……”周身的剧痛,使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

  “别动!我刚给你包扎好,小心伤口又要裂开了。”

  小叶殇闻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已经被包的像粽子一样的小身板,不解的抬起头看着赵寅初:“是你救了我?”

  赵寅初从忙碌中抽出空,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救我?”

  赵寅初终于忙完了,转过身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菜汤面,走到了他的跟前:“想救就救,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拿着!”

  望着这碗面上飘着几根稀稀落落的青菜叶子,素的连个油花都没有的汤面,小叶殇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酸。

  “小子,你还有家人吗?”赵寅初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小叶殇倔强的伸手,用手背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将快要流出来的眼泪逼了回去,点点头道:“有,我娘。”

  “那你娘呢?”

  “在城外的破庙里。”小叶殇如实回答。

  “去把你娘接过来吧,我的院子里还有见柴房,虽然不大,收拾干净,够你们娘俩住的了。”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们没有钱……”他自卑的低下了头。就算是柴房,他和他娘亲也是没有那个钱付房租的。

  “我看你拿凳子砸人的时候,那么点力气,以后你就帮我担柴挑水,你娘就帮我洗衣服做饭,权当抵了房租和饭钱了!”

  赵寅初看出他是个孝顺的孩,宁可将自己的娘亲安置在破庙里歇着,自己出来讨饭。而且刚才在街上,他这样拼命的护着那两个馒头,想必是想带回去孝敬他娘亲的吧!

  是个好孩子。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在他端起凳子打人的时候,他的师父便看中了他根骨奇佳,是块练武的好料。所谓的担柴挑水,也都只是为了给他练基本功而已。

  于是他就将他母亲从破庙里接了过来,母子二人从此就和师父相依为命,三个人就这样一起度过了一段,人生中最清贫却最快乐的日子。

  每日里,母亲边洗着衣服,边看着赵寅初认认真真的手把手一招一式的教他武艺,到了晚间赵寅初又看着他母亲为他缝补梳洗。

  正当他以为这样快乐的日子可以一直过下去,直到永远的时候,师父突然收到了一个人的来信,匆匆的离去,从此便音讯全无。

  当叶殇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骨瘦如柴的在野牛谷的山里中,独自生活了大半年。

  叶殇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快要断气了,临终前向叶殇诉说了自己的生平。

  他的本名,并不叫赵寅初。至于他到底叫什么,他也不知道。赵寅初只是他的师父给他起的名字。

  他们这一派是几百年来一直避世在一个神秘山谷的隐居门派,门派中有规定,一入了此派,便终身不能出仕。

  可惜那是年少气盛的他,总不甘心在这荒山野岭虚度光阴,总想着出谷放开手脚创一番事业。

  当时他的小师妹与他早生情愫,苦苦的哀求他留下来,可是一个女人的眼泪和哀求又怎么能挡得住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的脚步。

  就这样,当他的师父知道了他的心思后,便将他出处了山门,永不相见。

  虽然他对此心中有些不舍和遗憾,但想到从此他便可以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了,便也毫不留恋的下了山。

  下山后,他参过军,当过官,却终于因为为人太过刚正不阿,不知变通,而屡遭打压排挤,后终于遭人陷害,丢了官职。

  他终于看清了官场,心灰意冷的回到山谷乞求师父和师妹的原谅,谁知却被告知,师父在他走后没多久就病逝了,师妹也远嫁他乡再无音讯了。

  一夜间变成孑然一人的他,黯然的离开了山谷四处流浪,到了连玉镇并在那里住了下来。

  后来便遇到了小叶殇。

  再后来

  有一日,他突然收到了师妹托人带来的书信,说如今她人在墨国盛京之中,遭人陷害,求师兄过去帮她一帮。满心激动的他,怀揣着师妹写给他的信,便义无反顾的去了盛京。

  去了盛京,见到了久违的师妹,他才知道,他的师妹竟嫁了个富贵人家。

  师妹向自己哭诉丈夫来此地做生意,竟终日留恋勾栏,她又有孕在身行动不便。便叫人查询了他的下落,请他来盛京助她一臂之力,重新夺回丈夫的心,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地位。

  原来她竟是叫自己去帮她杀人的!杀一个在妓院中做官妓的女人!

  他的师妹变了,再不是从前那个天真善良的她了。

  赵寅初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架不住她的苦苦哀求,终于答应了她。但他向她表示,只此一次,等杀了这个女人,他便立刻回大炎,从此以后便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望着师妹毫不犹豫点头的表情,他的心彻底的死了。

  等他到了师妹说的那个妓院之后,却发现,那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子,并不像师妹说的那么恶毒、可怕。

  他犹豫了。

  后来,他终究还是不忍心杀了那个女子。

  那女子见他身手不凡,千方百计,费劲了心思笼络他,讨好他。渐渐地他开始迷失在那女子的温柔中,不可自拔,便在妓院中住了下来,一住便是许多年

  在那些年里,他不仅保护了那女人不受别人的欺凌,更是亲手教授了那女子的儿子武艺。

  那女子却是个不可多得的温柔善良之人,可她的那个儿子骨子里却是个心狠手黑的狼崽子。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狼崽子出师的那一日,却是他遭受大难羞辱之时。

  那日,狼崽子要上盛京去赶考了。上京赶考的前几日,来到了自己的屋里,说是要与自己喝上一杯,感谢师父这些年的授艺之恩。

  不疑有他的的赵寅初, 毫无防备的喝下了狼崽子敬他的那杯酒之后,便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暗无天日的小屋里,而那狼崽子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赵寅初问他这是做什么?

  狼崽子咬牙切齿的告诉他,如今他要上京赶考了,若是有朝一日他成了大墨的状元,名扬天下的时候,他不希望有人知道他的师父传授他武艺,是靠他的母亲用自己的身子换来的。这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永远无法抹去的耻辱。

  他还告诉他,他恨他。每一次他和他母亲睡觉的时候,他躲在后院偷偷的磨刀,一边磨着刀,一边暗暗地发誓总有一天要亲手宰了他!

  就这样,狼崽子废了他的武功,阉割了他后,以为他死了,又偷偷地将他埋到了妓院后山的荒地里。

  不知道是老天保佑他呢?还是觉得给他的惩罚和折磨还没有够。

  被活埋的赵寅初在那狼崽子走后没多久,竟遇上两个一直躲在一边偷看的盗墓贼,又将他挖了出来,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却将还没有死的他当成了诈尸,给吓的魂飞魄散,落荒而逃。

  重见天日的他像狗一样四处流浪,一路乞讨着回到了大炎。到了野牛谷,因为天气炎热,身上的伤口也因无钱医治一直好好坏坏、反反复复,终于在野牛谷的丛林里,一病不起。

  靠着丛林里的野果和野菜充饥度日的他终于在叶殇来了以后,再也支撑不住,说完了生平,便咽了气。

  叶殇伤心的大哭了一场,在他的尸体边整整的守了三天,直到尸体承受不住天气的炎热,渐渐的开始腐坏了,他才将他的尸体背在了身上,又走了几天几夜的山路,出了野牛谷找到了最近的村庄将他安葬。

  师父是大炎人,所以他一定要将他埋葬在大炎的土地上。叶殇也因此受了尸毒的侵害,长了一身难以医治的疥疮。

  等他安葬了师父,回到连玉镇的时候,发现连玉镇竟然打起了仗。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叶殇冲进连玉镇,回到师父的那间屋子,却发现自己的母亲也已经活活的饿死了。

  再然后,他就遇见了为他母亲搜遍全镇,找来米和鸡蛋炒饭,尤其在他母亲死后又设下了灵堂祭奠的傅凌云。为了报答他在母亲临终前的碗饭之恩,叶殇便从此便跟随着他了。

  “阿殇!阿殇!”楚青若见他愣愣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望着一处发呆,忍不住出声叫他。

  “啊?哦~表姐什么事?”

  自从娶了小麋鹿之后,他便随着她一起叫楚青若作表姐。望着比自己大上好多的叶殇开口闭口,表姐表姐的喊自己,楚青若总是忍不住的想笑。“夜已经深了,你快回去吧。免得被人发现你不在屋里,要起疑心。”

  叶殇站了起来缓了缓情绪,又变回到那个不着调的样子,对着楚青若的肚子摆了摆手:“再会,姨夫明日再来看你!”

  楚青若肚子里的小宝宝似乎也听懂了他的话,很给面子的踢了楚青若一脚。

  “哎呦!”楚青若一声惊叫。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