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一章 为老不尊

第二百零一章 为老不尊

  /

  张京泰昨夜被那没眼力界的小丫头,搅了他的好事,心里别闷着一团火无处发泄。今日天一黑,他便叫来了管家,悄悄的将李娇院子里的人都撤了个精光。

  三声五令的交代了他们,晚上无论院子里发出什么声音,都只能在院子外面候着,不许进来!再搅了老爷的好事,老爷扒了他的皮!

  打了半夜,他瞧见李娇的房间里的灯熄了,便蹑手蹑脚的摸进了房间。趁着月色,看见一道曲线玲珑的人影,背对着他侧躺在床上,张京泰不禁心痒难耐。

  草草的解了外衫扔到一边,穿着一身亵衣裤的他,轻手轻脚的摸上了床,一把从后面抱着身前的正在“熟睡”的“女人”。

  不只是睡熟了,还是半推半就的顺从了,总之,张京泰见“她”并没有反抗,心里乐开了花:这女人还是很识时务的嘛!一上手便不停的上下其手,一边嘴里还嘟囔着:“哎呦古,小宝贝,一个人寂寞吧?让我好好疼疼你!”

  就听有人喊他:“喂,爷爷!”

  张京泰不乐意了,抱着怀里的“美人”伸手打了“她”一记“屁股”:“哎呦古,这种时候,叫什么爷爷?来,叫一声哥哥来听!”

  然后又听到冷冷的一声:“喂!老头!”

  这下张京泰听出不对劲来了,这声音是从他背后发出来的!猛地一回头,月光下就看见李娇手上拿着根捣衣棍,挽着袖子,神情不善的看着自己。

  她在这儿,那床上的美人儿是谁?

  张京泰用力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一看,这,这床上哪里是什么美人,分明是一套叠的整齐的被褥枕头!

  “喂,老头!”李娇插着腰,用捣衣棍捅了捅张京泰的老腰:“你三根半夜不睡觉,总跑到我屋里来干什么?”

  “额……我……我……”张京泰见她一副女土匪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阵犯嘀咕:不是说这楚姑娘弱不禁风,斯文温柔的吗?可这做派,看起来不像啊?

  上次自己也是亲眼见过她的真面目和言谈举止的,怎么和这会儿判若两人啊?

  “老头,你今天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可就别怪姑奶奶不可齐了!”说着,李娇便挥着捣衣棍,对着这个老不修没头没脑的一顿痛揍。

  李娇是谁啊?

  她可是当年梧桐村,和同窗黄胖子打架都没输过的彪悍女子阿毛啊!

  这些年她叫是遇到了百里晟,才变得千般柔情,万种温柔,娇滴滴的一副模样。可千万别搞错了,她的温柔似水,那可是只对百里晟一个人!

  其实女人就是这样的,再坚强精明,再能干独立的女人,若是遇到了让自己心动的那个男人,就算她是个金刚娇娃,都变成了一个绕指柔的小女人了。

  因为,没办法,她爱他呀!

  若是换做了百里晟以外的男人,你试试!

  更何况,这还不是别的男人,这还是一个脸似橘子皮,长满了褶子,年纪大比她的爷爷还大的老色鬼,老不修。

  所以说,这姑奶奶,手下能留情吗?

  就见一通闷头暴打之后,满头满脸都是包的张京泰抱头鼠窜:“来人啊,快来人啊,要出人命咯!”

  “我打你个老不修!叫你为老不尊,都可以做我爷爷了,还想着要占我便宜!”

  “哎哎,别打了,别打了!”

  院门外守着的一班下人们,竖起了耳朵听着院里的隐隐约约传出来的动静,忍不住调侃道:“哎呦古,看不出老东西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整出这么大动静?”

  另一个接话:“可不是,呀!老家伙平日里的人参鹿茸可不是白喝的,哈哈哈!”

  “咦……西巴……有钱真好啊!”

  一众人一起大笑。

  张京泰被李娇打的满屋子乱窜,终于被他摸到了门栓,忙不迭的打开门,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李娇还不罢休,一路追打到了院子里,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着:“你个老混蛋,真当你姑奶奶好欺负?我一个捕头的女儿要弄不过你这老淫棍,我李字就给你倒过来写!”

  顾不得与她口舌之争的张京泰打开院门,一个跟头栽了了出去:“哎呦古,快,快来人。”

  院门口的下人们一看,“哎呦古,老爷,你,你这是怎么了?”

  “呀,你们都瞎了吗?看不到老爷我挨打了吗?快,快给我拦住那个疯女人!”张京泰捂着脸,跳着脚大骂道。

  几个下人平日里也是受够了张京泰的吆三喝四,这个为老不尊的老混蛋平时没少欺负人。看见府里稍有几分姿色的姑娘就动手动脚,也不想想自己的年龄都大上人家好几圈了,做人家的太爷爷都够了!

  在一片混乱中,几个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假意的护着张京泰,实则故意当着他的去路。另外两个,假意拦着李娇,其实只是做做样子。李娇的棍子还是可以时不时的打到老头。

  老头慌不择路,竟一头撞到了院门口的一颗树上,晕了过去。守门的下人们见状,故意大呼小叫的将他抬了起来。

  黑暗中也不知道他们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小心。

  前面有课小树,他们竟四个人,一人拎着老家伙的一只手或者一只脚,就这么拎着呈大字型的张京泰向着小树走过去,只听一声惨叫,老头大字敞开的两腿间,赫然敲在了树上。

  这下老头彻底的晕了过去。几个下人捂着嘴,挤眉弄眼的拎着老头,向前院走去。

  第二天,请了假没去上朝的张京泰,头上包着白布,身下因为某处的肿大而无法穿裤子的两条,干瘪的跟萝卜干似的腿,从薄薄的被褥下伸出来透着气。

  一手扶着脑袋,一手撑着身边的靠枕,张京泰正滴溜着眼睛,思考着昨晚的事情。昨晚一片混乱,没来得及细想,现在想想,这女子身上似乎还是有很多的疑点。

  其一,性格不对,怎么可能一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子,开口闭口跟山匪强盗一般?可疑!

  其二,声音不对。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她的声音没有昨晚那般粗,嗓门也没那么大,删词那声音,软糯酥骨,绝对和昨晚的不一样。

  其三,混乱中,他好像听见她说她是捕头的女儿,姓李?这就更奇怪了,上次她明明亲口承认她就是楚青若,怎么一转眼就自称姓李呢?

  越想越不对劲的张京泰,伸手招来了管家:“去,把后院那个女子给我押过来。”

  很快管家就将五花大绑的李娇给押到了他的面前。张京泰顾不得下身的疼痛,穿上了亵裤,围着李娇左右的打量。凑近了她的脸细细的看了以后,又伸出手在她的耳后嘻嘻的摸了一遍。

  李娇自被绑过来到现在,自始至终都没有吭过一声。为什么?因为孩子落到了他们手上,她不敢出声。

  此刻,张京泰的手在她而后摸来摸去,人不知心中又有几分恐惧,又有几分愤怒:“死老头,你干什么?”

  没有接痕?

  再扯了一扯她的面皮,是真的。

  “你昨天说,你姓李?”张京泰似乎有点明白了,坐回到被褥上,阴阳怪气的问道。

  旁边他的管家帮腔对李娇大河到:“说实话!敢说半句假话,立刻就要了你女儿的命!”

  女儿?不是儿子?张京泰心中越发的确定,百里晟给他来了一招“偷梁换柱”!

  无奈的李娇,想到对方捏着白菜的性命,只好老老实实将自己的身份,如何认识百里晟,又是如何跟着他回大墨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个清楚。

  听她说完,张京泰一阵恼羞成怒,好你个小狐狸,你这一招,真是高明啊!既然你对我生出了异心,那你就休怪老夫弃你不顾了。

  九世子府

  甲方套着百里晟的耳朵一番窃窃私语之后,他的表情先是惊讶,后又渐渐地变成了憋笑,最后再也憋不住,伏在了桌上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亏得是把李娇送了过去。这下这老头可算是栽在阴沟里了,哈哈哈。”

  等他笑过之后,甲方忧心忡忡:“只怕,按李娇的城府和手段,很快便是要暴露了,那老狐狸受了这般愚弄和殴打,只怕是没那容易善罢甘休。我们要早点做准备。”

  百里晟漫不经心的勾唇一笑:“如今青若已经转移了,随便那老狐狸怎么折腾,我们都不用怕他,人现在是在他府上,他以为他脱得了干系吗?”

  “可要是老狐狸将李娇……”先秘密处死了呢?

  “不会的,李娇是个藏不住话的,她一定会把和青若的关系都说出来的。那老狐狸会想办法放出风声,让情若知道李娇现在在他手上,等着她自投罗网,去营救李娇的。”

  说到这里,百里晟立刻正色吩咐甲方:“去,告诉乙方和公孙,一定要不惜一切将李娇的消息封锁掉,决不能让青若知道!”

  “是!”

  等甲方走后,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朴英忍不住上前,欲言又止。百里晟已经见怪不怪他这幅样子了,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你又有话要说,你就说吧,这里没别人。”

  朴英讪讪的行了个礼:“还是殿下了解奴婢。奴婢是想说,经过这件事之后,只怕是大院君和殿下……便要离心了。殿下的大业,该怎么办?”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