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五章 一拍两散

第二百零五章 一拍两散

  “殿下,不,不好!”朴英大呼小叫的冲进百里晟的书房。

  百里晟没好气的将手上的书往桌上重重的一扔:“什么事,大呼小叫的!你这管事做的越来越没规矩了!”

  “殿下啊,不是奴婢没规矩,是,是大院君带着人闯进世子府,事出突然,奴婢也顾不得规矩不规矩的,就赶快来先殿下禀报了。”朴英委屈的说道。

  百里晟脸色一变:“他又带人擅闯本王的世子府?你可知道为了何事?”这老家伙,每次都这般的自以为是,三番两次的带着人擅闯他的世子府,可见他平日里压根没将他这个世子放在眼里!

  朴英缩着脖子:“大院君一脸杀气腾腾的,奴婢,奴婢不敢问!”

  “真是个没有的东西!走,随本王去看看。”

  “是!”朴英一边擦着汗,一边跟在他身后,两人一起来到了世子府的正厅。

  走进正厅,就见张京泰背着手,微微仰着头,神态倨傲的站在正厅中间,左右两边枕着几个同他一起前来,身佩腰刀的府兵,一个个沉着脸,仿佛百里晟欠了他们一大笔银钱似的,十分的晦气。

  “爷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百里晟目光闪了闪,堆起了笑脸。

  张京泰无视他的笑意,冷哼一声:“可不是什么好风把老夫吹来的,殿下也不必这么客套。”

  百里晟热脸贴了冷屁股,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那今天爷爷又带着人硬闯我的世子府,到底所谓何事?”

  “老夫来带我的孙女回去!”

  “带恩淑回去?这是何意?”百里晟大吃一惊,他以为这老匹夫只会在暗地里有所行动,没想到他这么干脆的把事情做在明面上。他这是摆明了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吗?

  “嗯,老夫要带她回去,请殿下将恩淑叫出来吧!”张京泰半点没有犹豫。

  这下百里晟彻底生气了:“是吗,好,朴英你去将王妃娘娘请出来吧!”

  朴英犹豫不决:“这……”

  张京泰怒视:“快去,你这个狗奴才!”

  朴英尴尬的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百里晟,见他面无表情,只得诺了一声,转身离去。

  正厅中,两个脸色都不好看的男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的对峙着。许久,张京泰放缓了口吻,对百里晟说道:

  “殿下,既然你对恩淑无心,也执意要倾心那大炎女子,老夫无话可说。但恩淑是个天真烂漫之人,她单纯毫无心机,是否能请世子殿下立下一纸休书,放她一条生路?”

  百里晟冷笑:“大院君大人,这门婚事可是王上亲赐的,若要休书,大院君只管问王上要去,本王绝不会阻拦与你!”

  张京泰语塞,确实,这可是赐婚啊!当下一甩袖子,不再言语。

  不多时,神色慌张的张恩淑随着朴英匆匆赶来正厅,“爷爷,殿下哥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张京泰也不废话,拉起她的手:“走,跟爷爷回家!”

  张恩淑脸色大变,一把拂开老头的手,诧异的问道:“回家?这里就是我的家,爷爷,还要我回哪个家?”

  百里晟在一旁凉凉的说道:“自然是回大院君府,你的娘家!”

  “什么?爷爷,这是为什么,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我回大院君府?”

  “你不要多问,跟爷爷走就是了!爷爷是为你好!”张京泰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支支吾吾的对张恩淑说道。

  “不,我不走,爷爷不说清楚为什么,我就是不走。我可是这里的王妃,我走了,殿下哥哥怎么办!”

  张恩淑虽说是个娇纵任性的人,可她对百里晟感情却是实打实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无论张恩淑做了什么,百里晟总是能容忍,每次对她的惩罚也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最多也就是晾她几天。

  百里晟这人,虽然心思深沉,心狠手辣,但确实个爱憎分明之人。背叛他的,他便毫不留情,但真心实意向着他的,多少他都会偏袒留情的。

  张恩淑是这样,朴英是这样,其实百利丽秀也是这样,可惜这孩子自己作天作地,最后把自己给作死了。

  “恩淑,你随爷爷去吧,只怕是我这世子府很快就要山雨欲来了,你随了爷爷去也是好的。”

  这句话倒是百里晟真心实意的话,虽说他对张恩淑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但她单纯的性子却让他一直将她视作自己的一个小妹妹。

  张京泰这个老狐狸这般火急火燎的,要将自己最心爱的孙女接回去,连王妃之位都不要了,可想而知,他应该是受到了什么风声,知道了九世子将面临的是什么。

  百里晟暗笑,看样子这老头也已经倒戈相向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急吼吼的将张恩淑带回去,和自己划清界限。

  “什么,殿下哥哥,连你也……”张恩淑忍不住放声大哭,“不,我不回去,殿下哥哥,恩淑哪怕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恩淑绝不背叛你,绝不离开九世子府!”

  “胡闹!都这么大个人了,还分不清轻重!来人啊,把王妃给带回去!”张京泰

  脸一黑,不顾张恩淑的哭闹,对带来的人冷冷的下了命令。

  他带来的府兵闻言,诺了一声“是”,便上前伸手要将张恩淑拉走。

  张恩淑尖叫着,拳打脚踢:“啊……你们走开,你们这些狗奴才,谁敢碰我,我杀了他的头!都给我走开!滚!滚!”

  府兵们一时也不敢靠近她,张京泰气的吹胡子瞪眼:“别管她,给我捆起来带走!”

  百里晟这时却一言不发,只做冷眼旁观。

  张恩淑见百里晟竟未加阻拦,不禁心中一急,伸手抽出一名府兵的配刀来,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爷爷,恩淑从小就仰慕着殿下哥哥,也深深为自己那么幸运,生来便是他的王妃而感到高兴。

  爷爷,恩淑不走,不管世子府以后,是天塌了,地陷了,我都不走,我只要能和殿下哥哥在一起,哪怕是地狱,我都和他一起去!”

  张恩淑的这番表白,就连百里晟这样一个心狠之人,听得都难免有些动情,可张京泰这老狐狸,却是毫不心动,铁了心的将袖子一甩:“不要听她胡说八道,快带走!”

  张恩淑望着如此绝情的爷爷,忍不住痛苦的看了一眼脸色已微有感动的百里晟,心念一动,咬咬牙闭上了眼睛,手里的刀便要往横里抹去。

  “好好好!爷爷不逼你!你快将刀放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张京泰见这丫头真的疯了,竟当真的要抹脖子,不禁吓得脸色巨变,连忙投降。

  百里晟也紧张的喊道:“恩淑,不可胡闹!快把刀给我!”

  “爷爷,你不逼恩淑跟你走了?”张恩淑脸上还挂着泪,但眉宇间已然换上了惊喜之色。

  “唉……你这孩子……”张京泰彻底输给她。

  “那,殿下哥哥也不赶我走了?”转头又问百里晟。

  百里晟苦笑:“我何曾赶过你?”

  “嗯,朴英,过来!”

  朴英擦了擦额头的汗:“是,娘娘。”

  “你帮我挡着他们!我先走了!”将朴英一把拉倒自己的面前,张恩淑把手里的刀往他怀里一塞,将他往张京泰和百里晟面前一推,自己却一溜烟的跑了。

  “恩淑!恩淑!”张京泰望着她的背影,跳着脚大叫,却不见她回头,不由得将怒火发在了朴英的身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朴英抱着刀,尴尬的朝他笑了笑。

  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见张恩淑走远了,张京泰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但转过身来对着百里晟,却依旧黑口黑脸:“不要以为这是就这么算了,我一定更会想办法把恩淑带回去的。

  另外老夫也不怕实话和你说,老夫已经决定拥立六世子百里禄善为王了。你!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为了个女人究竟值不值得!”

  百里晟见他这边的说,便也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既然大院君已经拥立了六世子,那本王也不便多留大院君了,免得瓜田李下招来非议。”说着向大门口比了个手势:“大院君请~”

  随后一甩袖子,将两手背到身后:“朴英!送客!”

  “好,既然你看的那么通透,那老夫也就不再打扰,但是老夫有一句话要奉劝你!”张京泰没想到百里晟的态度会如此的强硬,一时也有些下不来台。

  但他很快便恢复了信心,他自信总有一天百里晟会因为是去他这个靠山而后悔,到时候就算他跪着来求自己,自己都会给他好脸色看!

  百里晟冷哼一声不搭腔,心想:这老家伙废话真多。

  “老夫劝你三思而后行,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说完也不等他再次喊送客,便自己一甩袖子带着人怒气冲冲的离去。

  朴英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凉透了。这下完了,大院君和殿下算是正式的撕破脸了,以后这登上王位的路,可是越来越难走了。

  唉……我的傻殿下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