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悦君兮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悦君兮

  叶殇听她一声惊呼,十分紧张的回过了头:“怎么了?”

  “没事,就是顽皮,踢了我一脚。”楚青若不以为意的朝他笑了笑:“我没事,你快去吧!”

  点了点头,叶殇羡慕的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打开门看过四下无人,便飞身离去。

  要是阿莒也能给我生个孩子,那该有多好!看来等回去了,我还要加倍努力才是!他边跑心里边这么想道。

  次日,明华宫的众人一阵忙乱。

  为什么?

  因为今早,楚青若肚子里那个顽皮的,狠狠地折腾了她一番。

  将明华宫的上下一干人等,惊的是人仰马翻,生怕这位有个闪失,大家都要跟着掉脑袋。

  如临大敌一般将医者和稳婆都喊了过来,静静地在院子里候着。就连下了朝的百里晟也匆忙的赶来,甚至连朝服都来不及换就过来了。

  “怎么样?这是要生了吗?”

  也许是因为快接近夏天的缘故,百里晟穿着一身质地轻薄的深蓝色朝服,却依旧满头大汗。朴英为他递上一块干净的帕子,他顺手接过来,一边沁着额头的汗,一边焦急的问道。

  一位丰满福相的稳婆笑着上前回话:“许是小世子顽皮,在娘亲的肚子里练了一通拳脚以后,现在又睡下了。”

  百里晟失笑:“哦?是小世子?”

  稳婆见他听见“小世子”三个字便喜笑颜开,心知他喜欢男孩,遂顺着他的话便说了上去:“这么龙精虎猛,一定是小世子没错!”

  百里晟哈哈大笑:“只要是她生的,闺女我也喜欢!”

  稳婆顿时脸色尴尬,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却只得讪讪的连连应道:“那是,那是。”

  “既然你们都来了,朴英,给他们安排房间就在明华宫候着吧。青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生了,他们在这里住着,也好随时准备着。”

  朴英诺了一声。

  看了一眼依旧对他紧紧关闭着的门,百里晟心中不免有些遗憾和失落,转身将帕子扔给了朴英,抽出别在腰里的扇子,幽幽的回到了书房。

  到了半夜,就听书房外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没过多久,朴英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殿下,楚姑娘临盆了。”

  “哦?快,更衣!”百里晟一跃而起,心中按耐不住的紧张和激动。这个一直被他期待着的孩子,终于要降生了。

  有了这个孩子在手里,楚青若便在也无法逃离自己了。

  “用力,夫人!用力啊!”

  “啊……”

  产房里,产婆们在拼命的加油打气,楚青若则是痛不欲生,喊得撕心裂肺。

  百里晟在房门外搓着手来回徘徊:“怎么样?生了没有?”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就是孩子的亲爹呢!

  “殿下,女人生孩子哪有那么快?还请殿下,稍安勿躁!”朴英笑着安慰他。

  “啊……”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百里晟的脸一下子白了。“哎……西巴……朴,朴英,她,她为什么叫的那么惨?她会不会有危险?”

  朴英正要开口安慰他,就见一个宫人,面带愁容的匆匆端着一盆满是血水的铜盆出来,慌张间,竟差点和门外的百里晟撞个满怀。

  一见自己差点撞到的人是世子殿下,吓得一失手,将铜盆打翻在地。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从地上扑鼻而来。

  百里晟皱了皱眉头;“现在里面什么情况?”

  年轻的宫人不敢隐瞒:“回,回殿下,胎儿有点大,夫人,怕是没有那么快生下来!”

  “什么?那要多久?”

  “这……不好说,有的人一会儿就生出来了,有的人三天三夜也生不下来,这,这都是女人生孩子常有的事情。”

  三天三夜?青箬的身子那么柔弱,能扛得住吗?

  “哎……西……下去!下去!”他烦躁的挥挥手,朴英赶紧朝那宫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走,别在这里碍世子殿下的眼。

  “朴英,李娇那里怎么样了?”烦躁之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都准备好了,就等殿下吩咐了。”

  “让他们都准备好,这里一生下来就让那里赶紧催产!另外,青若生下孩子的事情,一定要在李娇的孩子落地之前,给我死死地捂住了,不能走漏半点消息。谁要是走漏了风声,就地诛杀!”

  “是!”

  “啊……”楚青若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死了,身下传来的剧烈撕扯感,让她痛不欲生,却又无法逃避。

  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早已湿透了她的衣裳。一头乌黑的秀发也湿哒哒的如同水里捞出来一般,凌乱的贴着她那早已苍白不堪的脸上。

  喉咙已经喊得沙哑了,却依旧无法减轻半点的痛苦。紧紧抓着身下褥子的手,也已经折断了指甲,渗出了点点的血迹。

  一天一夜过去了,几次她都因为虚脱而昏了过去,却又在稳婆们掐人中,喂参汤中昏昏沉沉的醒来,然后接着感受这生不如死的剧痛。

  除了上朝以外的时间,一直都守在门外的百里晟也已经熬红了眼睛,除了满身心的疲惫以外,此刻的他,只剩下满脑子的“最坏打算”。

  “朴英,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两个里只能保一个的话,我,我该怎么办?”用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朴英,略带着一丝颤抖的问道。

  “那自然是保楚青若,楚姑娘。”朴英毫不犹豫,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孩子又不是您的,自然是保大人咯,他是这么想的。

  “可,可是,我知道她的脾气,,若是保了她,没保孩子,只怕她以后会怨恨我一辈子的。”

  “那就保孩子!”若是个男孩,死了娘,父不详,世子殿下说他是自己的儿子,那他就是这座世子府的小殿下,还有谁敢质疑?这样倒也不错。

  “那怎么行!她若是死了,我留着那孩子还有什么意义!”

  朴英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我的殿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叫我一个从小就净了身的内事如何回答你?我又不懂你们这些男男女女、爱来爱去的事情,这不是存心为难我吗?

  “殿下,不好了,夫人怕是不行了,孩子实在太大,夫人,怕是,怕是生不下来了!”一名宫人从里面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跪倒在百里晟的面前,哭着说道。

  “什么?”一把揪着宫人的胸襟,将她提了起来,和自己的眼睛平视。他那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看起来越发的赤红吓人。

  宫人几乎被吓得尿出来,哭着回答道:

  “本,本来孩子已经快看到头了,可就在这当口上,夫人她,她突然泄了气,昏死了过去,我们已经想尽了办法,冷水激面,喂参汤,喂吃食,可,可夫人就是提不起力气,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呀!殿下饶命啊!”

  “再去想办法!”百里晟粗暴的一把将她丢回房中,焦急的在院子里来回的走着。

  想来想去,一咬牙,一撩衣摆抬腿便要往产房里走去。

  朴英连忙拦住他:“哎哎……殿下,这女子的产房,男人可是不能进去的呀!晦气!”

  百里晟一把推开他,只管往里闯。

  刚到门口,却又被一个老宫人给拦住了:“殿下,殿下,血污之地,殿下身份尊……唔……”

  只见那老宫人话未说完,便瞪大了两只眼睛,手捂着喉咙,缓缓地倒地不起。鲜血从她的指缝中迅速的流了出来,染红了她身下的地炕。

  刷的一声抖了抖铁骨扇上的血迹,百里晟慢慢的一边收起扇子一边环视着所有人。所有人都默默的低下了头,让到了一边,不敢再阻拦他。

  他这才满意的收齐了扇子,大步走了进去。

  房间内,充满了刺鼻的血腥之气,放眼望去,在一堆人的包围中,脸色白的如纸一般的楚青若,正奄奄一息的躺在一张特殊的产架上。腰部以下被一障不透明的纱幔笼着,看不清纱幔的那一头,稳婆们究竟在做些什么。

  百里晟捏着他的铁骨扇走了过去,轻轻的扶起她的一只手:“青若,别怕,我在这里,你只管生。若是她们敢动什么手脚,只要你和孩子任何一个有事,我便当场杀了她们的头。”

  同时回过头,眼神从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阴恻恻的说道:“我记住了你们每一张脸,最好别抱什么侥幸的想法。”

  “你,你总是……喜欢这样威胁别人……吗?”楚青若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带着一丝清醒。

  “你醒了?别说话,留点力气生孩子。”见她醒来,百里晟不禁悲喜交加。

  “若是你不这么坏……我想……我想……”她气若游丝。

  “你想什么?若是我对所有人都温柔一点,你就会爱上我吗?”望着她越来越白的脸色,他的眼眶渐渐酸涩。

  这……难道是回光返照吗?他这一次,真的要失去她了吗?

  “呵……我想……我们最少还可以……做个朋友……”楚青若轻笑,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想要自己爱上他吗?她该笑他傻,还是笑他痴心呢?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