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王后娘娘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王后娘娘

  下了山之后,惊魂未定的楚青若抱着孩子被安排在了客房中歇下。半夜,叶殇又前进了她的房间,为她简单的清理了一下手上的伤口。

  草草的包扎完,叶殇一边将金疮药放入怀中,一边压低了声音向她说道:“这里虎狼环伺,你在这里尚不能保证安全,如今还带着萝卜越发的让人担心。不如找个机会带着孩子逃吧。”

  楚青若苦笑,逃?他以为她不想吗?可如今,不仅仅孩子太小,经不得长途奔波,后院的某处还有她的金兰发小李娇,或许还多了个李娇那个父不详的孩子。都是拖家带口的,怎么跑?能跑多远?

  “对了,阿殇,我一起被带来世子府的,还有一个叫李娇的姑娘,你若是得空,帮我查查她在哪里?”

  “李娇?也是大炎人?”

  “嗯,我的金兰之交。”

  “好,得了空我便帮你查,现在我要走了,百丽秀死了,眼下正乱着呢,我不方便在这里呆的太久。”说着,抱起了萝卜,狠狠地亲了两口,放下他便翻窗而出,消失在夜色中。

  很快,百丽秀的死讯便穿到了九世子府,张恩淑的耳朵里。

  张恩淑又惊又怕,想不到殿下哥哥竟为了这女人和她的孩子,连着丽秀死了都没有迁怒到那女人。难道,自己就真的要这么输给这女人了吗?真不甘心!

  爷爷这几日究竟在干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毫无动作?莫非真的非要自己去王上那里动动脑筋了不成?

  咬了咬牙,算了,求人不如求自己,我这就进宫,先求见王后娘娘再说!

  所以说,张恩淑是个没脑子的。

  那王后娘娘是谁?

  那王后娘娘正是当年使计将叶殇的师父,赵寅初骗来盛京,又编造了富商夫人的身份,哭着哀求他去帮自己杀了百里晟和他的母亲李善姬,赵寅初的同门师妹,徐问春!

  当年与她情投意合的师兄,为了男人的野心狠心的将她抛弃了以后,她便暗暗发誓,她一定要成为一个手握权贵的女人,定要叫她那负心的师兄后悔。

  由于从小在山谷长大,从未出过山谷,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仅凭着一股子一腔对师兄的恨意,在他爹,也就是当时的掌门,赵寅初的师父过世了之后,偷偷的出了山谷的徐问春,误打误撞的跑进了大墨国。并在那里结识并救了当时的墨国大臣,都昌完。

  膝下无女的都昌完,见她武艺高强,生的美若天仙,又在危难中救了自己一命。遂将她认作义女,为她改名为都文春,送进了当时还是世子的老王上,百里昊府中,成了他的王妃。

  后来她也是凭借着向自己本事,将百里昊一步一步从一个默默无闻,毫不出众的世子慢慢扶持成了脱颖而出的王世子,后来又登基成了王上。

  当上了王后之后,她开始命人寻找他的师兄向他寻仇、报复。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的给她在连玉镇发现了已经落魄的师兄的行踪。

  同时她也受到了一个消息,原来在百里昊和她成亲之前,与一名名叫李善姬的官妓坠入情网,相爱甚深,甚至还默许了那名官妓为她生下了一个儿子!

  这对当时刚刚怀有身孕的都文春来说,真是个背腹受敌的消息。后院里已经有了一个母凭子贵的洪贵妃和他的长子,百里俊。如今府外又多了个君王心爱之人,和心爱之人所生的儿子!

  照这样下去,就算她生出一个儿子来,也没有半丝机会推她的儿子坐上那个人人争破了脑袋的位置!

  于是,她便一封书信将赵寅初诓骗了来,又用苦肉计哄得他前去,为自己杀了那个妓院中的女人和她的儿子。

  谁知,那没用的废物竟然也爱上了那个女子,不仅保护了她和他的儿子,还将本门的武艺全部教授了给他。

  后来那贱女人的儿子竟然认祖归宗成了九世子,成了她和她的儿子,百里禄善争夺王位的道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所以都文春一直都将百里晟是做眼中钉肉中刺!

  如今,这蠢货张恩淑今求到了自己的门上来,而那狡猾的老狐狸张京泰也主动的向她的善儿示了好,这样的天赐良机,她又怎么能平白的让它错过呢!

  “请她进来吧!”都文春放下手里的杯子,盘着腿单手靠在一个金色锦缎所制的靠手上,扶了扶馒头琳琅的发簪,悠悠的对宫人说道。

  已经年过不惑的她,一直都很注重保养,白皙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一双漂亮的眼睛被金色的眼线拉着又美又魅。

  十指尖尖,像刚剥出来的鲜嫩笋尖一般,细长柔美。白嫩的手指轻轻捻起一颗甜枣,放入了她红润而又饱满欲滴的唇中。抬起眼扫了一眼,伏在她面前的的张恩淑,勾了勾嘴唇,轻笑道:

  “哎呦古,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九世子妃啊?来来,快起来孩子,坐着说话吧。不用行大礼了,我这儿啊,不用那么拘束。”

  张恩淑得了她的话,谢过了恩,盘腿在它的下首做了下来。

  “九世子妃,你今日怎么会有空来看我这个久居深宫的老太婆啊?”都文春一脸慈祥,笑吟吟的开口问道。

  “我今日来参见娘娘,是想向娘娘求教一件事情。”

  “哦?你竟然有事向本宫请教?你怎么不去问……哦。本宫想起来了,九世子的母妃早就不在了。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算了,你说吧,本宫就听听什么事儿,若是能帮你拿主意的,本宫就帮你!”

  都文春故意装作一时忘记百里晟的母亲已死,假惺惺的做起了好人。

  百里晟的母亲,谁都会忘记,偏就是都文春永远都不可能忘记!她怎么可能忘记,老王上书房中日日对着的那副画像上的人是谁?

  她怎么可能忘记,是她联合了朝中的文武百官联手逼得老王上下了赐死他的母亲的口谕。她又怎么可能忘记,是她亲手将撰写好的王后懿旨交到了老王上的手里。

  “多谢娘娘!”毫不知情的张恩淑此刻还浑然不觉她今日做下的事情和决定,在日后的某一日,造成了百里晟背水一战的局面。

  谢过了王后之后,张恩淑便愚蠢的将,楚青若最初来到九世子王府以后,发生的点点种种一五一十的告知了王后,还将他的身份来历也清清楚楚的对王后说明了一遍。

  王后的眼睛越听越亮,这可是个绊倒百里晟的绝好机会呀!

  *

  “殿下,王后娘娘来了?”内事伏在地上轻轻的向正在闭目养神的百里昊禀报道。

  “哦?她今日怎么来了?”百里昊半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问道。

  最近他的精神越发的不济,终日里全靠着太医院所配置的特殊汤药,维持着精神。今日里难得没有繁琐的朝政要处理,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好好休息休息,可这没有眼力界的女人又来烦自己。

  不过,与她夫妻那么多年,他多少也是知道这女人的脾气性格的,若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她也是绝没有兴致对着自己这张病恹恹,垂垂老矣的脸的。

  “宣她进来吧!”看看这回她又要说什么吧!

  “殿下~”都文春请过安之后,便在老王上的身边盘腿坐了下来。“殿下,最近身子可好些了吗?”

  百里俊心中暗暗冷笑,旁人瞧着都觉得这位王后与自己有多么的伉俪情深,只有他心里才知道,她心里早就巴不得自己快点咽气,好把这个位子给她儿子,也是自己的六世子,百里禄善腾出来呢。

  “嗯,王后有心了,孤的病很快就要好了。”

  都文春暗暗撇了撇嘴:都已经一个脚快要踏进棺材了,还在那里死鸭子嘴硬。“是啊,臣妾也瞧着王上的脸色比起从前大有好转,臣妾的心中也是欢喜……”

  “好了,王后说说近日来,是有何事吧?”百里昊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这女人,若不打断她,她可以和你虚伪的客套上一整天!

  王后的脸色变了变,干笑了一声:“呵呵,殿下,臣妾近日来是想和您说一件了不得大事!”

  百里昊神色微谨:“哦,什么了不得的大师,精要劳烦王后亲自向孤来说?”

  王后故作神秘的武器了嘴:“因为,这样的事情,只怕除了臣妾,也没有人敢跟殿下你说!”

  百里昊想了想,翻了个身,挥手屏退了左右:“那王后就说说吧,到底什么样的事情,让大家伙都不敢跟孤说啊?”

  都文春闻言,顿时收起了一脸的漫不经心,神情无比严肃的对着老王上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道:“殿下可知道,九世子府上藏了个大炎国的女子?”

  百里昊故作不明:“这是孤知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嘛,府里藏着一两个异国的貌美女子又何出奇?哪个世子府里没有那么一两个啊?就禄善的府上还有不少桑芸国的商女呢!”

  王后用话步步紧逼着老王上:“那其他世子有没有让一帮女子为他们生下孩子?其他世子有没有准备立异邦女子所生的孩子为世子?若有朝一日,老九坐上了安慰,到时候大墨的王上,是不是就是那异邦女子所生的世子?”

  这下百里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下从被褥上坐了起来,严肃的看着都文春:“王后所言当真?老九他真的……?”说完不等都文春回话,便愤怒的一拳砸在了地炕上:“这个逆子,他敢!”

  都文春也摆出一副史无前例认真的神态,一字一顿的说道:

  “绝无虚假,字字当真!”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