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十章 狼烟四起

第二百十章 狼烟四起

  百里晟听见箭啸之声,急忙回头,就看见一支箭正对准了楚青若的后背,飞快的射了过来,不由得大惊失色,身形一闪,扑在了楚青若的身上。

  就听噗一声,那支箭一下贯穿了他的铠甲,深深地刺入了他后肩胛,血流如注。忍着痛,从她的身上爬了起来:“青若,你怎么样,没受伤吧?孩子呢?孩子也没上伤着吧?”

  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他是个伤害了阿毛,劫持软禁了自己,又准备侵犯她国家的人,却为甚几次三番这样的护着自己的人。

  楚青若呆呆的望着他:“你……你受伤了?”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伤,他勾唇一笑:“怎么?你心疼了?”

  楚青若就知道这人好不过半盏茶,就不能对他客气。稍微给他三分颜色,他便可以开起染坊来,于是把脸一沉,别开眼不再理会他。

  百里晟虽然又是自讨了个没去,却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女人总算也为自己担心了一回,这伤受的,值了!

  很快,弓箭手和护甲手的加入,局势出现了逆转。不用再分心保护楚青若的百里晟,很快的带着甲方和叶殇将残余的黑衣人,一一杀死。

  留下甲方和叶殇清理刺客门的尸体,百里晟一边走向马车,一边自己咬着牙伸手将后肩胛上的箭拔出,随手扔在了地上。还好箭上没有毒。他的脸色虽然苍白,精神却还算不错。

  伸手招来了军医,坐在车辕上,脱掉了盔甲,露出了精壮的身子,让军医给他包扎。任由着军医给他上着药,百里晟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这一箭是射在了别人的身上一样。

  看样子,这人看着斯文儒雅,骨子里却是个狠角色!叶殇从远处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是他心里对百里晟做出的评价。

  包扎完伤口,又重新穿上了盔甲,百里晟翻身骑上自己的马,向着身后的军队大手一挥,继续前进!

  就这样,墨国的三十万精锐,连夜兼程急行军,终于在大炎开始下最后一场雪的时候,到达了连玉镇。

  大炎成宗三十三年 冬末春初

  大墨九世子百里晟,率三十万墨军,第一次挥军南下。地处大炎和墨国交界处的连玉镇,在距离十几年前的大战之后,又一次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连玉镇告急,大炎边关,狼烟四起!

  *

  大炎皇宫

  “报~~”军情官双手呈着一封信,匆匆在皇宫中疾行。

  一脚跨进了御书房,他来不及向皇帝行礼,便先将手上的信递给的一旁伺候的公公,然后才跪在地上禀报道:“报~边关告急,这是安塘大营八百里加急送来的信。请皇上过目!”

  成宗帝神情沉重,接过书信打开看过之后,重重的一掌拍在桌上,勃然大怒:“朕早就看出墨国这帮狗贼在这些年一直贼心不死,当年怂恿了皇兄犯上作乱,就是为了今天吧?哼!只怕他们太小看我们大炎国了!”

  成宗帝缓了缓气,重新坐下:“来人,马上将,傅凌云,熊平,高博,程玉娇交到与书房来,对了,还有老十一!”

  不久,这被宣召的五人,皆面色凝重的出现在了御书房。

  “微臣(儿臣,儿媳)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都起来回话吧!”成宗帝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朝他们微抬。

  五人谢过恩之后,站起身,成宗帝放下手中的茶盏,沉声问道:“边关告急,连玉镇被破,你们都知道了吗?”

  傅凌云一马当先,往地上一跪:“皇上,微臣愿先行前往连玉镇退敌!”

  熊平、高博和程玉娇也不甘落后,齐齐跪倒:“微臣(儿媳)愿打先锋!”

  “嗯,你们起来吧,傅凌云听旨,朕命你火速前往安塘大营调军二十万,先行去连玉镇抵御外敌突袭,务必要给朕把连玉镇夺回来!高将军你马上回去集结大军三十万,随后支援傅少将军!”

  熊平和程玉娇急问:“皇上,那么微臣(儿媳)呢?”

  皇上被他们的争先恐后给逗笑了,只见过捞好处争先恐后,唯恐自己落下的,没见过带头打仗,还这么你争我抢的。

  嗯,这几个确实是好的,这也是我大炎之福啊!

  “你们急什么?车轮战知道吗?兵书上没读过吗?等他们打疲了,打乏了,你们再上也不迟啊!再说了,你们都去了,那皇都城谁来保护啊?朕谁来保护啊!”

  熊平和程玉娇不说话了,但脸上的神情却分明的在说皇上偏心,就连一旁站着的陆亦清和傅凌云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第二日,朝堂上成宗帝下旨封傅凌云为镇北大元帅,统领三军,先行赶赴边关,又封高博为虎威将军率领三十万精锐随后压阵。最后封熊平为左翼将军,程玉娇为右翼将军等候开拔。

  那一日,大炎的朝堂之上,君臣一心,众志成城,竟无一人有异议。就连平时最为保守谨慎的文官都情绪激动,群声高喝,誓要将侵犯大炎的墨军赶出大炎国土。

  成宗帝望着这样的朝局,心中欣慰。

  一个国家,唯有这般的上下一心,方是牢不可破,不可侵犯的大国,强国!

  傅凌云开拔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安塘,又火速调集了五万人马之后,他带着徐勇和连枫,趁着夜色,先行来到了连玉镇附近的山林中,埋伏了下来。

  连枫自告奋勇的领着十几个人,偷偷潜进了已经被墨军占领的连玉镇打探消息。

  他们化妆了行脚的商人,推着几辆装满货物的独轮车,来到了连玉镇的镇口。一群身穿墨国军服的士兵将他们拦了下来。

  “哎哎,站住,干什么的?”

  将脸涂成蜡黄,转本成一个四十来岁中年汉子的连枫,哈着腰上前回话:“几位军爷,咱们是从别的真过来做买卖的,军爷你看,是否行个方便,通融通融,让我们进镇里将这些货卖了,咱们就走!”

  “进去?行啊!但是,要走,那可就不行了!”问话的士兵斜着眼睛看着连枫,两根手指暗中朝着连枫搓了搓。

  连枫会意,马上从袖子里摸出几角碎银子,偷偷的塞在他手里。士兵这才换了神色,悄悄掂了掂手里的银子,对他们一挥手:“去吧,去吧,卖完了货,记得还从我这里出来,不然你还得交一次……”手指搓了搓,意思是银子。

  连枫点头哈腰:“是是是,小人知道了,多谢官爷,多谢官爷。”然后向后一挥手,“咱们走!”

  到了傍晚时分,连枫和他的手下又笑呵呵的推着空了的独轮车,从这里原路出来。出了镇子以后,他们顾不得换衣服,便急急的回到林子中,临时搭建的帐营。

  “连枫回来了,怎么样,镇子上的情况摸到了吗?”徐勇是个急性子,见他进门不等他屁股坐稳,便急吼吼的问道。

  傅凌云伸手给他倒了杯水:“阿枫,辛苦了!”

  连枫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后,一抹嘴:“辛亏我们先进去打探了一下,原来百里晟的大军根本不在连玉镇,那里只有一小股墨军守卫,大军还在胡杨镇上呢。”

  “那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连夜攻打连玉镇,将它夺回来咯?”徐勇一锤手掌,“爷,要不晚上我带着人去把镇子拿下吧!”

  傅凌云却一抬手:“其中可能有诈!”

  徐勇不明白:“怎么?有埋伏?”

  “不,也许他用的是空城计,也许是请君入瓮?”傅凌云在打仗上,想来脑子转得快,心思也缜密:

  “若是空城计的话,他们便是故意派了一队人马先拿下连玉镇,而他们的大军在胡杨镇修整。若是我们不去攻打,等他们的大军修整完,便会开拔进连玉镇,到那时,我们便撼动不得他半分。

  而连玉镇则会变成他们的将手伸向我们大炎的一个最佳位置,通过这里向我们不断地进攻,一点点蚕食我们。

  如果是请君入瓮的话,就是要我们看到连玉镇现在兵力薄弱,诱我们去攻打,等我们进去了,他们的大军便立刻从胡杨镇赶过来,将我们包围!给我们来个一网打尽!”

  听完傅凌云的讲解,连枫和徐勇咋舌,这可是个可攻可守的绝妙好计啊!这位大墨的九世子当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看来这一次,爷算是遇到对手了,更何况少夫人和小少爷还在那人手上,不知道这一次,爷到底有几分把握?

  此刻的傅凌云,还不知道楚青若已经随着百里晟的大军来到了胡杨镇。

  自从上次叶殇偷偷托了权管事找人给他捎了一封只有八个字:“喜得贵子,母子平安”的信之后,便再没有消息。

  心中虽然焦急,可如今战事吃紧,也由不得他想东想西的了,眼下最要紧是想办法,先破了百里晟的这个局!

  三人坐在营帐里,苦思冥想,争论不休,却依旧没有找到破局的方法。这时,就听印章外巡逻的士兵一声大喝:“什么人!”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急忙抄起家伙,一掀帐帘冲了出去。

  只见月光下,一个一身黑衣蒙面的人,赫然的站在了一颗半人高的树枝上,一动不动的从上往下,看着他们!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