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八章 凶手是他

第二百零八章 凶手是他

  /

  已经慢慢感受到深秋寒意的楚青若,正坐在屋檐下的地炕上为萝卜赶制秋衣。孩子长得快,这夏天才坐下的衣裳,转眼便穿不下了。

  看着快半岁的萝卜手脚并用,跌跌撞撞在地炕上爬着,楚青若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初为人母的骄傲。这孩子除了饿了、尿了会哭闹以外,基本上平时都不用自己操太多的心,也很少生病,非常的健康聪明。看样子,等他再大点,便可以叫他的姨夫开始教他习武了。

  说起他的姨夫,楚青若放下手中小衣裳,叹了口气。

  叶殇最近像发了疯一样,天天往世子府里跑。她知道,他又是在打听杀害他师父的凶手的下落了。

  自从知道凶手就在九世子府以后,他便像着了魔一样,将世子府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犄角旮旯都翻遍了。说来也奇怪,偏偏就是找不到这个人。

  叶殇心中暗想,难道那人是死了?又或者是早九离开了世子府?

  今日一早,他匆匆的用过了早饭以后,又跑去世子府打听消息去了。

  这不?世子府的湖边,叶殇正拉着几个世子府的老人,一边玩着花牌,一边有意无意的套着他们的话。

  “出牌,出牌,到你了!”一个年约五十来岁,有些瘦小的老头礽下一张牌,激动地嚷嚷道。

  叶殇随意出了一张,开口问道:“金大叔,你是什么时候来世子府的啊?”

  “我?我一开府就来了,哎呦古,你会不会打牌啊!怎么打这张!”

  “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跟我用一模一样配刀的男人?哎哎……别动到我了!”叶殇谋其一张牌,打了出去,又问道。

  “哎呦古,我就是在后院打杂的,连前院都去不了,这世子府那么大,我哪里知道那么多!”

  旁边一个二十来岁,四方脸的青年插嘴道:“哎,金大叔,你不是和池管事很熟吗?不如你去帮他问问?”

  “咦西……不去不去,那老家伙现在是管事了,威风得很,我看不惯他现在那副臭狗屎嘴脸,不去!”

  叶殇闻言,拉着金老头软泡硬磨:“大叔,你就帮帮我吧!”

  金老头,扔了手里的牌,无奈的看着他问道:“那人是你什么人,你这般费心的找他?”

  “他对我来说,是一个像父亲一般的人!”叶殇黯然低下头。

  老头心生不忍:“好啦好啦,我给你去问问,不过那池老头喜欢这个。”说着比了个喝酒的手势,“这个,可得你请!”

  叶殇大喜:“没问题,没问题,多少顿都可以!”

  老头呵呵一笑:“哎呦古,这下可高兴了?来,快出牌吧!”

  *

  到了晚间,盛京某处的小酒馆里,老头依约将池管事给请了过来,三人坐下,酒过三巡之后,池老头开始打开了话匣子。

  叶殇趁机问他有没有见过这把刀,老头伸手接过了刀,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将刀还给叶殇:“嗯,见过。”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池老头很肯定的告诉他,见过。

  “我不但见过,而且这把刀,还是我命人拿出去卖掉的!”老头咪了一口酒,慢悠悠的说道。

  “池大叔,那你还记得这把刀原来在什么地方,或者什么人用的吗?”叶殇急切的问道。十几年了,他找了这个凶手整整十几年了,他怎能不激动!

  老头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便嚼便含糊不清的说道:“唔……当初我是……在殿下的……书房里……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的。

  我看殿下不在大墨多年……这把刀,呃……呃……又被他随手扔在了书房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想着也不是殿下管用的兵器,呃……他也没有收藏兵器的嗜好,就自作主张的命人拿去卖了。”

  叶殇见他吃的太快有点噎到了,便又给他倒上一杯酒:“那……殿下回来没有问起吗?”

  老头喝了口酒将梗在喉咙里的小菜松了下去以后,打了个饱嗝:“呃……殿下回来啊,提都没提起过!所以我估摸着,这把刀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重要之物,反正也已经卖了。”

  “那和这把刀一起的,可还有其他东西?”

  “不记得了,反正书房那个角落一堆的杂物,我也吃不准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除了这把刀我看的出,还值几个钱以外,别的我都不认识,也就没敢乱动。估计,现在还在那儿堆着呢。”

  酒足饭饱之后,叶殇送走了两个老头,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和师父的刀一起不见的还有师父从小佩戴的一块翠玉方牌,不知道会不会在老头说的那对杂物里。而且,既然师父的刀在百里晟的书房里,看样子,这件事情和百里晟脱不了干系。

  难怪他找遍了整个世子府都找不到线索,原来线索一直都在百里晟的书房里!整个世子府,也确实就只有他的书房,他还没有去找过了。

  看来是时候,去书房里探上一探了。

  是夜

  一条矫健的黑影,像条灵活的黑猫一般,行走在百里晟书房的屋顶上。一个倒挂金钩,黑影戳开了书房窗户上的纸往里确认了一下。

  没有人。

  身穿黑衣蒙面的叶殇抽出了靴筒里的匕首,一点一点撬开了窗,翻身跃了进去。

  书房里一片黑,摸着黑找到了池管事所说的那个角落,借着月光叶殇放眼望去,果然什么拉拉杂杂的东西都有。

  有书卷、画册、木雕玉器、砚台、笔洗等等古董文玩,看上去像是许久都没有人翻动过,上面都积上了厚厚的灰尘。叶殇一边用手拂开上面的灰尘,一边小心的翻看着。

  突然

  就听书房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是朴英掌着灯,同百里晟一前一后的走进了书房,他连忙闪身躲到了暗处。

  就听朴英略带几分担心的说道:“殿下,你这才回来一年多点,又要走!”

  百里晟失笑:“我虽身为世子,但也不可天天躲在世子府安享太平不是?再说了,现在,前有兵强马壮的大炎,后有富庶天下的桑芸,叫我这个世子怎能安心待在府中?只有等我打下大炎,天下统一,再无仗打的时候,我才能真正的高枕无忧啊!”

  朴英也被他说的豪气万丈,激动的对他做了个揖:“殿下教训的是,那奴婢在这里,先住殿下旗开得胜,早日拿下大炎,扫平桑芸,一统天下,凯旋而归!”

  “哈哈哈,说得好!”百里晟抚掌大笑,心情甚是愉悦。

  主仆俩说完话,朴英便退了下去,只留下百里晟一人在书房,

  烛火一晃,一条黑影悄然无声的站在了百里晟的面前,隔着书案,冷冷的用一把钢刀指着他。

  他大惊失色,连忙将手伸到背后去摸他的铁骨扇,却被对发看穿他的意图:“不许动!你要敢轻举妄动,我上来便给你一刀,你信不信!”

  百里晟无奈,只好将双手高举了起来:“好,本王不动。这屋里值钱的东西,随便壮士你拿!”

  他心想,这人也无非就是偷点东西,这里满地都是值钱的东西,随他拿便是了,赶紧把他打发走,不要影响自己研究出战计划才是真的。

  “放屁!谁稀罕你的鬼东西!我来问你,赵寅初的翠玉方牌在哪里?”叶殇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问道。

  这混蛋竟将自己当做是宵小之辈,还想用钱财打发了自己!

  百里晟闻言,脸色大变,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赵寅初的翠玉方牌的?你是他什么人?”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母亲分明告诉过他,这个赵寅初还未成家,无儿无女。而且他杀死他的事情,没一个人知道,就连他母亲后来问起他的去向,自己都是骗她说他待厌了盛京,出去游历,不回来了。

  眼前这人又怎么可能知道,赵寅初的翠玉方牌在自己这里?

  “你别管我是谁,我问你,方牌呢!”叶殇将手里的钢刀又往他的脖子上送了几分。

  百里晟气恼的回复道:“在我母亲的棺木里,我拿去给我母亲陪葬了!”

  “这么说,你就是那个官妓的儿子咯?”原来仇人一直就在眼前,自己竟有眼无珠没发现,叶殇忍不住磨了磨牙。

  官妓两个字,深深的刺激了百里晟的神经,盛怒的他忽然出手,不顾刀刃将自己的手划得鲜血淋漓,一手捏住了刀,一手用力掀翻了桌子。

  桌子倒地,发出了一声巨响。叶殇飞快的抽回刀,对着他当头就是一刀。

  杀师之仇,本已是不共戴天,如今这厮竟还要带兵攻打大炎!杀了他,不仅可以为师父报仇,更可以为大炎消去一场兵祸!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只可惜,此时叶殇想杀他,为时已晚。

  朴英在外面听见了书房内桌子倒地发出的巨响时,便已经机警的意识到,世子殿下肯定是遇到刺客了。连忙招来侍卫和弓箭手,将书房为了个水泄不通。

  更是打开了书房的门,指挥着几个侍卫,在他们俩打斗的时候,时不时在叶殇的背后,放冷箭,出黑刀子。

  背腹受敌的他,眼见形势对自己不利,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两颗迷雾弹,分别往书房门口和窗外各扔了一颗,趁着烟雾弥漫,闪身跃上了房顶,消失在夜色中。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