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各有所爱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各有所爱

  楚青若的身体,在明华宫一众人的小心翼翼伺候下,恢复得很快。

  一个月之后,出了月子。她终于可以抱着白胖的像只水灵灵的白萝卜一样的儿子,在屋檐下的地炕上逗着儿子玩耍。

  “咿呀,咿呀。”胖萝卜对她吐着泡泡。

  楚青若轻笑着,将他举了起来,用萝卜国的语言对他说道:“呀咦,呀咦。”

  一下子高出了许多的胖萝卜高兴的攥紧了手里的小玩具,欢快的上下舞动着:“呀……咿呀咿呀!”

  噗嗤,楚青若忍不住笑了出来,将他搂在怀里狠狠地亲了一下。

  “想好给孩子起什么名了吗?”百里晟充满笑意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

  把她吓了一下,本能的将孩子搂在了怀里,身子稍稍向后挪了挪。

  “哎呦古,儿子!”

  百里晟假装没见到她的小动作,欢喜的伸出手想要去抱胖萝卜。胖萝卜咿咿呀呀的伸着手蹬着腿,楚青若却将他调转了个方向,换了一只手抱。

  百里晟的手落了个空,尴尬的伸在空中显得有些难堪。

  不过他也已经习惯了她的态度,并不恼怒。转而将伸出的手放在了地炕上撑着,挨着她们母子俩,坐在了地炕上。

  “我给孩子找了几个适合做名字的字,想拿给你看看,你看看喜欢哪个?”他从衣襟里拿出一张红纸递给了她。

  楚青若看也没看,便一口拒绝:“不用了,大名以后等他爹给他起,表字的话,上了学堂请先生赐名就是了。”

  “那小名儿呢?总得起个名吧?总不能一直宝宝、宝宝的叫吧?”压下心头的不适感,百里晟依旧好脾气的和她磨着。他想给孩子起个名,哪怕是小名儿也好,至少是他起的。

  “小名儿我已经想好了。”

  他有些失望却又不能反对:“哦?叫什么?”

  “就叫萝卜吧!”

  百里晟目瞪口呆,这,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萝卜?我还白菜茄子呢!这,这是亲妈起的名字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孩子是买萝卜附赠的呢。

  “这名字……起得……”

  “先生在我们大炎待了那么多年,难道不知道大炎的风俗,取个贱名好养活吗?”楚青若看在他在自己生产那日真心实意的保护了自己和孩子,便不再对他说话夹枪带棍的。

  百里晟:“……”

  “咿呀……咿呀……”胖萝卜饿了,嗷嗷大哭起来。

  “他饿了!”楚青若含蓄婉转的说道,意思是你可以快点走了。

  可惜,在她面前特别转不过弯的百里晟,却没有听懂:“那赶紧喂他吃啊,别饿着他了。”

  “……”你不走我怎么喂?无奈的朝他微笑不语,时不时的朝着院门看的楚青若,此刻真的很想敲敲他的脑袋,这货,别不是存心装傻的吧?

  看懂了她眼色的百里晟,似乎一下子反应过来,喂孩子吃的是什么。瞬间一张俊脸红了个底朝天,结结巴巴的说道:“那……我先走了,先走了,你慢慢喂……慢慢喂……”说完,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

  楚青若望着他狼狈的身影不禁失笑出声,若不是他们生来便是敌对的立场,也许,做个朋友也不错。

  只可惜,人生没有如果,有的只有结果。

  飞也似的逃离了楚青若的院子,他仓皇的回到了书房。朴英见他满脸通红,忍不住担心的上前询问:“殿下,可是天太热了?要不要奴婢给您端点去暑的汤水来?”

  百里晟用不耐烦的语气掩饰着他的羞涩和尴尬:“去,去,去,别来烦本王,出去!”

  朴英应声退下,只留他一人在书房内,用力的扇着扇子,企图扇走脸上久久不曾退去的灼热感。

  “殿下!”朴英的声音又在门外响起。

  “又怎么了?”百里晟没好气的问道。怎么那么多事?不知道我正烦着呢吗?

  “李娇,李娘娘差人来问,孩子起什么名儿?”

  百里晟一听更来火:“这样的事情也要本王亲自过问吗?起什么名,自己看着办就好了!”

  朴英诺了一声,正要离去,又听书房里百里晟叫住了他:“等等!大名儿叫她自己起,小名儿……就叫白菜!”

  朴英一听乐了,好嘛,俩孩子,一个叫萝卜,一个叫白菜,整个一盘菜,萝卜炒白菜!

  “是,殿下!”

  李娇停了内事的回复以后,失声痛哭。白菜,白菜,他的意思是说她给她生了个如同白菜一样不值钱的女儿是吗?

  越想越觉得委屈,忍不住伏在地炕上放声大哭。

  乙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已经被他握得有些发烫的小金锁,心中疼痛不已。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带她离开这里。

  如今她果然遭遇了这般不堪的命运。他甚至不敢想,若果有一天她知道了这个孩子根本不是殿下的,而是那些侍卫们……

  他不敢想,那时候,这个单纯的女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站在李娇的院子外面,他已经犹豫踌躇了好几个时辰,终于咬了咬牙,拿出了令牌,走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便听到她戚戚哀哀的哭声,心下一片了然。

  “李姑……娘娘!”艰难的叫出这两个字,乙方像一根木头一样杵在了痛哭流涕的李娇面前,手足无措。

  抽抽涕涕的收住了哭声,李娇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睛抬起头诧异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你?你怎么来了?”

  “我……属下听说娘娘喜得千金,特地……特地前来祝贺。”说着谈开了厚实的手掌,往她的面前一送。

  “这是属下,属下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娘娘不要嫌弃。”他的掌心中,那一枚小小的金锁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一如他的眼睛。

  “谢谢。”李娇收下金锁,随手将她交给的身后的宫人,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乙方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下去:她,她的心里还是只有殿下……

  “还有事吗?”李娇见他送完了礼,却还站在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啊?哦,没有事,那……那属下先告退了……”乙方失落的离开了她的院子。漫步走在世子府的湖边,他长叹了一口气,心中郁结难解。

  “副统领?原来你在这里?”说话的是后院伺候某位娘娘的年轻宫人小桃,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生的白皙伶俐。

  乙方一向不与女人多多的接触,唯一接触最多的便是李娇。所以他有些记不清楚面前这位满脸羞涩的姑娘到底是哪个宫里的。“你是……”

  小桃低垂着头,满脸红晕,将手里一双用灰布抱着的鞋子,往他的怀里一塞,怯生生的说道:“这是我给我哥做的鞋子,他,他嫌小穿不下,副统领,你,你拿去穿吧。”说完,不等乙方开口拒绝,将鞋子塞进他的怀里便转头捂着脸逃也似的离去。

  所以说,感情这种事,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也许你眼中千娇百媚的人,或许在别人的眼中却是一文不值。也许对别人来说,觉得毫不出色,并不优秀的男人,或许却是某个人求而不得的姻缘。

  乙方捏着手中的这双鞋子,一片茫然,只是人已经走得无影无踪,想要追上去把鞋子归还给她,已经是不可能了。

  他只好默默的将鞋子收起,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属于他和甲方的院子。

  甲方见他垂头丧气的回到院子,心中大概也猜到了他去了哪里。也知道他劝不听,也不打算劝他,于是便找了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你怀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

  乙方如梦初醒:“啊?哦。别人穿不下送给我的一双鞋子。”说着,从怀里拿了出来往甲方面前一递:“哥,你拿去穿吧。”

  甲方叹了口气:“你还要钻那个牛角尖多久?不是你的强求不来,这双鞋,你自己穿,我不要!”

  乙方:“我……”

  “走水啦!走水啦!明华宫偏院起火啦!”

  甲方乙方的神情一凛,甲方迅速抓过桌上的佩刀:“快,你去看看火势,我去保护殿下!”

  两人急奔到明华宫,只见明华宫已然一片混乱,滚滚的浓烟从楚青若居住的后院方向随着风往前殿飘来。

  乙方拨开了人群,冲进了后院,熊熊的大火像一片炙热的帘幕挡住了所有救火的人的去路。由于又是夏天,很快,后院便烧的只剩残垣断壁,一片焦炭。哪里还有什么救火。

  他只得放弃,转而拉住一名端着水盆,已经被眼熏得满脸漆黑的内事焦急的问道:“可看见世子殿下?”

  那名内事一指明华宫宫门口:“那不是?”

  乙方顺着他只得方向看去,果然百里晟铁青着脸站在宫门口安慰着因为慌乱和仓促,衣衫略显得有些凌乱,满脸泪痕,哭的撕心裂肺的楚青若。

  虽然隔得远,听不见她哭些什么,但他还是发现了楚青若的手里并没有抱着孩子,心中暗暗生疑,这位楚姑娘的孩子哪儿去了?

  看她哭的这般的撕心裂肺,莫不是孩子在火场中未来得及救出来?莫不是今日的这把火是冲着楚姑娘和她的孩子来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