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救子心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救子心切

  笃笃笃

  朴英提着灯笼,敲响慈心庵的大门。

  不一会儿一位小比丘尼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前来开门。

  一听是九世子殿下驾到,连忙作揖将他们迎到了慈心庵住持,净心师太的会客小居中坐下,奉上了茶水之后,便飞快的跑去,将师太请了过来。

  “阿弥陀佛,漏夜前来,可是为了小世子之事?”

  净心师太是一位年约五十开外,面目慈祥的老尼姑。一张白胖的圆脸上,两只闪耀着智慧光芒的丹凤眼,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百里晟身边,与他并排齐坐的楚青若。

  “哦,师太已知此事?”百里晟惊喜的与楚青若对视一眼,见她也眼露惊喜之色,续而转头询问师太。

  “那日,丽秀小施主鬼鬼祟祟的抱着个孩子回到慈心庵,老尼便已生出几分怀疑。不过请两位不用担心,那婴儿我已命人抱到了我的房中,这几日,皆是由我的照料,孩子没有大碍,只是离了娘亲,哭闹的厉害了些。”

  楚青若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那,还劳烦师太命人将孩子抱过来,内人字孩子丢失以后一直寝食不安,终日以泪洗面,如今得知孩子无事,心中颇有些急切。”

  百里晟朝着师太拱手,客气的说道。

  楚青若朝他白了一眼,这厮逮着机会就占她的便宜,谁是他的内人?

  “此乃母子天性,人伦常态,老尼理解,理解。”师太微笑着对着门外唤道:“明慧,去我房中将孩子抱来。”

  门外应道:“是!”

  不一会儿,孩子没有抱来,门外却响起了一阵慌乱的脚步。一个十三四岁的小比丘尼惊慌失措的推开了会客小居的门:“师父,不好啦。你房中的那个孩子被,被丽秀小施主抢了去,现在她正抱着孩子王后山上的悬崖边去,说是……”

  “说是什么?”三人皆大惊,齐声问道。

  “说是……说是要將那孩子带去悬崖,扔下去!”小尼姑指着后山方向,面如土色。

  未等百里晟发话,楚青若便已提起裙子,飞快的往她手指的方向追了出去。

  此刻的天色,才刚刚有些蒙蒙发亮。世间万物正笼罩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楚青若一边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山上跑去,一边努力的辨认着道路。

  慈心庵的后山是一座竹林茂密的小山丘,唯一一条上山的路便是顺着竹林而修的青石板台阶。每个台阶都有半尺高一尺宽,微微往下倾斜。再加上早晨林间的露水,使得这条路走起来特别的吃力,特别的滑,稍不留神,便要滑倒。

  楚青若救子心切,顾不得潮湿的露水打湿了她的衣裳,被林间的山风吹得一阵阵透骨的寒凉。也顾不得湿滑的青石板路,让她一步三滑,几次跌倒,膝盖处已磕的痛彻心扉。

  此刻的她只有一个念头,萝卜,娘亲来救你了!你一定要乖,不要哭闹,千万不要惹恼了她!

  百里晟带着人举着火把,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把扶起她,用力的将她托上一阶台阶,关切的说道:“青若,不如我背你上去?”

  未等楚青若开口,身后的公孙莒(叶殇)便自告奋勇的开口:“殿下,这里路滑,您身份尊贵不能有闪失,不如让小人来背夫人吧!”

  百里晟正要反驳,却听楚青若却答应了:“也好,一会儿先生还要处理事情,不如就麻烦这位负我上去吧!”

  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发作,只好狠狠地瞪了公孙一眼:这个没眼力界的!

  叶殇背起了楚青若飞快的登上了山顶。

  山顶的一小片平坦地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吃力的抱着一个哭闹不止的孩子,往悬崖边走去。

  “别哭了,你吵死了!”丽秀粗暴的声音在空旷的山顶上回响着。

  “咿呀……咿呀……”倔强的萝卜丝毫不理会她的叱骂,依旧嗷嚎大哭着。

  楚青若一阵心疼,她的胖萝卜是饿了。寺庙里能喂他的自然只有米汤类的食物,也不知道这几天他有没有饿瘦。

  “丽秀!”

  此刻的楚青若,为了他的孩子,一丝惧怕都没有,满心只想救回她的孩子。

  “姐姐?没想到第一个到这里的人竟然是你?我父王呢?”

  清晨的山顶薄雾缭绕。丽秀的身影在薄雾中有些若隐若现,声音也随着飘过的雾气,时而清晰,时而沉闷。

  “丽秀,把孩子给我!”楚青若试着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前靠近。

  “站住,你比而在过来了,这里雾大,我看不清路,你要是逼得紧了,我可不保证会不会一不小心退到悬崖边,和这小崽子一起掉下去!”丽秀虽然年岁不大,可她的心思却是缜密,狡猾的很。

  “好,好,我站着不动,你别激动!”楚青若紧张的看着前方的身影,立住了身形,不敢再轻举妄动。

  她说的对,自己若是在向前逼近,她步步后退,说不定便退到了悬崖的边上。她焦急的向叶殇看了看。就见叶殇朝她摇了摇手,又指了指自己,指了指对面的丽秀。

  她明白了,朝着他感激的点了点头,便继续的向她提问,吸引她的注意力。

  “丽秀,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远处,传来她即伤心又愤怒的声音:“楚青若,你这个贱人!你竟敢骗我!”

  楚青若诧异:“我何时骗过你?我又骗了你什么?”

  丽秀咬着牙:“你说你一心一意是要回大炎,回到你夫君的身边去的。可你怎么转头,便和父王……和父王……生了这么个狗崽子?”

  心知她误会了萝卜的身份,楚青若故作轻松的说道:“哦~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将萝卜抱了出来。你误会了,他不是我和你父王生的?”

  “什么萝卜白菜的?你又想骗我?”

  丽秀听着这名字,不禁有些跳脚,连名字都那么的糊弄人,还敢说是她误会了?哪有人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字叫萝卜的,分明就是她向混淆视听。

  “真的没骗你,你父王在后面,马上就到,不信你可以问他。”楚青若循循善导的说道。

  “丽秀!不许胡闹!快过来,把孩子交给青若!”百里晟终于赶了过来,隐约带着怒对不远处,抱着嗷嗷大哭的萝卜,正和他们对峙着的丽秀说道。

  “父王,你来了?你来接丽秀回世子府的,是不是?”

  百里晟这一生,最痛恨受人要挟,闻言,立刻不悦的呵斥了她:“胡闹!本王不是说过,你要在这里一直呆到本王为你寻好亲事出家为止。怎么我的话你是权当了耳边风是吗?”

  “父王,是不是女人给你生了个儿子,你就,你就不要丽秀了是不是?”丽秀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哭腔。

  百里晟顿时心烦意乱,秉着“虎毒不食子”的宗旨,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将伸手取扇子拍死她的心,压制了下去。

  “本王再说一遍,快过来,把孩子还给青若。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听话,就不要怪父王绝情!”渐渐失去了耐性的他,向她下了最后通牒。

  丽秀闻言越发的伤心欲绝:“果然,父王你有了小弟弟就不要我了!”转而向着怀里怀里还在“咿呀……咿呀……”不停哭闹的萝卜发出怨恨的声音:“叫你别哭了,你听到了没有!哭,哭,哭,你就会哭!吵死人了!”

  说着,便将萝卜举了起来。

  楚青若失声惊叫,百里晟和他身后的人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丽秀(小姐),不可!”

  天光渐渐放亮,初升的太阳驱散了薄雾,露出山顶的全部面貌。一个比打谷场大不了多少的空地上,一边是两人高的山石,一边是竹林茂盛的斜坡,丽秀的背后便是笔直而下的悬崖。

  这时众人才发现,原来抱着孩子的百里丽秀,离悬崖其实只有几步之遥,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刚才真是太危险了,若是在往前几步,只怕是连百里丽秀都要一起掉悬崖。

  虽说是这只是一座小山,可人要是从这上面笔直的掉下去,恐怕也是九死一生,生还的几率亦是少之又少。

  “丽秀,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你只是……太寂寞了,想要你的父王多陪陪你是不是?我理解的,我们都理解你的,来,听话,把孩子给姐姐好不好?”

  楚青若无意中瞄见了左侧两人高的巨石后面,一闪而过叶殇的身影,遂大胆了起来,一边向百利丽秀说着话,转移她对苦恼的落的注意力,一边伸出两只手慢慢的向她靠近。

  百里晟也明白了楚青若的用意,不再言语强硬刺激百利丽秀,转而用了无比温柔的语气诱惑着她:“秀儿,父王一直都太忙,忽略了你,都怪父王不好,来吧孩子给青若,父王带你回家去,好吗?”

  不料,他们似乎都忘了,百里丽秀这孩子的心智早就不同与寻常的孩子,这样明显的转变,哪里能哄骗得了她。

  只见她一声怒喝:“住嘴!你们都住嘴!住嘴!你们是觉得我年纪小,好糊弄是吗?父王你回来虽然没多久,丽秀可是从小听人议论你到大的,以你的性子,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打动得了的。看样子,你当真是喜爱这孩子。”

  楚青若闻言,心中顿生不好的预感,顾不得她是否会有下一步行动,朝躲在巨石后面的叶殇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一前一后向她冲了过去。

  就在他们冲过去的同时,百里晟和丽秀也同时动了。

  百里晟上前对着丽秀便挥出了一掌,而百里丽秀则转过身,将手里的萝卜狠狠地抛下了悬崖!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