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二章 梦醒时分

第二百零二章 梦醒时分

  与九世子府相邻的一条街上,衣着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普通民宅中,楚青若正在轻轻的哄着刚吃饱的萝卜睡觉。

  忽然房门一开,叶殇(公孙)的身影一闪,走了进来快速的带上了门。“表姐,李姑娘有消息了。”

  “哦?”楚青若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过他到一边。叶殇小声的说道:“李娇被百里晟送进了大院君府。”

  她大吃一惊:“大院君府?为什么?”

  “一直以来,百里晟都把李娇当做了你的替身,***。那位大院君就是上次叫我假扮你应酬的那个老色鬼。大概是垂涎你的美色,想借着墨国王上对你有所行动的时候,趁火打劫,将你要了去,据为己有吧!”

  叶殇简单的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楚青若无语。

  “所以百里晟将计就计,将李娇和白菜送进了大院君府。不过李娇的身份现在已经被揭穿了。那个老色鬼暗地里四处放出风声,若是要李娇和白菜平安无事,就要你签字去将她们换出来。不过百里晟这里,叫我们都按下消息,不要让你知道。”

  “不行,一定要救阿毛!”楚青若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过,白菜是谁?”

  “白菜是李娇所生的女儿,你给你儿子起名叫萝卜,百里晟就给她女儿齐了个名叫白菜。”

  叶殇心想,你们给儿子女儿起名字叫萝卜白菜,那他以后有了孩子,不知道他天真单纯的小妻子会不会学她们,给孩子取名叫玉米、土豆、倭瓜?

  唉……这样的名字……想想就糟心。

  “阿毛生了女儿?”楚青若为她感到高兴,只是还没高兴太久,便被叶殇那个后面的话给击得个粉碎。

  “那孩子不是百里晟的,是看守她的侍卫……们,也不知道是那一个的。”说起来都觉得有些不堪,若是李娇知道了真相,不知道会不会奔溃?叶殇心想,这位李娇姑娘也是可怜,遇人不淑,还是他的阿莒运气好,遇到了自己。

  “什……什么?百里晟他,他竟然这么对待阿毛?”楚青若心疼的连累簌簌的直往下掉。都是她连累了阿毛,若不是当初她同百里晟一路同行,一通去了定海县,阿毛毛便不会遇上这个卑劣的男人,也不会早遇到这般不堪的事情。

  “表姐,别自责了,我们还是想办法赶紧将李娇姑娘救出来吧。”

  “嗯,也是,只要将她送回大炎,对外就说她嫁了人,如今丈夫死了便是。只是她这么些年行踪不明,李叔和李婶怕是要伤心透了。”楚青若擦了擦眼泪,哽咽的说道。

  “那我们来计划一下怎么将她救出来。”

  “嗯,好!我想这样……”

  *

  是夜,大院君府后院的柴房中。

  被关在柴房里,几日未进水米的李娇虚弱的躺在地上,昏昏沉沉的抱着孩子小声的哭泣。她可以不吃不喝,可孩子很快就要没奶吃了。

  尽管是个不值钱的女儿,可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看着孩子原本白胖的小脸,这几天竟有些消瘦了,这叫她一个做母亲的怎么不心疼,难过。

  “李娘娘,李娘娘?”突然窗外传来了一声轻唤。

  李娇抱着孩子,强打起精神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是我,你是殿下派来就我们母女的吗?”

  门外的人没有回答,只听到一些悉里索罗的开锁声。不一会儿,门锁便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推门而入,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

  “娘娘,是我。”将脸上的面罩拉了下来,李娇这才看清,来人原来是乙方。

  乙方与公孙,也就是叶殇,一起共事了一段时间以后,被鬼精鬼精的叶殇发现了他竟然对李娇一往情深,而且还几次因为想私自放走李娇而受了他大个的处罚。

  叶殇想刚好,他一个人要护着两个带孩子的女人逃走时有点困难,若是有个人给他搭把手互相照应着,这事儿可就简单多了。

  于是叶殇大胆的将乙方叫到了暗处,悄悄地问他:“我是楚姑娘的人,现在楚姑娘命我就出李姑娘,方兄弟,你可愿意祝我一臂之力?”

  乙方一听,毫不犹豫便答应了。但是叶殇又说了:“可是,方兄弟你一旦帮着我们就出李姑娘的话,等于就是背主叛国了,你可想好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一旦跨出这一步了,便在没有回头路了。”

  原本还担心他会打退堂鼓的叶殇,却是万万没想到,他竟对李娇用情如此之深,只见他对自己一拱手:

  “公孙兄弟,不瞒你说,之前我就想送她回大炎,然后我便留在大炎守在她身边,再也不回来,可是才出城走了没多远,便……便被我哥抓了回来。我真后悔没有早点带她离开,不然他也不用遭遇这样不堪的事情了。”

  “嗯,这件事我也听说过,为此你还被大统领拘禁了大半年,没少吃苦头。有你这般真心相待,我想李姑娘总一天会看到你的好的。”

  于是叶殇向他作出了承诺,只要他帮助她们奖励叫救出以后,一定会想办法护送她们离开,直至他大个追不到他为止。

  就这样,今夜来给李娇传递消息的人,便换成了乙方。

  见到乙方,李娇欣喜万分,追问道:“是殿下叫你来的?”

  乙方见他认识蒙在鼓里,于心不忍,但又想起了叶殇的话,若不把真相告知李娇,只怕按她对百里晟的感情,是绝不会乖乖配合他们,离开大墨的。

  也是时候梦醒了。

  乙方狠了狠心,艰难地开口说道:“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殿下……并有打算就你们母女出去。”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你在骗我对不对?”李娇洞心骇耳,忍不住捂着嘴,豆大的泪滴一颗颗的往下掉落,拼命的摇着头:“你在骗我,骗我的,他,他就算会狠心不关我事,可是孩子呢?他不会不管自己的亲生女儿的!”

  “李娇!你醒醒,别再做梦了,这孩子根本就不是殿下的!所以他根本不会管她的死活的!”按下心头的疼痛,乙方第一次勇敢的叫了李娇的名字。

  “不,不是他,他的?这怎么可能?那,那孩子是谁的?”如同晴天霹雳,李娇被骇得几乎连话都要说不利索了。

  乙方的脑中飞快的做着选择,究竟是告诉她不堪的真相,还是继续骗她。最终情感打败了他的理智,他决定了瞒着她,反正自己要与她一通会大炎的,自己此生都会守在她身边的,不如就将这件事情瞒住她一辈子吧!

  倒不如就让她恨自己一辈子吧!总比看着知道这样不堪的真相她奔溃,发疯要来的好。

  “孩子,孩子……其实是……我的!”乙方垂下了头,如释重负,这一步,自己终究还是跨了出去!

  “什么,你!”抖着手指,指着他的鼻子,李娇此刻是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阿娇,你醒醒吧,殿下一直都在利用你!他除了你,也将楚姑娘带回了大墨。你,你只是他哪来要挟楚姑娘逼他就范的工具,人质!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吗?他心心念念的人,是楚姑娘!从来就没不是你!”

  “青,青若姐姐也在大墨?我是人质?工具?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想想,为什么大院君一直开口闭口楚姑娘的叫你?为何你到了世子府,却一直只能呆在后院的乙方小天地里。还有,你知道为什么他偶尔肯放你去赤江边去散步,而不是府里的湖边花园?而要特意跑那么远?”

  “为什么?”李娇开始有些信了,因为他说的这些,她也都曾经怀疑过。

  “那是他特意放你出去,给楚姑娘看到你在他手里!”

  “他……竟是这样的人……?”她信了,所有她曾经怀疑过的事情,今日都得到了答案,只是她不太敢相信,他竟是这样的人,自己竟做了一场旖旎虚假的梦。

  “还有,当初在定海县的云来客栈,再到后来你所居住的后院中,每一次他都是半夜黑灯瞎火的来,天还没亮又悄无声息的走了?为什么,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他!那是……那是……我!”

  “是你……从头到尾……都……是你……?”李娇如同灵魂出窍一般,愣愣的喃喃道。

  “你别这样,阿娇,你还有关心的人在身边!别这样!”还有爱你的我!乙方见她这般模样,有些泣不成声。

  爱情,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

  它可以叫你一下子甜蜜的如同身处云端,也可以在下一刻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叫你永不超生!

  “原来,是一场梦啊……关心我的人,呵呵,竟然还有人关心我?”李娇自嘲的笑了一下,看着怀里依旧酣睡的向小猪一样的女儿,凉凉的笑了一下:“可真是个心大的丫头!”

  “是啊!阿娇,你可知道,这次我来便是楚姑娘命我来的。你知不知道,她知道你在殿下手上以后,放弃了多少次可以逃出去的机会?”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