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喜得贵子

第一百九十四章 喜得贵子

  “青若,不要睡,和我说话,继续说话。”终于,一滴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滴在了楚青若的的脸上,炙热滚烫。

  “青若,你不爱我没关系,你答应我,只要你和孩子没事,我不逼你,我再也不逼你了。”突然将头埋在了她的手掌中,百里晟双肩剧烈的抖动起来。

  别死,求你……别死……

  楚青若从自己冰冷的手上,感受到了一片温暖的潮湿:“你……哭了?”

  “没有,沙子迷了眼睛。”

  “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不,我不想听!有什么事情等你生完孩子,自己去办!”

  这男人突然的任性起来。

  “答应我……要是我死了……你,你一定要……马,马上剖开我的肚子,将孩子……将孩子取出来。”楚青若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仿佛千斤巨石一般,怎么努力也睁不开。

  “不,我不!你若是死了,我要这孩子干嘛?”百里晟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楚青若也一下清醒了几分,情绪也激动了起来。

  纱幔内的稳婆突然撩起了纱幔探出一只头来,惊喜的看着百里晟,用嘴型无声的对着他说:“殿下,接着说!接着说!”

  百里晟霎时明白了,心中顿时惊喜万分。

  “我告诉你楚青若,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你的孩子这般的宽容吗?就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好母亲,只要你的孩子捏在我的手里,你就永远不能飞出我的掌心!”

  “你!”楚青若恨自己现在身体虚弱,不然的话一定上前狠狠地扇他一巴掌。

  百里晟边说着,边向纱幔的方向瞟了一眼,见纱幔内又伸出一只手来,往上抬了一抬,叫他继续说别停时,他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

  “你要我在你死了以后,剖开你的肚子将孩子取出来?好啊,我将他取出来以后,将他养大,教他一身武艺,然后告诉他,他的母亲是死在大炎国人的手里,罪魁祸首便是那个焱虎军首领!”

  “你!你敢!”楚青若越发的激动,巨大的怒气使她的脸颊竟生出几分血色来。

  “他若是去大炎为母报仇也就罢了,若是他胆小懦弱不敢去,我,我便……”

  百里晟心里暗暗为自己擦了一把汗,哎……西巴……这瞎话编的,比他自己来生孩子还要吃力。

  “我便天天打他,骂他,便,便每天不给他饭吃。我还,还冬天不给他衣服穿,我便告诉他,他亲娘不是死了,是,是抛弃了他,不要他了,我就让他,让他一辈子活在对你的痛恨里,让他痛苦,痛不欲生!”

  “你,你这混蛋,我……我杀了你!啊……”愤怒不已的楚青若几乎要咬碎了一口银牙,拼命的瞪大了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百里晟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

  “咿呀……咿呀……”一声洪亮有力的婴儿啼哭声,响彻了整个明华宫。

  “生了,生了,是个带把的!”稳婆双手高举着一个全身皱巴巴,却异常健硕巨大的婴儿自纱幔里欢喜的走了出来。“恭喜殿下,贺喜殿下!母子平安!”

  望了一眼又昏死了过去的楚青若,百里晟觉得自己也像刚生完孩子一般虚脱。抖着两条腿慢慢的挪到了门口,他有气无力的喊道:“朴英!朴英!”

  朴英闻声而来,赶紧扶住了他,让他搭着自己的肩膀。

  百里晟满头大汗,浑身上下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湿透了,就像水里捞出来一般。却对着投来担忧眼神的朴英,露出一个劫后余生的笑容:“她们……母子平安,没事了……没事了,呵呵呵!”

  “那殿下,奴婢扶您回去歇息吧!”朴英心疼万分,我的傻殿下啊,别人的孩子你用得着那么费心吗?真是前世的冤孽啊!

  百里晟有气无力,但却笑得很开心,用扇子指了指前头:“走吧!一会儿让她们把孩子抱到书房来。”

  哎……西,本王也要回去做个月子……

  朴英诺了一声,便搀扶着他慢慢的向书房走去。

  不多时,稳婆抱着襁褓在书房外求见,朴英打开门接过襁褓给百里晟递了过去。刚换过衣服的他,端坐在书案前,伸手接过孩子,在灯光下,细细的将他打量了一番。

  虽然还是带着初生婴儿的皱巴,但眉宇间仍然依稀可见楚青若的影子。大约她小的时候,便是这般的模样吧?百里晟心中想道。

  “哎呦古……你这个坏小子,可把你母亲折腾惨了。将来长大你可要好好的孝顺她哦!”小婴儿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般,闭着眼睛咿咿呀呀的吐了个泡泡。

  将孩子将还给稳婆,送回楚青若的房中后,百里晟沉下脸来,吩咐朴英:“去,叫那边开始动手!若也有刚才的情况,留小不留大,不用犹豫!”

  朴英诺了一声,匆匆而去。

  李娇的院子中,一名宫人端着一碗不知名的汤药,快速的走进了她的房间:“娘娘,夜深了,喝了这碗药,您早点歇息吧!”

  正在镜子前,拆着自己头上发饰发簪的李娇,撅了噘嘴:“早也喝药,晚也喝药,不知道的还以我病入膏肓,就快要死了呢!”

  那宫人的神色在烛光下,忽明忽暗:“娘娘不要说那样不吉利的话,这也是殿下对您的爱护。”

  快要死了?没错,也许很快你就要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耐烦的扔下了手里的梳子,她端起碗摸了摸,不热不烫,于是一仰头将药一饮而尽:“这下好了吧?”

  宫人向她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李娇既甜蜜又埋怨的拿起了梳子自言自语:“真是的,这哪里是坐胎,分明就是养猪!讨厌!”

  可惜,她的这份甜蜜的埋怨,很快便化作了现实的埋怨。

  天蒙蒙亮的时候,李娇从巨大的疼痛中醒了过来:“来人!快来人啊!”吃力的叫了半天,却没有一个人进来。

  “人都死哪儿去了?来人啊!”她扶着肚子,弓着腰蹒跚的走到门口,向着院子方向大喊。

  住在院子另一头的宫人内事们,这才听见她的呼救,匆匆赶来:“哎呦古,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快,快找殿下,去找稳婆来,我,我怕是要生了!”李娇疼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拉着一名内事的手哀求道。

  “稳,稳婆?是是是,我这就找殿下。”

  宫人们七手八脚的将她抬了进去,放在了在床上。

  飞奔而去的内事来到百里晟的明华宫外,向门口的守卫禀报了此事后,守卫一脸冷漠地看着他:“在这等着,我去禀报。”

  等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才见那守卫领着一个干瘪瘦小的老太婆,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喏,这就是稳婆!”转头又对稳婆说道:“你随他去吧,别忘了殿下的交代。”

  老婆子唯唯是诺:“奴婢记得的,记得的。”

  李娇的内事抹了抹额头的汗:“殿下呢?”

  守卫闻言,双眼一瞪:“不看看现在什么都时辰了?世子殿下早就歇下了!”

  内事讪讪道:“这……李娘娘临盆,特意命奴婢来请……”

  话未说完,便被守卫打断了:“什么临盆不临盆的,这个后院女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个娘娘临盆都要世子殿下去作陪,殿下岂不是要忙的连觉都不要睡了?去去去,别在这里胡搅蛮缠,赶紧领着稳婆滚蛋!”

  “可是……”明明殿下对李姑娘很宠爱的呀?

  “可是什么?滚滚滚,吵醒了世子殿下,他杀你的头,可不要连累我!”

  内事无奈,只得领着稳婆悻悻而去。

  李娇仗着自己从小粗生粗养,没那么柔弱娇贵的身体底子,硬生生的经过一夜的疼痛,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婴。虽然不足月早产,可孩子的个头看上去,与一般足月的孩子并无区别。

  虚弱中的李娇,失望的看了看孩子,别过眼,不愿再多看一眼。

  是个女儿,这下他一定会很失望吧?他这样的身份,想必是想要个儿子的。

  为什么从自己开始生产到现在,他都没有来看过自己一眼,他是太忙了吗?

  作为女人,李娇敏感的感受到了事情似乎透着一丝不同寻常。

  就算他在怎么忙,她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他竟连派个人来问候一下都没有。这和他往日里对自己的万千宠爱,有着天壤地别的差别。

  自己……这是失宠了吗?

  想到这里,李娇开始尝到了这场虚假的爱情中,第一滴苦涩的泪水。

  明华宫的书房中

  “怎么样?生了没有?”百里晟手捧着一本兵书一边认真的翻看着,一边随意的问起李娇的情况。

  “生了,是个女婴。”一旁伺候的朴英,拿着银针跳掉了烛台里的一朵烛花。

  “嗯,明日你给她送些赏赐,就说本王这段时间忙,有时间在去看她,叫她好好养身体。不要胡思乱想。”

  “是!”

  百里晟的赏赐,对李娇来说,就像一颗暂时的定心丸。又或者说,是一个自我欺骗的理由。

  看着这堆赏赐,她自我安慰的想道:他只是太忙了,等他忙完,他们便又能像从前这般恩爱了,儿子……只要他的恩爱还在,早晚会有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