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六章 龙颜大怒

第二百零六章 龙颜大怒

  心情不悦的百里晟,疲惫的来到了楚青若的民宅中,楚青若见他一脸的的疲态,也不好意思赶他走,只得叫人为他上了杯茶。

  百里晟闻着茶叶发出来的清香,心情稍稍放松了一点:“青若,你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

  楚青若低着头缝着萝卜的小衣裳,撇了撇嘴:“这边千般好,万般妙,可终究还是比不过家里好。可我,能回去吗?”

  “青若,我不想和你拌嘴,我今天很累。我只想在你这里坐坐,喝杯茶就走。”百里晟第一次在楚青若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

  手上的针顿了一顿,楚青若抬起头看向他,只见他满脸的沮丧,嘲讽的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朴英忍不住插嘴道:“夫人你是不知道,我们殿下为了你,可是吧大院君都彻底得罪了呢!”

  “多嘴!”百里晟怒喝,“你何时也开始这样多嘴多舌了,去,下去领十个板子!”

  朴英委屈的下去领板子去了。

  楚青若也知道,他和大院君的关系恶化到这样的程度,确实和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尽管她们是敌对关系,可他自始至终都未曾真正的伤害过自己。

  看着他这般模样,难得好心的她招招手,让下人给他做了些简单的饭菜,给他端了来。伺候着他用膳后,她便悄悄地回了房间。

  可是她却不知道,正是这顿饭,让百里晟觉得他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值了,也因此在一意孤行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

  金殿上

  “殿下,老臣本想将那女子诱出来斩杀,可谁知九世子殿下竟设好了圈套,让那女子竟安然无恙的从老臣的眼皮子底下,毫发无伤的回到了九世子府。

  殿下,请恕老臣无能啊!”张京泰伏在地上,看似罪己,实则却是火上浇油,让百里晟罪加一等。

  平日里一直韬光养晦,闭门不出的六世子百里禄善,今日也破天荒的来上朝了。张京泰说完以后,他马上站了出来,也伏在了地上:

  “父王,儿臣久病卧床,也听闻了此事,可见此事影响之恶劣。如今这件事使得盛京民心惶惶,大家都在传言,若是王上放任此事不管,只怕……。

  所以儿臣这才拖着残病之躯上的朝堂来,请求王上正视此事,还天下百姓一个安心。”说着,还咳嗽了几声,伏倒在地久久没有起来。

  老王上百里昊的脸色变了又变,手指了指一旁站着的百里晟:“老九,你说说有这回事吗?”

  百里晟跪下,刚要开口,就听百里俊那粗大的嗓门从他身后响起:“父王,我看老九也未必会说实话,要不然还是儿臣来告诉你来龙去脉吧。”

  百里俊往前走了一步,一下挤开了百里晟跪到了老王上的面前。

  老王上脸一沉,看了一眼身边的内事。内事连忙走到百里俊身边,跪倒在地凑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道:“王世子,现在是殿下让九殿下回话呢,您先起来,等他说完您在说也不迟啊。”

  百里俊一把推开他,向着老王上一拱手:“父王殿下,不是儿子目无规矩,实在是这个老九行事天怒人怨,儿子实在看不下去,不吐不快啊!”

  百里晟大怒:“你!”

  老王上脸上难看至极,撇过头朝着百里俊挥了挥手:“你说,你说!”

  百里俊咧嘴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大胡子,得意的看了百里晟一眼:“父王,这事情要从您命令我们追查,那两个混进盛京的细作说起。”

  这句话像提醒了老王上,老王上指着他们问道:“对了,叫你们俩查那两个细作的事情,后来怎么不了了之了?你们是趁着孤病得糊涂,糊弄孤是吧?”

  百里晟心中气得想杀人,从上了朝到现在,他们几个联手将自己压制的脸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看来是一早就串通好了,今天一起向他发难的是吧?好,我忍,且看看你们要说些什么。一阵暗暗磨牙,百里晟伏在地上捏紧了拳头。

  百里俊见状,越发的得意:“父王。那日您命令我们抓捕那两名细作,儿臣自是不敢懈怠,于是连夜……(以下省略三千字)。”

  “咳咳,说重点!”老王上咳嗽了一声打断了百里俊的自吹自擂,恨不得将他的嘴堵上。自己也算是文韬武略的一个帝王,怎么就生出这么个胸无点墨,形如屠夫一样的草包王世子来?想想就糟心。

  “哦~”被打断了自我宣传的百里俊,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高兴,只得哦了一声将话题转入重点:“但是儿子发现那良民箱子做的藏身之处,便带着人将那里包围了起来,谁知老九竟在这时带着人过来,说人是他发现的,竟还和儿子大打出手。”

  “然后呢?”老王上冷哼,他是什么德行,自己会不知道?所以他说的话,到了老王上的耳朵里,自然也被打掉了很多的折扣。

  “然后,那两个细作就趁乱跑了……”百里俊缩着脖子,“这都怪老九,他若不是……”

  “一派胡言,信口雌黄,明明那日是我发现了细作,你随后带人过来向抢功劳!”百里晟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什么叫做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他可算是都亲眼见识到了。

  “父王,分明就是老九!老九在大炎国待了那么多年,说不定早就和大炎人串通一气了,那两个细作,儿子本来有机会可以抓到的,若不是老九,他们怎么可能逃出天罗地网!父王明鉴啊!”百里俊福倒在地,带着哭腔委屈的说道。

  老王上的眼睛眯了眯,历朝历代都有那勾结了外人,借助外邦的力量助自己登上王位的列子,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想这老九,生母为一名官妓,他所能依仗的势力,也只不过是自己给他指的那门婚事。想要争王位,却是势单力薄了一点,若是因此他联合了外邦的势力,这一点也不出奇。

  “所以儿子认为,他之所以会那么护着那个大炎的女子,只怕绝不是什么看上那女子这么简单,儿臣很怀疑……”百里俊的声音打断了老王上的思绪。

  “儿臣怀疑那名大炎女子,跟本就是大炎国派来,协助和负责联络的女细作!”百里俊此言一出,朝堂震惊,一片哗然之声。

  “是啊,我就说嘛,任谁也不可能放着江山不要,只要个女人的嘛!又不是傻子!”

  “就是,再美的女人也不值得拿自己的前途去换啊,不值得啊!看来九世子真的……”

  “嗯?”老王上板起脸,用眼睛扫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帝王的威严尽显无疑。

  众人噤声,都低着头不敢再窃窃私语。

  张京泰见机,立刻向王上进言:“王上,老夫也深觉该女子有问题,绝不是什么将军夫人这么简单,老夫那日见她,临危不乱,思路清晰,细思缜密,不像是个闺中妇人,反倒像是……”

  “像什么?”老王上百里昊的脸已经开始隐约的透出了一丝杀气。

  “像一个久居朝堂的丞相宰辅!”

  “张京泰,你这个老匹夫!”百里晟终于忍无可忍,爆喝一声,额头青筋直跳。

  这下老王上的眼睛彻底红了,一派手边的伏枕大喝道:“放肆!给孤拿下!”

  殿前侍卫冲了进来,将百里晟团团围住,两人上前将他摁在了地上,其余人则抽出了佩刀齐齐对准了他!

  张京泰、百里禄善和百里俊见状连忙闪到了一边,互相朝对方暗暗地使了个奸计得逞的眼色,得意的冷眼旁观,隔山观火。

  “父王!儿子怎么可能是大炎国的细作,这都是他们的一派胡言!我一个堂堂的世子,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情!父王!”百里晟这下是真的百口莫辩了。

  老王上冷冷的看着他,此刻他的眼中已再没有父子,剩下的只有君臣了:“那你到是说说,你三番四次的护着那个大炎的女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父王,她只是个女人啊!什么朝政,时局,谁做王上,谁掌朝政,这又与她有何关系!儿子只是心悦与她,这与她是哪里人,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关系?父王,难道您就不曾年轻过,您就不曾铭心刻骨的爱上过什么人吗?”百里晟一边挣扎着,一边向老王上吼道。

  也许是他的话让老王上想起了,许久不愿回忆起的尘封往事。他凌厉的神色在一瞬间土崩瓦解,疲惫的单手支着头靠上了手边的伏枕,朝着侍卫们无礼的挥了挥手。

  侍卫们见状,放开了百里晟,收起了佩刀,说了声:九世子,多有得罪,便鱼贯而出。

  百里晟动了动被摁疼了的肩膀:“父王,今日朝堂上他们几人联合起来对付儿子,儿子也不想多做辩解。那女子的事情,请容儿臣稍后细细向您禀报。但现在,儿子有个不情之请,希望父王殿下给儿子一个机会,让儿子用事实来为自己洗脱罪名!”

  老王上闻言,低垂着的眼帘抬起,神色不明的看向他,悠悠的问道:“哦?什么机会?”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