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二章 初战大捷

第二百零二章 初战大捷

  草草用过早膳后,他便起身出了了客栈,暗暗找来一名士兵,命他带上几个人去附近寻找孩子的下落,要他务必将孩子带回来。

  那士兵领了命令带上人走了,百里晟这才皱着眉头回到将军大营。甲方见他回来,向他行了个礼:“殿下,我们的人马已经休整的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该准备开拔了?”

  百里晟却一抬手:“不,再等等!”

  “那么多天,连玉镇都没有动静,我看他们是不敢攻进去,怕中了您的计?我们还等什么,先将大军开进去,这样才能定定心心的打他们!”

  “那,你又知道他们不会等我们进了镇,反过来包围了我们?”他勾唇反问。

  “这……属下没想到,可我们有三十万人呢!据属下知道,整个安塘和安塘附近的兵力,再加上大炎朝廷派来的二十万大军,加起来也不过和我们打个平手,怕他作甚!”

  百里晟对他摇摇头:“傅凌云此人深谙兵道,诡异多谋,绝不会按常理出兵,当年大王世子不就被他以少胜多,打的落花流水,弃甲而逃?你呀!万不可小看此人!”

  甲方挠了挠头:“那我们要等到何时?”话未说完,就听营帐外有人报告。

  “将军,连玉镇快马来报,大炎俊攻入连玉镇,那里的守卫快坚守不住了,请求将军发兵救援!”

  百里晟扇子一敲手掌,兴奋的对甲方说道:“就等到这个时候!哈哈,快!甲方,马上点兵!”

  甲方也面有喜色,兴奋异常:“是!”

  很快,百里晟命甲方带着五万先行军,以最快的速度开进了连玉镇。当甲方带着人赶到那里的时候,只见连玉镇的战事已经进入激烈的状态。

  墨国的士兵已经被杀得节节败退,眼看就要守不住镇子了。对方带着人攻击他们的是傅凌云麾下的副将,徐勇。

  甲方和百里晟在大炎的时候,便听说过此人。

  据说此人骁勇善战,刚猛无比,打起仗来不要命,不怕死,是个难缠的角色。这里的守卫敌不过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甲方难得棋逢对手,忍不住热血沸腾,向身后一挥手里的刀,大吼:“给我冲,将连玉镇夺回来!”身后的将士应声随着他一起小跑着向镇子发起了进攻。

  镇中央,正在祠堂门口老神在在的端坐着的徐勇,手里拿着一个葫芦,葫芦里是周妈妈,周翠儿亲手为他酿制的烈酒。

  徐勇喝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哈哈哈,还是自己婆娘酿的酒最够味!”

  “徐副将,墨军进攻了。”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跑来报告。

  “好,老子等他好两天了,他奶奶的,这帮龟孙子,现在才来!”将葫芦收好,他一挥手,“叫其余的弟兄都藏好,等候我命令!另一队跟我走!”

  这时,一个士兵领着一个七十开外,拄着拐杖,弓着背,步履蹒跚的老人来到了徐勇的面前。

  徐勇抓住那士兵问道:“这老爷子作甚,不知道现在正打仗吗?不要命了?赶紧带他回去躲好!”

  老头向他拱了拱手:“徐副将,我是连玉镇的镇长,韩福年,我代表全镇的人来给徐副将带个口信。”

  “什么口信?”真麻烦,早不来,晚不来,墨军进攻了他来传口信,“快说,快说。”徐勇急不可耐的催促着他。

  “这个,老朽想代表全镇说的是……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先让镇民们撤离,墨军来得突然,他们来不及逃走,现在炎国的队伍来了,是不是可以护着他们先撤离镇子去安全的地方躲避。

  可惜,徐勇可没那个耐性听他慢慢把话说完,只见又有一名士兵浑身是血,连滚带爬的的跑了过来:“徐副将,打进来了,墨军往这里来了!”

  徐勇摩拳擦掌,一把将老头撸到一旁:“老头,有话等我打完了再说,你快去躲起来!”然后后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

  老头在他身后“徐副将,徐副将”的喊了几声,不见他回头,只好摇摇头跟着一旁的士兵去安全的地方躲避。

  一脚踹到一个墨国士兵,徐勇连刀还没拔出来便一边走一边干掉了几个敌人。远远地就听到一片高亢的喊杀声,他放眼望去,就见一个身穿黄铜铠甲,年龄在三十岁上下,身材健硕的壮汉,骑着一匹通体乌黑发亮的骏马,一马当先的冲了过来。

  徐勇也是爱马之人,见了这匹好马,顿时眼睛发亮,朝掌心吐了两口唾沫,搓了一搓手,便把他的刀拔了出来:

  “他奶奶的,这场仗居然还能有好东西捞?嘿嘿!小子哎!这匹马你徐爷爷看上了,你就把它给我交出来吧!”

  说着便挥刀之上,也不闪躲,直直的就奔着那匹黑马过去了。

  那黑马上的人是谁?正是百里晟的副将,甲方。

  甲方的全名叫方德,由于和乙方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为了好区分,百里晟便用“甲、乙”来给他们做区别。

  甲方跟随百里晟多年,多少也学到他几分性子,也是个颇有心机之人。今日与徐勇遇上,见他大马金刀,一人站在街的正中间,看他策马过来,连闪也不闪,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轻蔑来:哼!有勇无谋的莽夫!

  一勒缰绳,他胯下的黑马铁骑像明白主人的心意一般,竟一声嘶叫,高高扬起前蹄向徐勇踏来。

  徐勇越发的欢喜:好畜牲,竟能通人性!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马蹄的践踏,顺手一把将甲方从马上一把拽了下来。

  甲方一个不留神被他拉下来以后,单手撑地,飞起一脚就向他的面门横踢了过来。徐勇连忙放开他,一手格挡,另一手顺势向他挥出一刀。

  亏得甲方身手敏捷,闪的快,不过也被徐勇金刀挥出的刀风,在胳膊上带出了一个不小的口子。

  心中怒火猛生,抬头对上徐勇那张,看上去有些碍眼的笑脸,甲方也不甘示弱的向他挥出了凌厉的一刀。

  两人在你来我往打的难舍难分,不可开交的时候,就见甲方的身后跑来一个,连滚带爬,时不时还要扶一下就快要掉了的头盔的墨国士兵:“方副将,大炎军往镇东方向逃去,我们的人伤亡惨重,还要不要追击?”

  甲方手里一边和徐勇打着,一边抽出空来问他:“他们的伤亡怎么样?”那士兵回答道:“大概和我们不相上下吧!”

  徐勇在这时候,见缝插针的来了一句:“认怂就别追!”

  甲方疑心病大,听他说这句话心中顿时犹豫不决。追吧,怕中了他的计,不追吧,又怕万一他使诈,反而被他们走脱。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手上又吃了徐勇一记。

  徐勇抽冷子一刀拍在他手上后,迅速的撤出了和他打斗的范围,用大拇指一擦鼻子,嚣张的对着甲方拱了拱手:“承让,哈哈哈!”

  不等他发作,转身边往东面跑去。

  甲方一恼火,不假思索的对那士兵一挥手:“追!”

  那士兵接到命令连忙跑了回去将剩余的墨军叫上,想着甲方追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徐勇在连玉镇的巷子里灵活的左右穿梭着,边跑边完后看着身后的墨军是否追上来。

  很快,甲方便带着人追了上来,眼看着徐勇就在自己的前方,他更是咬紧了不放,死死地跟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徐勇不慌不忙的将他们引到了一处地势开阔,房屋较少的地方,停住了脚步,远远的站在那里,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甲方见状,连忙伸手拦住了正要出巷子的墨国士兵们:“别过去,小心有诈!”士兵们都在他身后停住了脚步,一群人就这么和徐勇隔着几丈的距离对峙着。

  徐勇见状,乐不可支的把手指放在唇边,吹了一声响哨。

  甲方脸色大变:“不好,果然有埋伏,快撤!”

  只可惜为时已晚,只见巷子里的民居,家家户户的门突然都打开了,身穿炎国军服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进了并不宽敞的巷子,将甲方一行人的后路截断。

  甲方气恼的朝徐勇看了一眼,对着身后的士兵小声说到,“擒贼先擒王,你们想办法替我将后面的人挡住,我去将这老小子抓来!”

  说罢,提着刀,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奔着徐勇过来了。

  徐勇呵呵一笑:“你小子还懂点兵法啊?知道奔着你爷爷来!来的好!你徐爷爷正等着你呢!”

  甲方铁青着连任由他在嘴上讨尽自己的便宜,一言不发只管闷头就劈。他的刀此刻已经被他舞得虎虎生风,刀刀像阎罗王的追魂令毫不犹豫,毫不留情的砍向徐勇。

  徐勇却是好似胸有成竹一般,左闪右躲,闪身抬脚,毫不慌张。反正,不管你怎么攻击老子就是不和你正面冲突!

  等到甲方稍一露出疲态,他便抡起了自己的紫金大环刀反过来向他发起了攻击。一瞬间,甲方便被他打乱了阵脚。

  随着最后一个顽强抵抗的墨军士兵被砍倒,巷子中的大炎士兵渐渐的走了过来,围成了个圈,将正在打斗的徐勇和甲方围在中间,齐齐高喝:“徐副将,杀了他!杀了他!”

  甲方的武功实在是不弱,一时半刻,徐勇还真是拿他不下。不过他倒也不心急,依旧不疾不徐,耐心的和他耗着。

  就在这时,就见他忽然也将手指放在唇边,吹响了一记向量的口哨!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